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需要總統「示範」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大道廢,有仁義;智慧出,有大偽;
六親不和,有孝慈;國家昏亂,有忠臣。」
老子

「他們以前被送到國外讀書,
但回來後沒有把民主觀念帶回來,
只是在現狀裡扮演一個角色。」
蔣友柏

十天前,陳總統批評高雄市長選舉訴訟之一審判決,當時國民黨遂指責陳總統「恐嚇司法」。如今台開案二審宣判,所謂可以被總統「恐嚇」的司法把卻把總統女婿趙建銘判得比一審還重。一陣強風頓時吹垮「總統恐嚇司法」說法這個誇張招牌。對照陳幸妤的「沒辦法、尊重司法」之言,因特別費貪污案而一再荒腔走板地演出的馬英九與國民黨更令人搖頭嘆息。

眾多市井小民如此看待這些事件。在紀錄聽聞之餘,想起黃俊英在幾天前所講過的一句話。

就在陳總統公開批評高雄市長選舉訴訟一審判決主文之後,黃俊英表示:

總統貴為國家元首,批評司法判決不公,非常不洽當,也很不可思議,這是對台灣的民主教育做了最負面的示範。(中央社,2007/06/18 15:38

我們需要總統的「示範」嗎?總統跟全國公務員一樣,都是領國家的薪水的受雇者。換句話說,全體人民是雇主,而公務員則是所謂的「公僕」。主人需要僕人向他「示範」什麼?一個人若想成為總統,那麼,現任總統的言行當然可以作為他的參考範例;但不想當總統的絕大多數人就根本不需要這種範例。

當然,總統並不只是個公僕而已,他同時也代表(represent)國家。這是憲法賦予他(她)的雙重性。總統因為代表國家,所以享有諸多法律與慣例上的尊崇。在野黨並非不明白這個道理;但七年多來,他們何時尊重過現在這位總統?!自己根本沒把總統放在眼裡,嘴巴上卻又老是出現「身為總統的人怎麼可以…」的句型,這樣的矛盾錯亂用來欺瞞一些頭腦不清者的確綽綽有餘,但可逃不了每個明白人心中的那只天平。

認為總統應該作「良好示範」的想法其實構築在「天地君親師」的那套觀念上。「天地君親」蘊含著「養」的觀念。上天降雨滋潤大地,大地則提供人之生活所需,而既然「封略之內,何非君土?食土之毛,誰非君臣?」,所以君王無異於全民的衣食父母(親)。另一方面,不但親與師是教育者,統治者亦是:「化民成俗」、「善人教民」、「道之以德,齊之以禮」等觀念為統治意理的重要部份。天地則成為人效法的對象:「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循此模式,承「天命」的統治者應該身為被統治者的楷模:「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風,必偃」。

理論上,作為官方意識型態的儒家思想約束著統治者,使他以文明的方式,而非山寨大王式的領導來行使權力。然而,理論歸理論,理想歸理想,它並無法阻止漢人政權一個接著一個走過墮落或沒落,而後滅亡。清末知識份子進口了西方現代民主政治觀念,後來也建立了民主共和政體(至少在名義上)。然而舊思想依然存在,並且混雜在實際的政治生活中。國民黨當年所謂的「訓政」正是此種新舊拼湊的產物。

國民黨敗逃來台的同時,當然也帶來作為其政治思想核心的種種拼裝製品。透過學校教育與傳播媒體,國民黨意識型態深植人心,而民主化即使已進行了好多年, Made in China 的政治哲學拼裝車依然開在台灣政治的大道上。留美企管博士黃俊英教授的那句話只不過再次告訴我們,這款老爺拼裝車依舊盛行,仍舊風風光光地被不少人視為標準車種。

遠在上古時代,已有人從根本處批判過儒家政治思想。例如:

將為胠篋探囊發匱之盜而為守備,則必攝緘縢,固鐍,此世俗之所謂知也。然而巨盜至,則負匱揭篋擔囊而趨,唯恐緘縢扃鐍之不固也。然則鄉之所謂知者,不乃為大盜積者也

故嘗試論之,世俗之所謂知者,有不為大盜積者乎?所謂聖者,有不為大盜守者乎?何以知其然邪?昔者齊國鄰邑相望,雞狗之音相聞,罔戋之所布,耒耨之所刺,方二千餘里。闔四竟之內,所以立宗廟社稷,治邑屋州閭鄉曲者,曷嘗不法聖人哉!然而田成子一旦殺齊君而盜其國。所盜者豈獨其國邪?並與其聖知之法而盜之。故田成子有乎盜賊之名,而身處堯舜之安;小國不敢非,大國不敢誅,十二世有齊國。則是不乃竊齊國,並與其聖知之法以守其盜賊之身乎?

嘗試論之,世俗之所謂至知者,有不為大盜積者乎?所謂至聖者,有不為大盜守者乎?何以知其然邪?昔者龍逢斬,比干剖,萇弘胣,子胥靡,故四子之賢而身不免乎戮。故跖之徒問於跖曰:「盜亦有道乎?」跖曰:「何適而无有道邪!」夫妄意室中之藏,聖也;入先,勇也;出後,義也;知可否,知也;分均,仁也。五者不備而能成大盜者,天下未之有也。由是觀之,善人不得聖人之道不立,跖不得聖人之道不行; 天下之善人少而不善人多,則聖人之利天下也少而害天下也多。故曰,脣竭則齒寒,魯酒薄而邯鄲圍,聖人生而大盜起。掊擊聖人,縱舍盜賊,而天下始治矣。夫川竭而谷虛,丘夷而淵實。聖人已死,則大盜不起,天下平而无故矣。

聖人不死,大盜不止。雖重聖人而治天下,則是重利盜跖也。為之斗斛以量之,則並與斗斛而竊之;為之權衡以稱之,則並與權衡而竊之;為之符璽以信之,則並與符璽而竊之;為之仁義以矯之,則並與仁義而竊之。何以知其然邪?彼 竊鉤者誅,竊國者為諸侯,諸侯之門而仁義存焉,則是非竊仁義聖知邪?故逐於大盜,揭諸侯,竊仁義並斗斛權衡符璽之利者,雖有軒冕之賞弗能勸,斧之威弗能禁。此重利盜跖而使不可禁者,是乃聖人之過也

故曰:「魚不可脫於淵,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彼聖人者,天下之利器也,非所以明天下也故絕聖棄知,大盜乃止;擿玉毀珠,小盜不起;焚符破璽,而民朴鄙;掊斗折衡,而民不爭;殫殘天下之聖法,而民始可與論議。擢亂六律,鑠絕竽瑟,塞瞽曠之耳,而天下始人含其聰矣;滅文章,散五采,膠離朱之目,而天下始人含其明矣;毀絕鉤繩而棄規矩,攦工倕之指,而天下始人有其巧矣。故曰「大巧若拙。」削曾史之行,鉗楊墨之口,攘棄仁義,而天下之德始玄同矣。彼人含其明,則天下不鑠矣;人含其聰,則天下不累矣;人含其知,則天下不惑矣;人含其德,則天下不僻矣。彼曾、史、楊、墨、師曠、工倕、離朱,皆 外立其德而以爚亂天下者也,法之所无用也。

以上典出《莊子》之〈胠篋〉篇。這一篇曾因台開案一審判決書引用「彼竊鉤者誅,竊國者為諸侯,諸侯之門而仁義存焉」一語而名聲大噪。當時一些記者如《中國時報》的楊肅民還自告奮勇地充當起解說者,告訴讀者說:

「竊國者侯」一詞最早出自《莊子》〈胠篋篇〉,它的上下文是:「彼竊鉤者誅,竊國者為諸侯,諸侯之門,而仁義存焉。」意思是說:偷鉤子的小偷,要被處死;但篡奪政權的人反倒成為諸侯;因竊國者權勢在握,人們不敢稱他是大盜,反而諂媚的稱揚竊國者是仁義之人。(中國時報, 2006年12月28日)

呵呵,從媒體得知林孟皇法官在判決書引用《莊子》時,我就已經笑到差點喘不過氣來(萬一斷了氣,能申請國賠嗎)。次日看到《中國時報》的這番解釋時,不禁再大笑一番:這年頭竟然連笑料都有買一送一的優待。當時我才剛評論過《聯合報》社論如何斷章取義地理解《孟子》,也就懶得搭理另一個誤解、誤用經典的案例。 近日,由於台開案二審宣判,「竊鉤者誅,竊國者侯」又在媒體被提起。半年來有多少人找出《莊子》原文好好讀過?呵呵,我不知道;我只是看到,這句話流傳過來,又流傳過去。

從〈胠篋〉篇那句話的上下文,稍具文言文閱讀能力者不難看出,莊子的本意根本不是像判決書所說的「一語道出不同社會階級犯罪,存有截然不同之社會後果」,而是勸世人別標榜「仁義」這類東西。若循莊子思想理路來看,判決書中的「顯見品行尚非端正」、「權貴者亦不應恣意妄為,破壞人民對於公眾人物之信賴」等語全是廢話(何況,就算撇開《莊子》不談,腦筋清楚者也不會因一個人是「公眾人物」而對他特別信賴),至於中國時報所講的「人們不敢稱他是大盜,反而諂媚的稱揚竊國者是仁義之人」云云,也是根本沒把《莊子》讀通即師心自用、自以為是的解讀。

如果對老莊思想有基本認識,就會曉得,那種顛覆、再超越式的形上哲理根本與司法體系格格不入。換句話說,老莊典籍根本不適合在判決書中引用。(有哪位法官大人想學學莊子,在判決書上形容竊盜集團成員既聖且勇、有仁有義兼具智慧呢?或者,直接引用「掊擊聖人,縱舍盜賊,而天下始治矣」?)

相對於儒家,老莊思想在漢文明的歷史中一直處於非主流(或伏流)的地位。一直到今天,台灣學校教育對兩者的態度也一樣。某些所謂的「菁英」連《孟子》都讀得亂七八糟了,《莊子》的閱讀理解情況可想而知。

孔孟也好、老莊也好,皆非源自於西方的現代國家體制的治理或司法之所需。我們需要的是現代民主法治原則的理解與實踐,而在理解、實踐民主法治的過程中,我們並不需要總統的「示範」,也不需要法官的說教,更不需要那些不瞭解民主為何物的所謂「菁英」來指導。

延伸閱讀:

by 慕容理深
update: 2007.06.28 11:16:54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Technorati : 中國時報, 司法, 哲學, 國民黨, 政治思想, 民主, 莊子, 黃俊英
Del.icio.us : 中國時報, 司法, 哲學, 國民黨, 政治思想, 民主, 莊子, 黃俊英

關於本文的 9 則留言

  1. 判決書中引用古籍
    無非是想表現自己肚仔裡有裝中華文化墨水
    還可以收讓人看不懂他要講什麼的作用
    ㄧ個判決書內文可以讓人隨意解釋,文意不清,又臭又長
    這樣的司法制度說是亂七八糟一點也不為過

  2. 蕭大大:
    按照圍剿陳雅琳的模式,任何錯誤都是刻意造假^^
    黑手黨老大:
    有些人肚子裡裝的中華文化墨水是二手貨,有些是裝回收品… XD
    司法官良莠不齊,這很難避免,只是有些人實在離譜。為了保障司法獨立,他們是終身職。司法改革很難處理這個瓶頸。司法院與法務部實在該好好檢討司法官考核人事制度,找出可行有效方案來提升司法品質,以增加(甚至可以說是拯救)人民對司法的信任。

  3. 抱歉哦,司法是國民黨的貞操,不容質疑 (認真)

  4. 這些嘴巴喊中國文化的人,古書文言文的程度遠遠不如慕容兄,甚至不如我這個從小到大沒拿過獎狀的土台灣人

  5. Pig 兄:
    但書:只有國民黨才可以質疑司法^^
    鉑鎂鑼兄:
    我只是對文言文有點小癖好而已。像我這種「沒有靈魂的道具」(因為916那天我有去參加)當然是「一高二低」,程度很低的啦~~

  6. 部落格之旅(1)

    最近上班魂不守舍,因為看到許多部落格非常有見地。
    在嚴肅的話題之外,還有一些有趣的比喻。

  7. 眠與民:Google or Gøogle

    在客家話與台語,「眠」與「民」都是同音字,「眠」字裡面的形聲組合很容易理解;在北京話則不然。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