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孩子,更該愛地球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台北市田野調查筆記 4)

One meteorologist remarked that
if the theory were correct,
one flap of a seagull's wings
could change the course of weather forever.

Edward Norton Lorenz

 

每到上下學時刻,台北市的小學或 私立教育機構(安親班、才藝班)門口照例出現以汽機車接送子女的家長。這種行為模式壞處不少,而且,整體而言,弊大於利。

以台北市的學校密度、學區劃分與道路狀況而言,除了殘障學童、少數住所離學校甚遠*、以及上班順道載送這三種情況以外,步行上下學是可行、而且最理 想的方式。步行本身就是一種運動,對於一些體重超過標準太多的學童而言,更是瘦身妙方。從教育的角度來看,步行上下學的路途本身也是一種課外學習環境:放 慢速度來穿越這個空間,家長隨時可以對孩子進行機會教育。

以汽機車接送子女上下學,唯一的好處是節省時間。是否有必要節省那十幾、二十幾分鐘(甚至只是五分鐘),每個人情況不同,難以一概而論。不過,就我日常的觀察,很多人其實只是把從交通來往省下來的時間給浪費掉(例如,看沒什麼營養的電視)。

從人身安全、經濟、與環保的角度來看,人們真的應該少用汽機車接送子女上下學。

上下學時間,大量汽機車進出、臨停於校門口周邊,使交通意外的可能性提高。至於用機車這種「肉包鐵」的交通工具來載孩童(不少沒戴安全帽),本來即是一種該考慮再三的行為。

經濟方面的考量就更不用說了,汽油越來越貴,而且以後只會更貴,何必浪費?(家裡開加油站的就另當別論囉)

更糟糕的是對環境的影響。台北市的空氣污染主要來自汽機車廢氣,如果大家每天少發動兩次引擎,空氣品質與居民健康必可大幅改善。台北人真的太依賴機車了,有不少人連倒垃圾都要騎機車(據我觀察,約佔一成),每次我看到機車出現在漆著「環保局」的垃圾車旁,就覺得相當諷刺。

全球暖化的問題日益嚴重,任何非必要的汽機車廢氣都可能是壓垮環境的最後一根稻草(或之前的某一根)。今天又看到一則令人怵目驚心的消息:南極融冰 30年來最大。 人類再不採取霹靂手段來減少溫室氣體的排放、再不改變自己的行為習慣、再覺得「我這樣做,對環境影響不大」的話,也許明天過後依然沒事,甚至,我們這一代 的污染者也許還不用為自己破壞環境付總帳(只是沒人敢這樣保證),但這個環境債遲早得由下一、兩代來還(照目前的污染速度來推算,他們跑不掉)。

「舉手作環保」的口號常聽到,其實,多讓雙腳活動,也很重要。在大自然反撲而浩劫臨頭之前。

* 距離遠近有時取決於主觀認定。至於南極融冰與海平面上升的程度則是可以客觀地量化計算。

延伸閱讀:

by 慕容理深
update: 2007.05.18 00:44:47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Technorati : 交通, 台北市, 溫室效應, 環保
Del.icio.us : 交通, 台北市, 溫室效應, 環保

關於本文的 5 則留言

  1. 錢是你自己的,但資源是全社會的

    在外面吃館子或是請同學到家裡吃飯時,常會覺得現在的年輕人怎麼變這麼浪費,東西吃不完真的就丟掉,一點也不會想說要包

  2. 贊成
    我就是一個不要車,要自己牽(或是拉)著小孩一起走去上學然後再去上班的媽媽.有時真是花去許多時間(為此有時還必須請早上一小時假).但總是告訴自己:就這幾年了,以後也不是我牽她(他)的手了.一個現代媽媽,對孩子何時要牽手,要放手的時間拿捏是何其不易…

  3. 笠笠大:
    您的孩子真幸福,您所給她(他)的是這世上最珍貴的一種寶物。感動!也感謝您跟大家分享您的心情。
    我第一次上下學是由家母帶領,那是趟認路之行。她雖也是超鍾愛子女的那種母親,但難有時間陪我們上下學,更何況我們兄弟姊妹上下學的時間地點不同,都不陪最公平。那天之後我都是自己一人上學,放學後則跟家住附近的同學一起邊走邊玩(偶而得應付不良份子),其中有種種令我至今仍覺得相當有趣的冒險經歷。
    現在大家孩子生得少,又怕小孩被綁架,較少學童有我們那代人在「放牛吃草」中所得的樂趣;不過現在的學童較有可能享有家長陪行,如果其家長在主客觀上都能如您這般體貼用心的話。

  4. 您好
    我也是當年最討厭見到爸媽亦步亦趨,巴不得回家的路走上一小時的小孩.為了讓甫上一年級的小孩該上走路三分鐘但校地小的小學,還是必須七拐八拐才會到但校地較大的小學傷了兩星期的大腦.最後決定前者.在車多”壞人”多的臺北,已經沒資格浪漫了.我也不想(也頗抗拒,小孩的童年幸福要靠錢堆出來!)讓他坐校車來回到”山明水秀有生態觀察區”的康橋小學之類的學校.
    孩子,你比我當年不幸福多了.

  5. 笠笠姊姊您好,
    校地大的學校有時候給人一種果菜批發市場的感覺說(過來人的主觀看法)。
    那種「貴」族小學還有個問題:學童的家庭社會背景同質性太高,容易跟社會脫節。高中、大學階段乃至就業所碰到的同儕,跟自己背景類似者多,所以小學這一段彌足珍貴。
    關於幸福,我的看法:每一代都有其幸與不幸。一個人腦中所具有之創造幸福感的能力若夠強,就能作到「無入而不自得」。從您兩次留言,我推想:在您的思慮與行動之中(思慮行動作為一種過程),您的子女一步步地獲致、提升這種能力。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