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政治自殺者補己一刀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雖然被告馬英九拜極富爭議性的判決之賜,而從一審脫身;但是,自其貪污案被舉發以來,政治人物馬英九說詞反反覆覆、自相矛盾,已使他的公信力在許多人的心目中完全破產。假使他從一開始就坦然認錯,大可將損害控制在司法訴訟層面上。可惜,他沒這智慧。沒智慧的表現,近日又加一樁。

一審之後心情輕鬆的馬英九於8月15日在台南新營市公所座談時提到了自己的官司:

馬英九與民眾座談時,有里長擔心村里長事務費是否也會有首長特別費的問題,馬特別舉法院的判決書表示,村里長事務費及地方民代的油電、文具費,和特別費一樣,都是屬統籌概算的費用,錢撥給村里長及民代後,就不會過問用處,超過的民代自己貼,沒用完的也不會要求繳回。

馬進一步以出國經費的報銷舉例,出國的交通費要實報實銷,但住宿費就是統籌的費用,像美國舊金山一天是二百美元,沒人會過問住的是什麼飯店、花費多少,住宿費超過就自己補,如要省錢,去住動物園地板也可以。

馬表示,之所以不要求每筆經費報銷,就是為了減少不必要的行政程序,以免浪費資源和減低效率,這些在前天法院的判決書裡都有提到。 (《自由時報》,2007年8月16日

既然是「統籌概算」,就是公款而非私款! 假若是私款,根本沒有談「統籌」的必要。

以村里長事務費而言,「事務費」一詞就明顯指公款。試問,如果您的里長只用三成的事務費,而將剩餘的七成納為己有,您會不會認為這是一個假公濟私的自肥之人?其實,不只公職如此,就連在私人企業,也不容許職員把幾千元事務費放在自己戶頭當自己的錢。

出國經費的報銷也一樣,而且更能說明馬英九所犯的錯誤。「國外出差旅費報支要點」第六條規定:

出差人員交通費之報支,機票部分,應檢附機票票根或登機證存根及國際線航空機票購票證明單旅行業代收轉付收據;其餘交通費,應檢附原始單據 或旅行業代收轉付收據。

為什麼要檢附機票票根或登機證存根?很簡單,要證明申報者是否真的出國,而非拿公家的錢買機票不用,人卻躲在國內,坐享其它部分(如食宿)的差旅費。換言之,出差這件行為必須發生,否則就沒有申請這筆款項的資格。 此外,出差人員不但得證明自己出國,他在回國之後,還是必須就相關開銷打報告、接受審核:

出差人員應於銷差之日起十五日內依本要點所定各費,詳細分項逐日登載國外出差旅費報告表(格式如附表),連同有關單據,報各該機關審核。(「國外出差旅費報支要點」第十八條)

至於不用實報實銷的部分,到國外出差過的公務員都知道,那筆經費在法規上與實務上都不只包括住宿,還包括出國之手續費、保險費、行政費、禮品及交際費、雜 費、住宿費、膳食費、市區火車票費、市區公共汽車車票費、市區捷 運車票費、洗衣費、小費及其他與生活有關之各項費用(「國外出差旅費報支要點」第四條)。 原則上,扣除所有開銷之後,結餘不必繳庫,不夠的自己貼補。

然而,可沒有人真的會像馬英九所說的那樣「去住動物園地板」(乾脆說住獅子籠算了),也沒有人會選擇像遊民那樣去露宿街頭。出差旅費的規定金額,視出差目的地而異,「中央政府各機關派赴國外各地區出差人員生活費日支數額表」之所以要詳列全球一千多個地點、逐一規定金額,正是因為同時不要讓國庫與出差者任何一方吃虧,而依各地的物價水準與匯兌價格來訂價。

就以舊金山為例,政府規定的生活費補助是268美元(而非馬英九所說的200元),以目前匯率計算,約合台幣8800元,如果選擇投宿於廉價的二星級旅館,至少得扣掉近2000元。除非淨窩在旅館看電視、吃泡麵,否則,把其它開銷東扣西扣後,出差旅費很難能剩下半數以上。甚至,有些出差者會因此覺得手頭很緊。

反觀馬英九,他在市長任期的前91個月(從首次當選到被舉發貪污),以領據拿了15304300元的特別費,卻被侯寬仁檢察官查出,其中有11176227元未支出,也就是說把73%的款項留給自己。一個市長長期把政府信任他、由他自由分配於每個月公務的費用17萬中的12萬留在自己戶頭,不算貪污的話,算什麼?別說納稅人,就連每次出差後得打報告的公務員也都會深覺不平。

公務人員、包括市長在內,不是承攬政府標案的廠商。承包商在依約取自公庫的款項與自己控制的成本之間牟取利益,此乃天經地義、合法合理之事;相反地,公務人員在職務上的金錢利益只能來自於薪資與獎金。

最後,馬英九所謂的「減少不必要的行政程序」應該是指原則。雖然政府原則上不查零頭剩餘,但並不表示不用查或不能查被大量留置私人口袋的預算;一旦有人檢舉「統籌運用」的錢大多被領而不用、據為己有,政府焉有不查之理?!不能不查,因為不論是「實報實銷」或「統籌概算」的經費都是公款。換言之:原則不查、例外當查。比例原則是合法與否之重要判準:幾百元的出入或可容許;但經常性的、數以萬計的經費被留為個人財產,這就構成了侵佔公款。

所謂的統籌運用,只是給個方便,其前提是信賴;當一位被信賴的公務人員把方便當隨便、利用便利牟取私利,該員即違背辜負此信賴:就是基於這個道理,北檢才會追加馬英九一條「背信」罪名。

總而言之,馬英九在新營所舉的兩個例子正好倒打自己的「私款說」一耙。他這番說詞讓我們更看清楚一審判決的不合理,同時也為自己的反覆矛盾之詞再添一例。當一個政治自殺者如此給自己補上一刀,旁觀者也只能感嘆:愚莫若之甚矣。

延伸閱讀:

by 慕容理深
update 2: 2007.08.19 19:06:16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Technorati : 司法, 特別費, 貪污, 馬英九
Del.icio.us : 司法, 特別費, 貪污, 馬英九

關於本文的 26 則留言

  1. 唉,馬先生也”long Stay”我出生地新營了。
    此案的判決書,有人戲稱根本是辯護狀;我想起我堂弟,因案被判處十三年,還浩浩蕩蕩請了三個律師。後來法官私下對我堂弟家人說:這種重案判十三年,算是輕判了,大可不必請三個律師。
    雖然案例不同,不過以蔡法官的心態,馬先生也不用請大律師了,反正「禮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把聘律師的錢省下來捐給偏遠地區小朋友當營養午餐費,不是很好嗎?

  2. 抱歉,我曲解了「禮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的原義。
    不過令我詫異的是,『出國的交通費要實報實銷,但住宿費就是統籌的費用,像美國舊金山一天是二百美元,沒人會過問住的是什麼飯店、花費多少,住宿費超過就自己補,如要省錢,去住動物園地板也可以。』
    馬英九居然說這種話,只能說他是被一審判決的結果樂昏了頭。

  3. 一樣的狀況,就是馬英九不斷的在挖自己的陷阱,我就不相信有足夠的法官趴在陷阱口讓馬英九踏過去。
    PS.上面beckett最後一段說的好啊~XD

  4. 我讀到慕容兄本文指示的重點之一是信賴的問題。
    >>『出國的交通費要實報實銷,但住宿費就是統籌的費用,像美國舊金山一天是二百美元,沒人會過問住的是什麼飯店、花費多少,住宿費超過就自己補,如要省錢,去住動物園地板也可以。』
    >>到國外出差過的公務員都知道,那筆經費在法規上與實務上都不只包括住宿,還包括出國之手續費、保險費、行政費、禮品及交際費、雜 費、住宿費、膳食費、市區火車票費、市區公共汽車車票費、市區捷 運車票費、洗衣費、小費及其他與生活有關之各項費用(「國外出差旅費報支要點」第四條)。
    馬英九再度說謊,我認為他出國飯店住宿一個是在台灣就以機加酒計算,因此飯店費用就是與機票錢公款一起付給旅行社;若非機加酒,則隨從人員負責check out,單據再回來報銷;吃飯、交際費應該都是回來報銷。
    以其部長、市長之尊,出國根本不太可能從自己的口袋拿出一毛錢來支付花費,回國後隨從自然都很識相把所有單據拿去報帳,還在那邊分私人、公家,才是真正的[增加行政程序,浪費資源和減低效率],話說是有一堆人辦事貼發票沒錯,只是大家不會那麼麻煩:市長麻煩您先墊多少多少錢、市長麻煩指示哪些是您私人花費、市長經過計算麻煩您要拿出多少多少錢…。除非下屬都很白目。
    因為我認為他不會先領一堆錢在身上然後出國是負責付錢那個,也不太可能出國都刷部長、市長的卡,所以出國有花費,即使是照他說的{沒人會過問},回來還是得算算私人花多少再從每日268美金(以舊金山為例)裡去扣,多花不補少了再給,下屬這些事情一樣要做,跟私不私人、統不統籌根本無關,照樣[增加行政程序,浪費資源和減低效率],所以他又說謊了,騙大家都沒上過班。
    更別說預支每日268美元讓他放著,有可能隨從領著放著,然後負責付錢,既然馬英九提到出國,那就要請馬英九證明除了268美元[實質補貼]外,其他花費都是乾乾淨淨,沒有貼假發票(當然,有假發票也不關他的事,因為不是他貼的~~XD)。
    所以我認為特別費留了73%給自己應該比例上還是算低的,其出國的268美元應該是100%留給自己,起碼他這次認為268美元100%是給他自己了。
    是的,公務員268美元拿了是不會還的,但不會100%或大部分變自己的。
    兩種費用性質不同、用途不同,這位先生可以拿來比,合理化自己貪污,沒想到再告訴大家他又污了出差費,很棒,又捅自己一刀。
    因此,背信罪成立,不過是兩案!
    佔篇幅了,抱歉!

  5. 我大概懂版主的意思,版主是說國外出差的旅費要報公帳,就一定得是真的出國了才行,而如果費用超過規定的金額就得自己出錢了。
    但我不相信以馬桶當市長的身分飯店會住多爛,會吃多爛,即使超過規定的金額,也不可能自己拿錢出來貼的。
    看馬桶在當市長時,出國訪問所花的錢,當超過經費時,有哪次是有自己貼的情況發生?
    馬桶還是閉嘴的好,不過看樣子他沒學到之前他說特別費是公款,而留下他日後說謊證據的教訓。

  6. 所以,簡言之,馬英九拿公家錢不辦公家事
    這和以前被譏諷為 佔住茅坑不拉屎 拿公餉卻只混吃等死的千年國代 本質有何不同?

  7. 不太清楚公家機關的程序,不過我之前幾次出差一般會有實報實銷的部份(住宿交通),加上固定的零用金補貼(不須單據照天數給)

  8. beckett 大:
    讀到馬英九那番話,我第一個反應正是:這傢伙樂昏了頭! ^^
    至於他的一審「判決書」,那真是近年司法史上令人瞠目結舌的絕品啊… XD
    Tiat兄:
    >我就不相信有足夠的法官趴在陷阱口讓馬英九踏過去。
    非常傳神的意象!
    怕就怕在整個審判體系跟其他人一樣,被拖著趴下去當人肉橋。
    鉑兄:
    很感謝您的詳細補充 :)
    以個人對公務體系的認識來看,我認為您的推測很可能成立。
    另,我倒好奇,如果嚴查他的出差費,會不會牽拖出另一位余文…
    孟芬大:
    的確,支領出差旅費的要件是必需出差,而支領特別費的要件也是應有相對應的「事項」才行。如果特別費預領過多,繳庫是應該且必要的才對。
    馬英九真的是學不會教訓,由此亦可見此人智慧欠缺的程度有多嚴重。
    (另,我頂多會說「馬統」,that’s enough)
    跳躍前進的台灣國 大:
    對!就是「拿公家錢不辦公家事」這幾個字!法官判決書講來講去都繞過這個再簡單不過的事實。
    liau 大:
    感謝您的指正 :)
    ykhuang大:
    在公部門,出差旅費的金額也是「照天數給」,出差前就得呈報,若有變更,還得另行報告。
    私人企業有時也會碰到某些無收據、發票或百分之百可信的憑證可報銷的支出(尤其是送往迎來、婚喪喜慶類),但若總經理每個月把交際費多數放在自己戶頭當私款,那可是董事會攆走他、甚至把他拖上法庭的好理由。
    不過,對於輕忽數字管理的中國文化醬缸傳人而言,這些都是馬耳東風、對馬彈琴^^

  9. 慕容大
    再計較一點想
    如果馬如案發後翻供所言 一直都把特支費當私款
    馬在不用領據部份都當私款按月全額領光
    那麼馬先生在需要領據的部份就產生兩種可議情況:
    ㄧ,領據部份其實也是當成私款
    按照馬的小貪習性(其實比起升斗小民,他已是大貪) 他一定盡量把不能直接進帳的十七萬 花完為止 這就說明 為什麼領據部份發票 五花八門 還有為什麼余文得處心積慮把馬的私人小額單據用大額發票來替代
    我認為把要單據的部份加以徹查的話 應該會有更驚人發現
    如果余文明知馬詐領公款 (公款私用) 仍代為執行 那麼余文是否應列為貪污共犯(依陳瑞仁邏輯)?
    若此,兩刑相較 余文判偽造文書還算判輕了 所以余文一肩扛下罪責 不單是為馬英九 也是為自己打算
    (然而,這種私款說,根本不通,若是私款 幹嘛找麻煩 要單據 一筆一筆報銷?有人會沒事把自己每月私人開支明細報繳工作機關嗎?)
    二,領據部份真的當成公款使用 以領據實報實銷
    如此一來 特別費有一半認知為公款的事實 會讓實質補貼為私款的說法 不攻自破
    有那一條法令明文規定 特別費要單據者為公款 不要單據者為私款?沒有嘛
    所以,因為公款才需領據 實報實銷的做法 已經明白點出特別費公款的性質 不需領據只是行事便宜的做法 改變不了特別費為公款性質

  10. 國外有莫非法則(Murphy’s law)
    台灣則有 守訓法則 - 概離譜 (一大笑!)

  11. 跳躍前進的台灣國 大:
    一個名詞問題:您所謂的「領據部份」應該是「實報實銷部分」(也就是說要有發票或收據)。一般所謂的「以領據核銷」部分,則是馬英九儲蓄在私人帳戶的部分。
    對於實報實銷的部分,侯寬仁採相當寬鬆的認定。誠如您所說的,若仔細嚴格追查實際金錢流向,那會再迸出什麼故事,還真是令人好奇(基於馬小九的case之經驗)。
    另,您的第二點相當關鍵,天下哪有一筆預算半額屬公用、另外半額屬公私不分的道理。光靠這一點,馬英九的「私款說」就被一槍斃命了!

  12. 慕容大
    謝謝釐清我的用語意含
    應該是「需單據」實報實銷部份和「無須單據」以領據簽報部份

  13. 慕容大,看來我們還是高估馬先生的政治智商,因為馬先生的政治自殺動作不斷,請看:
    記者(問馬):最近為什麼會常傳出您跟王院長有心結,王院長跟黨中央雙吳?馬英九:我跟王院長沒有心結,我也不曉得,「我現在遠離台北,對台北人想法不了解。」
    台北離南部多遠?(又不是沒搭過高鐵)馬先生又離開台北幾小時了?竟然可以說「遠離」,可以說自己「現在…對台北人的想法不了解」?
    蜻蜓點水南訪說是 long stay, 出趟門說是遠離。離開住了一輩子的台比幾多小時就說對台北人想法不了解,那麼請問馬先生,到南部 「long stay」 又能明白什麼?就算馬先生真了解一點皮毛,按照馬先生的風格,等他一「遠離」南部,很快就會「對南部人的想法不了解」,那 long stay 又有何用?
    顛三倒四,前言不對後語,場面話、推托之詞,想到哪,說到哪,毫無邏輯可言,唉!經不起檢驗的馬英九,偏偏身邊就有這麼多護航的媒體、幕僚、政客?
    腦中突然浮現周美青臉上常有的無奈神情…

  14. 原文中提到:
    馬進一步以出國經費的報銷舉例,出國的交通費要實報實銷,但住宿費就是統籌的費用,像美國舊金山一天是二百美元,沒人會過問住的是什麼飯店、花費多少,住宿費超過就自己補,如要省錢,去住動物園地板也可以。
    如果,他真的有這樣講,那我可要拍拍手了。原因如下:
    1.佩服→馬先生臉皮真厚
    2.失望→馬先生說「沒人會過問住的是什麼飯店、花費多少」,這是現行制度的問題,他不求改正,甚至視為理所當然
    結論,等著看2008年度大戲「馬英九自毀前程」。

  15. 今天看新聞挖挖哇請來4位算命的老師,每位都說是馬桶會贏耶。
    還說明年馬桶的運勢是大好到難以估計。
    不知版主有何看法。

  16. 跳躍前進桑:
    我也認為他老是「想到哪,說到哪,毫無邏輯可言」。這種症頭顯示他思考的膚淺程度。他就像某些推銷員,視情況講話,什麼都講,唯一目的就是要讓人家覺得產品好、甘心掏錢買。問題是他一再地對同樣的人(選民)推銷同一產品(自己),講多了就事實俱在、有血有肉地露出破綻與矛盾。
    謝長廷競選總部實在該編本馬語錄,廣為發送,讓更多人見識見識馬英九光鮮外表下的「馬之內在」,呵呵!
    說到周美青,我蠻同情她滴;不過,按陳瑞仁的標準,她也該被列為貪污共同正犯被起訴才是。
    Jenny桑:
    記者所轉述的部分蠻符合馬英九的辯解風格,應該八九不離十。
    我比較擔心的是馬英九自毀前程沒成功,因為那就等於台灣自毀前程。︴︴︴
    孟芬桑:
    前例:全台灣極少數算命師曾預言阿扁會當選^^
    從占星術來看,他的命盤中的Moon’s Node與重大命運相關的冥王星在明年總統選舉日呈90度相刑之相位,按照Reinhold Ebertin的詮釋:”Sharing of tragic fate in common with others, separation through superior force, grief.”~~聽聽就好^^

  17. 慕容理深:
    是啊,每次都聽到算命的說是國民黨營面大,結果還不是民進黨贏。
    不過我越來越覺得,為甚麼每次國民黨選輸都暴動,有可能是因為他們覺得連算命的都說國民黨會贏,所以一定是民進黨作弊,國民黨才會輸啦。
    因為這些老師說了ㄧ些話,他們說:如果沒意外,如果民進黨沒出奧步,應該是國民黨贏。
    這些老師真的很會說鬼話,明明是自己預測不准,結果為了怕事後被批不准,砸了招牌,所以都說應該是誰贏,但這中間還是有變數,如果對手沒有怎樣又怎樣的話,那應該是誰贏。
    這些話不是廢話嗎?

  18. 這正是我為何無法同情侯寬仁的地方 他便宜馬英九,輕放周美青在先,司法尊嚴蕩然無存,他是始作俑者。按理,前法務部長與任職銀行法務室主任的馬周二人,知法犯法,應加重,而非從輕,量刑。這是政治意識形態左右司法判斷的明證,也是法律倫理學的負面教材。

  19. 孟芬桑:
    他們的確老是說廢話,反正上電視有錢拿就是了。世界上大概很少像台灣媒體這樣,每天都可以看到好幾位命理師出現在頻道上。只能說台灣(尤其媒體)的前現代性格還是蠻強的。這大概也可以解釋為何國民黨這個前現代性格的組織仍有龐大支持、仍受命理師們看好(與支持)。
    跳躍前進桑:
    不少正義女神(Lady Justice, Justitia)像的眼睛是被矇住的,那代表著:司法審判根本不該管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是誰。從侯寬仁到蔡守訓,這個原則顯然沒被徹底遵行。

  20. 所以我認為馬英九特別費案已經超越司法審判範疇 進入人性道德層面
    良知可以不經收買而自我出賣
    為什麼?

  21. 馬案一審法官的文字與邏輯能力

    三位法官聯合具名的判決書竟然出現明顯的邏輯推理錯誤以及對政府公文書字句的理解偏差。

  22. 來告必查,癱瘓司法

    基於接二連三的首長特別費訴訟案會「癱瘓司法」的考量,謝長廷提出以大赦化解的方案。已經習慣拿錯香跟拜的馬英九則昧於法律常識地主張「特赦」。另有些人則建議以特別立法方式來解

  23. 來告必查,癱瘓司法

    基於接二連三的首長特別費訴訟案會「癱瘓司法」的考量,謝長廷提出以大赦化解的方案。已經習慣拿錯香跟拜的馬英九則昧於法律常識地主張「特赦」。另有些人則建議以特別立法方式來解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