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啦一聲馬前卒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雷倩
來源:民視新聞

 

「澤國江山入戰圖
生民何計樂樵蘇
憑君莫話封侯事
一將功成萬骨枯」
曹松

Il est de faux dévots, ainsi que de faux braves:
Et comme on ne voit pas qu'où l'honneur les conduit,
Les vrais braves soient ceux qui font beaucoup de bruit;
Les bons et vrais dévots qu'on doit suivre à la trace,
Ne sont pas ceux aussi qui font tant de grimace.
(There are false heroes–and false devotees;
And as true heroes never are the ones
Who make much noise about their deeds of honour,
Just so true devotees, whom we should follow,
Are not the ones who make so much vain show.)
Molière
Tartuffe ou l'Imposteur
(Tartuffe or the Hypocrite)

 

今年已快過去一半了,只差立委大人們的舉手之勞的政府總預算仍卡在立法院,只因國民黨把總預算跟有違憲之虞的中選會組織法案綁在一起。眼看著立法院本會期即將結束,眼看著新一屆的中央選舉會委員即將出爐,馬英九這時才說要把總預算案排在第一案優先處理,還搬出所羅門王的典故,擺出一副以蒼生為念的樣子。

如此政治操作的結果重創了國計民生,也傷了一群在國會打架的立委。

耽擱好久的總預算案,在15日院會總算要過關了,突然出現轉機,一切當然都是因為馬英九的一句話,王金平展現氣度把功勞歸給馬英九,但黨籍立委卻很嘔,架都打了好幾回,為了搶麥克風,雷倩還戰到手指折斷,久久無法復原,現在說放就放,怎麼跟支持者交代?(民視新聞,總預算放行 藍委怨背後被開槍。網頁中有影音檔連結)

洪秀柱說得好:「早知如此,何必當初」。的確,這是個愚蠢的政治決定,國民黨在去年十二月就作成的決定,玩了半年才發現大事不妙,才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雷倩說:「我真的不知道,所為何來?為何而戰?」唉!目的很簡單啦,就是為了明年的總統大選呀。雷倩小姐啊,你們只是這場戰役的活道具、馬前卒。你們在錯誤的戰術計畫下打人海戰,指揮部看到傷亡慘重,卻仍要你們衝鋒陷陣,等到驚覺自陷大軍於泥沼、快要全軍覆沒,才改弦更張。指揮部沒人認錯,倒是前指揮官、指揮部至今也還一直對他言聽計從的「一介黨員」馬英九還賺到了幾聲稱讚。

如果雷倩看著自己的指頭還不瞭解這是怎麼回事,那我也只能說她的轉行從政是誤入歧途。歷史教訓其實斑斑可考,缺的是人們的記憶、理解與慧悟。祝願雷倩女士的無名指早日康復之餘,順便提幾個很多人應仍記憶猶新的往事。

話說1997年,震驚全國的白曉燕命案使得連戰內閣飽受批評而搖搖欲墜。當時,曾在法務部長任內調降假釋門檻的馬英九已經離開法務 部,但仍在行政院擔任政務委員。雖然白曉燕命案與他的現職無關,他卻提出「辭官退選」(不參加台北市長選舉)聲明,離開內閣。馬英九這個大動作所引來的掌 聲與聚光燈,同時也讓連戰在強烈對比下成了「戀棧」的代名詞。這是壓垮連內閣的最後一根稻草。黯然離開行政院的連戰應該沒忘記自己從政生涯中的這支跌停 板。十年來,連馬兩人貌合神離,絕非偶然。連戰畢竟不是笨蛋。

辭官「退選」的馬英九到政大法律系任教。外界對相關聘審作業所提出的質疑並 非此處重點。重點是,雖然有人一邊聽馬英九說不選台北市長、一邊手按計數器、按到手指快長繭,馬英九還是參加了1998年的台北市長選舉,並且當選。他離 開了政大法律系,揮一揮衣袖,沒帶走一片師生的錯愕。

在那次市長選舉中,李登輝助選的臨門一腳至為關鍵。在李總統兼主席的加持下,馬英九 戴著如獲至寶的「新台灣人」光環,打敗了施政滿意度近八成的陳水扁市長。事隔一年多以後,兩千年總統大選後的那一夜,一些反李登輝路線的選民包圍了國民黨 中央黨部,要求李登輝立即辭去黨主席職務。那一夜,首都市長站上了違法集會者的宣傳車,然後前往總統官邸,求見李登輝總統。那一夜,馬英九的宵夜相當豐 盛,群眾先送他一顆蛋,官邸又請他吃閉門羹。至於李登輝,他既早有虎口餘生的經驗,應該是老神在在。頂多,眼看著那些曾受他提拔的人,在關鍵時刻陣陣疾風 中的一舉一動,老人家他一點一滴在心頭。

將那幾天在國民黨中央黨部周遭所發生的聚眾事件,稱之為「暴亂」並不為過:國民黨高層如徐立德等 人在光天化日下被追打,這是五十年來絕無僅有的場面。前例一開,2004年大選日當夜,連宋先斬後奏的聚眾遊行集會,以及2006年紅衫軍的脫序演出,一 再地在馬英九所管轄的首都上演,馬英九也一再地跟抗議者站在同一陣線。可憐的市警、保警與憲兵不但多了一些本無必要的辛苦任務,而且因市長的立場而格外為 難。

在動作片續集上檔前,台北市還上演了一場驚悚大悲劇:SARS(2003)。序幕一拉開,先演了一場台北市衛生局對抗衛生署的「法定 傳染病爭議」。力主將SARS列為法定傳染病的局長邱淑媞的振振之詞猶且餘音繞樑之際,台北市立和平醫院的院內感染與隱匿疫情震驚全國。原本無縫的防疫網 這會兒出了個破洞,而晚了幾天才敲的警鍾已來不及拯救院內院外數條無辜人命。倉促封院的措施不令人意外地造成更多恐慌,也不令人意外地以一些精心安排的溫 馨場面收場。溫馨場面中我們當然看得到馬英九,聽說是台北市的「大家長」。

至於黯然下台的邱淑媞呢,沒多少人追問,假若她留在宜蘭縣當衛 生局長,是否有條件演那段對抗戲碼。至於當時和平醫院院長吳康文呢,事後也只有少數人記得,這位曾被前市長陳水扁罷黜的前仁愛醫院院長,後來是受誰提拔出 任和平醫院院長一職的。至於倖存者慘遭蹂躪的肺臟,以及病逝者家屬的心碎,啊,就別提了!就在SARS災難前幾個月的市長改選期間(2002),「螺絲鬆 動」被大聲講了幾百遍,都不被當一回事了,兩手一攤,三聲無奈吧!反正,邱淑媞下台了:就這麼一回事。

在動作片第三集上演前,馬英九多了 一項職稱:國民黨黨主席(2005年8月)。那一年年底的選舉,他多了一位兄弟:許財利。史稱「馬利兄弟」的哥倆好可惜不是以美談作結局。2006年9 月,就在紅衫軍高舉「反貪腐」旗幟在台北市竄起時,基隆市長許財利因涉弊案,在一審中被判七年徒刑。三個月後,紅衫軍已剩寥寥殘兵,「反貪腐」的國民黨中 央決定對黨主席的「換帖」兄弟發動罷免。罷免案八字都還沒一撇,許財利已在今年的2月19日不幸因病逝世。就在他過世前幾天,他的「馬兄弟」被檢察官以貪 污罪起訴。看到馬英九要以總統選舉來證明自己的清白,病床上的許財利心中的感受應該是很複雜的吧。

時間再度拉回2005年底,當時國民黨 與馬英九本人都對外宣稱已出售中影、中廣、中視,符合黨政軍退出媒體的規定。2006年,「三中案」屢起波瀾,其複雜的程度讓大家再次見識到國民黨真的很 不簡單。前兩天,中影股權案所引發的訴訟再度引起輿論關注,看來郭台強、蔡正元、張哲琛等人往後得跑好幾趟法院。

上法院的還有余文,前台北市長秘書室主任。我已在另一篇評論中提過他,茲不重複。

說到法院,就讓我想起在法院門口排排站、聲援被告馬英九的那些國民黨立委。這些人真是勇氣可嘉:如果馬英九被判有罪,不知道這些人如何擺脫「挺貪腐」的譏評。

說 到立委就想起王金平。兩年前,至今沒被起訴過的王院長在競選黨主席時,被馬陣營指為黑金。那時我就納悶:既然自詡清廉的馬英九穩操勝卷,何必把對手講得黑 影幢幢來襯托自己的光明?回想當時的疑問,今日之我不免莞然。說起王金平,我還真的有點佩服他:被國民黨擋預算案弄得焦頭爛額(還差點加上王淑慧的鞋 印),痛苦了大半年,最後還得硬擠出歸功馬英九的門面話。算王金平聰明,知道跟馬英九搭檔競選是一件極不划算之事。只不過,老江湖歸老江湖,畢竟人在江 湖。旁觀者我也只能為王院長您多念幾聲阿彌陀佛。

信手拈來的講古不免掛一漏萬。但光是這樣,一路下來,喀啦喀啦之聲還是不絕於耳。雷倩女士請記得,要扳手指頭算的話,雖然用九根指頭是蠻不方便的,但最好還是別動骨折的那一根,雖然它也在內。

下一位!

延伸閱讀:

by 慕容理深
update: 2007.06.14 04:27:49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Technorati : SARS, 台北市, 國民黨, 政治, 李登輝, 王金平, 連戰, 馬英九
Del.icio.us : SARS, 台北市, 國民黨, 政治, 李登輝, 王金平, 連戰, 馬英九

關於本文的 15 則留言

  1. 不會ㄚ~
    那些立委還有最後一招:政治迫害。
    再不行還可以高喊白色恐怖唷~^^

  2. 這些在[野]立委大[郎](人)讓馬先生給搞了,真是[馬入野郎]

  3. >>洪秀柱說得好:「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這種必輸的仗還能打那麼久打那麼爽,這可真是了不起的判斷力啊…..XD

  4. Tiberlius兄:
    他們亂喊久了,自己逐漸看不清現實,所以對真正的傷害沒感覺,甚至甘之若貽。口憐!
    鉑鎂鑼兄:
    「馬鹿野郎」跟「お馬鹿さん」是否都可以譯成「驢蛋」?
    Tiat兄:
    建議國民黨自己蓋一座「黨員忠烈祠」表彰所有被暴衝、急轉、亂踢的戰馬所踢到、踩到的士卒 XD
    大腸兄:
    所以啊,如果中學生不理解為何國民政府會被蹲土窯的共匪打敗的話,只要看看那些黨國活化石的聰明程度,即可恍然大悟。同理:也難怪中共會那麼希望國民黨在台灣再次執政。

  5. 慕容兄
    您這篇高水準的文章被我搗亂了,不好意思
    這時候呢,馬英九是[馬鹿野郎],那些藍立委是[馬鹿]
    驢蛋被混蛋給矇了
    您[驢蛋]用的好,馬也有、鹿也有、驢也有,哈哈
    怎能把國家交給這些四蹄動物呢?
    又,他們侮辱了四蹄動物?

  6. 鉑鎂鑼兄:
    感謝您的說明 :)
    我以前曾想過用「馬鹿」與其衍生詞來談一些政治現象,但是憚於自己的理解程度有限,不敢妄為(也怕一不小心挨告)。

  7. 弄斷手指最後白忙一場
    對這種沒有判斷力”討好”選民的政客
    除了白 癡,還能下什麼形容詞?

  8. 慕容兄真強,可以用「馬鹿」與其衍生詞來談一些政治現象,很期待。
    其實在那裡生活了幾年,感覺[馬鹿]還好ㄟ,日本比較沒有罵人文化,反正認真跟開玩笑都是[馬鹿],不像台灣北京話跟台語表現那麼多
    [馬鹿野郎]就比較嚴重,所以我已經涉及辱罵馬英九了

  9. 黑手黨老大:
    ㄟ…這個嘛…大概只有「白癡」的同義詞吧^^
    鉑鎂鑼兄:
    那個ides在頭腦裡轉了好幾年,我要是真的強的話,早就寫了。
    在我的印象中,「馬鹿」在應用上似乎常具戲謔成分,跟「三字經」相去甚遠。不知道對不對…

  10. 慕容大
    容我再小賣弄一下
    以前日本同學常常說到大阪去就不要說[馬鹿],因為關東地區[馬鹿]揶揄成分多,但關西就是真的罵人
    而關西戲謔就是アホ,アホ到關東就是真的罵人
    反正關東是バカ,關西是アホ…
    咦?我怎麼好像在罵日本人…XD
    不過跟[三字經]是差很多

  11. 鉑鎂鑼:
    感謝分享 :)
    原來家父學的是關東式日語,呵呵,他自己也不知道^^

  12. 國民黨擋什麼 (3) 治水篇

    八年八百億的預算因國民黨耽溺於政治鬥爭而延宕一年多,前年五月就被排在計畫中的四湖鄉治水工程當然也就跟著被拖延。

  13. >>>至於當時和平醫院院長吳康文呢,事後也只有少數人記得,這位曾被前市長陳水扁罷黜的前仁愛醫院院長,後來是受誰提拔出 任和平醫院院長一職的
    您是內行, 知道這件事 ! 馬英九是造成台灣SARS大流行的原兇 ,犧牲者卻不知道該跟他索命 ~~

  14. 訪 桑:
    其實當時壹週刊曾報導過那件事,只是多數人輕忽或遺忘之。
    從納莉到SARS,台灣人早該看透馬英九及其系屬的風險管理與危機應變能力根本是零蛋、零蛋、零蛋,後來竟還有那麼多人投票把他拱入總統府,簡直是自找麻煩!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