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市長long stay的北市老是淹水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來源:華視新聞,2007-08-22 20:14

說來諷刺,就在馬英九在雲林批評政府治水不力的次日,一場午後雷雨又讓台北市重慶北路南陽街基隆路三段中山北路五段等多地淹水。馬英九當了八年市長的首都,除了社子島水患的老問題沒解決之外,還多了許多以前幾乎不淹或只有輕微積水現象、現在卻動輒淹水,而令眾多老台北嘖嘖稱奇的地方。

最離譜的案例之一是台北車站對面的區域,2004年6月23日當天總雨量是103.8毫米(即10.38公分),南陽街、信陽街、衡陽路、公園路、懷寧街、漢口街、武昌街、重慶南路一段、忠孝西路館前路一帶淹水高度達50公分(見台北市積水查報網)。 馬英九當市長前的1998年9月26日,台北市見識到的雨量達160.5毫米,當地卻未淹水(當時是阿扁市長正尋求連任,若淹水的話,媒體必大幅報導)。馬英九入主市政府long stay幾年後,人稱「補習街」的南陽街卻動不動就成了「運河街」。今年8月22日,南陽運河再現,河面上還「到處都是死掉的蟑螂,還有油膩膩的菜渣」 。

關於北市水患,馬英九在2005年5月20日曾如是說:

馬市長強調,在市府的努力下,北市淹水情況已減少許多,如果家戶也做好防水設施,淹水的情況將再減少。( 台北市政府新聞稿

根據台北市積水查報網,前一年,也就是2004年,台北市有87個淹水案件。這只是在該網站上登錄有案的,實際數字還更高。馬英九說「北市淹水情況已減少許多」這話的時候是五月,當年從年初到四月,台北市並無大規模降雨,當然也就沒有淹水,這跟市府努不努力無關。而就在馬英九說「北市淹水情況已減少許多」的前幾天(5月15日),台北市南、北區至少有三個地方才剛出現積水問題(羅斯福路3段10號至60號、中和街458巷32弄、奇岩路241巷);兩週後的6月3日,北市又有多處淹水,水深最高紀錄45公分:rain taipei

  • 承德路、通河街口:20cm
  • 中央南路1段:10cm
  • 公館路、民族街口:8cm
  • 文林北路、明德路口:10cm
  • 中央南路二段:5cm
  • 延平北路、酒泉街口:10cm
  • 華榮街:30cm
  • 美德街:45cm
  • 崇仁路1段:10cm
  • 公館路231巷:10cm
  • 康寧路3段56巷:5cm
  • 中正路、文林路口:20cm

值得玩味的是,5月15日那天,台北市降雨量是 162毫米;而在6月3日,只有63.4毫米的降雨卻在更多地方造成淹水。

台北市政府最常用的理由是瞬間降雨量太大,排水系統不及宣洩。這種解釋要說得通,就必須得拿出包括瞬間降雨量與排水系統設計的數據來佐證,以昭公信;可惜,沒看到市政府這麼做。而且,如果是排水系統有問題,就應該改善排水系統吧?!

而且,問題並不一定出在排水系統本身的設計上。如果排水系統的預定流量夠大,但排水道因阻塞而變窄或甚至不通,那還是會造成水災。這幾年來,我們常聽到受災戶抱怨市府未派人清理排水溝;而我個人平日也觀察、聽聞到這種「市政螺絲鬆動」的現象。其實,即使派員來疏通,也還有是否確實清理的問題。前年,在歷經多次淹水後,我曾向里長要求務必請市府派人來清水溝。市府派員前來處理時,我剛好有空,於是(偷偷)在現場觀察。我發現,工作人員並未真正清理兩個水溝蓋之間的部分,而且也只處理出現淹水的部分,完全不管下游用目視就知該清理的部分。不令我意外地,沒過多久,我家門前還是有小河。

此外,清理排水系統的時機也是個重點。在經過大雨後,排水道內很容易出現淤積,若不加以清除,下一次大雨降臨而造成淹水的機率就會提高。這也許可以解釋,為何在2005年5月15日未淹水的地方在半個月後,雖然降雨量比上次大雨少了近100豪米,卻出現嚴重淹水。

疏清排水道是個技術問題,我們這些「少也賤、故多能鄙事」的市井小民知道起碼該怎麼作,從小好命的馬英九就未必懂。不懂,就很難在要求部屬時抓到重點。跟基層、實務脫節到一個地步的管理者本身就是管理體系的一大問題。

06-09-26@065104
2006年9月26日,台北市

除了排水系統之外,還有個根源性問題:淤積物從何而來?為了準備這篇評論,我發現,早在1999年,網路論壇上已有人針對北市木柵地區的淹水問題提出詳細的檢討(木柵淹水是與非 )。其中,「馬路太髒」被列為第一主因。這一點跟我八年來的觀察結果不謀而合。雖然馬英九和郝龍斌都宣稱自己貫徹「垃圾不落地」政策;但事實上,這個在陳水扁市長任內雷風厲行的政策在馬英九討好市民的軟弱作風下,早就破功殆盡了。

從2000年開始實施的「垃圾處理費隨袋徵收」政策更使台北市的戶外髒亂程度雪上加霜。一方面,不少被馬英九捧為「高水準」的台北市民根本不買垃圾袋,而把家庭垃圾丟在人行道垃圾桶裡面或周遭,其數量之多,每每造成人行道垃圾桶滿溢後的四周髒亂不堪。更何況,還有一部份人直接找個人家看不見的地方亂丟,而這些垃圾跟人行道垃圾桶附近的一樣,常常遭到拾荒者、遊民還有流浪狗的「再處理」而到處散置。馬市府或因為不敢得罪人、或因為無能而從未採取過積極有效的措施去矯正這種現象。到處落地的垃圾就這麼日復一日地進了排水溝。

06-01-23@194735
2006年1月23日,台北市

除此之外,為了減少家庭垃圾被丟進人行道垃圾桶,北市府大量裁撤住宅區的人行道垃圾桶,以至於行人常常走了幾百公尺卻找不到一個垃圾桶。這使得越來越多人養成隨手亂丟垃圾的習慣,或看地面上髒亂而有樣學樣地跟著亂丟(破窗理論是也)。市政府一天派兩三班人馬掃馬路,但每天還是有許多廢棄物掉入排水系統,而若遇到風雨,情況更嚴重。如此一來,排水道堵塞的機率自然大幅提高。明明使用同一套排水系統,台北市以前不淹水的地方如今卻動輒淹水:環境髒亂當是此現象的主要原因之一。

馬前市府動用大批預算與行政資源去補助私有建築物的防水閘門,可謂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治標之策。在實際操作上,由於很多防水閘門是組合式的,使用者即使熟練之,還是得費一番功夫。每逢大雨,有些使用者總是遲疑於「架裝以防萬一」、或者「懶得安裝賭運氣」之間的選擇。若是地

關於本文的 17 則留言

  1. 馬市長的執政力 - 問題一一「浮」現?

  2. 假如郝市長會治水,就有兩種狀況:
    一、治水變成郝市長的偉大政績,感謝馬前市長讓台北市淹水
    二、水治好了,突顯馬前市長的無能、是不給馬前市長面子的行為
    所以說什麼郝市長都不會去治水的,慕容兄您家門前仍然會有小河~~XD

  3. 鉑兄:
    所言甚是。郝市長上任以來,我們大樓地下室已有兩度差點出現賓士牌遊艇。我等著看郝市長會不會追上馬市長的紀錄 XD

  4. 喔,忘了說:賓士車主一家子都支持國民黨,台北市選民之奇妙處可見一斑…

  5. 啊他說民進黨的人都是短視近利,所以短期內沒辦法收到成效。
    你看他在雲林一發功台北立刻見笑,這才是真正的高瞻遠矚,短期內馬上發揮效果啊。

  6. Pig 兄:
    呵呵,說得好!
    他說阿扁貪污,可是人家帳戶沒有異常;他說自己清廉自持,自己家帳戶結餘扣掉薪水後還每個月增加十來萬。

  7. 幕容兄
    願意上電台聊聊嗎
    李俊達敬上
    25175680

  8. 還少提一點
    新垃圾桶硬是不開張!
    公車專用道上的幾乎都還包著塑膠袋
    是怎樣,驗收要驗這麼久嗎?

  9. 原來這就是讓北市府沒信心的高水準台北市民
    老是讓我必需拿著垃圾遊街

  10. 李兄:
    收到。容我稍後回覆。
    鄉民 桑:
    馬英九時代就已經推出一波新垃圾桶取代一部份舊的,容量與開口都比原來的小很多。還未驗收的這批容量也不大(就國際水準來說),而且已經割傷了人。這批貨,每個報價一萬多元,半年多來無法完成驗收,又是一個馬英九留下來、郝龍斌無能收拾的爛攤子。
    黑手黨 老大:
    看來我們有同樣的行為模式^^。
    我有一種感覺:這年頭在台北市街頭循規蹈矩,越來越像呆子…

  11. 唉,總以為每個公園裡都有垃圾桶,今日中午在某公園用餐完畢,才發現事情不是我所想像那麼理所當然,所以只好跑進某學校找垃圾桶。
    以後建議PDA製造商,可以附加有顯示垃圾桶位置的導航功能。
    我想一定可以受到廣大市民的喜愛。

  12. 我原本也想寫垃圾桶的問題,不過慕容兄已經寫了,而且寫的比我的好多了…那我就可以偷懶了~XD
    我的觀察也是一樣,減少垃圾桶的數量,基本上只是一種形式主義的表面功夫而已,並不能使台北市的垃圾量減少。減少垃圾桶加上垃圾袋政策,等於是製造了一種「誘因」:亂丟垃圾。如此一來,台北市會有多衛生,那才是奇怪的事。
    台北市垃圾量減少的真相是:台北市許多大樓的垃圾委託民間業者清理,而民間業者直接載到外縣市去焚化掩埋。

  13. beckett 桑:
    2000年以後,台北市的許多小公園與綠地的垃圾桶就被陸續拆除殆盡。使台北市成為現代世界城市史的一項奇聞。
    「顯示垃圾桶位置的導航功能」是我今年所聽到最kuso、但實用性最高的idea… XD
    Tiat兄:
    台北市垃圾處理問題值得好好被檢討。
    我們的看法不謀而和。由於討論水患,我只談了人行道部分,而未談及您所提到的垃圾量減少官方神話等面向。所以,非常期待您能夠撥冗撰文來評論北市垃圾處理政策。

  14. 慕容理深兄好
    我覺得這一篇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事實,攸關北市的淹水問題。(推眼鏡)
    這幾年台北市翻修人行道換上不透水撲面與增建都市公園’地下的停車場’,以及以及一些兩岸以水泥為底的生態工程野溪整治….
    導致排水不良。
    如果大部分都市公園底下都是水泥空間的話,雨水失去在公園綠地滲入地下水的機會。
    我第一次聽到對於台北市不透水與排水不良而導致淹水的大力批評,是出自李鴻源教授,後來他去當周錫瑋的台北副縣長。我不清楚為何這些批評馬英九會不知道。
    2004年6月23日那次的淹水,我很懷疑,北市是想以積水包圍總統府,然後以蟑螂與白菜作武器。

  15. 「顯示垃圾桶位置的導航功能」 這個構想非常之好,不過以台北市的現狀可能要再細分成 「可丟垃圾的垃圾筒」和「塑膠袋套著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用的垃圾筒」兩種 :p

  16. 波 桑:
    的確,我忘了這個因素|||
    非常感謝您的補充! Orz
    陳市長任內所完成的十四、十五號公園一片綠地;馬市長上台後不久,就全部挖掉蓋地下停車場(完工期一拖再拖),而且還在改建後的公園中用了許多水泥,甚至還造了個巨大的岳飛騎馬銅像,下書「還我河山」,真是莫名其妙到了極點。
    除了公園之外,也有一些學校操場被改為地下停車場。台北市以前曾有抽地下水而造成地層下陷的問題。若地面水滲不下去,除了容易提高淹水可能性之外,地下水若補得不夠,長期而言可能會造成地層下陷。
    說到2004年,那年春天,國民黨還有人(我記得是科學天才周守訓)說政府用人造雨對付凱達格蘭大道上的抗議者 XD
    Pig 兄:
    呵呵!前者以藍色標示,後者用紅色 ^^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