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的 alibi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Ma YJ 19940202
台視新聞,1994年2月2日
來源:國家文化資料庫

The main issue is
whether a man is innocent
because he didn’t know.
Is a fool on the throne
relieved of all responsibility
merely because he is a fool?
Milan Kundera
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

 

馬英九先生別緊張,這一篇不是要講您所涉及的貪污案。針對該案,我已寫了三篇(1 2 3),暫時足矣。我這次所要談的跟一件命案有關。

英文字「alibi」有兩個意思:「不在場證明」與「藉口」。後者是由前者衍生而來的。

請別亂猜、別誤會,我並不是要說馬英九是命案嫌犯。請先看以下這段報導:

台北市長投票日倒數最後一天,無黨籍市長候選人宋楚瑜、民主進步黨市長候選人謝長廷都質問中國國民黨主席馬英九,是否願對拉法葉艦案,替國民黨市長候選人郝龍斌背書?馬英九說,「我根本不了解這件案子,怎麼替他背書呢?」。(中國時報,2006年12月8日;大紀元,2006年12月8日

馬英九「根本不了解這件案子」?有可能嗎?

眾人皆知,尹清楓之死與拉法葉艦案息息相關;眾人皆知,當年尹清楓命案震驚全國,而隨之曝光的拉法葉艦弊案更令舉世譁然。

事隔多年,大家或已忘記,尹清楓於1993年12月09日遇害。事隔多年,大家或許已忘記,當時的法務部長名叫馬英九。只不過,歷史女神有個壞毛病:記性超好。

當然,馬英九可以搬出他於1994年1月5日在立法院答詢時所說的法務部「不介入個案」來當擋箭牌(影音資料,asf格式)。然而,依照法務部組織法第18條,法務部長「綜理部務,指揮、監督所屬職員及機關」,馬英九即使「不干涉個案」,也不至於對全國矚目的尹案完全不聞不問吧?!也許馬英九已忘了他曾在1994年2月2日主持一項法務部內部會議,也忘了尹案偵辦工作是那場會議中的重點之一(上圖即為當天馬英九針對尹案受訪時的畫面,影音資料,asf格式)。

當年,檢方的偵辦工作進展相當有限,究其原因,除了受阻於軍方的不配合,也有其本身的問題:

宜蘭地檢署確有承辦人員調動頻繁、人手不足、案卷過多、重要資料又屬機密不易取得之多重困擾,確有著力困難之處。(監察院,《拉法葉艦糾正案文》,2002年3月20日)

根據不沾鍋定律,這一切都不關前法務部長馬英九的事。

由於尹清楓在遇害前任職於海軍總部武獲室,所以軍購問題很早就浮出檯面。當年,檢方也知道,所以高檢署在1994年11月30日對汪傳浦、金知文、楊鵬等三人發布通緝(當時這些人離境已有數月之久)。發布通緝,代表檢警已對軍購弊案掌握相當程度的罪嫌線索。

馬英九的法務部長任期從1993年2月27日開始,到1996年6月10日,涵蓋了尹案偵辦工作的最初兩年半。拉法葉艦弊案與尹案「息息相關」(監察院語),馬英九說自己「根本不了解」該案,說得通嗎?

如果馬英九當時對該案有某種程度的瞭解,那只有以下兩種可能:其一,他得了健忘症或老年癡呆症;其二,他隨便亂找個藉口(alibi)來搪塞記者的詢問。一個有夠爛的藉口。

如果馬英九堅持說他當時完全抱持不管個案的態度,因此對相關案情「根本不瞭解」,那麼,身為實質支付法務部長薪水的納稅人,我們有權利問:法務部長的職責是什麼?

「不干涉個案」與「不管個案」不宜被混為一談。當年,地檢署偵辦工作確備受軍方阻礙刁難。像這樣的問題實已不是地檢署、也不是檢察總長的層級所能應付的。換言 之,這種跨部會的折衝協調,應由法務部長出面才夠格。尹案偵辦工作錯失最初一兩年的黃金時光,是否與馬英九的態度有關,這仍有待討論。不過,根據不沾鍋定 律,這種討論也是多餘:因為按此定律,不論身在哪個職位,只要涉及究責問題,馬英九都可以不沾鍋。這個定律推到最後,我們會發現,他永遠有一張「不在場證明」(alibi)。

就算我們接受「法務部長不干涉個案」故「根本不了解」的說詞,也接受馬英九在擔任法務部長期間,檢方根本對拉法葉案 毫無認識的講法,甚至根本不管他曾否擔任過法務部長,馬英九還是得面對一個問題:這十幾年來,媒體對拉法葉艦弊案的報導成堆成山,甚至還有記者寫專書出 版,我等市井小民有所涉獵者所在多有,雖無法全盤知悉真相,也不致於「根本不了解」;身為政治人物的馬英九說他「根本不了解」,豈不是等於說,自己對國家大事毫不關心,或毫無瞭解的能力?

就算馬英九從不看報、或不相信報紙的相關報導,難道對監察院在五年前所公佈的報告內容亦毫無所悉?也有可能,也有可能他對此案根本不關心。(附帶一提:眾家記者在2006年12月7日就此案詢問馬英九時,並未以監察院報告來追問自稱「根本不了解」該案的馬 英九,足見這些專跑馬英九線的記者若非功力不足,就是存心放水。)

拉法葉艦弊案涉及層面甚廣,尤其在國防、外交這兩個領域。關心台灣國防 或外交者,不可能對此案毫無認識。一個有心問鼎總統職務的人說他「根本不了解」該案,不啻於說自己不夠格選總統,不啻於承認自己並不在邁向總統府的路上, 而在「別的地方」(alibi 一詞在拉丁文的原意)。

馬英九的「我根本不了解這件案子」之說,若不是一句謊言,即是否定自己競選總統資格的誠實告白。

延伸閱讀:

by 慕容理深
update: 2007.06.04 23:50:10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 span class=”ztags”>Technorati : 修辭, 尹清楓, 拉法葉艦弊案, 法務部, 總統選舉, 語言, 馬英九
Del.icio.us : 修辭, 尹清楓, 拉法葉艦弊案, 法務部, 總統選舉, 語言, 馬英九

關於本文的 13 則留言

  1. 馬英九已經證明他連市政都弄不好了,還想當[台灣領導人]?
    能力問題還是其次,其他問題更大….。
    真的別怪大家要打馬,實在是欠打!

  2. 真是佩服!挖出這樣多舊東西,馬部長看了應該會PP挫吧

  3. 馬英九的誠信早已是問題,不過台灣人莫名其妙的健忘,還需大家努力喚回大家的記憶。感謝好文。

  4. 鉑鎂鑼兄:
    他的問題多到讓人不知從何講起。國民黨會推他出來選總統,實堪稱一絕。
    不過,我不是要打馬。我只是走入故紙堆中找東西,一不小心就踩到了(然後多踢兩腳)。這種事發生的頻率還頗高的說。^^
    a-fu 大大:
    不敢當!馬英九看了會不會PP挫,我不敢確定。其實,如果他想複習PP挫的感覺,只要捧著侯寬仁的起訴書一字一句讀就夠了 XD
    Tenky 大大:
    通常,債權人對債的記憶比債務人強。台灣許多人對自己的私事記得很清楚,但對群體的事健忘,其中差異應在於對公共事務的疏離(對此,用心管理過公共事務者想必感觸尤深)。這個疏離至少可上溯到當年殺害監禁許多熱心公益人士的二二八事件所引起的寒蟬效應。所以,談論二二八,並不只是談過去,也是在思考現在;也不只是談認同問題,同時也是在歷史縱深中反思當前公民社會的問題。凡此都是那種一路走來,反民主如一的政客所無法理解的。

  5. […身為政治人物的馬英九說他「根本不了解」,豈不是等於說,自己對國家大事毫不關心,或毫無瞭解的能力?]
    講的太好了,不過我推測是後者,他想關心也關心不來,很多事都進入不了狀況。
    我怎麼突然覺得小布希非常優秀…

  6. 鉑鎂鑼兄:
    小心小布希向您抗議喔 ^^
    >他想關心也關心不來
    他現在只要關心,自己會不會、與什麼時候被關起來就夠了 XD

  7. 馬英九什麼時候知道台灣發生了什麼事?應該沒有吧~~XD

  8. Tiat兄:
    呵呵,他應該也不知道台灣是什麼吧!(看他出台北市去到處逛時的模樣即可知之)^^

  9. 實在不懂,都已經要爭大位了,若沒有實蹟或者是過去的一些作為,怎能讓人民選賢與能?
    還是馬英九認為只要形象就能選上總統?
    看他到目前的作為來看似乎是的。

  10. 馬腳徒長?
    >呵呵,他應該也不知道台灣是什麼吧!
    真的,在他主政下,在台北受傷,可以送到台中

  11. Tiberlius 兄:
    他八年市長的實績寥寥可數,而且裡面還坑坑洞洞(如人行道更新)。至於重大紕漏,當然包括嚴重到出人命的,可以列長長的一張表。依我看,明年總統選舉的本質是:一場頭腦清楚者與渾渾噩噩者的數人頭統計活動。
    鉑鎂鑼兄:
    是馬鼻啦! XD
    在馬英九主政下的台北市,跑得比他晨跑速度快的有:可憐的邱小妹人球,水漫台北城的納莉、和平醫院淪陷…
    比他跑步慢的也有很多:至今還未完成的公車站牌更新只是滄海一粟。

  12. 我看他根本什麼事都不清楚吧.什麼責任都要推.只有挑人毛病最清楚吧!(不好意思…最近對於”馬總統”的所作所為實在忍無可忍= =’)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