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王令麟在東森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台北地方法院於昨天上午7時50分裁定,東森媒體集團王令麟以一億元交保。下午6時20分,王令麟步出法院。在法院門口的眾家媒體記者,從日出等到日落,終於盼到了第一男主角的出現。

在那之前,許多家電視台都以SNG直播方式,讓觀眾看到,那一億元保證金被送至法院,以及銀行派人加班前往清點的畫面。我記得年代 新聞還以字幕顯示:「搬到手軟」。(唉呀,才八箱而已,找我來搬嘛,我不會手軟啦…頂多會有當過路財神的心酸)。整場媒體秀創造一種等待,等待王令麟本尊 的出現。

現場連線報導向來不落人後的東森新聞,這會兒倒是缺席。整個下午,東森一再地強打胡志強與邵曉鈴的獨家專訪。

由 於等待實在過於漫長,多數新聞台採取隨時插播的方式報導這件事。王令麟現身後,各新聞台陸續讓現場畫面插進來。中天新聞更是硬生生地停掉尚未播放完畢的新 聞影帶,把畫面直接轉回主播台,然後帶入現場連線。幾乎所有新聞台都報導了王令麟離開法院的消息之後,東森還是老神在在地播放原本排定的其他新聞。

東森新聞部難道對他們的大老闆毫不關心?當然不是。稍後,東森還是播出了王令麟交保的消息,其報導內容顯然經過審慎處理。

這個例子說明了,電視新聞報導並不是像一扇打開的窗戶那樣、中性透明地讓觀眾看見「真實」。所謂的「真實」其實是經過選擇的結果。新聞的播放與否、內容焦點、反覆強調或輕描淡寫:一切取決於編輯檯的選擇。王令麟交保的這個例子清楚地顯示,編輯檯的選擇如何被新聞台的 立場所決定。對東森新聞而言,老闆落難的消息少講為妙,逼不得已而須報導時,也馬虎不得(同理,在東森幾乎看不太到關於台北小巨蛋弊案的消息)。所謂「觀眾知的權利」在此時少提為妙(假如我是陳幸妤,我一定會夢到自己變成媒體大亨,哈哈)。

至於其他家媒體,是否有人存著看熱鬧、甚或幸災樂禍的心理來報導東森案?明白人的心中自有評斷。

在這場關於王令麟交保的媒體show之中,東森與其眾「友台」的對比再次地向觀眾揭露:任何一則新聞都是某個機制產物,而這個機制必定有其在社會、經濟、政治等脈絡中的 位置,而不是存在於真空狀態中。

 

延伸閱讀:

 

by 慕容理深
update: 2007.06.17 00:35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Technorati : 媒體, 東森新聞, 王令麟
Del.icio.us : 媒體, 東森新聞, 王令麟

關於本文的 10 則留言

  1. 「觀眾有知的權利」這個時候怎麼不見了?
    所謂的觀眾,指的就是記者本身啊~~~XD

  2. Tiat兄:
    換個講法:媒體根本沒把閱聽人放在眼裡,或者說,把他們(我們)都當成沒有靈魂的接收器。

  3. 「觀眾有知的權利」
    「觀眾愛看什麼,我們就播什麼」
    新聞台最愛掛在嘴邊的兩句話,其實都是拿觀眾當愰子而已,
    實際上就是這樣子而已,東森已經證明給我們看了。
    「我們有播的權利」
    「我們愛看什麼,我們就播什麼」

  4. 翻開法典,公司法頁上,修正情形最頻繁次數且每次數以幾百條計,EX:59、69、72、79、86、89、90、94年…等,修正條號多得罕見地佔滿法典兩大頁,據稱甚至擬另行制定一部新的公司法,以便有效規範公司作為。
    但如此大修特修公司法,並未能徹底杜防「母、子、孫、曾孫…公司間之掏空、五鬼搬運」,國家形同被放血,可憐百姓只有買單、承受。
    「大象死掉,肉仍很多!」家人、本尊跨國逃匿,逍遙法外者多,逆謀非法經營公司者,玩過、贏過蛋頭修法、制法者,甚有駭人聽聞事,後者(含某些立委)竟有靠前者豢養出來,唉…。

  5. 茲更正前則:…逆謀非法經營公司者,玩過、贏過蛋頭修法、制法者是真,但收回「甚有駭人聽聞事,後者(含某些立委)竟有靠前者豢養出來」之語句,以免很忙時日被告,還得跑法院,並此對版主、版友、一些好學者、立委致歉。
    只是納悶:為何如此大修特修公司法,並未能徹底杜防「母、子、孫、曾孫…公司間之掏空、五鬼搬運」,國家形同被放血,可憐百姓只有買單、承受。誰云:「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歹劣公司經營者若為魔?歷年來修法、制法者,又有誰配稱為「道」?

  6. 妙子姊姊:
    蠻久的喔^^ 那天下午,我剛好必須處理一堆雜事,所以一邊監聽監看,兼作功德(後面四個字應該頗合王總裁的胃口 XD)
    Pig 兄:
    我追加兩句:
    「我們愛給你們看什麼,我們就播什麼。」
    「我們愛餵你們吃什麼,你們就會愛吃什麼。」
    這就叫…霸權
    鉑鎂鑼兄:
    還得祈禱他們別對各種問題火上加油…
    farn dad大大:
    我認為政府得好好檢討負責監督、調查的幾個單位,瞭解其中是否有執行面上的系統失能、是否有人怠忽職守或包庇護航。
    至於立委的部分,真的只能搖頭。前幾天的通過的債務清償條例又是一個草率立法的惡例。台灣人再不把握立委減半的機會,徹底淘汰不適任的立委,就不能再抱怨說政治亂—不長眼的選民也是亂源之一!
    另,如果您希望徹底修改前面的貼文,麻煩您再回應一次,把修正後的全部版本貼上。然後我再用您所提供的新版本完全取代、覆蓋您在2007年06月17日 20:55時的貼文,並刪除多餘的兩則留言。
    若您不想這樣做,那我就不作相關的後台管理動作。

  7. 新聞學教導,事實與意見有別,前者「五W一H」(人時地事物原因等)報導素材之排比、鋪陳,可成新聞;若夾議夾敘,輔以例證,正反批駁,則為評論。無論新聞或評論,皆不能顛倒是非、以錯為對、將好人寫成壞蛋、或壞蛋寫成好人。歷史、新聞、哲學、、法律等,俱難捨棄公平正義。
    失業者眾,莫嘆電視新聞對老板負面消息,儘作迴避、淡化,此即同理於「報紙亦不互批報老板」。新聞霸權報導偏頗,連司法裁判、學術環境幾乎亦如此,無奈統獨對立、藍綠分明局勢下,避開成見立場不容易。祈盼「媒體、司法與民代」,莫成台灣三害!
    貼文反映思緒,謹慎言責過程,已澄清更正,就不必再改。

  8. farn dad 大大:
    瞭解,所以我們就保留其過程。
    「台灣三害」(或N害,例如把某些學術人也算進去)立足於一個不夠注重理性思維的文化傳統。台灣內部的許多政治問題亦與此文化傳統有關。我們所面對的是一個巨大、漫長、有待更多人投入的文化改造工程,現在還只是工程的初期階段。這是我們這一代人的悲哀,也是我們的歷史機會。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