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與蝙蝠:政媒複合與政媒兩棲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The Birds waged war with the Beasts,
and each party were by turns the conquerors.
A Bat, fearing the uncertain issues of the fight,
always betook himself to that side
which was the strongest.
When peace was proclaimed,
his deceitful conduct was apparent
to both the combatants;
he was driven forth from the light of day,
and henceforth concealed himself
in dark hiding-places,
flying always alone and at night.

Those who practice deceit must expect to be shunned.
Aesop

The media is no longer simply the fourth estate,
without which the other three branches of government
could not operate honestly and effectively.
Because of technology and the consolidation of news organizations
— similar to the consolidation of airline and automobile alliances–
the media is becoming a world power in its own right.
The power of the media is wilful and dangerous
because it dramatically affects Western policy
while bearing no responsibility for the outcome.
Robert D. Kaplan

 

任誰都會覺得這荒謬不經:媒人不僅在婚宴上跟新人眉來眼去、勾肩搭背,最後還跟著一起進洞房、度蜜月。更荒謬的是,類似的故事幾乎天天在台灣上演。

「媒體」一詞翻譯自英文的「media」,後者原本是個拉丁字(為medium之複數型式),原指「中間」、「中央」。 「Media」之漢譯與日譯(媒体)一樣,使用「媒」這個既具有「中介」的抽象意涵、又會喚起「媒人」這個具體意象的漢字。正如其字義所言,媒體應該扮演資訊中介者的角色–不論是在勞方與資方之間、消費者與商品提供者之間、國家與社會之間、政黨與政黨之間。

然而,台灣媒體卻常常混淆該守的份際、披著不該披的戲袍,例如,在新聞報導中進行置入性行銷,而把記者變成推銷員,有時候,手法甚且拙劣到令人發噱:在把商品名稱遮住或打上馬賽克的同時,品牌名稱或商標卻以非常醒目的方式出現在背景。

關於政治的報導則通常不易被如此一眼看破。編輯台的工具箱裡有許多工具可用來悄悄地形塑公眾對「事實」的理解。

其中最好常用、效果最好的一類工具是「選擇」,包括:片面資訊提供,刻意放大與反覆報導某件新聞的重要性,凸顯新聞的某一部份,轉移焦點,輕描淡寫,故意漏報。

另一類工具是「修飾」,主要用來欺瞞沒受過訓練、或警覺性不高的閱聽人:暗示性的標題,新聞稿的修辭,畫面的角度與構圖(其中最容易操弄的是鏡頭仰角與俯角),主播的語氣與表情。

還有一種往往被論者所忽略的工具:「添加」。例如在消費資訊中,明明所報導的產品絕對不是民生必需品,也要加那麼一句「經濟不景氣」(即使當時景氣還可以)。

寫到這裡,很多人會想:怎麼沒提到「造假」?這個嘛,基本上,我是把它列為「凶器」啦……其實,假新聞是跟另一種工具搭配使用的:「先佔」。在第一時間,強力放送某個訊息,把某個印象深深刻畫在人們的腦海中,就算是假的,也會有一些人因為沒有接收到更正後的版本、甚至因為拒絕接受後來的更正,而繼續相信早已先入為主的訊息。

媒體既然是由人在經營的,就必有其意識型態與政治立場。媒體若要避免使其意識型態與政治立場損及其作為中介者的角色與權威,則至少必須遵守新聞專業倫理規範。一旦大眾傳播媒體紛紛放棄自己該固守的職業立場,而潦下去跟被報導的對象一起玩遊戲,那麼它就變成像本文開頭所提到的那個驚世媒人一樣,不成體統、胡搞一通。一如這個比喻所顯示的,媒體的角色混淆會產生立即、實際、且嚴重的負面影響

除了自毀傳媒公信力之外,政、媒份際的混淆更嚴重破壞民主政治的運作:一方面,公民所需的資訊不足或失真,從而無法做出適切的判斷;另一方面,政治對話的平台本身成了政治戰爭的砲台。

解嚴以來,台灣媒體雖然逐漸脫離了戒嚴時期國家力量的違憲管制與操縱,但主流媒體卻未因此而進駐社會中介者的位置,相反地,幾乎每家媒體都繼續與政黨勢力糾纏不清,自甘充任政治戰爭的砲台。由於黨國體制並未被徹底拆解,絕大多數的砲台分佈在國民黨陣營的那一方。這種現象又衍生出另一個問題:不公平的政黨競爭。

政、媒的份際混淆之影響不只在政治面,也擴及日常生活面。既然新聞專業倫理已經為了政治而被棄置,會有腳尾飯、瀝青鴨、乃至電視台製播歹徒持槍恐嚇影帶等事件,何足為奇?!另一個更嚴重的事例是在SARS流行時期媒體所製造的集體恐慌。每次回顧那段歷史,我總是會問:台灣媒體會不會有一天製造出任誰也無法收拾的災難?

長久以來,種種媒體亂象儘管惹來怨聲載道,批評檢討的聲浪對眾家媒體而言,卻只是如耳畔蚊蠅的嗡嗡作響。雖然一次次的拒看、拒買運動多少發揮效果,但卻不足以造成結構性的改變。在「反正你們奈我何」的有恃無恐心態下,媒體儼然成為另一個 Leviathan

要對付這個魔獸有兩種武器。第一種是發展新媒體來取代之,或者,更精確地說,進駐傳統媒體自己所放棄的中介者位置。網路電視台、部落格都是具有這種潛力的新式平台。這是積極而長遠的作法,但若要加速改革的進度,光靠這把倚天劍並不夠,而必須同時藉助於直接砍向惡質媒體的屠龍刀。

屠龍刀第一式:改造NCC。法定的規範權力在NCC手上,既然現在的NCC組成方式違憲於先、連番處置失當於後,就該儘速解散,重聘公正權威人士來負責媒體管理。

屠龍刀第二式:持續拒買、拒看不良媒體,並且發動公投(因為不用指望國會),以立法手段改變目前有線電視收費的包裹式定價方式,調降基本費,改以基本台與加值訂閱方式之契約,把拒看拒付的權利還給讓消費者,使有線電視台競爭徹底回歸市場機制。

屠龍刀第三式:抵制所有政媒兩棲者。雖然黨政軍退出媒體為社會共識,但某些媒體仍為政黨勢力(尤其是國民黨)所間接操控。而部分政界人士則化整為零地進入(或重返)媒體,充任節目主持人,扮演著政媒雙面人。幾年前,輿論壓力曾抑遏此等歪風。但最近,這種現象又以巧立名目、暗渡陳倉的方式死灰復燃。以下列舉三個案例,個個皆不足取,甚至值得吾人鳴鼓而攻之。

首先是TVBS的「健康兩點靈」與潘懷宗。這個節目於週一至週五每天下午兩點播出,長度一小時,由TVBS主播鄭凱云與「藥理專家」潘懷宗共同主持。潘懷宗的主要工作是台北市市議員,名義上,他以「藥理專家」的身份出現在這個節目,但是這個以健康為主題的節目之政治人物「置入性行銷」效果不言可喻。這種行為創造了一種不公平,因為他的政治競爭者必須支付以數百、甚至數千萬元的電視廣告費才能達到一樣的曝光率。市議會網站上的潘懷宗履歷表告訴我們,潘懷宗亦以類似模式出現在「飛碟早餐」(醫學新知專訪學者)以及News98電台的「名醫 ON CALL」。也許有人會以為這是一種「社會服務」,可是若照此邏輯,本身曾是外科醫師的民進黨籍台北市議員陳嘉銘的十年臨床經驗不

關於本文的 22 則留言

  1. 慕容大精闢入理的分析與闡述,受教了。謝謝。

  2. 嗯嗯,分析清晰、頭頭是道,用淺白的方式解釋了媒體背後的操控手法,好文。

  3. 跳躍前進的台灣國大大:
    不敢當!只是提一些個人淺見,落落長的文字承蒙您費神讀完,是我該道謝啊。
    鉑鎂鑼兄:
    以您的專業,您應該來指點一下我的不足之處呀 :)
    Tiat兄:
    我常煩惱自己的論理不夠「清晰」或不夠「淺白」。此番經您的肯定,今夜可以好眠矣~~乾溫!

  4. 慕容兄
    這個業界恐怕沒人能指點您了
    能有本文的功力,要專業、心態、邏輯、論述、文采五項具備
    我至少少了兩項,然後[顧忌]影響了心態
    確實到了壯士斷腕的時候了,但是主詞應該是政府、人民或電視台老闆
    即使我是壯士,我會斷頭~~

  5. 潘懷宗好像不是主持人吧,節目上的來賓常在換阿,主持人好像是鄭凱云吧!要是上節目當來賓就算政媒兩棲,那那些每天上政論節目的政治人物不都是政媒兩棲?誠如版主所言許多政治人物是行醫的,那是否就是政醫兩棲?當律師的是否就是政法兩棲?作生意的就是政商兩棲?依此邏輯類推焉有政治人物不政X兩棲?@_@
    民進黨的莊瑞雄議員、蔡坤龍議員也都曾是地下電台的主持人,樓主怎不去查查他們現在是否還是主持人呢?甚至三立228事件造假、新聞局用公款贊助特定意識型態的閃靈樂團去巡迴演唱為何也不見樓主多所批評,這實在讓人覺得樓主的立場也沒多客觀公正,反倒是有點選擇性的批判的味道。
    我認為政治人物是否主持節目不是重點,因為電視台有選擇來賓、選擇誰來開節目的權力,他今天看誰不爽就可以不邀請他上節目。因此,當初訂定廣電三法時,最主要是為了禁止政黨或政治人物掌控媒體的經營權。
    我個人是贊成政治人物可以主持節目的,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意識型態,也有選擇觀看何種節目的權力。不想看大不了轉台!現在社會又不不是以前只有老三台的時代,HBO、AXN、Discovery、國家地理頻道…,甚至迪士尼卡通頻道都比新聞台好看多了,除非是政治狂,否則為啥每天非新聞台不看?
    況且不是政治人物主持電視節目就沒有立場、沒有意識型態嗎?鄭宏儀意識型態不明顯嗎?汪笨湖意識型態不明顯嗎?民視意識型態不明顯嗎?三立意識型態不明顯嗎?可見得節目是不是政治人物來主持根本不是重點。
    現在是個自由開放的時代,節目存廢就應該讓市場競爭去解決。為啥鄭宏儀的大話新聞就可以主持的這麼久,為啥周玉寇或是謝志偉的節目就草草收場?因為市場自然會決定這個節目是否該生存下去。電視台老闆也不是笨蛋,不會讓一個沒收視率的節目一直開下去,害自己賠到脫褲。
    我認為「政媒兩棲」這個名詞根本是政治人物創造出來愚民的詞彙,若是對自己的民主、對民眾的知識水準有信心,何必擔心政媒兩棲?就是因為沒信心所以才多所箝制。當然要限制也可,那至少該公平對待所有政治人物,既是來賓就不要凹是主持人、既非主持人就不要凹是政媒兩棲、既要依法行政就該先全面聲討非法之地下電台,不該放縱非法而箝制、批判合法媒體。

  6. 板主大大,你真的以為潘議員天天上節目嗎?他又不是主持人!而且,他為了要讓觀眾更深入淺出的了解醫學新知,他真的很用心在準備。我常常接到民眾電話,表示潘博士的講解讓他可以更知道要如何照顧自己的健康。況且他上節目當來賓,也不會去提他是議員的身份。至於你說他會藉媒體行銷自己,我覺得這也有點太過了!畢竟他又不選總統,要行銷自己,在自己的選區行銷就夠了,何必花時間、心力去看去整理國內外的醫學報告?這比當議員還麻煩呢!
    莊瑞雄議員我也在會議場合和他有數面之緣,他是個口才很好的法律人才,若他願意且電視台也願意讓他開個法律常識的節目,我想也會有很多人想看的。
    藍綠的爭議該止於選舉,板主大大的政治傾向很鮮明,而我也尊重你有訴說自己想法的自由,只是,一再針對潘議員,我覺得有失公允,你的文筆這麼流暢,怎不多去關注民生議題,讓國家更進步呢?

  7. 每個人有每個人關注的議題,慕容對這方面有興趣寫這方面的心得,自然文章就會出現在 blog 上。問人家幹嘛不關注民生議題實在很奇怪。聽起來就好像跑到鐵道愛好者的網站問說你時間那麼多幹嘛不去拍一些飛機,一直在拍火車。(更不要說偏偏該鐵道網站上明明就有一些飛機)
    至於前面一位對「政媒兩棲」覺得理所當然的話,那想必對官商勾結也應該會大力推廣才是。反正民智已開,發錢影響不了選舉結果,我想官商勾結應該也沒什麼太大的問題,對民眾一日常生活一點影響也沒有,有利益時何需迴避,聽說我們是肉弱強食的資本主義社會是吧? :p

  8. 見地深邃的文章,當然就具備引發討論的效果(或是引蛇出洞的效果)。
    個人覺得版主為文向來邏輯嚴謹,證據引述確實有據。
    若出現意見相左文章來相互激盪論辯火花是有益且有趣之事,
    只是就目前上列某些「文章」看來,
    道行過低者只會自曝其短吧?(例如:遮掩不住立場更鮮明、表述無邏輯的拙態囉?)

  9. 只有玩政治於股掌間的人,才有道行可言! 指著別人罵時,相信你已檢討過自己了吧…謝謝指教!

  10. >>甚至三立228事件造假、新聞局用公款贊助特定意識型態的閃靈樂團去巡迴演唱為何也不見樓主多所批評,
    三立是誤用支那國民黨殺害支那人的畫面,那是誤用,不是造假。不管基隆港屠殺還是支那國民黨在上海殺人,都是真實發生過的。像瀝青鴉和黑道嗆聲影帶才是造假。
    你對閃靈樂團不滿意,那你去找其他藝人站出來宣布支持台灣加入聯合國吧。

  11. 話說該位網友在批評慕容選擇性批判的時候,卻刻意忽略掉明明原文中間有一大段在講某民視節目的啊 XD
    有些人覺得藍的被罵沒有抓綠的出來罵就叫不客觀公正,這種心態已經很奇怪了;啊明明人家抓出來的範例剛好真的有綠的還可以當作沒看見然後說別人是選擇性批判,這種心態怎麼養成的就不得而知了,一綱一本有教是嗎?

  12. To: 討厭夏天, 你是做捨的? 那野時時接到民眾電為? 里ㄟ文筆嘛今流唱,
    請問阿李是安吶關心民興議題?讓臺灣國更進步 ?
    Please do share how you can do better than Mr.幕容理深, and what have you been doing for this country ?
    By the way, the North pole has a long winter, you might like it there.

  13. 政媒兩棲大大不宜!
    洋人定義政治:「Who get what , how?」代議政治社會,透過選舉,登上民代、首長、甚或輸掉初選,仍被拔擢為大使、大董、大官、大幕僚等,就應專職勝任其正(政)職,何必政媒兩棲一把抓?選票拼來政職名器,即應為選民所付託好好拼去!
    尤其,一般軍公教不能兼職、須專任,為何有嘴講人之民代高官享受更高俸更高薪,卻能分心旁 鶩廝混媒體。
    行政、立法、司法、媒體…,數權分立,各有分際,不宜逾越,否則即為違反分權理論也違背選票(社約)付託,乃踐踏人民。

  14. 呵呵~神符一出,立即群魅緊張,獲得”回響”啦!
    慕容大:怕您這有幾天很熱鬧啦…
    只希望不要像酥餅大那裡擠到頭暈.XD

  15. 鉑兄:
    哇!不好意思|||
    我原意是說比較抽象式的評論,不是期待您爆內幕說…
    鐵手騎士大大:
    Pig、a23456、farn dad 諸位大大已回應的部分我就不再重複了;關於這幾位大大沒提到的部分,該講的在我原文中也講過了。至於像市場、媒體、公共資源、公民社會、政治之關係等相關議題的ABC級概念,我也不用再此浪費大家與自己的時間去提了。
    討厭夏天大大:
    即使潘懷宗沒天天上節目、即使他不是「主持人」,但該節目的安排方式顯然把他與鄭小姐並列為該節目之台柱(另請見該節目網頁)。即使他無心藉此行銷自己,可是行銷效果還是存在:您所提到的「我常常接到民眾電話,表示潘博士的講解讓他可以更知道要如何照顧自己的健康」正說明了潘博士與潘議員的連結與「二而為一」在觀眾的心目中是實質地存在的(您應該是在服務處或議會接到電話的吧)。
    潘先生既然身為議員,其在公眾領域中的言行自應受選民檢視。不過,請您寬心,我跟潘先生並無過節(若有私人恩怨,則不能假借公共議題來批評人),最近之所以會有兩篇文章提到他,只是因為相關現象剛好呈現在我面前。除了這兩篇,我目前對他沒其他是好批評的。事實上,我本來對他的評價還不錯,我甚至認為他應該進去國會,因為他的素質比絕大多數的國民黨立委起來,真的是好太多了。可是這個「健康兩點靈」使我對他的評等打了個大折扣。也許他的專業訓練背景使他對政媒分離的必要性未有深入思考;不過,既然身在今日台灣政壇,相關問題是任何一個serious的政治人物所不應該迴避的。
    我這篇文章主要針對的是原則性問題,並未只針對潘懷宗一人。基於同樣的政媒分離原則,雖然我也很欣賞莊瑞雄的口才,但我還是反對他主持節目—只要他還有公職在身。
    我的政治傾向(或說意向吧,「傾」往往令人想到「偏」)很鮮明,沒錯!政治的出發點是人,終極關懷是人的生命與生活,它跟醫療一樣,該下判斷的地方與時刻,就該下判斷。而所謂的「民生」還是脫離不了政治範疇,甚至有時脫離不了政治權謀(否則,松山機場現在應該差不多已經被廢了)。
    Pig兄:
    一路看下來,發現我想點的穴已被您給點了^^
    angus 大大:
    俗話說「鴨蛋再密也有縫」。望您也不吝於對在下批評指教 :)
    a23456 大大:
    容我補充兩點:
    1. 閃靈本身不是個媒體。
    2. 新聞局的任務之一是要替國家對外作文宣,而如果真要找毫無意識型態的人,那請許純美出馬應該沒問題吧 XD
    fuzzball 大大:
    伊講過伊係潘懷宗ㄟ助理啦。
    我嘛認為伊ㄟ文筆嘛今流唱。
    farn dad 大大:
    感謝您的解說。
    就我觀察與經驗所及,歐美民主先進國家並沒有像台灣這樣把混淆這些基本份際當常態的。
    其實,光看棒球比賽就可以理解權力分立、獨立與界線的道理…不知道現在的學校老師是怎麼教這些觀念的?好奇溜…
    小高兄:
    謝謝您的關心。酥餅兄那邊是樹大招風;而我這小廟基本上應該還是會維持三五好友走進來,泡茶聊天的態勢吧^^

  16. 慕容兄
    我進來泡茶聊天
    我第一篇回應說謝謝您,第二篇其實也是同樣意思,因為很多這個業界的有識之士都知道問題所在,但是無法說出,能有人幫大家講出來,是可喜的…,倒不是我有什麼內幕
    問題林林總總,慕容兄能指出其中嚴重的三點,已經足夠,尤其[屠龍刀第二式],是剷除大部分禍源的方法
    NCC的問題比較複雜,大家的理想跟期待是[火種源],讓NCC變成邪惡的transformers是始料未及,但,我比較政治化,我認為是民進黨最後不得已妥協下的產物,因此因為政治所以讓NCC變怪物,這個要用勝選來解決,至於未來要怎麼做,是民進黨需要傷腦筋的,反正,要管傳播、電信、網路、高科技,從Wii到Wimax、未來光纖到戶,我真的不信他們懂,跟交給我差不多吧,連有線電視的分級付費、節目廣告化廣告節目化都搞不定
    另外,慕容兄的文章,整體其實是講整個電視界的,三立、民視都在您的射擊目標內,一到十六段更沒提到任何一家電視台跟人,要改革的是整個業界,與慕容兄意識形態相近的大家都同意了(也同意同個時間不管三立、民視也都要在同個標準下),因此顯然很容易知道比較不守分際的是誰了,當被批評時,就如同小高兄所言”群魅緊張”,奇怪,我們怎麼都不緊張三立、民視會怎樣呢?哈哈
    因此,蕭萬長的不良示範,我列為本篇文章的最重點
    [第一式]~~NCC怎麼看藍海年代這件事?
    [第二式]~~蕭萬長對不良媒體的看法是什麼?有個好節目就不是不良媒體嗎?如何解決不良媒體?
    [第三式]~~這個時候主持節目,廣告化很嚴重,假如現在葉菊蘭主持一個客家鄉親節目、或主持一個講廣告的節目,蕭萬長看法如何?
    慕容兄有空也出來走走,有更小的廟哩~~XD

  17. 哈!鉑大的廟是真小沒錯!~
    上次小弟斗膽去罵您和慕大出給My Angel的考題太難啦~
    不過廟小人少也好.泡茶都是我喝!XD

  18. 慕容兄之砍向惡質媒體的屠龍刀三式:
    「第一式:改造NCC。法定的規範權力在NCC手上,既然現在的NCC組成方式違憲於先、連番處置失當於後,就該儘速解散,重聘公正權威人士來負責媒體管理。」
    欲改造NCC、重聘公正權威人士來負責媒體管理…,七年來輸在立法院杯葛,但將卡在仍須經泛藍居多之立院同意通過,且下屆立委改選,單一選區兩票制下,來年別更慘輸掉席次。歹馬人士正想以政黨比例方式,繼NCC之後,複製監察院、大法官、內閣等,NCC新人選太公正、不偏藍、(不親紅?)不可能通過~第一式難成。
    「第二式:持續拒買、拒看不良媒體,並且發動公投(因為不用指望國會),以立法手段改變目前有線電視收費的包裹式定價方式,調降基本費,改以基本台與加值訂閱方式之契約,把拒看拒付的權利還給讓消費者,使有線電視台競爭徹底回歸市場機制。」
    第四台賺飽喝足,懶得換片,連收費都懶到外包小便利商店,太不利業者、太麻煩收費,必大力排斥抗拒,藍綠、統獨對峙下,欲喚起民眾團結事倍功半。第二式也難。
    「第三式:抵制所有政媒兩棲者。」
    政媒兩棲者,最會騙票,抵制也不易。第三式還是難。
    猶憶當年彭明敏先生曾稱:「容我環島講演一遍,當能喚醒台民獨立自主意識!」但今日彭老老矣!藍媒卻日夜反洗腦台民,深綠愛台者更要加倍努力,來改造各種惡質之「媒體、司法、民代、學術」,以去除台灣四大害!這才是最大最迫切之歷史使命。

  19. 我最近較忙,回應速度慢,請各位包涵。
    鉑兄:
    感謝您的回應。(也很驚訝您還把拙文一段段數,配胡!)
    從不同的視角切入所看到的相同問題極可能就是病灶所在。
    我亦認為,從媒體的奶水下手乃最佳矯治途徑,而且這是主要操之在兼為公民與消費者的我們手上之工具。當然,誠如farn dad 大大所指出的,操作的困難度還是頗高。
    至於NCC,主管權在行政部門,法源有待立法權修正,所以還真是個政治問題。選民若不趁明年國會改選作個好決定,包括NCC在內的整個政局還是個爛攤子。
    蕭萬長的確是使我構思本文時的真正引線。改革結構往往需要拿指標性的案例開刀(但也不能選擇性地放過其它「小案」)。
    等了好幾天,沒見到民視的人來抗議我的批評,足見這裡是個小廟,哈哈。
    小高兄:
    大廟小廟各有所長、各有風光。小廟的好處則正如您所言…看來您蠻「老莊」的 ^^
    farn dad大大:
    非常同意您的看法。那三個困局這些是我文中所未觸及的,感謝您的點明。
    三個困局的突破都只能靠公民社會的警醒與思辨,我們只能期望透過大家持續的討論與散播來形成力量,迫使體制內的權力部門改革。幸好網路提供了個環境,讓有志人士不用非得環島講演不可(環島講演當然對非上網者還是有用)。互勉。

  20. 其實我原先覺得藍海年代還滿不錯的
    這個節目的模式是
    主持人(一個女主播)提問
    蕭萬長以及來賓(通常是學者或企業家)針對提問進行討論
    很多人以為這個節目是蕭萬長當主持人
    其實他是固定來賓,每一集不管什麼主題他都會參加討論(反正都是財經的題目)
    我喜歡這節目是因為有一次看到他們找來賓
    大家卯起來討論長尾理論
    看得出來老蕭真的是有讀過
    很用功
    大家都在討論長尾理論如何用來賺錢
    蕭萬長卻提出:長尾理論的立論基礎是「規模」,並明確指出原著中有提到這點
    他提出這個點讓我覺得他真的有讀書,而且那時候他還只是個退休官員而已卻這麼用功
    後來我就成為該節目的忠實觀眾(針對老蕭,畢竟讀書大好!)
    我也一直認為該節目是靠老蕭在支撐
    個人認為蕭萬長應該很喜歡這個節目
    因為他在日後節目中常常提到最近坊間又有什麼值得注意的財經書,加以介紹,像是在跟同好分享心得一樣
    不過他常常在節目中針對各種議題很大方的說政策應該兩岸要開放
    (而且是還沒參選時就這樣了)
    除了這一點有些政治味,其他方面真的就是專業而已
    但是看到這裡的文章我才又感覺
    的確有置入性行銷的問題
    同樣曾經擔任陳水扁政府財經顧問的謝金河以固定來賓身分出現在「數字台灣」也屬於同一情形
    這下子我困惑了
    到底是名人替節目站台,還是節目替名人助攻
    這問題很是難解
    畢竟兩者之間最顯著的差別是隱性的
    並不特別外顯、外露
    身為退休官員,而且是曾經擔任陳水扁政府財經顧問的蕭萬長
    本應沒有立場爭議
    可是後來又被馬英九「三顧茅廬終於請出山」(馬英九語)
    退出藍海年代是應該
    否則至少也得要有一些避嫌的措施
    不過既然他現在已經離開了
    也就還好
    今天再看藍海年代看到蕭萬長以來賓身分接受專訪談博鰲論壇
    其實博鰲論壇一直都是一個談論經濟的會議
    美國歷年都有五百大企業的人員參加
    蕭萬長本人則是從很久以前就一直有參加
    以往看非凡新聞都會對博鰲論壇加以報導(其他台的新聞都沒有)
    就唯獨今年這次媒體把它染上了政治色彩真的很不喜歡這樣
    龍永圖罵得好!

  21. Chen 桑:
    謝金河基本上是個媒體人,直至目前為止,他並未從政,所以他之經常出現在某個節目,並不為過。卸去公職的蕭萬長也是;只不過,當他決定參選後,就宜遵守政媒區分的份際。
    基本上,政、媒之間的流動最好是單向的,若有人同時腳踏兩邊,或來回進出這兩個領域,都是不好的,因為那一方面造成政治競爭上的不公平,也會損及媒體的獨立性——尤其台灣媒體與政界糾纏不清,所以閱聽大眾更應注意政媒份際的問題。
    蕭萬長畢竟是技術官僚出身,比較言之有物,不像一般台灣政客那樣鬼扯連篇。不過,有讀書並不保證所言有理。以台灣的現況而言,問題出在於公共論域上激情叫囂蓋過思考辯論。就我個人的觀察,在某些民主化程度較高的社會,像蕭萬長這種等級的政治人物多的是,程度更高者也不少,隨便一個國會議員出來講話,就是我們的副總統程度,台灣真的離人家還有一大段距離。
    最後一點:雖說博鰲論壇的性質確屬經濟的,但我們不宜忘了,對於那背後的中共而言,一切都是政治的。我日前與一位研究中共的西方專家聊天,他與我兩人都認為目前台灣政界與學界對中共的瞭解都不夠深入…一般社會大眾更不用說了。這是台灣的一大隱憂。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