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彈就這樣上膛了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Mendacem memorem esse oportet.
(A liar needs a good memory.)
Quintilianus (ca. 35-ca. 100)

Malus ubi bonum se simulat, tunc est pessimus.
(A bad man is worse when he pretends to be a saint.)
Francis Bacon

真是熱昏了。一下手就敲錯鍵,把「特別費」打成「特別肥」。一笑。

念頭一轉,這何嘗不是靈感女神給我的暗示…

特別費可以讓首長的私人荷包特別肥嗎?非也。

公庫之所以給首長特別費,其目的是要給首長一筆經費,以應付實際公務 管理上所需要支出、但又難以預先在計畫上逐項編列規定的款項。送禮、賞金、紅白帖等支出不僅瑣瑣碎碎、難以預期,其金額也不固定。因此,政府乾脆把它們打 包在一起,讓首長自行決定怎麼用。在報帳上,有些項目,尤其是紅白帖、慰問金,很難要求有收據,所謂「不需單據」,主要著眼於此。至於怎麼用,端視首長所 面對的情況與個人的良心而定。有了這筆「零用錢」,首長就沒有以自掏腰包倒貼當作藉口,而去收取賄賂。換言之,特別費非但不是為了「肥」首長,而且兼具防 止首長自肥的功用。 其原則跟給管家傭人的買菜錢之運用原則其實沒啥兩樣。

首長特別費「須使用於『公務所需』」,關於這一點,法務部講得很清楚(幫忙買菜的阿桑不用唸過法律系,也知道箇中道理)。而侯寬仁檢察官所追查的正是馬英九所領的那些「須使用於『公務所需』」的錢都到哪裡去了。

連馬英九自己也曾這樣說:

對於外界關注特別費的領用,馬市長一再強調,特別費不需單據核銷的部分,他一向按照行政院的規定處理,直接匯到指定的帳戶,用在公務或是公益的用途, 跟全國6500位首長都是一樣的用法,符合相關的規定絕無不法,包括審計處、審計部長、審計部發言人也都曾表示,這部分核銷應該是沒有問題的。主計處、臺 北市審計處也都曾經證實。針對仍有民代持續指控他花費7萬多元養馬小九,馬市長重申當初是參加由農委會和台北市政府合辦的宣導活動,鼓勵民眾認養流狗狗, 馬小九經認養後因健康因素,留置在動檢所進行必要的驅蟲和治療費用9,900元, 符合特別費用於公務的標準,從公務及核銷的角度都絕對合法,這就是為什麼臺北市審計處在9月27日正式發布新聞稿,說明核銷沒有問題,他呼籲部分民意代表不應在這件事上做一些無謂的混淆。

這段話引自台北市政府新聞處半年前的一份新聞稿, 發佈時間是2006年11月15日下午 9時47分23秒。特別把日期標出來,提醒馬英九:你當時還是台北市長,所以這份新聞稿既是台北市政府的官方意見,亦忠實地轉述你自己在半年前、還在擔任 市長、且尚未被起訴時的公開說詞。時間點也值得我們注意:文件發佈時間已接近晚上十點,可見市府對這份新聞稿的重視。

好,再來對照馬英九在法庭上的說詞,時為今年五月八日:

馬英九也否認檢方認定涉嫌貪污新台幣一千多萬元;他說,特別費是個人的津貼,不論是特別酬庸、固定報酬或實質補貼,用語雖不同,但都是私款。〔…〕

對審判長訊問「當錢匯入帳戶,主觀上有無支出打算」?馬英九指出,錢由他支配使用,當錢匯入帳戶的當下不會想是否要支出,「我喜歡怎麼用就怎麼用,沒有這問題存在」。(特別費案 馬英九:特別費是個人津貼屬私款,中央社,台北,五月八日電)

我在馬英九,你慘了 一文已引用過這兩段以釐清補貼與津貼之不同。再次引用之,因為其中說詞實在令人嘖嘖稱奇。雖說這是記者轉述,但基本上符合馬英九現在所謂「特別費是私款」的說詞。我希望馬英九當天的這類辯詞的原字原句能夠出現在一審判決書,以流傳千古,讓後世欣賞欣賞當今國民黨的頭號政治明星。

回到當下時空。馬英九在庭上的主張與他半年前所講的徹底相反、完全矛盾。所以,兩個說法必有一個是假的。

當馬英九主張說他一直認定特別費是私款時,他至少犯了兩個無法彌補的錯誤。

其 一,他堅持自己認為特別費是私款,等於承認自己半年前所講的、而且透過市府新聞稿發佈的說法是違心之論,是在對台北市民、乃至全國人民扯謊。這樣一來,等 於拆毀了自己作為一個政治人物的公信力基礎,等於宣示說「我講的話,你們可別當真」,當然也等於提前宣告自己無望當選下任總統。

其二,從 第一次到第二次市長任期,馬英九曾多次以市長身份公開表示說,特別費應該用於公務,而私款說則是他面對起訴後才提出,因此,私款說不但只能被視為脫罪的藉 口,而且在訴訟上會產生兩個非常不利被告的影響:一方面,私款說反而間接證實了馬英九所領取的特別費款項被他納為私有;另一方面,以曲解國家法制的方式來 製造脫罪的藉口,徒然使自己減少獲得從輕量刑的機會,甚至會導致加重刑度的後果。至於這一切在政治上所產生的後果,自不待多言。

真是錯得離譜啊,馬英九。姑且先不論法院判決結果如何,馬英九在面對特別費貪污案時的種種舉措與言論,無異於一步步地加速終結自己的政治生命。 換言之,在政治上,司法判決結果固然會有其影響,但在宣判之前,馬英九前後矛盾的說詞已留下一個明顯嚴重說謊的紀錄,使自己政治信用破產。而不論在訴訟或 政治的層次上,謊言極可能也成為瞄準自己的一項更嚴厲的真實指控。咎由自取,刷爆自付,怨不得別人呀。套用馬英九的話,「子彈已經上膛」,而且動手裝填的 人正是馬英九自己。

認罪、退出政壇是最痛快的了結方式,但這顯然不是馬英九所想走的路。

把扣扳機的權力從自己手上交給別人,所冒的最大風險是:連最後一丁點兒的尊嚴也無法保留。不過,這是價值觀層次的問題了。

延伸閱讀:

 

by 慕容理深
update 3: 2007.05.17 01:37:27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Technorati : 政治, 法律, 特別費, 馬英九
Del.icio.us : 政治, 法律, 特別費, 馬英九

關於本文的 4 則留言

  1. 悲哀的是
    他再怎麼胡言亂語
    還是有一票人堅信 擁戴 不棄不離啊

  2. E 大:
    很多人,包括我在內,也有一樣的嘆息 :(
    為了繼續仍待眾人努力的政治解魅工作,我們這些人只好花時間,針對這方面的問題繼續虐待鍵盤。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