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聖賢皆寂寞:悼楊德昌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台灣電影筆記

走在時代前頭的楊德昌走了。聞訊後,我第一個反應是李白這句「自古聖賢皆寂寞」。

楊德昌是台灣新電影的元老之一。他並不算是多產的導演,知名度也不及侯孝賢與蔡明亮;但在我的心目中,他是台灣電影史上首屈一指的導演。

擁有理工背景的他是屬於那種知識份子型的創作者,其縝密、細膩的心思在其作品中處處流露。他的創作量不高,這多少與其嚴謹態度有關。由於堅持進步、努力追求突破,他在每一部片中都在挑戰前一作品時的自我。他的作品都達到相當的水準;但嚴格講起來,「只有」《海灘的一天》 (1983)、《青梅竹馬》(1985)、《恐怖份子》(1986)、《一一》(2000)算得上是經典之作。「只有」當然得加上引號,因為這些已佔了其電影作品的一半。

精密複雜的思考幾乎等於其作品的代名詞。觀看他的作品時,如果沒睡著的話,大腦得多燒掉許多卡路里。因此,他的作品在大眾市場中通常不受歡迎。不過,他並非那種象牙塔式的、亦非那種耽溺於私密世界的創作者;相反地,他在每一部作品中,與觀眾分享其銳利而深邃的社會觀察與人生思考。透過精巧的安排,他的作品往往預示了當時只現細微端倪、而尚仍罕被察覺的社會變遷趨勢。而這也使他的作品更難為同時代的人所理解。先知果然總是寂寞。

由於他執著於電影創作與本土社會的關係,他從不為了迎合西方影展口味去製造東方異國情調。相反地,他那種普世風格跟許多西方影評人與觀眾那種偏好在非西方電影中看到「他者」的意識型態背道而馳。所以,儘管他有數部作品在藝術成就上足以與西方經典影片平起平坐,Edward Yang這個名字在西方並不算很響亮。

雖然楊德昌很早就在西方影展中受到肯定,但他並未被獎項沖昏了頭,也未因得了獎而擺出一副大師姿態。他還是維持其誠懇態度,在影片之內外皆然。

像楊德昌這類型的導演,即使到了八十歲都還可能有驚人之作,可惜上帝先把他召回去了,留下我們懷念著這位大師的堅持、一位先知對人世的關愛。

延伸閱讀

  • 黃建業,《楊德昌電影研究》,台北:遠流,1994。
  • Duncan Campbell, Take two

by 慕容理深
update 2: 2007.07.01 19:23:12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Technorati : 導演, 楊德昌, 電影
Del.icio.us : 導演, 楊德昌, 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