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民眾黨成立二十週年的那一天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若林正丈著
Photo: 博客來

台灣民眾黨成立於1927年7月10日,台灣總督府於1931年2月18日下令解散之。民眾黨雖是台灣人所組的第一個合法政黨,但其建黨滿十週年的日子只是徒令人欷噓。一方面,反殖民運動本身不但被官方打壓,而且內部亦經數度分裂;另一方面,由於蘆溝橋事變在三天前發生,台灣開始進入戰時體制時期,自此至終戰,反對運動只能沈寂。

到了1947年7月10日,日本殖民者已經打道北歸,但是沒有人想要去紀念台灣民眾黨建黨二十週年。

作為該黨靈魂人物之一的蔣渭水在1931年時已英年早逝。很多人想到台灣民眾黨就立刻想起蔣渭水;不過很少人知道,在當初決定組黨的會議上(1927年6月17日於台中榮町),與會人士曾針對是否讓他入黨的問題而起爭議。蔡培火(1889 -1983)等人基於避免當局打壓的考慮,認為應該審慎評估是否讓蔣渭水入黨。蔡氏的發言隨即引發部分人的不滿。經過一番波折與討論之後,眾人終於決定由 蔣渭水發表「以一黨員參加的聲明」來消減當局的疑慮。針對這個具有妥協色彩的處理方式,蔣渭水在7月10日的民眾黨創立大會上再度提出質疑而再掀波瀾,這 場風波差點讓蔣渭水、蔡培火兩人同時退場離席。

這項爭議只不過台灣民眾黨內部路線之爭的冰山一角。日後,立場偏左、路線較激進的的蔣渭水等人主導了民眾黨,而立場偏右、較傾向於漸進改革的蔡培火在1930年底因參加「台灣地方自治聯盟」而被開除黨籍。對於蔡培火而言,台灣民眾黨不是個很愉快的回憶。

基於沖淡當局疑慮之考量,也多少基於前述的爭議,台灣民眾黨的結社申請書以輩份較低的謝春木(1902 -1969)之名義提出。後來改名為謝南光的謝春木是該黨的主導者之一。他與蔣渭水一樣,主張結合農工團體來進行運動。日本右派勢力掌權後,左傾化的民眾 黨更不見容於總督府當局,而終被以「其目的在於反對總督統治,宣傳階級鬥爭」、妨害「日台融合」、「安甯秩序」為由而勒令解散。在這種情勢下,謝春木決定 避走中國。戰後,他被國府任命為駐日代表團團員派往東京。1952年,他轉而投效與自己政治信念較相近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後來還成為該國人大代表,直到過 世之前,再也沒回到故鄉。

政治運動需要經費,後來左傾的台灣民眾黨在創黨之初也有包括林獻堂在內的資本家與大地主之參與。林獻堂並未參加1927年6月17日的那場籌備會議。不過,在創黨籌備會議上至少有甫從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拿到經濟學博士學位的陳炘(1893-1947)。稍早,陳炘募集台灣本土資金成立了大東信託株式會社,並擔任總經理職務,至於董事長(社長)一職則由林獻堂所擔任。

民眾黨第二次黨員大會(1928)後,陳炘擔任該黨經濟委員會委員。從1929年年初開始,林獻堂等人已與蔣渭水主導的民眾黨貌合神離。翌年年初, 林獻堂以「新綱領內容甚為過激,完全是無產階級本位的見解,和我們很難一致」而正式辭去民眾黨顧問一職。在階級立場上應與林獻堂相同的陳炘與民眾黨的關係 可想而知。

台灣本土現代金融的開山鼻祖陳炘在戰後曾受邀到南京參觀日本投降典禮,可見他當時在台灣社會所享有的的尊崇地位。典禮翌日,何應欽曾矚託他返台後為 整頓台灣財經盡力。1946年3月底,陳炘被陳儀政府以台獨罪名逮捕,監禁了一個月以後獲不起訴處分才得脫身。1947年二二八事件發生時,他因瘧疾臥病 在床。3月4日,陳儀約見他,他不顧其妻勸告,認為「國家有事,豈能先私而後公」而拖著病體、由其長子陳盤谷陪同,前往行政長官公署。據陳盤谷的回憶,兩 陳當日的會談結果應該還不錯。一個禮拜之後,3月11日早上6點多,在二二八事件中幾乎未扮演任何角色的陳沂被北市刑警從家中帶走,從此,他的親友再也沒 見到過這位曾被張深切形容為「深謀遠慮,有統御群眾的才能,可謂台灣不世出之一偉人」的留美博士。1947年7月10日那一天,在3月時即已被判死刑的陳 炘應該已不在人世。陳炘遇難後,他的台灣信託公司很快地被併入規模較小的華南銀行,由當時被歸為「半山」的劉啟光所接掌。

另一位參與台灣民眾黨創黨會議的廖進平,則一直留在台灣民眾黨內。他也參加了1931年2月18日的第四次黨員大會,也跟蔣渭水一樣,當場被日本警 察逮捕,也一起在翌日被釋放。戰後,廖進平出任「台灣省政治建設協會」(簡稱「政協」)理事並兼任經濟組長。二二八事件發生後,他跟許多政協幹部一樣,進 入事件處理委員會擔任委員。政協與國民黨台灣省黨部關係良好,因此,在事件發生後,被陳儀政府利用來協助處理問題。3月6日下午,廖進平接獲消息,得知老 蔣已調兵來台。他於是恍然大悟,知道已被誘入一場兇險的騙局,這才趕緊解散所屬的「忠義服務隊」(負責在事件中維護秩序的「糾察隊」),並矚幹部逃命要緊。 他的判斷沒有錯,他跟陳炘一樣,都名列於陳儀呈報給蔣介石的「人犯」名單中,罪名都包括「陰謀叛亂」。3月18日,他正在八里候船,準備潛逃海外時,遭到 三卡車的憲兵圍捕。當時53歲的廖進平自此消失,只留下「交三千元給傅班長」的字條,由憲兵隊傅班長交給其家人。今天,在官方二二八受難者資料中,他的 「受難事實」是「失蹤」。根據淡水居民所言,3月23日上午有一批人被送到沙崙槍決,廖進平可能也在其中。

在陳儀呈報給老蔣的「辦理人犯姓名調查表」當中,除了註明姓名、略歷、罪名的二十人名單以外,還用手寫補上七個人的名字。其中包括蔣渭川(1896 -1975),也就是蔣渭水的胞弟。蔣渭川曾任台灣民眾黨的中執委,並在1939年當選台北市第二屆民選市會議員。他在戰後不久即加入國民黨,並創立「台 灣省政治建設協會」。從人脈的角度來看,不少前台灣民眾黨人士之所以加入這個活躍的新組織,毫不令人意外。台灣省政治建設協會與當時由CC系所掌控的國民 黨台灣省黨部建立起相當密切的互動關係,也因此捲入了複雜的派系鬥爭。

二二八事件期間,蔣渭川在參謀長柯遠芬與憲兵團長張慕陶的遊說下,加入了處理委員會。事實上,當局的真正意圖是打算利用他一方面在處理委員會中製造 混亂與分裂,一方面散佈長官公署對台灣民間社會傳達「善意」之煙幕。等到蔣介石派來的部隊一到,大屠殺機器一啟動,不再具有利用價值的蔣渭川成了「二二八 事變首謀叛亂在逃主犯名冊」的第一號人物(4月18日由陳儀發佈)。逮捕他的行動其實在3月10日就已開始。講得迷信些,也許是其兄蔣渭水在天保佑,闖入 蔣家的警察手槍故障,讓他得以逃過一劫;可憐的是他的女兒蔣巧雲,她當場不幸中彈,送醫後不治身亡。蔣渭川逃亡的功力甚高,一直沒被抓到。後來,省黨部的 李翼中與丘念台在老蔣面前力保蔣渭川,再加上省主席魏道明與警備司令彭孟緝向老蔣報告時指出,蔣渭川在派系政治運作上「有其微妙之作用」,這才使蔣渭川在 雙方默契下於二二八週年前夕出面自首。當庭交保後又獲不起訴處分的蔣渭川日後仍留在政界,曾官拜省民政廳長與內政部次長,他可謂是前台灣民眾黨黨員中的一 個異數,也是二二八事件人物中爭議性最高的一位。1947年7月10日那一天,蔣渭川還躲在台灣的某個角落。他如果回想起二十年前成立的台灣民眾黨的話, 大概也
只能深深地嘆一口氣吧。

跟蔣渭川同一年出生的陳屋則 沒那麼幸運。在日本時代,以陳屋為首的「台北店員會」曾參加台灣工友總聯盟(台灣民眾黨外圍組織)。戰後,這位台灣勞工運動的先驅在大龍峒地區以最高票當 選台北市參議員。二二八事件時,他順理成章地成為處理委員之一,也因此,他難逃慘遭屠殺的命運而在3月9日遇害。這類事例太多了,講個一千零一夜也講不 完。

二二八屠殺是全面性的,並未特別針對早就被日本人勒令解散的台灣民眾黨之黨員,也未特別針對「政協」。在日本時代,與台灣民眾黨左、右兩翼人士均有 來往的王添灯曾在1930年出任由蔡培火等所創立的「台灣地方自治聯盟」台北支部的負責人。王添灯不僅主張台灣自治(他曾在1931年發表《台灣市街庄政 之實際》),又與左翼人士有密切來往。交遊廣闊的他在日警眼中是反日份子中的「大尾」級人物。事實上,他也是個中國民族主義者。根據鍾逸人回憶,他在 1943年到王添灯所開設的「文山茶行」面見王氏時,進了茶行後,穿過三道門,然後上樓,方抵王添灯平日與友人聚會的秘密基地。該處牆上有兩張三尺高的照 片,其中一張是日人南坪山博士像,另一張是孫文的照片。

戰後,孫文信徒王添灯擔任三民主義青年團台北分團主任。1946年他當選省參議員,並接任《人民導報》社長:在這兩個位置上,他得罪了一狗票貪官污 吏。二二八事件時,王添灯擔任「處理委員會」的宣傳組長,而成了「辦理人犯姓名調查表」上名列第一的「「陰謀叛亂」份子。他的四大「罪跡」的最後一條是 「密謀組偽新華民國政府」,雖然他在3月6日下午所主持的「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正式成立大會發表的〈告全國同胞書〉最後是以「中華民國萬歲。國民政府 萬歲。蔣主席萬歲」作結。就在3月6日當天,陳儀親自向全台灣廣播,表示接受「處理委員會」所提出的「政治改革綱領」。也是在3月6日當天,陳儀向蔣渭川 信誓旦旦地保證,絕未向中央請兵來台進行報復。其實他在3月2日已向蔣介石討救兵,並在3月5日下午收到蔣介石來電:「已派步兵一團,并派憲兵一營限本月 7日由滬啟運,勿慮」。

3月7日下午,「目標在肅清貪官污吏,爭取本省政治改革,不是要排斥外省同胞」的處理委員會向陳儀提出比「改革綱領」更具體的「處理大綱」四十二條 而遭到陳儀悍拒。3月8日下午,國府援軍開抵基隆的消息傳入台北,頓時滿城一片風聲鶴唳。王添灯的友人建議他先躲起來避風頭,但王氏堅信自己所作所為是為 了公理正義,認為當局不至於拿他開刀而留在家中。次日凌晨,他被憲兵從夢鄉拖往閻羅殿。根據蘇新轉述目擊者回憶,王添灯在飽受酷刑後仍與憲兵第四團團長張 慕陶對嗆,最後被澆上汽油活活燒死。王添灯若死後有知,一定會覺得,拿蔣渭水的國民黨「秘密黨員」身份來強調他認同祖國、信仰三民主義,實在是荒唐可笑的 一件事。

1947年7月9日,台灣民眾黨成立二十週年前夕,辜振甫、前日本貴族院議員許丙、簡朗山、板橋林家的林熊祥、作家徐坤泉五人所涉的「台灣獨立」案 宣判,簡朗山、徐坤泉獲判無罪,其他三人被判處一年十個月有期徒刑。他們早在1946年2月就已被逮捕入獄,也因此而跟二二八事件完全沾不上邊。在荒謬的 歷史時空下,塞翁失馬的翻版絕對少不了。

台灣民眾黨建黨二十週年那天,在人們經歷腥風血雨後猶仍驚魂未定的美麗島,撫今追昔不只令人鼻酸神傷,也令人心碎斷腸。那一天,沒有紀念,只有悼念。

延伸閱讀:


by 慕容理深
update 2: 2007.07.10 15:26:45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Technorati : 二二八, 台灣史, 台灣地方自治聯盟, 台灣民眾黨, 廖進平, 王添灯, 蔡培火, 蔣渭川, 蔣渭水, 謝春木, 陳屋, 陳炘
Del.icio.us : 二二八, 台灣史, 台灣地方自治聯盟, 台灣民眾黨, 廖進平, 王添灯, 蔡培火, 蔣渭川, 蔣渭水, 謝春木, , 陳炘

關於本文的 21 則留言

  1. 我昨天看他說孫文來台也有見到蔣渭水,我看簡直是鬼扯。
    我還問李筱峰老師,李老師說根本沒這回事。

  2. 逸峰兄:
    連小學生都很容易反駁馬氏不通的歷史觀:孫文去過英國,也去過日本,so what?!

  3. 一、基本上馬教授還是比我高明一點點,他可以多講一個高速公路
    二、從二八減租扯到三七五減租又扯到耕者有其田,讓我想起國民黨搶土地的功夫
    三、好歹也是個哈佛博士,57歲的馬英九比不上41歲去世的蔣渭水那就算了,還亂捧一通,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尊崇蔣渭水,我快昏倒,那下次弄個林獻堂,看看他怎麼說

  4. 鉑鎂鑼兄:
    馬英九如果真有心,當市長八年期間,在台北市弄出一條「蔣渭水路」絕非難事。即使舊路名不易動,也總還有內湖區的新闢道路。
    國民黨在台灣實行土地改革的動機主要在於求政權生存,而非農民生計。國民黨自己無能在中國進行土地改革,最後落得自己的政權被老共給革掉。痛定思痛之餘,國民黨決定搶在共產黨滲透之前就先在台灣實施這種具有社會主義色彩的政策(國民黨拿香跟拜的傳統真的是源遠流長)。
    國民黨在中國時期跟既得利益者掛勾成生命共同體,所以根本不可能進行土地改革。在台灣情形則完全相反,作為外來政權的國民黨當時在台灣沒有那種包袱。而且,二二八劫後餘生的台灣既得利益階層連氣都不敢歎一聲。換句話說,國民黨在台灣的土改是在二二八的陰影下,未逢阻力而完成。而透過土改,台灣傳統仕紳的力量也被進一步削弱。這當然也是有利於國民黨統治的。
    我倒想聽他談一談反貪腐反到慘死在國民黨手中的參議員王添灯…

  5. 慕容兄
    孫文信徒死在國民黨手中,王添灯他界應是不寂寞,您考倒馬教授了
    我長期一直覺得吊詭的是[國有土地],這個[國]應該是[中華民國],那1945年前這些土地百分之百等同[日本國有土地]嗎?

  6. 說到那條「蔣渭水高公路」有多少泛藍政客願意如此稱呼?每個人都「北宜高」、「北宜高」的叫。

  7. 看馬英九這麼手忙腳亂的選舉,可見國民黨敗象已現啊~~

  8. 鉑鎂鑼兄:
    就我所知,目前的國有地除了接收自日本時代的「官有地」以外,還包括來自徵收、捐獻等方式的部分。「官有」是日本官方用語。有沒有其它名稱?我並不清楚。
    Timothy 大大:
    對他們而言,「本土」就像個霓虹燈招牌,只有在需要時才接上電流,讓它亮一下。
    Tiat兄:
    我覺得比連宋那次還難看。但我們也不能低估喲 ^^
    Nakao大大:
    歡迎轉貼 :)

  9. 還聽到他們說啥蔣渭水是啥和平締造者?!拜託蔣渭水反抗日本人的統治,爭取言論自由的方式是較偏激進派的,我看他們再講下去大概蔣中正都可以為共產黨的生存發展做出偉大正確光榮的決定了。

  10. 話說台北市是有一條渭水路啦,就是從八德路直直接新生北路的那一小段。
    不過前市長連內湖南港都分不清,我看八成也搞不清楚台北市倒底有沒有這條路,或是這條路在哪裡吧 :p

  11. Pig兄:
    感謝提醒 :)
    不過,我有點懷疑,當初市府是否因為蔣渭水而命名之。那條路接到新生北路後,再往前走就是長安東路,而長安正是在渭水(河)流域。旁證:那邊有條新生大臭水溝。
    「長安東西路」也是夠好笑。放著個西安不用,卻弄個古地名(北投區有一條西安街,但應是較晚才出現)。如果那麼愛古地名,迪化街就該叫做「烏魯木齊街」啊 XD
    依我看,北市府之所以當時取「長安」而捨「西安」,很可能是為了避開關於「西安事變」之聯想,以免刺激老蔣脆弱的受創心靈。
    弄張完全沒有街道名台北市地圖來讓馬英九玩填充遊戲,他能否及格都還是個未知數。
    蔣渭水曾經在1931年2月8日說:「時至今日,資本家已不足依靠,階級鬥爭之必要已無須多贅,但鑑於台灣的現狀,若不採用過渡的方針〔…〕則運動無有成功的可能」。哈哈!馬英九說他是「和平締造者」!在馬英九手上變成麻糬的顯然不只有法律,還有歷史。
    假如蔣渭水活到戰後,那麼,光是「階級鬥爭」四個字就夠國府把他當成「匪」來對付了。馬英九自己不多讀書,還以為全世界的人都不讀書。怎麼會有這種人?!

  12. 能夠把蔣介石的反共拔毛給牠裝傻忘得一乾二淨.
    吹捧蔣渭水也不足為奇了!
    再來把文協的連溫卿和王敏川也拉進來就更熱鬧了!
    說不定連爺爺還會說連溫卿是”甲治郎”(自己人)啦!XD

    站主:更改人名錯字。

  13. 小高兄:
    馬牌纜車倒退嚕,馬氏史觀倒著看^^
    不過,連爺爺有他的爺爺就夠了,而且連爺爺的爺爺還在連爺爺的女兒找人所拍的紀錄片裡面被大書特書…只是他們忘了提,連爺爺的爺爺跟台灣總督的關係不錯說。
    順便跟您報告一下,根據版規,我得開個刀移除那個「結石」^^

  14. 國民黨人的觀念是:「 參加支那革命其中有台灣人 , 表示台灣人自認是支那民族的一部份 」, 對此偶只能說黨史會沒教好他們 。 宮崎寅藏 、 北一輝 都參加過支那革命, 馬前主席上次遊日本,怎麼不對日本說日本人心像支那祖國?

  15. Akasaka 大大
    以前許多國民黨員被國民黨政府迫害,可見跟國民黨站在一起既不證明什麼、也沒保證什麼。
    馬英九今天說,民進黨只會追究歷史,是個沒有出息的政府。那他自己拿蔣渭水來替國民黨臉上貼金,不也是「沒有出息」嗎?話都是他在講的,而且不經過大腦。

  16. 哈!蔣渭水被My Angel拿來說是”和平諦造者”?!
    那上面我說的文協左派王敏川等人說不定會被改造成”振興經濟者”呢!!??XD
    好幾個朋友雖然都是學理工的.但也大都尊崇歷史.(雖然有些是尊崇五千年的唬爛史).只有My Angel公然輕視歷史.牠這個Ph.D真是屎蛋!

  17. 小高兄:
    兩千多年來,「指鹿為馬」是漢文化政治語言之重要工具:重點不在於事實,而在於經由迫人認可謊言,而宣告(或確認)權力之擁有。然後是下一階段:有權力(包括文化霸權)者之論述被自願臣服者所自動接受。至此,個人層次上的奴化工程即告完成。
    最後一階段:當大腦被奴化的人過了半數,新威權體制可以靠選票堂而皇之地誕生。一旦走到這個地步,如果「民意基礎」膽敢位移或反抗,那麼假民主者就會撕下面具,毀棄只剩軀殼的民主政體,代之以法西斯體制。
    這是台灣未來可能步上的一條路。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