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藝術與理解能力:尹案側記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日前因尹清楓遺骨遷葬,至今懸而未破的尹案、與當年拉法葉艦採購跨國弊案再度引起公眾注意。毫不令人意外地,陳總統六年多前那句「縱使動搖國本也要辦到底」 又成為一些人冷嘲熱諷的攻擊標靶。與此形成強烈對照地,受苦最深的尹清楓遺孀李美葵女士本人以婉轉的語氣表達了她對陳總統的期許與提醒。

多數國人期盼該案能早日水落石出,李美葵尤然。該案的複雜度與困難度,大家多少都有概念,更不用說李女士了。她以「九局下半」為 喻,清楚且平靜地道出她的願望,不卑不亢,相當藝術。其中所流露的修養與智慧令人佩服。容我再次引用《聖經˙彼得前書》的這句「你們就是為義受苦,也是有 福的」來向李女士致意。

當年,「動搖國本」之說一出,立即掀起猜測與議論的巨浪。彼時在輿論中講得繪聲繪影的「國本」到底是指什麼,至今 依然眾說紛紜。反正陳總統從未沒提供正解,莫衷一是的猜測、詮釋也不過只是猜測、詮釋。我個人的解讀是:也許所謂的「動搖國本」不過是個(阿扁風格的)政 治修辭,只是挪用一個現成的語詞來形容「傾全國之力」。其實,不論如何,光是「辦到底」三個字就夠了。對檢調與相關部會人員而言,那是相當清楚的指令。當 公務員接到註明為「到底」的指示,就該知道得投入所有可能的資源與能量去辦事。

自從那句話之後,該案的辦理的確死灰復燃(請參閱拉法葉艦弊案大事紀), 而且有相當可觀的進展。然而,「辦到底」並不等於「一定破案」,更何況,該案牽涉到多國的政府、軍方、軍火掮客、司法、銀行,並非全然操之在台灣。當 然,對於如此重要的案件,辦到底的精神與意志還是應該貫徹下去,一步步地化不可能為可能,而剩下的,就如李昌鈺所常講的,得靠點運氣了。

至 於那些直接跳過「能與不能」與「為與不為」之輕重區分,就率而提出的批評,在對尹案稍有認識的旁觀者看來,實在太輕鬆、太廉價。而那些將政治宣示、指令與政治承 諾完全混為一談者,其文字理解程度也有待提升(找幾家小學來開補校吧)。

真的不令人訝異:每次新聞事件發生,總有些政媒人士發揮自己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反射式思考與態度,自曝本身半瓶水的素養與性格。

 

延伸閱讀:

 
by 慕容理深
update: 2007.05.05 18:15:17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Technorati : 修辭, 尹清楓, 拉法葉艦弊案, 李美葵, 語言, 陳水扁
Del.icio.us : 修辭, 尹清楓, 拉法葉艦弊案, 李美葵, 語言, 陳水扁

關於本文的 2 則留言

  1. 不意外啊,甚至連綠營人士都常常搞不清楚政治宣示、指令與政治承諾的區別啊,更何況別有用心的對手?

  2. Tiat 兄:
    同意。不管教改是否失敗,可以確定的是:教改以前的教育有很多失敗,失敗多到不得不有教改。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