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懷宗還在競選喔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潘懷宗

台北市在去年12月9日選出其市長與市議員;可是,半年多以來,新黨議員潘懷宗好像還一直在競選。上圖廣告裡面,有個「9」,那應該是競選號次,而不是價錢吧?!

按照「臺北市競選廣告物管理自治條例」第三條,照片中的那塊以黃色為底色的招牌應該算是「競選廣告物」:

本自治條例所稱競選廣告物,指總統副總統選舉、公職人員選舉競選活動前置期間,為政黨及有意參選或支持參選之個人、團體建立形象、獲取認同、爭取選票,而登載以下各款任三款以上,並設置於本市公共設施、附著於建築物、樹立於私有空地或法定空地上及遊動車輛之廣告物:
一 姓名
二 參選人號次
三 參選人圖像
四 競選項目或活動名稱。
五 標語或標記

所以,按照該條例第六條,潘先生的廣告在半年前就該自行拆除了:

競選廣告物之清除,除設置於公共設施者,設置人應於核備、許可屆滿日或選舉投票日次日內自行清除完畢外,其餘應於核備、許可期間屆滿或選舉投票日後七日內自行清除完畢

潘懷宗不是第一次當議員,他對「臺北市競選廣告物管理自治條例」絕對不陌生。既然知法,而且違規這麼久,依照該條例第十三條,以最高金額伍萬元來罰,應該不算過份吧:

競選廣告物違反本自治條例第六條、第十條第一項規定者,處設置人、使用人或設置處所所有人新臺幣五萬元以下罰鍰,並得連續處罰至改善為止。

那張照片是在捷運站的月台拍攝的,換句話說,所有站在月台上等車的人都看得到它(潘懷宗真會選位置);唯獨台北市政府「取締違規競選廣告物執行小組」及相關單位看不到。 這是誰的業務?

市政府設取締違規競選廣告物執行小組,處理違規競選廣告物之查報及取締;其成員由市政府工務局邀集市政府環境保護局、市政府交通局、市政府警察局區公所等組成之。(同條例第七條)

一共五個單位!半年來,這麼多單位都沒有人看到,也實在令人匪夷所思。到底是因為集體視障?漫不經心?還是因為郝龍斌市長曾與潘委員一樣是新黨黨員? 三選一吧。

既然「競選廣告物應依第四條規定申請核備或依前條規定申請許可後,始得設置」(同條例第六條),而從第四條的第一、二款來看,潘懷宗這個競選廣告物應該是得經過申請許可,才得以設置的吧:

樹立廣告、招牌廣告符合下列情形者,於申請准予核備後即得設置:
一 構造非屬竹鷹架或構造屬於竹鷹架而附著於建築物者。
二 未封閉或堵塞建築技術規則規定設置之避難逃生設備者

所以,相關單位應該有這些廣告物之登記資料,而可以按照在選後去檢查是否選舉廣告物均依照規定拆除。照這樣看來,「依法行政」只是口號、公權力都在睡覺囉?還是該廣告物根本未經申請許可? (這就更嚴重啦)

此外,還有一個問題:潘懷宗的這項廣告是否違反該條例第四條第二款「未封閉或堵塞建築技術規則規定設置之避難逃生設備」之規定呢?

它比屋頂陽台女兒牆高出不少,是不是會妨礙到火災救難?據我所知,建築技術規則有規定,女兒牆高度不得超過一點五公尺。(有人認為這項高度規定是為了防止違建加蓋;不過,對照一般人的身高來看,此高度的訂定應主要出於消防逃生所需之考量)。 從照片來研判,如果有個中等身材男子在該公寓屋頂,站在潘懷宗這廣告板旁,身影也許會被它完全遮住。 負責認定的權責單位是台北市工務局建管處,利害關係人是該公寓住戶,問題就交給兩造去解答吧。

這個在馬英九卸任前就該處理完畢的廣告物被「無縫交接」給郝市府,至今仍屹立在台北街頭,在郝龍斌所「攻下」的「山頭」。 是為誌。

延伸閱讀:

 

by 慕容理深
update: 2007.07.13 00:39:48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Technorati : 台北市, 台北市政府, 法律, 潘懷宗, 行政, 郝龍斌, 馬英九
Del.icio.us : 台北市, 台北市政府, 法律, 潘懷宗, 行政, 郝龍斌, 馬英九

關於本文的 10 則留言

  1. 馬英九的競選廣告喔???
    Recycle還是置入性行銷!?
    9=(馬英)九?(只要有九,旁邊是啥都不重要,某黨的特殊生理機能???)
    天通命理中??(X命神授?通靈?)
    智慧大餐(餿主意/政見都是餵豬吃的!不會拉肚子吧?)
    九萬元的傳奇(真的只有九萬?)
    百科家畜醫院(好吧!我承認小老百姓長期被看成是豬,送進醫院看病是豬的福氣!囧rz)
    東方泰園小館(承上,不管有沒有病,殺來吃就對了…….)
    這照片的文字位置真的好神奇^^b
    我的胡言亂語請版主見諒! 我是路過亂入及徘徊不去的湊熱鬧鄉民= =”

  2. 中國人嘛,講究有關係,沒關係的官場文化
    法律甚麼的是拿來伺候老百姓和異己者
    再說,市長家的違建自己審查變成合法
    哪有臉皮去取締潘懷宗呢

  3. 因為郝龍斌市長曾與潘委員一樣是新黨黨員
    所以只能假裝漫不經心,看起來就像集體視障
    這樣排列組合應該是正解

  4. Dark 大大:
    呵呵,想不到我本來想裁掉的部分還可以發揮如此功用^^
    話說回來,台北市還真的是光怪陸離的地方啊~~
    至於「置入性行銷」嘛…看看這個廣告明年選前會不會被拆吧 XD
    sys大大:
    有道理!這樣看來,那塊廣告版之所以還掛在上面,乃源於恐怖均衡的物理作用^^
    黑手黨老大:
    融會貫通之解答 :)
    鉑鎂鑼兄:
    我要替馬英九向您抗議:經過八年治理,台北市市容不可能被破壞…(有聽過打破的杯子被打破嗎) XD

  5. 看了您寫的這一篇文章,我想我必須要告訴你,其實這個廣告看板是民眾自己掏腰包掛的,不是潘議員自己掛的,所以也沒有付租金,這怎能怪在潘議員頭上呢?和郝市長曾經同黨又如何?這不會影響潘議員服務民眾的熱忱啊!一個不貪、不和財團掛勾,不拿回扣的好議員,我是個支持台獨的人,我也一樣支持他。

  6. 討厭夏天大大:
    暑安。
    首先,我有點好奇:您怎麼會知道「其實這個廣告看板是民眾自己掏腰包掛的,不是潘議員自己掛的,所以也沒有付租金」。
    其次,如果照此種理由,那「臺北市競選廣告物管理自治條例」就根本形同具文,廢掉算了。
    潘議員是否有責任?這容可再議;不過,北市府絕對是難辭其咎,而這也是上文的真正重點。
    不過請您放心,我在文章並未就此事否定潘懷宗議員。我個人明查暗訪所得的資訊告訴我,若單論市議員的表現,他還算不錯。在新黨中,他也算是個罕見的溫和派。
    其實「不貪、不和財團掛勾,不拿回扣」只是個基本標準,符合這些標準只能算及格。
    本來我在文中打算論及潘懷宗的另一件事,後來為避免模糊焦點而略去不提,後來也懶得再寫。希望能找個時間來寫寫那件事。

  7. 板主大大:
    在現今社會上,一個議員能做到基本要求,已屬不易,我眼見多少政治人物不論藍綠,在利益的洪流中迷失了當初的理想性,我是他的助理,也是在辦公室中唯一一個綠色派,一個深藍的老闆能容我這綠的不能再綠的助理,可見他的思想正確性。台北市府的確有其可議之處,而在這我也要對那支持潘議員的民眾說聲抱歉,但願沒有造成他的困擾。再告訴板主大大一件事,潘懷宗服務選民從未分藍綠過! 謝謝你了!

  8. 討厭夏天大大:
    非常感謝您的說明。
    不論從政治基本定義、權利義務關係(議員領的是全體納稅人的錢)、選票考量,服務選民都不該有政治傾向之差別對待。在這點上,潘議員的從政風格是既正確且聰明的。
    個人曾跟他有過一面之緣,當時對他的印象還不錯。若非他的政黨屬性,我原本會把他列入我的推薦名單中。我認為像他這種條件的議員,根本不需要跟意識型態色彩強烈的新黨掛在一起。長遠來看,台灣需要的是兩個獨派政黨的良性競爭(如英、美那樣)。一旦台灣政治走到入這種境界,那麼投票選擇才比較有可能進入單純以政策、才能、操守作考量的正常狀態。在這之前,大家都會經歷一段痛苦期。
    台北市的獨派上班族碰到統派老闆的機會頗大,而像您這樣在政界的當然更辛苦。加油囉!相信您的表現可以具體地告訴一些深藍人士,獨派一點都沒有他們所想像的那麼可怕。
    自從有政治這個行業以來,政治人物失去其理想性格比保持容易。真正的防腐劑還是在人民身上,雖然防腐劑常常不被使用或者(偶而)使用過度。唉!目前我們還在過渡期,只希望時間能短些。一個小小建議:不妨將官場見聞紀錄下來(也許您已在這樣作^^),來日寫成回憶錄,那將是非常珍貴的史料。
    最後向您報告,我將會在下一篇文章中批評到潘懷宗–本來主要是針對他,但剛好今天出現一個更大尾的來當墊背說… ^^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