奇美小護士在奧匈大帝國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strasbourg 1strasbourg 2

不幸,真是不幸!我沒牢記上次教訓,前天晚上又亂按電視遙控器,讓畫面溜到中天新聞,遙控器太老舊,來不及轉台,就聽到陳文茜這段話。一聽她這話,心中不免嘀咕:這這這…這頻率也未免太高了吧…

唉,史特拉斯堡就在法國境內,它不用「很」像法國啦,它本身就是法國的一部份。如果我們習慣拿馬賽的種種來當作「像不像法國」的標準,那我們可能也「不會覺得巴黎很像法國」。

花蓮市像不像台灣?不知道。花蓮市像不像板橋市?好像不太像。哪個比較像台灣?問到這裡,會被罵無聊。不過,這些屬於層次上稍微細緻些(雖然還是粗糙得很)的理解思辯,就不必拿來苛求了,既然陳文茜接著說:

又有一點點像奧匈帝國的一個殘餘

strasbourg 3「奧匈帝國」?有沒有搞錯呀?!怎麼跟我在中學時代所學的歐洲史差這麼多?喔,一定是我這個鄉巴佬記錯或弄錯。人家這個「文茜的世界周報」可是「一個帶你從台灣看世界的節目,讓你了解世界脈動、全球觀點,告訴你:活在台灣的華人不可不知的大陸事與世界事」,人家陳文茜當然比我這種「活在台灣」的井底之蛙來得見聞廣博。

我這「井底之蛙」的知識真是窄淺得很,只約略知道,史特拉斯堡(Strasbourg)在還是Straßburg的時候,基本上隸屬於神聖羅馬帝國(Holy Roman Empire, 800-1806)的勢力範圍,後來在1681年被神聖羅馬帝國的強鄰法蘭西王國搶過去,在1871年時又被(隔代)繼承神聖羅馬帝國北半部(大概如此,詳情最好洽請德國史教授來說分明)的德意志帝國(Deutsches Reich, 1871-1918,英譯名German Empire)奪回,然後於第一次大戰後,再度成了法國領土的一部份。亞爾薩斯(Alsace)拔河大賽的故事,大家在中學都讀過不只一次,所以稍後納粹佔領的那一段也就略過不表了。

「奧匈帝國」勒?奧匈帝國(Austro-Hungarian Empire, 1867-1918)的前身是奧地利帝國(Austrian Empire, 1804-1867),這個奧地利帝國的西半部領土與神聖羅馬帝國南半部重疊。該地區數百年間的政治勢力更迭與領土變遷雖然頗複雜,但透過以下兩張地圖,我們多少可掌握到跟本文主題有關的概況:

Holyromanempire左側這一幅圖以粉紅色所標示的是1630年前後的神聖羅馬帝國勢力範圍, 史特拉斯堡的位置以綠色小方塊標示(以滑鼠點擊該圖可以看到放大版)。它跟現在法國領土東緣的許多地方一樣,在當時屬於神聖羅馬帝國的地盤。

神聖羅馬帝國倒店後不久,差不多在原店址處新開了一家「德意志邦聯」(Deutscher Bund, 1815-1866,英譯German Confederation),這個邦聯的範圍在右下方這張圖上以紅線標示(1820年時的情形)。圖中,藍色部分是普魯士,普魯士後來兼併灰色部分(及丹麥半島南半),建立德意志帝國(俗稱「第二帝國」;「第一帝國」則指神聖羅馬帝國)。

黃色則代表奧地利帝國(差不多就是後來奧匈帝國的領土)。至於史特拉斯堡,依然用綠色小方塊標示。該城市成為法國領土是路易十四時代的事情,到了 1820年,法國大革命與拿破崙已說過拜拜,史特拉斯堡還屬於法國管轄,而「奧匈帝國」則還未掛牌。由此圖可見,從史特拉斯堡到奧地利帝國(奧匈帝國前 身)得長途跋涉、並路經第三國。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奧匈帝國裂解成好幾塊,塊塊不見史特拉斯堡的蹤影。710px-Map-GermanConfederation.svg

以上引用之地圖均來自Wikipedia。基於版權問題考量與使用者查閱之便利性,大英百科全書的資料就略過不提了,反正大同小異,反正查遍全世界圖書館,也查不出史特拉斯堡是「奧匈帝國的一個殘餘」。

當然,陳文茜所用的副詞與動詞是「有一點點像」。如果要說「有一點點像奧匈帝國的一個殘餘」,我們可能在台灣也找得到這種「殘餘」。因為「有一點點 像」是既模糊又主觀的用語,而且,從哥倫布以後,世界各文化大玩進出口遊戲,「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的例子用一千零一年也講不盡。套用這種「有一點點 像」的模式,任誰都可以說「巴黎有一點點像是奧圖曼土耳其帝國的殘餘」。Nonsense。

話說回來,以上當然都是井底之蛙的見識。人家陳文茜可以讓電視台找她一個節目又一個節目地主持,還有人會繼續收看,其見識水準哪是吾輩所能及於萬一。

什麼?喔,你問以上我所引述的那些資料喔…那些資料的源頭是歐美那些蛋頭歷史學者的著作,他們算哪根蔥?我們在電視上看過他們嗎?(XD)

等一下,那陳文茜的那些歐洲史知識打哪兒來的,她真的這麼厲害,能發前人所未見?

厚!你問我,我問誰?去問奇美小護士啦!

你沒提,我還忘了她。對了,三年前聽過陳文茜提到這號人物,但始終未見其廬山真面目。她現在在哪裡?

嘿嘿嘿!我知道,她在「史特拉斯堡,奧匈帝國的一個殘餘」。

延伸閱讀:

 

by 慕容理深
update: 2007.05.15 02:28:15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Technorati : Strasbourg, 中天, 奧匈帝國, 媒體, 歷史, 陳文茜
Del.icio.us : , , , , ,

關於本文的 32 則留言

  1. 看了引文,果然是陳文茜式的語法,就是那種感性式的作文,全出自他個人的想法,對不對不是重點。喔,對,沒錯,就是聯合中國那種質報的新聞、評論的寫法也是。喔喔,對地對地,像商週啦、天下啦那種高知識份子商務人士愛看的雜誌也是這樣。XD

  2. 慕容兄,
    我正在吃碗粿時看到這婆娘輕聲細語婉約的介紹,就覺得挖勒靠,又在裝懂了!隨便拋出個啥奧匈帝國等就想過關,不過很多自認高尚的「菁英」就是很吃這一套。最後我斷定她一定會在結語時唱衰台灣,果然又酸了台灣高鐵!
    好啦,我承認她的法文發音還有一點接近,不過我講台語的「幹」一定比她傳神!

  3. 慕容版主這次的文章有點酸
    相較以前我的映像,很容易感受到慕容版主這篇的情緒。
    還好我家看不到中天^^
    附帶一提
    樂多的”紀錄個人資訊”似乎一直都不能用@@”

  4. 看來她選題材都很「有心」
    模式都是:
    外國消息(本台近距離採訪/我很懂xx題材)–> 回看台灣現狀(倒打一鈀)
    他山之石 固然可以攻錯
    可是sisi姐不知道是自己還是身邊智庫(如果有的話)功課來不及做完
    常常出槌
    再這樣下去
    看來真如版主所言
    可以開專題抓漏了

  5. 標準的小護士風格啊,就我的觀察就算她說法國東部的隡爾斯堡如何如何那些高知識高水準的商務人士也不會覺得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而且你提出意見他們還會說”這個不是重點,重點是…”唷 :p

  6. Tiat大大:
    我記得以前有人分析過她的文體,但想不起來是姚人多教授還是哪位寫的。越老記性越不好 :(
    一想到您提到的那些「高水準」的媒體,我就想到Margot Fonteyn這句話:
    “Any sort of pretension induces mediocrity in art and life alike”.
    蕭大大:
    邊吃碗粿邊聽她講的碗糕,您不怕消化不良喲?
    您還真有耐心,我根本不敢看下去(否則大概一整個月都在寫她)。唉,就讓她唱衰好了,看看舊聞一則吧:
    「由政治聞人陳文茜領軍的夢想家的媒體,也受到網路產業不景氣影響,正進行「先減資再增資」計劃,將從新台幣1.4億元資本額減為5,000萬元、再增資至1億元;5,000萬元的再增資金額,將由英業達副董事長溫世仁進行認購,增資完成後,溫世仁將擁有50%的股權,成為夢想家的媒體最大的股東。
    夢想家的媒體去年於上海成立夢想家搜尋網,目前與其併購的中文熱訊網站合併,中國大陸的員工數已大幅銳減;未來,上海夢想家並計畫發展販售有價資訊的方式,以業務內容、挹注營收。」
    陳文茜在上海經營網路事業失敗,是不是也跟陳水扁的執政有關… XD
    後來還有個勁報,末代董事長也是她。那些「菁英」就繼續聽她講的那一套吧。
    daiwan大大:
    感謝鼓勵。也請多指教。
    EASON大大:
    感謝您的提醒 :)
    其實我一點「酸」的情緒也沒有,有的只是輕蔑。輕蔑的理由就在上面所引Margot Fonteyn的那句話中。
    我所針對的不只是陳文茜,而是一種文化現象。相信您也知道,俺並非第一個去碰這問題的人。這幾年來批評的人歸批評,情形改善得有限,大家也懶得再批。不過,我認為三不五時還是得提醒一下人們,別掉入她的論述迷霧。
    這次我的確是要酸人,因為正面轟擊久了,連自己也煩,改個風格寫法有益身心。只是,在料理時,調味料比例的確放得不太對(ㄟ,這是因為昨天晚上喝的酸辣湯裡醋放太多~~某些人所擅長的牽拖,搬來學一下),下次我會注意滴^^
    關於”紀錄個人資訊”的問題,我目前沒碰到問題耶。我猜,癥結在於您的瀏覽器把cookies給擋掉了。建議查一下設定,若不是那方面的問題,可能得向樂多反應。
    lilou大大:
    關於模式,我的觀察跟您的一樣。陳文茜是有點聰明,只是基礎不紮實。當一個人不夠紮實的話,也常常找不到也留不住實力堅強的助理。
    我認為她的問題不在於出紕漏,而在心態。由於心態,紕漏出不完。
    至於開專題或專站來抓漏,那粉累喲。若有人願意作功德,我是樂觀其成滴^^
    Pig大大:
    哈哈,我在寫的過程之中,曾一度想到,她是不是根本把兩個「堡」給弄混了說^^
    至於「高知識高水準的商務人士」,他們的「重點」就是:「高知識高水準」故「高知識高水準」的套套邏輯吧 XD

  7. 還好她不是說史特拉斯堡是法國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份XD
    陳文西乾脆說,史特拉斯堡是羅馬帝國的一點點殘餘好哩~
    好歹人家是在羅馬帝國時期就存在的一個前線都市XD
    口憐ㄋㄟ~人只要腦袋一藍,講的話就語無倫次啦~
    不過慕容理深兄真了不起,這種節目也能硬食呀~
    像我連看到下一個廣告都受不了…

  8. 太伯大:
    蕭大大比較厲害啦,還能一邊吃碗粿一邊看到結論。
    我一聽她這個「奧匈帝國」,人就從沙發跌倒在地說。累的是等半夜重播錄畫面。
    關於這個史地問題嘛…要考試的人、或家中有子女要考試的人請多保重,按照陳文茜阿姨所講的作答的話,中天新聞大概是不會負責賠償滴 XD

  9. 我想對他們來說,看這節目結果考試考不好應該也是可以怪扁政府的吧 :p

  10. 一.其實陳小姐的觀眾並沒有像慕容兄這種人才,她只能走區隔市場,騙騙有些中國歷史比較強的藍色愚民.
    二.那時候(2001年)勁報想利用陳小姐作行銷工具,也順便在中天主持節目,但是魔高一丈,她硬是了得,詐騙老闆讓她當勁報董事長,依上述邏輯,那位老闆是藍色愚民.
    三.國民黨果然大手筆,讓她去法國採訪,依上述邏輯,國民黨也是藍色愚民,但陳小姐手段升級,從民間升等到政黨,只不過兩次都是中天老闆.

  11. 鉑鎂鑼大大:
    很佩服您的分析!
    我總覺得,在國內電子媒體中,中天新聞是一個相當有趣的觀察對象。這幾年來,其背後的資金與新聞部的團隊都歷經相當大的波動、變化。也許因為如此,陳文茜得以在該台(的兵荒馬亂中?)找到比較固定的地盤。中天內部的詳情如何,我並不清楚,應該有不少耐人尋味的故事吧,我猜。
    像陳文茜這種不可多得的人才實在應該去幫馬英九助選,這樣她對台灣將會有歷史性的貢獻說。XD
    陳小姐的觀眾中,如果連我這種60分程度(包括中國史在內)的人都沒有的話,還剩什麼?好奇溜…^^

  12. 慕容兄
    很佩服您的文章。
    我不僅留日,還知道一些奇奇怪怪的事。
    一、關於陳小姐:她的出眾的才華可以往前延伸到夢想家、王總裁(老爸是最偉大的詐騙掏空家之一)、施主席、許主席(主席們是藍色愚民)、甚至到美國時代,未來一定會延伸到幫馬英九助選的,因為馬英九也是藍色愚民啦。
    二、關於中天經營者:檯面上大家知道的就是老闆換來換去,其實主題圍繞在詐騙集團,于品海賣給辜啟允,辜家賣給江道生,江道生賣給中國時報,中國時報賣給……..,嘿嘿,我說出來會吃官司;賣來賣去都有原因,並不耐人尋味,而是饒富趣味。
    三、關於中天新聞部團隊:其實不用太在意是誰做,因為大家混飯吃,遵照老闆旨意的拉!要舉例的話就是,中時好像都在遵照XXX的旨意呢!
    四、中天今年突然換了受中天人敬愛的周董事長、受中天人喜歡的王總經理,人事異動的聲明裡還說甚麼中時集團堅決反對台獨,奇怪,周董跟王總是台獨嗎?不然怎麼被換掉?堅決反對台獨應該是說給老闆聽的。嘿,奇怪,中時集團上面還有老闆喔?
    四、我還在[混飯吃],有些事不能說太清楚,嘿嘿嘿!

  13. 鉑鎂鑼 大大:
    唉呀呀!真不好意思,讓您冒險了,實在抱歉。
    這個「…」與「XXX」嘛,我猜,純屬猜測啦,不是人。不論如何,我想您還是小心為上,不能講的就別講。我想,大家至少有個方向上的概念就好^^
    您的鼓勵,我就收下了,謝謝!至於溢美的部分,就當作提醒我自己用 :)

  14. 話說回來,那些跟中國歷史比較熟的人,可能大多熟的都是課本包裝過的歷史 :p

  15. Pig大大
    您說的對!而且被灌輸到腦殘!
    [中國]兩個字是孫文從日本偷來的,歷史非常不長,跟[台灣民主共和國]出現的時間差不多。
    也不知道怎麼跟這些人解釋大家讀的中國史其實不是中國史???
    從來,我只是把[中國史]當作一個科目而已,成績不錯、但不算熟就是了,哈哈!

  16. Pig & 鉑鎂鑼兩位大大:
    國民黨政權編的中國史教科書儘給一堆支離破碎的資訊,難怪許多這樣被教育出來的人的思考經常跳躍而不連貫。那些歷史教科書中最具連貫性的是國民黨的文宣訊息,也就是「堯舜虞湯文武周公孫蔣」的「道統」神話。這個神話是蠻反「中國」的,因為那不啻是說從周公到孫文,「中國」經歷了兩千多年的黑暗時代。
    「中國」兩個字是否是孫文從日本偷去的,這可能還有討論空間。可以確定的是在「中華民國」出現之前,幾乎沒有人會自稱「中國人」。目前所使用與定義的「中國」與「中國人」之歷史都不過百餘年。

  17. 嘿嘿~
    中國這個稱呼的問題也一直困擾著業餘研究歷史的我,
    其實是有稱中國,但那並不是統稱,更早之前的稱呼是唐、漢甚至是佛經裡常見的「支那」,不過最奇妙的是現代中國人認為這是蔑稱…
    一般說來,除非是常在朝貢的小國,不然稱呼都不脫上面幾個稱呼,就像日本一直叫印度稱天竺,這個叫法一叫就是千年之久,這在以前的中國也是如此的,過去的世界交往並不是那麼頻繁,但直稱以前的中國地區就叫中國,這顯然又是一種精神洗腦,思想根源要上溯到宋國前期的正統論了….

  18. 日本九州上面、四國左邊的那一塊本州最底端的區域叫做[中國地方],日本人報氣象還是用[中國地方]如何如何。中山樵先生後來就叫孫中山了,我確定他偷了NAKAYAMA。
    其實「中國」兩個字是否是孫文從日本偷去的,應該不是啦(SORRY),也不用討論了,重點在慕容兄說的[可以確定的是在「中華民國」出現之前,幾乎沒有人會自稱「中國人」],反正對岸現在已是中國,雖是敵國,予以尊重啦。
    問題在我身旁有很多在台灣出生長大的[中國人]。
    問題在CHINA這個字是支那。
    問題是台灣還在用CHINA這個字啦。
    問題在中國國民黨跟中國共產黨變成好朋友。
    問題在有人說「一個帶你從台灣看世界的節目,讓你了解世界脈動、全球觀點,告訴你:活在台灣的華人不可不知的大陸事與世界事」,用[中國觀]包裝成[世界觀](由慕容兄的文章可知其世界觀2266)。
    問題在有人打著藍旗捧紅旗,試圖謀取純樸的台灣人無法想像的[說客利益]。
    問題在這些說客可以透過[媒體]就讓其祖國領導人評分其表現,讓真正支持藍營的人不自覺的中毒。
    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問題?因為有許多政治人物跟媒體人跟企業家把賭注下在中國,期望得到好處,而他們正是切割台灣當作籌碼。不然吹捧中國的一般人有什麼好處?就是這些掌握台灣資源不思回饋且覬覦中國更大的資源的政治人物跟媒體人跟企業家需要藍色愚民協助切割台灣,詐騙這些藍色愚民成為工具,藍色愚民最後就是一場空,看那些政治人物(藉口是兩岸和平)跟媒體人(藉口是言論自由)跟企業家(藉口是企業發展)在對岸風光而已!
    大家多多撰文揭發這些人的真面目。

  19. 鉑鎂鑼通曉日文就一定知道,日本在明治甚至更早對於中國人都稱為唐,可參見wiki的條目:http://ja.wikipedia.org/wiki/%E5%94%90%E4%BA%BA%E5%B1%8B%E6%95%B7

  20. Tiberlius 與鉑鎂鑼兩位大大:
    在下只補上一點:國民黨來台灣之前,不少台灣兒童上私塾讀書(包括在日本時代),其中很多人依然健在,去問過他們的人都知道,他們與他們的父祖當年根本不用「中文」這個詞,現在我們所謂的「中文」當時一律稱為「漢文」(按,「父祖」一詞並無性別歧視之意,蓋1895以前,受教育者以男性佔大多數;台灣女性受教育是在日本時代開始普遍的)。

  21. 鉑鎂鑼兄:
    感謝提供這篇相當簡明扼要的文章。
    姑且不論台灣的中國史教科書編得如何(也先不質疑「中國」一詞在歷史認知上造成的種種誤解),學生只要稍微動一下腦筋,就可以發現那些被串起來的王朝的領土範圍跟現在所謂的「中國」有極大差異。
    問題之一出在教學與考試都不注重整體性的理解,學生只被鼓勵背誦零碎的資訊,來應付選擇、填充。至於整體的理解,則被一些虛幻、簡化到極點的陳述如「中華五千年」歷史所取代,學生也傻呼呼地不去思考這「五千年」的計算方式的根據是否合理、是否有意義。結果:讀完六年,甚至加上大學時代的歷史課程學分,對歷史的認識其實跟歷史知識來自於歌仔戲的人差不多。

  22. 民族國家的形成都需要歷史神話
    不管這個國家是中國還是台灣,都一樣
    所謂的大中國觀或是台灣人出頭/愛台灣的談法,都只是以種族主義為基礎的民族主義而已

  23. legalcow 桑:
    我不知道您所謂的「種族主義」指什麼。若是英文的「racism」,那麼您所說的「只是以種族主義為基礎的民族主義」不足以解釋當前的台灣的民族國家建構。這個建構並不純然靠「nationalism」支撐,而「racism」的成分只是其中的末流罷了。

  24. 突然想起前幾天,轉到一個很奇怪的選美節目,什麼全球妙齡小姐選拔。
    有一幕是介紹評審,當中有一位貴婦,他的頭銜,讓我傻眼:歐洲拜占庭羅馬帝國遠東專員。
    讓我對這選美單位公信力感到懷疑:這些參加選美的小姐是不是來台灣學華文的留學生充當的XD

  25. beckett 桑:
    呵呵,這個頭銜實在蠻詭異的。搞不好下次還有亞述帝國的喲…
    台灣有些打著「國際」或「某國」旗號,卻讓人倍感懷疑的人事物(包括學歷),這應該是舊時買辦文化的遺緒吧 -_-

  26. “你沒提,我還忘了她。對了,三年前聽過陳文茜提到這號人物,但始終未見其廬山真面目。她現在在哪裡?”
    版主对陳文茜要求太高了.
    孟子说过”淫辞知其所陷”. 很多人常常会因为他/她所从事的工作上的需要,而含着根”器官”说话.孔子说当我们面对这种人这种事的时候, 一定要”哀矜勿喜”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