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柳哥非彼柳哥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brother
《王哥柳哥遊台灣》(1958)
來源:國家電影資料館

以「柳哥」為藝名的演員王泰山先生於5月23日以67歲之齡仙逝。據報載,王先生臨終前所受的病痛折磨不太多。也許,上天知道,他一生曾帶給數百萬台灣觀眾歡樂,而特別垂憐吧。

王先生並未出現在上面這張劇照中,今天的自由時報影視名人版記者弄錯了。

五十歲以上的台灣人大概很少人不知道,那是《王哥柳哥遊台灣》(1958)的劇照。三輪車後座穿深色衣服的角色是「柳哥」,飾演者是家喻戶曉的喜劇泰斗矮仔財1916-1992)。後來的「王哥柳哥」系列影片大多由他主演。

矮仔財原名張福財,他在二次大戰期間即已嶄露頭角,不僅在電影院擔任辯士,也參與劇場演出。就我記憶所及,他在戰前的照片中摩登而帥氣,跟後來黏在 台語演員身上的「鄉土」刻板印象,完全是兩回事。以戰前與戰後初年台灣劇場活動鼎盛的狀況來看,若非二二八屠殺以及後來的白色恐怖造成劇場工作者與文學家 死的死、關的關、逃的逃,若非威權體制下的重重禁制、檢查與監視,台灣演藝事業也許早在楊德昌、侯孝賢這些人之前,就已在國際上大放光芒,而也許矮仔財因 之有機會成為國際巨星。雖然只是也許,但那個時代真的埋沒了許多機會,許多生機。

不過,矮仔財畢竟還算幸運。曾經盛極一時的台語片使他成為國內的大明星,當時,他的名字幾乎就是票房保證,跟後來的秦漢許不了一樣。

王泰山小他一輩,運氣也差多了。他出道時,台語片已經到了即將由極盛而轉為快速沒落的節骨眼。他雖然是位相當認真的演員,但隨著台語影劇的餅越來越 小,他扮演主角的機會越來越少。包括他與矮仔財在內,很多台語演員在台語片沒落後,跳入螢光幕中。但是演連續劇並不保證天天有戲可演:面對台語開始在電視 大量出現,國民黨政府很快祭出緊箍咒,嚴厲限制台語連續劇的播出時間與時段。由於只剩每天半小時的配額(還得再被廣告瓜分),所有那一輩台語演員,即使是 矮仔財這種天才型人物,也只能像動物園籠子裏的獅子,無從大顯身手。說他們是失落的一代,並不為過。

回過頭來談王泰山先生辭世的消息。查了一下聯合中國兩小報都未見報導,這當然不令人驚訝。至於兩大報,自由時報之報導有誤,而蘋果日報也沒好到哪裡去:

他曾是1960年代台語片時期重要的喜劇演員,以《王哥柳哥》系列紅遍全台〔…〕

在電子媒體方面,我只查到東森與民視有相關報導。東森有兩則報導,第一則(2007/05/24 12:33)也把兩個柳哥搞混了,五個小時後所發佈的第二則相關新聞2007/05/24 17:52)則已改正過來,大概,昨天下午有人提醒東森記者,王泰山其實是「二代柳哥」。出現在今天早上的民視報導則大致正確。從這個時序來看,自由時報影藝記者陳慧貞小姐,您就別怪我要在這裡碎碎念念:您在資料收集上還有待加強。

話說回來,這些記者可能因為太年輕,而不太清楚那些「王哥柳哥」往事。這個現象也透露出,許多影藝線記者對台灣影劇歷史的知識有待加強。更仔細地 說,他們的相關知識其實是被意識型態透鏡所過濾過的,而同樣的過濾也發生在他們目前的新聞處理上。換言之,這是一個循環。不關心現下時空中的某一部份,也就不會去注意其 歷史;而一旦動手去碰觸其歷史,發生錯誤的機率就相對偏高。

前一陣子曾經引起軒然大波的三立二二八影集製作者應該也是栽在類似的問題上。若要細究其來龍去脈,應該還可以溯及以下問題:媒體人當年在學校中到底 學了多少台灣媒體歷史。若知戰後初年,台灣的新聞影片製作條件極其惡劣(從終戰到二二八,國民黨派人來接收日人器材,而非派人帶攝影機與膠卷來台灣作報 導),就比較不容易在看到其實拍攝於上海的影像時,逕而誤認為是在台灣拍攝。

其實台灣人,包括所謂的菁英在內,大多數對台灣史的掌握程度沒細到這種程度(即使這不算是專家級知識)。拿這種層次的考題去考NCC委員,能考過關的有幾人?若全部當掉,我一點也不會驚訝。

說到NCC,我倒想請教NCC諸公:像這種關於「柳哥」的報導錯誤該不該罰?我還真的有點希望這類錯誤都比照三立案,每個都罰一百萬,這樣一來,我們的所得免稅額大概都可以向上提升(國稅局官員有興趣的話,不妨到聯合滋事庫與媒體對抗裡找資料來估算金礦的價值)。

自己也身在媒體影像中的NCC委員也許知道,也許不知道:只要一打開電視新聞頻道,就有發掘不盡的笑料。這種情況大概可以解釋為什麼,比較起許不了的年代,台灣諧星的市場萎縮得有夠嚴重。這真是個令人哭笑不得的現象。

延伸閱讀:

 

by 慕容理深
update: 2007.05.25 18:35:19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Technorati : 中國時報, 台語, 媒體, 教育, 東森新聞, 歷史, 民視新聞, 聯合報, 自由時報, 蘋果日報, 電影
Del.icio.us : , , 媒體, , 東森新聞, , , , 自由時報, ,

關於本文的 29 則留言

  1. 慕容兄的觀點在這個時代顯的很了不起,不過這就是悲哀的地方,本應該是大家都要知道的觀點。
    東森的[30年前]的這數字不知怎麼算的?
    NCC發現有[收入更高]的[電話號碼使用費],可能暫時不會理會一百萬的案子。

  2. 鉑鎂鑼兄:
    恕我駑鈍,我重讀了一下,沒發現什麼了不起的觀點說。正如同您所說的,這些其實算basic的觀點。嗯…這樣看來,您比我悲觀得多了。
    哈,我倒沒注意到他們竟然寫三十年,而且還兩篇報導都這樣寫。建議東森新聞部以後招考記者時,先考一下他們的加減乘除能力。 XD
    NCC真的是該管的不管,不該作的猛作。那五塊錢算到最後還是消費者出錢!他們那些人是不是以前被關在象牙塔裡關到已不食人間煙火,一放出來就急著顯現自己才能高於晉惠?

  3. 我現在努力工作的下場,就是可能有一天要出來回答、解釋、道歉、認錯,所以我先練習一下:本台所謂的30年前,嗯,其實有考證,應該沒有錯,意思是30年以前,哈,也就是說,只要超過30年,都算30年以前…,例如,1958年是49年前,49年前當然在30年前之前,不在30年前之後是吧?假如我們說60年前,49年前很明顯在60年前之後,那就是嚴重的錯誤了。嘿嘿,雖然錯不在我們,但是如果有引起誤解,我在這裡向大家說抱歉;公司已經配備給每位同仁計算機了,這次應該是撰稿同仁時間緊迫,直接用心算,他錯在沒有算到精準數字就直接配音了,編輯台也沒注意現在是2007年,因此我事先都是不知情的。
    另外一招是:這件一定要有個清清楚楚的交代…,我請新聞部總監回答!
    哈哈!

  4. 看完之後,只能說慕容兄真是高手呀~
    完全沒有能夠插嘴的份….
    王哥柳哥紅的時候,我還沒生的說….

  5. 鉑鎂鑼大:
    我猜,新聞部總監的回答也一樣^^
    Tiberlius 大:
    您太客氣了。我哪算高手,我只不過是個老頭 ^^
    >王哥柳哥紅的時候,我還沒生的說….
    年輕真好,羨慕中…

  6. 寫得好。
    我也覺得對於歷史常識或知識的薄弱,是這些媒體工作者的一大缺陷。事實上很多東西(例如三立剪的那段影片跟本文影星)只要「稍微」注意一下相關歷史,就會獲知這些「常識」而不會誤用。譬如說三立二二八紀錄片中的那段影片,當媒體用一種好像大發現的口氣在說那是一段外國人拍的國民黨上海屠殺左派的影片時,我就很感到好奇:原來你們這些媒體都不知道嗎?XD

  7. Tiat兄:
    感謝鼓勵。
    「好像大發現的口氣」,這一點頗重要。那種口氣其實已經足以幫三立脫困。可惜一般閱聽人的觀察與思考不見得會如此細緻,難怪小小泡沫會被鼓漲成軒然大波(從這裡也可看到政治社會評論之用處——有些人把評論與指責、口水混為一談,這種對評論工作的理解實在既膚淺又無益)。
    三立所犯的基本錯誤是沒有找專業者歷史學者來把關,沒有這道品管,內容出錯是很難避免的(若記者本身可取代歷史學者,那歷史系就可以關門了)。

  8. 幾個月前政院和NCC(沒?死死ㄟ;請用台語發音)槓得很的時候
    NCC的委員在那邊靠北靠木
    說什麼當初都是為了理想才放棄大學教職
    來屈居NCC委員(哇~~好”萎”大啊!)
    如果裁撤,他們會怎樣怎樣…
    拜託
    來NCC吃香喝辣的,絕對好過教授太多!若覺得待NCC不好,就是他們當教授時不認真,搞太多外快!肥得很.
    真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就像我以前的學生現在政大了,告訴我她們系上一堆老教授常常在講台上罵政府的不是,一直炫耀中國那個大學要請他們去…等等.
    要就快滾!給年輕的菜鳥一些機會吧!

  9. 小高大大:
    NCC委員領的薪水差不多是大學教授的兩倍,而且卸任後還是可以回到學校任教。大學教授還沒有政府配車、司機呢!如果當NCC委員覺得委屈,如果為了理想,那當大法官宣告NCC組織方式違憲後,他們就該辭職,一併解決所有的問題。
    至於中國派老教授,有些是在等退休,然後一手領退休金,一手在中國撈金。
    想起一些拿到博士、卻找不到理想教職的優秀人才,實在替他們感到不平!

  10. 我細漢時,同學的綽號
    邱罔舍(阿舍):有錢的敗家子
    白賊七:說謊的人
    王哥:瘦的人
    柳哥:胖子
    矮仔財:矮的人
    我們的年代其實距電影首演有10年以上差距,都沒看過電影(當年沒有第四台可以反覆重播),但這些電影人物,都變成廣泛使用的形容詞了。

  11. Kai-shao兄:
    我是五年級後段班.小時候還有像:
    毛飛仙(嗎啡):形容成天往外跑愛玩的
    大枯玲玲:胖的女同學
    酥仔川:閒閒沒事做的.揀現成的.

  12. 逸峰兄:
    第一代的王哥叫作李冠章。「王哥柳哥」一片將這位演員從二線拉到一線,讓他成為1960年代的明星之一。他也曾導演過幾部片。但整體而言,矮仔財的名氣還是比他大。
    李冠章是1949年前後來台的所謂「外省人」,他的職業生涯也可以佐證,討厭國民黨的台灣人(比例在那個時代相當高)並不排斥外省人。
    Kai-shao 兄:
    是的,包括大人們的日常言談中也聽得到這些語詞。
    從這一點衍伸出去,也可以看到台語、客語、各原住民族語言由於在媒體、教育、學術缺乏足夠空間,而喪失與時俱進、增加新字詞的機會,因而變成一種「次級語言」,並逐漸地走向「安樂死」。
    另,當年的「重播」主要有兩個管道,一是二輪電影院(較少)、一是露天電影。但是重播影片的數量與頻率跟現在的有線電視中的重播完全無法相比。此外,拷貝在第一次繞台灣一圈的巡迴後,刮損的狀況已相當嚴重,畫面上從毛毛雨到傾盆大雨,然後就報廢了。由於國民黨只注重他們所要注重的「文化藝術」,所以當時的拷貝與底片大多都進了垃圾場或回收場。

  13. 小高兄:
    「大枯玲玲」也是來自於影視演員的藝名「玲玲」。五年級後段班應該有些人小時候曾一邊看她演的連續劇,一邊吃晚飯。

  14. 鉑鎂鑼兄:
    您舉的例子與Kai-shao兄所提到的「邱罔舍」,都是先存在台語中的常用名詞被搬上銀幕。這種換頻道而廣泛傳播的方式使它們更深植於人們的記憶中。
    教育部正開始編的台語辭典應該把這些詞都編進去,而像「王哥柳哥」這種名詞其實是Made in Tiawan,並不存在於以前的閩南語中,脫胎自閩南語的台語跟閩南語間,老早就已經有相當大的差異。

  15. 點進去你所聯結的國家電影資料館http://www.ctfa.org.tw/
    英文還是他媽的Chinese TAIPEI,現在是怎樣?又是中國打壓嗎?

  16. 逸峰兄:
    除了少數例外(如閩南人),外省人參與台語片得透過翻譯。另外也還有事後配音的技術可以用來cover。有些來台外省人為生活需要,也多少會講台語,但屬極少數。我不曉得李冠章是否會台語。
    事實上,《王哥柳哥遊台灣》的導演是外省人。^^ 當年有幾位外省人導演拍台語片,其原因很簡單,當時用國語拍片根本吸引不到足夠的觀眾。
    至於Chinese Taipei 最初確是中國打壓的結果。十多年前該館為參加國際電影資料館聯盟,而採用那個奇怪的稱謂。台灣以前並沒有電影資料館,成立之後申請加入該組織(1990年代),當時,早就有電影資料館的中國已是該組織會員。台灣之所以在這方面再度吃虧,固然有國際政治因素影響,但文化歷史因素亦不容忽視。
    中共在掌權前吸引很多優秀知識份子(後來很多都被中共整死),而且非常重視文宣。當年,在文學、戲劇、電影乃至其它文化活動的領域,左派比右派強。人才流向是決定國共鬥爭結果的重要因素。1949年,失敗落跑是國民黨而非共產黨,最主要原因還是國民黨失去人心,包括知識份子的心。1949年前後,多數中國人才並未出走,而出走者多數沒跟國民黨來台,而往香港或美國去。
    由於人才,在很多方面,中共的格局比國民黨大。所謂大,並非只是因為他們掌控一個大國。早在中共的延安時代,兩黨高下已見。國民黨非但不讓台灣人真正瞭解台灣史,也把國共鬥爭真正的歷史遮掩起來。一旦把這段二十世紀史全部還原到台灣人的眼前,國民黨就沒啥好自誇其「光榮」的。

  17. 補充一下:
    矮仔材其實在戰後的新劇早就是一等一的演員,他演過台灣劇作家簡國賢的『壁』。簡後來死於白色恐怖。
    另外,關於『戽斗』,我知道他是晚年淒涼。這些演員只有大枯玲玲,經濟尚可。
    其實台史所的本土學者,應該有些人要出來整理這些口述歷史。再不做過幾年連素珠、脫線都凋零了,我們還是永遠空白。

  18. 逸峰兄顯然是這方面的行家。 :)
    「壁」這齣戲當時相當轟動。該劇以「壁」寓意當時的族群關係與政治社會問題,見證了二二八的風雨欲來。二二八絕非馬英九那批人刻意扭曲後所說的那麼簡單。
    我記得矮仔財在戰前,曾面見過當時尚為太子的裕仁天皇,當初裕仁還搞不清楚他到底是台灣本島人還是日本裔。我一時找不到相關資料,不曉得自己有否記錯。
    戽斗跟許多台語演員一樣晚年淒涼,即使他曾為「族群和諧」的宣傳演過戲,也無法逃過本土演員生存空間被當局線縮的命運。
    電影資料館曾做過不少老影人口述歷史,可惜開始得太晚,許多在名單上的人還未及受訪即告辭人間。我看台史所的大概沒有足夠的人力資源去進行這方面的口述。國家對台灣史研究所投入的關注與預算仍比實際需求差一大截說。

  19. 逸峰先生問外省人的李冠章在當時如何參與台語片的演出?我想如果導演李行不會說台語都行了,演員會不會說根本是小事。逸峰先生可能有點「以今律古」,這一點我問過家母,大致歸納如下:
    (1)國民政府接收的是已經被日本統治50年後的台灣,在這個島上,第一,客家人與原住民本來就不會講福佬語,第二,很多「國語家庭」的小孩根本也不會說福佬語,李遠哲不也說他是戰後才學福佬語,原本都說日語的嗎?這一點應該不難想像,今天很多都市裡的小孩,雖然父母都是福佬人,但不會就是不會。
    (2)很多所謂的「外省人」其實是懂閩南語(尤其是廈門語)的。戰後廈語片非常盛行,後來演梁山伯的凌波,最先也是演廈語片的。另外像有名的台語片導演,後來被老蔣殺了的那個白克,就是廈門大學畢業,原先在廈門女中教書。很多外省人的電影工作者,對廈門話並不陌生。
    (3)還有一些滿州映畫或上海、北平等日本佔領區的電影工作者,也能與台灣人用日語溝通。(有時還表達的更精確)
    語言其實就是受環境影響,大學畢業的無法開口說英日語,許多酒女反而說得很流利。生活就是這樣。50年代物質條件很艱難,電影又是一種「團隊」藝術,有機會拍片獲得掙錢機會,大家都會很珍惜的。至於語言問題,在生活壓力下,大家會自己想辦法克服的。

  20. 對於台語片小弟真的很喜歡也很想蒐集~很想看看當時淳樸的台灣人情 & 風景 ~不過去年所舉辦的台語片特展~我有打電話詢問是否有出版~但是得到的回覆卻是由於版權不清~~~所以都沒有發售…..-_- 各位朋友是否知道哪裡可以買的到呢?

  21. 感謝管先生的說明 :)
    以下提出幾點個人異見,進一步延伸相關討論。
    1. 據當時圈內人的回憶,台語片的外省人導演與製片即使完全不會台語,還是可以透過翻譯來與演員、技術人員溝通。在拍攝現場,本省籍的副導常兼任導演的翻譯。同時,當時的年輕演員也多少聽得懂華語。
    演員的情況就不一樣,因為有嘴型的問題。由於語言障礙,台語片極少出現外省籍演員。少數參與演出者,當時都很年輕,而年輕者學習能力比較高,當他們「自己想辦法克服」時,比較容易成功。台語片興起時,外省人在台灣已住了五、六年以上,其中應有具備基本的台語溝通能力者(在軍公教體系之外者的可能性較大)。
    2. 許多台灣客家人(尤其是居住於城市者)會講福老話,有些人的福佬話流利到讓福佬人認為他們是福佬人。有人說客家人是個「隱形族群」,這樣的說法在大城市中多少成立。類似的「隱形」功力在世界各地的族群互動中其實屢見不鮮,客家人並非特例。
    3. 當時「國語家庭」的小孩的確有完全不會台語的。這樣的人有多少?我們只能大致推估。根據1942年4月時的統計,「國語家庭」共9604戶,共計77679人,約占當時人口1.3%。這個數字包括成人與未成年者,而當時的成年人大多還是會講自己的母語。此外,即使是「國語家庭」成員,也不見得完全不使用台語,甚至有人在參加推行國語的集會前後,公然使用台語交談(《台灣日日新報》,1941年2月4日)。太平洋戰爭末期,台灣被美軍轟炸,許多人疏散到鄉間,「國語運動」當然跟著空襲警報越來越密集而越來越無力。皇民化影響最厲害的世代出生於1930-1943年間,我所認識、接觸過的(至少千人以上),的確有以日語為母語者,但屬極少數。
    4. 當時所謂的「外省人」之中,約有15%來自福建。由於官方統計並未進一步細分,我們無法知道其中有多少是閩北人、多少是客家人。不過,就地緣關係與人口比例來推估,這些福建人之中,會講閩南話者居多數。
    來自廈門的導演除了白克之外,還有李嘉。不過,廈門籍的台語片名導差不多就這兩人。其他幾位在大陸的活動範圍不是在長江流域(上海、南京、戰時重慶),就是在香港。前者多跟政戰宣傳系統有關。
    5 廈語片的生產地在香港。台語片最初一、兩年時與廈語片有幾個合作案(矮仔財也曾參與)。由於台語片聲勢迅速竄起,影人們軋戲軋得沒日沒夜,也就沒空跟廈語片圈往來。
    6. 曾在日本佔領區工作的影人在戰後加入台語片工作的恐怕不多。努力在頭腦中挖一下,想不起跟滿映有關的姓名。至於上海方面,就我所知,許多人如張善琨夫婦等在老共南下渡江前即落腳於香港。後來,張善琨夫婦與台灣有密切合作往來,但都在國語片圈。
    7. 外省人參與台語片的時間並不長,大約集中在1957-1963年間(而1960-1961的大蕭條還削減了許多拍片機會)。台語片在初期時即迅速培養出一批台籍導演(例如郭南宏,當了一次副導後,不但升格成導演,還成了名導)迅速抒解了人才不足的問題。1963年以後,國語片漸成氣候,外省籍導演大多就自然而然地轉回去拍國語片了。
    我十分同意「至於語言問題,在生活壓力下,大家會自己想辦法克服的。」這句話。有些台灣中小企業主連小學都沒念幾年,後來靠自修而學會英語或日語,沒有秘訣,生意所需而已。
    ——-
    Tim 兄:
    就我所知,除了李行的「兩相好」一片因版權在李行自己手上,而已發行DVD版(較大的唱片行或百貨公司可能會販售)之外,其它的全在電影資料館,得申請成為會員(證件+會費),然後在館內觀看。那些老片子由電影資料館蒐集、修復後成了鎮館之寶,該館應該不會任其外流的。

  22. 電影是民間集資拍攝,與電視台是官營比較不同。語言問題比較是市場機制,外省人出現在台語片工作環境,與日後台語片沒落,許多本省人進入國語片,都是有的。
    台語片明星裡最成功轉型的應該就是柯俊雄,他從幾乎不會說國語的南部小孩,到最後取代所有外省人,成為國語軍教片裡「黃埔軍人」的代表,晚年還被黃復興黨部推派成軍方立委。撇開政治立場不談,這個人的生命力與企圖心,是我佩服的。
    我從小居住在北投,當時的新北投火車站對面的公園,經常同時有幾部戲開拍,有古裝,也有時裝。看電影不只是去電影院看收票員不在門口的後半場,「看電影」也是看別人拍電影。現在想想,也是很有趣的回憶。

  23. 管先生:
    的確,對民營製片與片商而言,商業考量至上。不過,在黨營的中影、省營的台製、國營的中製,情況就不同了。在這些所謂的「公營片廠」中,「關係」是很重要的。關係網加上其中部分人的族群歧視,使得這幾個機構在權力資源分配呈現上明顯的族群不平等。
    柯俊雄的確是轉換跑道最成功的,他搭上了「吹台青」的便車,成了螢幕上的民族英雄。在某種程度上,他其實已經變換了自己的族群歸屬。
    我同意您的看法,這個人真的不簡單。不過他在政治上的表現遠不如他在表演上所締造的成績(我的評價也跟他的黨派無關)。他若繼續演戲,也許有機會拿到威尼斯影展的獎項,那可比當國會議員更風光—當然囉,人各有志。另外,據聞張美瑤有復出的打算,有點期待…
    我覺得您運氣很好,有機緣看到台灣電影黃金時代的歷史現場。那段歷史留下的資料很有限,任何身歷其境者的回憶—包括書寫或訪談—都是寶貴的史料。

  24. 演藝人員擔任國會議員,柯俊雄之前有張帝與葉啟田,結果都是一任就玩完了。像美國的雷根、日本的李香蘭(山口淑子やまぐちよしこ)成功轉行為專業政客的例子,在台灣幾乎沒有。我相信柯俊雄也應該就這一任啦!
    不過柯俊雄的戲路之寬,那真是沒話說。他一面演正派的革命軍人,同時演黑社會老大,還演「不歸路」裡吃軟飯的男人,「我的爺爺」裡失智的老人,各種戲路觀眾也都接受。他要回鍋再當演員,我想是沒問題的。
    相形之下,張美瑤要復出就困難多了。她當年只演過玉女派的腳色,如今雖然也在公視與大愛台演出,可惜都只能演好婆婆,討戰性有限。
    台語片演員轉型成功的另一個例子是周遊,她成為國語電視連續劇最成功的製作人,「梨花淚」「一翦梅」「親情」這些都是大陸背景的民初戲。
    台語片在社會變遷裡還有一個悲劇人物,就是「小燕」(陳秋燕),她是台語片小生田清和女星陳蘭的女兒,1946年生於台北市人,從影過程與1948年生於上海的另一個國語片的「小燕」(張小燕)幾乎一樣。陳秋燕演的《小燕流浪記》等台語片,好像都是和父親田清合演,而且都演田清的女兒。但張小燕演的國語片連續三年得到亞洲影展最佳童星。雖然陳秋燕的家境也很好,但兩個「小燕」給觀眾的印象顯然不同。
    念初中時,兩個童星出身的「小燕」,都面臨無戲可演的尷尬期,陳秋燕比較會讀書,
    考上北一女,張小燕讀的是私立靜修女中。陳秋燕成年後以本名演出台語片,台語片沒落後,田清也因拍片破產,她去華視演連續劇。張小燕演了很多國語片,但也不紅,離婚後在華視主持綜藝節目。
    我記得陳秋燕後來有對記者說過,每次她在華視遇到張小燕時,就有一種自卑的感覺,不敢跟她打招呼。其實在少女階段,張小燕的演藝生涯同樣也是不順利。論童年時的家境、初中所讀的學校,成年後的身材長相,陳秋燕都不輸給張小燕的。但她為何會自卑,可以反應當時族群間的微妙關係。

  25. 管兄:
    柯俊雄的確是個傑出的演員,就連小混混、花花公子也都演得不錯。背景相似而且也是實力派的歐威應該算是他真正的對手。歐威英年早逝(1936-1973)非常可惜。
    看過張美瑤年輕時的幾部片,我認為她比較是敬業型而非天才型的演員。我同意您的看法,對她的復出,我們雖然祝福,但先別抱太大的期待。
    我曾聽過周遊說,她當年為了演一場跌倒、弄翻杯子的戲,真的弄得身上多處被玻璃割傷。
    進入電視幕後的成功者除了製作人周遊之外,還有導演林福地。同時他也繼續拍電影,也算是長青樹型的人物。
    兩位「小燕」的比較非常有趣。張小燕是天才型演員,而陳秋燕也差不多。純就演員生涯而言,實力派的陳秋燕因為固守本行,所以成就較張小燕豐富。張小燕多少拜其族群、階級背景所賜,星途較廣亦較平坦,但正因為這樣,她反而自己錯失了成為一位偉大演員的機會。人生真的很難預料。
    Amo大大:
    感謝您熱心提供 :)
    雖然當年影片平均品質欠佳,但對電影愛好者而言,還是有可觀之處。當年台語電影製作面臨多重的惡劣條件(資金不足、政府敵視、社會短視),卻仍能有那樣的成績,真的令人佩服台語影人的堅毅與努力—這種素質是台灣經濟成就的真正原因。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