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獎項的教育意義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台北市教師會與台北市議員徐佳青於6月20日聯合召開「畢業典禮總體檢」記者會,針對畢業獎項以首長官位大小排名、畢業典禮成為「官員另類的超級星光大道」等現象提出檢討。我十分贊成教師會「讓畢業典禮回歸教育基本價值」的諸項主張:「以地方首長為名頒獎給學子的意義何在?以政治職位排定獎項順序的根據又在哪裡?〔……〕應正視此種政治扭曲教育專業的現象,為讓畢業典禮回歸其應有的教育主體與教育本質,教師會願意廣徵各界意見,為教育獎項重新命名」、「尊重學校經營自主權」、「畢業典禮本身就是課程的一部份」。

正準備寫下個人建議前,一個問題閃過腦海:「我小時候那些獎狀到哪裡去了?」

回憶

按照尺寸來推想,那疊獎狀應該跟某一堆久未翻閱的舊雜誌放在一起泛黃吧。實在懶得去找,尤其在這燠熱的季節。何況,找到以後又如何?!

對 當年幼小的我,獎狀當然有某種程度的鼓勵作用;只不過,拿到獎狀後,總是鬼混依舊。也許正因為這種輕鬆態度,才會獎狀一張接著一張拿,拿到自己快搞不清那 到底是獎狀還是結業證書。講這些並非為了吹噓當年勇(何勇之有哉?呵!),而是要建議一些對子女殷殷期盼又期盼殷殷的家長們放輕鬆:心中無獎狀而拿到的獎 狀所代表的一切,絕對超過那張獎狀所給的肯定;而若心中有獎狀,孩子手中卻無獎狀,徒然心傷。

我已不復記得,每次班上有多少人跟我一樣拿 「品學兼優」的獎狀,也記不得那是學期末還是學年末的事情。我只記得小學畢業時拿「市長獎」,也記得自己當時根本不知道市長長什麼樣子,也記得市長根本沒 來參加畢業典禮。對那時候的我而言,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被我擠到「局長獎」與「校長獎」的同學臉上帶著一絲絲喜悅夾雜失望的神情。我們那一班同學彼 此感情都很好,而那兩位的六年總成績也都跟我差不多,所以,市長獎所帶給我的反而是種困擾,總之,不快樂的比快樂的多。

也許因為這段不愉快的經驗,我有意無意間懶得再搭理那些獎狀,半故意半無心地讓自己盡量找不到它們。是的,「它」們,沒有生命。獎狀總是在某個階段結束後來到,它本身就代表著一種逝去,一段不會復返的時光。

建議

不可否認地,獎狀這玩意兒還是載負著許多人的期待,所以才有這種現象:

增額市長獎絕對是親師生及學校行政心中最大的痛苦來源之一,現行以畢業班班級數×1.5倍的市長獎名額,在僧多粥少的情況下,已經成為學校每年爭吵、傷和氣的亂源!建議教育局重新檢討「增額市長獎」名額,別讓紛爭年年重演。( 讓畢業典禮回歸教育基本價值

呴 呴呴!放輕鬆嘛!市長獎有那麼重要嗎?又不是諾貝爾獎!不管「市長獎」也好、「增額市長獎」也好,拿了又如何?!老朽我看多了:這些獎並不能證明、亦不能 保證孩子將來的人生幸福或終身成就啊!更何況,為了這些獎項而引起的爭吵失和本身即限制了教育心態的格局,甚至可以說是反教育的。如果真的希望小孩將來出 人頭地(而非滿足於當下的榮譽感),請記得:世界級一流人才很少是在汲汲於這種小獎勵的環境中培養出來的。(恕我說句不中聽的話:誰會把市長獎獎狀帶進棺 材陪葬?!)

我並非否定獎狀;相反地,我主張畢業獎項應該有更積極的意義。每個孩子都有其長處,這是多元社會所需之多元教育的核心觀念之 一。因此,中小學畢業典禮頒發的獎項之名目與數量應該彈性地兼顧綜合表現與單項表現。所謂單項,包括單項學科(如數學、音樂、體育),或單項領域(如公共 服務或任何學校所欲加強的重點)。

至於獎項名稱,我建議以傑出人物之名取代官銜,讓獎項名稱提供一種榜樣、提示某項歷史傳承。自然科表現優異者領個「李遠哲獎」、美術科領「陳澄波獎」或「李石樵獎」、英文科領「柯旗化」獎:這些人名所代表的意義絕對比「市長」、「局長」豐富許多。

我 們亦可在獎項名稱上注入在地精神:例如在嘉義領「陳澄波獎」,在台北領「李石樵獎」,在台南領「顏水龍獎」等等。地方政府既然編預算砸銀子在教育上,就應 該注重培養學生對家鄉的情感,讓他們有更多機會深刻認識家鄉曾經歷的光榮與苦難—說得功利些,這樣一來,日後畢業生回饋鄉里的可能性比較大。

至 於綜合表現最好的,我建議用學校名稱,例如「鹽埕國小獎」。這項建議的著眼在於:不論公立或私立,一個學校好好經營的話,都是個「品牌」,也是畢業生日後 懷念(而非遺忘或詋怨)的對象。如果第一線教育工作者多有「我們學校辦得是這麼好,所以地方首長與教育局長一來到本校,得先向我們道謝」的傲骨志氣,那台 灣這個國家在世界上絕對所向無敵。基於同樣道理,「市長獎」就免了吧。

延伸閱讀:

 

by 慕容理深
update: 2007.06.24 04:34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Technorati : 台北市, 地方政府, 政治, 教育, 文化, 歷史
Del.icio.us : 台北市, 地方政府, 政治, 教育, 文化, 歷史

關於本文的 11 則留言

  1. 其實我從小到大連一張獎狀都沒拿過,連全勤獎都沒拿過。連當時國小班上典型被認為是壞孩子的好朋友都拿過全勤獎,用這個標準來看,我真是廢渣呀XD
    不過在學養上跟表達上,我不覺得我輸給那些有拿過獎狀的人什麼,
    學習講求的是興趣跟自發性動機吧,獎狀?可以轉化到履歷表還是能代表什麼嗎?
    學生學習的好,代表的是在地的栽培與自身的努力,與地方首長有何干係?
    這就好比政治人物做的好拿出來炫耀一樣,不過就是公僕對資源的分配而已,做好的固然是能力的展現,但一直拿出來誇讚就會變得矯情了。

  2. Tiberlius兄:
    就算小時候常拿獎狀,貪腐市長還是如假包換的廢渣呀 XD
    您所用的「公僕」一詞正凸顯了「市長獎」、「縣長獎」的荒謬:僕人頒獎給主人,肯定主人的「表現」,真是錯亂!很多人的「民主觀念」還有待校正。
    > 一直拿出來誇讚就會變得矯情
    套一句廣告詞:「如果釀得出好啤酒,何必大聲嚷嚷」^^

  3. 其實民主觀念不只是矯正的問題,而是建立跟自覺。
    這不能假外求的,如果自己不自覺那種所求跟自立之間的差異,那封建思想始終會一再的干預吾等的生活呀。

  4. Tiberlius 兄:
    基本上同意。
    可能的「治療」法有兩種。一種反映在我先前用的「校正」一詞,透過東校正、西校正,慢慢地(一兩個世紀也有可能)改變整個社會。
    另一種方法是直接治本,就像您所講的那樣,從民主立基所在的一些更基本的觀念下手。這個工作終不能免,因為唯有如此紮根,民主政治才站得穩。
    兩者可互相為用。畢竟歷史(即使在政治革命的過程中)本就是多層次同時進行的。

  5. 慕容兄還是很勇啦,我只得過一個[儲蓄獎],哈哈,因此我早就知道讀書是我的弱項,當然,現在也還找不到強項…XD
    我的年代比較久遠,那時候的問題在,老師一定要把[縣長獎]給成績第一名的同學,假如功課第一名,卻不是縣長獎,那會出事情,五育是騙人的
    所以鼓勵學業以外優良表現這件事是很重要的

  6. 鉑鎂鑼兄: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長處啦,有些人在某些方面比較發達,有些人則是均衡發展。台灣教育長期以來偏重智育,而且是智育的某一部份而已(例如並不重視創造、探索),像我這種人天生剛好符合這個體制,所以受教育的過程會在「成功」的那一群;如果把我丟到完全注重均衡發展的教育體制中,我就算後段班學生了。
    台灣這種只有掛著五育的招牌,卻只注重零點五育的體制最大的禍害在於它不斷打擊考試名列前茅者以外的孩子們之自信,使他們的潛能無法好好發展,甚至還製造出一堆自暴自棄的「壞學生」。為了造就少數又少數的尖端人才,逼著一堆本來就不適合變成尖端人才的通才、或其他方面的天才去陪著菁英部隊一再演習,這真的是一件很蠢的事。這種舊觀念得被打破,否則就算找文昌星下凡來當教育部長也是枉然。
    「鼓勵學業以外優良表現」可以用很少的投資讓我們社會擁有更眾多、更多樣的人才。此外,獎勵對象也不該偏重於個人。有些人天生就不容易有突出的表現,這類人適合被栽培成為團隊中的可靠成員、基層中堅(我看過許多這種孩子被掃到所謂的「放牛班」)。透過獎勵學校、班級中的小團隊可以幫助這類孩子更自在、自信地成長。當然,菁英教育還是很重要,可是教育不該為了成就一小撮菁英而忽略絕大多數的學生。

  7. 我記得我也沒拿過什麼獎狀
    不過如果第一名要頒發市長獎縣長獎不如頒發總統獎
    這樣不是更光榮(虛榮)?
    當政客們的作為再被包裝美化下都可以臭氣熏天的現況下
    般這種講對孩子的教育意義在哪?
    套一句常被拿來喊的口號:這樣我們要怎麼教育下一代阿?

  8. 家長跟議員終於開始有自覺了啊,真不錯。其實這些獎項的意義早就已經溺斃在文憑主義、表面主義的浪潮裡了,希望從這個自覺開始,能夠更深入探討獎項的意義,更新獎項的頒發等,這也是教改的一部份啊。

  9. 唉 台灣被KMT自中國搬來太多阿里不達的東西搞得不三不四
    小朋友的時候不懂 以為拿個什麼市長獎 局長獎的好得意
    殊不知領個收賄局長 殺人議長獎的 實在很弔詭
    不知道日本小朋友 美國小朋友 德國小朋友…領的獎項是些什麼
    很欣賞慕容大的創意
    的確 李遠哲 陳澄波 李石樵 柯旗化等 或母校獎 對小朋友來說 應更具鄉土意識 更能激起有為者亦若是的想法
    (校長獎 ㄟ 算了
    不否認有些校長認真辦學 但也有不少校長令人不敢茍同
    要頒人物象徵的獎項 就得要有經得起考驗的典範啊)
    如Tiat所言 文憑主義、表面主義已害台不淺
    深入探討獎項的意義 更新獎項的頒發 不失為教改可行的另一環

  10. E大大:
    的確,文憑主義、表面主義式的教育(包括教育環境與師長行為)使得歷史悠久的醬缸文化會繼續代代相傳,這非改不可。
    「要頒人物象徵的獎項 就得要有經得起考驗的典範」這句話可作為基本原則。
    我也反對用校長之名(我從小到大沒遇到過什麼好校長…不過那是古時候的事囉。)
    獎項名與路名的道理是一樣的。等到台北跟上世界潮流(人家已經作了幾十年了,不算是「新潮流」囉),出現了「林茂生路」、「李石樵路」,文化局再來跟市民談文化吧!

  11. 版主:違反版規第7條,刪除。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