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三重市看台北市,從文明史看李慶安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台北市街全圖
岡田豐吉,〈台北市街全圖〉,1898
From 國家文化資料庫

站在三重市環河南路與成功路交叉路口的高處,將時間拉回到110年前,向東俯瞰台北市,所看到的景觀應近似於岡田豐吉在當年所繪製的這張〈台北市街全圖〉。

從這個視點看出去,現今為南北長、東西窄的台北市照立委李慶安的講法也是「躺著」。

由 於杜正勝日前參加中研院演講時提及「逆時鐘旋轉九十度看台灣地圖」的說法,引起教委會的立委關注。李慶安指出,杜正勝想出橫放地圖,是去中國化、去中華民 國化,而以台灣為中心的思考方式是一種自大的心態、自悲的心理,並要他「躺著」質詢,引起杜正勝的不滿,杜高分貝的指出,他是以教育部長身分來備詢,請立 委不要辱罵他。至於問到是否贊成將橫放的地圖加到教材內,杜說,他沒有說過橫放地圖會加入教材中,若有歷史編纂者要這麼做,他樂見其成,但他不會以教育行 政的力量去做干預學術的事。(新台灣,2004年5月28日)

這是國會有史以來,最好笑的質詢之一。


Kaart van het eyland Formosa en
de eylanden van Piscadores (1724-1726)
From 國家文化資料庫

自古以來,人類所畫過的地圖多到可以塞滿立法院議事廳還有剩,而其中,圖面上方不是朝北者不可勝數。以台灣為例:

從 地圖發展史來看,北方本來就不一定放在上方。以收藏於荷蘭海牙檔案館中的37幅17世紀台灣地圖為例,其中有14幅以東為上、11幅以北為上、9幅以南為 上。而歷史地理學者夏黎明教授統計161幅清代台灣地圖,指出其中有97幅以東為上、21幅以北為上、15幅以西為上。到了日本時代,以各角度來鳥瞰的地 圖依舊盛極一時。(橫躺的地圖是一種常態

為 什麼台灣古地圖以東為上者居多?最有可能的解釋是:當時進入台灣的方式以搭乘海舶進入本島西岸港口為主。右圖這張「Kaart van het eyland Formosa en de eylanden van Piscadores」上眾多關於碼頭、水道與礁石的標示即反映了這種出自海上船舶的觀點。簡言之,這種地圖是以使用者觀點出發而繪製的。

到了二十世紀,不少海防碉堡還在運用這種使用者觀點式的地圖:守備部隊的碉堡與兵力、火力部署佔據著圖面下方,而上方則是敵軍來犯所經的海面,不論那是東西南北或其它方向。

台北捷運站之地圖(局部) 到了二十一世紀,就在台北市內,我們也仍可輕易找到這種地圖。台北捷運站的每個月台上,都張貼著標示該站周遭街道的地圖。以左圖為例,北方是朝向圖面的右方。選區在台北市的李慶安大概沒看過吧?!李慶安要不要也來質疑台北捷運公司是否意圖「去XX化」?

本身是中研院院士的杜正勝部長還得為了自己在中研院院士季會上的發言,在立法院遭受李慶安立委撈過界(亦即政治干預學術),而且是出於少見多怪、強不知以為知的心態所作的批評與人身攻擊,難怪這年頭有許多賢士不願出仕,寧可閒雲野鶴甚至鬥雞走狗,也不敢涉入國家大事。

再回來講地圖。以北(或近乎北)為上的地圖的確是主流;然而,這並不意味著,地圖非得這樣畫不可。作為指示用途的地圖當然得符合主流規格;但在文化、學術上,卻不必一定得符合這種實用導向的規矩:在這些領域中,墨守成規不見得是項好事。

人 類文明的創新進步往往是靠極少數人跳脫主流文化所習慣因循的思考框架而達成的,哥白尼(Nicolaus Copernicus)如此,愛因斯坦亦復如是。就以杜正勝的老本行而言,以著重布衣庶民的生活世界來替代君王將相為經緯的研究取向,或改採經濟、技術層 次的長期變遷為著眼點來取代朝代政權更迭為主的歷史斷代,各式各樣的「看世界不是只有一個角度」(前引報導中 之杜正勝語)在全球歷史學界是已通行半世紀以上的觀念。只有那些腦子仍塞著填鴨式史地教育課本、仍習慣窩在教條主義框框裏面的人才會動輒把創新或另類的觀 點、觀念視為洪水猛獸,甚至像古早時教廷對付伽利略(Galileo Galilei)那樣地用政治力打壓學術「異端」。

台灣需要文化革命,改掉那種凡事都必得定於一尊、只要統編本教科書的思想懶惰病。

 

延伸閱讀:

關於本文的 15 則留言

  1. 版主:違反版規第7條,刪除。

  2. 可悲的是,這些人掌握大多數發言權,杜部長已經被妖魔化到幾乎無法翻身了

  3. ykhuang大大:
    發言權真的是重點。因為要搶盡發言權,所以他們希望當教育部長的人順從他們的意見,在此情況下,他們當然會視杜正勝為眼中釘。
    BuT大大:
    就像被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
    鉑兄:
    我們的確不能坐視這種現代版的「獵殺女巫」。

  4. 妙子姐:
    OK :)
    請記得刪去連結語法中的 “title=…” ,其中的語法是跟著”boxover” 這個javascript運作的。

  5. 她們早就習慣政治干預學術
    或者說她們的認知學術是為政治服務的
    現在她們沒政權,所以只好一天到晚抗議杜部長政治干預學術

  6. “思想懶惰病”
    台灣國人的歷史幾乎等同於一部被殖民統治的歷史
    別說養成—隨時抽出獨立的自我進行思辨的能力
    甚至已存在一種文化基因:習於依指令而動作
    甚或 等待指令 任何不公也都可

  7. 黑手黨老大:
    所言甚是。此外,現在學術界、教育界的許多領域與部門實際上仍由舊黨國體制之遺老遺少在掌控。教育部長若不打算向此等勢力低頭,是不會有好日子過的。
    謝兄:
    同意!這「文化基因」是當前多數政治社會問題的主要根源之一。
    在「等待指令」的心態下,自會消極地等待聖明的政府與「大人」(以現代字彙而言:「菁英」)。對這樣的人而言,「民主」並不是人民作主,而是人民選主。

  8. 黑手黨老大:
    他不可能輕鬆的,他知道,接教育部長即跳火坑,就算不接,他還是被國民黨視為眼中釘。希望杜老多保重、少為一些跳樑小丑的攻擊而生氣。

  9. 部落格之旅(1)

    最近上班魂不守舍,因為看到許多部落格非常有見地。
    在嚴肅的話題之外,還有一些有趣的比喻。

  10. 杜部長是傑出的中國上古史學者,作為教長,他也表現出他的堅持。
    但是我只能說,杜老爺真的很不會講話、很沒當官的架子!無奈!
    禮儀是用在有禮的人身上,至於無禮者,只有以傲慢回之,這才不失禮儀。
    而且,必須是巧妙的傲慢,如果動不動就跟別人臉紅脖子粗,那10個飯桶輪流罵你兩句,部長豈不是要心臟病發送急診了?
    「台灣中心就叫自大?」
    那我們會儘快考慮把中央政府改名叫邊緣政府,請李立委一定要支持本案
    「躺著看台灣就是不對?」
    麻煩立委修法,規定官員備詢時要和立委一樣面對主席
    反擊的話很多,版友們一定有太多比我更犀利而不粗俗的點子;兩造交鋒,先失態的就輸了啊

  11. 鄉民大:
    誠如您所言,對付那種層次的立委得有相應的姿態與手段。這幾年下來,杜部長其實也進步不少,但以他的學養來講,其段數應還可以更高。較難克服的是個性。在這方面,杜老的脾氣算是已收斂了許多。希望他多以風淡雲清的心境看待種種騷擾,把官場當作道場,那樣對身體健康也比較好。
    現在國會質詢的制度很糟糕,對政事辯論的作用遠小於立委作秀。我認為應該改成最多以三回合為限的限時一問一答,把發球權交由主席控制,這樣比較容易使應答官員完整地答詢,而不用陷於不是鬥嘴鼓就得挨訓、被奚落的局面。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