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K「返聯」公投案:分析與對應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您好,這是本公司新推出的休旅車,請問您對本公司銀色、黑色、或用其它賞心悅目的顏色烤漆的新型休旅車是否有興趣?」

「銀色、黑色、或用其它賞心悅目的顏色烤漆」不就等於指該型休旅車的「所有顏色」嗎?那何必提呢?如果我是總經理,絕對會二話不說,馬上換掉這樣講話的白癡銷售員。

同理,智商九十以上的人都應該知道,與其囉囉嗦嗦問人家「是否要搭高鐵、或搭飛機、或以其它安全方便的交通工具去高雄?」,不如直接了當問「是否要去高雄?」。

同樣的廢話模式亦見於國民黨所提出的公投案:

您是否同意我國申請重返聯合國及加入其它組織,名稱採務實、有彈性的策略,亦即贊成以中華民國名義、或以台灣名義、或以其他有助於成功並兼顧尊嚴的名稱,申請重返聯合國及加入其他國際組織?(按,「有助於成功」是很蹩腳的講法,扣分!)。

「以中華民國名義、或以台灣名義、或以其他有助於成功並兼顧尊嚴的名稱」的意思其實無異於「任何有助於成功並兼顧尊嚴的名稱」把這個多餘部分刪除後為:

您是否同意我國申請重返聯合國及加入其它組織,名稱採務實、有彈性的策略亦即贊成以中華民國名義、或以台灣名義、或以其他有助於成功並兼顧尊嚴的名稱,申請重返聯合國及加入其他國際組織

其中「亦即」兩字所連結的前後兩個部分之意涵幾乎一樣。換言之,把「亦即」之後的部分去掉,所傳達的訊息還是沒變。補刪多餘部分後,該案文句剩下:

您是否同意我國申請重返聯合國及加入其它組織,名稱採務實、有彈性的策略,亦即贊成以中華民國名義、或以台灣名義、或以其他有助於成功並兼顧尊嚴的名稱,申請重返聯合國及加入其他國際組織

所以,刪減前、後的句子問選民是否同時贊成以下兩件事:

A. 我國申請重返聯合國及加入其它組織;
B. 名稱採務實、有彈性的策略。

理論上,若A且B所得的票數通常是既小於A之票數、且小於B之票數。所以,從提案者的角度來看,國民黨這個公投案基本上設計得很糟糕。不過,在這個 案例上,B之總得票其實是A之總得票的一個子集合,亦即:同意B者必同意A。所以,國民黨這個公投案所問的其實是:您同不同意B?

然而,落實在投票行為上時,贊成此案的票數很可能會比贊成B的多。多出來的票當然來自於同意A但不同意B的人。兩個因素促使這些人投下贊成票:不願人們把此案之被否決解讀為對A的否決;把此案的中的「且」誤解為「或」。換言之,A是肉票,B是贖金。

被綁在一起的不只有A與B,還有「重返聯合國」與「加入其它組織」。對於後者,絕大多數人並無異議;但對於前者,主張以新會員國身份加入者並不贊同。再一次地,為了使贊成「加入其它組織」的聲音被表達,有人又被逼得策略性支持「重返聯合國」。

說穿了,國民黨企圖藉由語意與邏輯上的技巧來使同意「名稱採務實、有彈性的策略」的人多於贊成民進黨所提之「以台灣之名加入聯合國」。就此觀之,我們先前所提到的此公投案文句中之廢話並不見得必屬白癡之舉,而可能是語意煙幕的一部份。

所謂的「名稱採務實、有彈性的策略」留下一片曖昧模糊:到時候要採什麼名稱?由誰來決定?通通沒解決!

在沒有明言的情況下,贊成此案者等於簽了一張空白支票給政府與國會。換句話說,公民自己決定不去決定用哪個名稱,亦即把好不容易拿出來的直接民權晃 兩下、然後又收回去,又回到由政治代理者決定的局面。若要如此,幹嘛公投?因此,在原則上,我會對國民黨所提的「返聯」公投案投下反對票。

在實質面上,聯合國裡的「中華民國」席位上至今仍坐著北京代表,我國根本不可能以「中華民國」名義在聯合國擁有一席之地。我們既以Taiwan之名 知於世,亦通常自稱「台灣」,所以應採「台灣」之名,而毋須考慮其它名稱(如WTO模式的「台灣、澎湖、金門、馬祖」)。更何況,以「台灣」為名既然是中 國所最反對的方案,我們自當採用之:傻瓜才會在談判連八字都還沒一撇時,就先自行降價打折。

更重要的是,既然大多數台灣人希望我國具有聯合國會籍,那麼舉辦公投的目的即在於對國際社會宣示此一共同意志。是以,我們對外傳達的訊息必須清晰明確。「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的訴求正符合這個要求。

所以,對於兩個與聯合國會籍有關的公投,我將採行的投票策略是:

1. 對「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投贊成票。
2. 對「我國申請重返聯合國及加入其它組織,名稱採務實、有彈性的策略」投反對票。


延伸閱讀:

by 慕容理深
update: 2007.09.03 01:26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Technorati : 公投,

關於本文的 30 則留言

  1. 比較麻煩的是現在台灣派內部有人開始在提倡
    兩個公投都投的論調
    這樣的作法到最後會變成
    返聯公投過而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不過的情況
    這樣會使這一陣子的努力,又回到原點
    但不這樣做
    兩個公投有可能都過不了公投法內規定的高門檻
    斧底抽薪之計
    還是看有沒有辦法修公投法

  2. 在「斯土斯民」入聯與入國際重要組織如此急迫、影響生存之議題上,都有人耍弄奸計、阻擋,益見其卑鄙惡劣!比狗畜生都不如!

  3. >>所謂的「名稱採務實、有彈性的策略」留下一片曖昧模糊:到時候要採什麼名稱?由誰來決定?通通沒解決!
    更凸顯總統大選的重要性了
    看上次國民黨和中國串通的WHO備忘錄事件
    馬英九、張榮恭還說是「進展」、「善意回應」
    可別選到這樣忝不知恥的總統
    把台灣推向用有尊嚴的「中國台灣省」返回聯合國啊

  4. 「皮之不存,毛將焉附?」ROC國家沒有了,台灣迄未建國,人民納稅服兵役守法令,卻養些「會甲麥羞精」之元首、院長、部長、國會議員、國立大學教授……,
    怎麼不快點將國家「獨立主權」起來?
    「行陣就列,不能則止」,無法正名制憲建國,亟應減薪或下台呀!

  5. 以前要殺共匪的現在變共匪~~XD
    還密函,誰相信國民黨的案呢

  6. 方志友與入聯公投

    方志友,17歲的小女生,第二屆超級星光大道的參賽者之一,外型甜美、有韓星的感覺(連名字都像),上週在眾人爭議中挺進26強,評審認為她

  7. 我當然希望是「台灣」的提案公投過半(票越高越好),而「不限名稱」提案不過半。可是,不見得最後情形如此。
    2004年防禦性公投,阿扁出的兩題其實都是傻瓜題,本來,會以為跟「合併選舉」一樣,選民把總統票、公投票一起領,一起投;總統投票率八成多,公投再差也該有七成五,又因為是傻瓜題,所有選民六成贊成輕而易舉。沒想到泛紅軍宣示扺制公投,泛紅軍縣市又想出一套阻撓領公投票的圈票流程,最後阿扁得票約四成(分母是全體選民),有領公投票的只有四成五,沒過半,2004公投因此不成案。
    假設公投部份到最後紅綠對決,紅軍叫選民投只「不限名稱」,綠軍叫選民只投「台灣」,有種情形極可能會發生,那就是兩案都只有四成五的選民去投(分母是全體合格選民),兩案都不過半,你想國際上如何解讀?恐怕是「入台灣入聯公投被否決!」。這是最壞的結果,但我認為是KMT(馬陣營)最希望的結果!
    我認為,DPP黨部應發揮過去高準確民調的水準,好好在選前一個月精準探到選民對公投的意向,萬一呈現出的結果是上面的結果,綠軍應號召全體本土派選民,國民黨的公投案也要去投!
    寧可有一案過,也不要兩案都沒過半!
    這裡面有幾個細膩的因素必需要去考慮的,泛紅軍裡會有一派純種中國派選民,他們是反對公投到底的,他們認為你台灣人不配有公投的權力,他們深知公投就是台獨的里程碑,這種人即使連泛紅軍自己提案都不會投,但比例有多少,我無法掌握。
    還有一種選民,他知道該投紅或投綠,他也堅定投紅或投綠,但他對公投重要性沒興趣,於是,他去投票時,萬一泛紅軍的縣市又討論出像上次那種特殊領票法(有很多紅軍的選務人員,故意不讓你投公投!),那麼,這種人可能「忘了」投公投!2004年選舉時,阿扁的媽媽去投票,一堆媒體在拍,我就親眼看到,阿扁的媽媽在過程中也差點沒投公投票!而且,奇怪的選務規定,一旦你忘了投公投,就不能再進去投票所了(紅軍把選務流程區分開來,卻又不准你分兩次投票)
    我認為,投票的策略現在不要定案!等到精準的民調出來以後,再下決定!
    當然,現階段是要多多宣傳紅軍提案的荒謬沒錯。

  8. 上次大選我擔任選務人員,
    親眼見那所小學的校長(主任管理員)
    不斷叫領完總統選票的民眾趕快出去,
    有民眾發現沒領到公投票要來找校長理論
    希望能領公投票
    結果校長就叫警察來把那位民眾帶出去
    說那些人故意來亂的!
    這次公投一定會再出現類似情況
    畢竟很多投票所都設在小學
    就算投票所不在小學
    大部份的工作人員也都是小學老師、
    主任及校長(這二種身份大都擔任掌握大局的主任管理員、主任監察員)

  9. Snosrap 桑:
    我也是主張兩個公投都投的耶…我的看法與Kai-shao兄的一樣,「寧可有一案過,也不要兩案都沒過半」。
    修公投法是一定要的。全世界只有台灣定如此高門檻的公投標準。是第一個該取消的就是投票人數二分之一的規定(第30條)。不過,修法的前提是台灣派在國會過半,所以,目前不可能。
    farn dad 桑:
    「影響生存」四個字用得好!常聽有人說「民生議題比較重要」、「不要談那麼多政治」、「先填飽肚子再談尊嚴」之類的話;這些人不懂,政治同時處理權力分配與資源分配,其所支配的當然包括人的生存與生活。
    以國家主權問題而言,這不僅是個意識型態問題,也是個經濟問題:國家主權一旦喪失,首當其衝的是領國家薪水的人,包括國立大學教授與中小學教師。這些人應該最支持獨派才對;可惜他們之中有很大一部份人老是在投票時違反自己的利益而不自知。
    bigburger 兄:
    選擇一天到晚想跟別人湊成一國的人當總統或國會議員,這是既荒謬又有害公眾利益的事。有人嫌我們太好談政治,其實我們只是熱心公益罷了;那些嫌我們的人自己觀念偏差:他們把政治跟賽馬混為一談。
    鉑兄:
    國民黨早就知道不可能「反共復國」,卻還用此口號騙人民數十年,現在國民黨甚至跟「共匪」把酒言歡。投國民黨一票,等於承認自己是可以讓別人騙著玩。
    Kai-shao 兄:
    精闢分析!
    國民黨從戰術著眼而拿香跟拜推「返聯公投」,打算反將民進黨一軍。民進黨不妨藉力使力,直接呼籲大家兩票都投,讓兩案成為互相較量的一道選擇題,這樣一來,一案甚至兩案過關的機會較大。至於詳細的投票策略,我同意目前先按兵不動,觀風測向後再說^^
    另外還有一個可能是國民黨撤案,然後反手重操四年前之故技,抵制以台灣之名入聯案。國民黨若真的這樣作,對自己的選舉會造成相當程度的傷害,而且殺傷力比自始自終就未另行推案的選項來得大。打從他們決定另推公投案開始,他們已把自己推向這條在戰略上有助於民進黨的不歸路。這只能怪國民黨領導階層自己不聰明又老愛自作聰明(這是我從不投票給國民黨的另一個原因)。
    egg 桑:
    那位校長的行為已構成妨礙投票之罪行(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以及瀆職罪。行政院應該對此儘早進行宣導,並設檢舉專線電話信箱與獎金。

  10. 哈!瞭解!
    不好意思,回應的時候
    忽略了「公投未過」與「公投成立卻遭反對」的差異
    近來看自由時報的讀者投書鼓吹兩個公投都投贊成
    如劉進興的入聯公投的政治算數:借力使力凝聚台灣共識
    如果民進黨執政菁英這麼早就接受這個策略
    而不思動用宣傳機器向民眾說明兩案的差異
    以及這個差異的重要性的話
    個人感覺是
    民進黨在這個戰場上太早投降,而選擇輕鬆的策略來走
    這對台灣未來的發展並不好

  11. 慕容兄
    從某種程度上美國是幫助我們的:「她愚蠢地或是苦心地將入聯公投提升成大選主軸」!呵呵

  12. 慕容大,
    以策略而言,當然在謀求台灣最大利益前提下,
    用近似換票的方式去支持紅營的公投是種選擇,
    可是情感面是怎麼也投不下去啊~
    況且那還是個畸形公投;
    萬一兩個都過了,或紅版過、綠版沒過,
    接任的長昌政權要怎麼行使人民意志?

  13. 國際上中華民國已不能用,用台灣,人家笑稱非國家名字,何時將台灣正名入聯、入重要國際組織,擺脫奧共仔糾纏、免花凱子外交錢、走入地球村與國際社會往來,ROC空有舉世最多博士級領高薪民代高官,卻只勇於內鬥內耗,怯於外交格局,;一個獨立公投,即可解決紛擾成功建國,政治撈仔偏偏耍奸使詐而不為,陷國家台灣、人民於危殆,全民怎不團結心志,一起破除迷思來鋤奸自救、救台灣?

  14. 我覺得我們還不能如此輕易妥協
    因為這個公投案擺明就是中國黨雙殺台灣的一貫手腕
    中國黨入聯公投的行為看起來好像是拿香跟拜的向善行徑
    但是公投案的內容卻是百分百 請君入甕 的獵殺手段
    因為 所謂「重返」聯合國 等於坐實「一中」理念 這是斷「台灣」前路
    而所謂彈性名稱云云 如慕容大所言 等同ㄧ張空白支票 (台灣任人宰殺的賣身契)
    我覺得台灣人民不應該妥協 應該就中國黨公投案內容 表達更強烈不滿 否則公投不過 台灣輸 公投過 台灣也輸
    為了選擇自主 卻自己選擇出賣自己 台灣還不至於落到這步田地吧

  15. 我也不想妥協啊,
    但是,各位不能忽視,紅投紅、綠投綠以後,兩案均不過半的嚴重性。那是最壞的結果,全世界會解讀為,台灣人民不贊成以任何名義加入聯合國!
    現在可能有某種轉機,因為中國對KMT施壓,這次連爺爺回他祖國,恐怕從頭到尾都被訓示回台灣後務必阻擋公投。
    中國國民黨有可能表面上提公投案,但連署時沒過門檻;例如,聯署名單中有一半是重複的,在中選會檢查時,被發現無效的聯署人,然後把罪歸給國民黨中央黨部的「余文二號」,或者鬼叫民進黨的中選會打壓。表面上氣憤公投案被退,但心裡在暗爽。

  16. 好一個:「公投不過, 台灣輸! 公投過, 台灣也輸!」此為藍營詭計!民智未開,未投即可預料會有不好之結『局』。

  17. Snosrap 桑:
    感謝提醒我注意劉進興先生的文章 :)
    民進黨既然要推這個公投,的確應該在宣傳上再加把勁,務必作到讓大多數公民辨明箇中利害。如今態勢已是過河卒子的局,不向前拼的話,台灣這場仗會敗在灘頭上。
    蕭 桑:
    灼見!老美提供了一個槓桿,我們不借力使力的話,就會被這槓桿K得很慘。
    無差別 桑:
    依我淺見,必須把目標設在讓「入聯案」高票通過,而不能只期望通過門檻。
    對於「返聯案」我還是會投反對票,這是基於理性計算,跟情感無關。
    farn dad 桑:
    我慣戲稱「中華民國」像睡衣一樣,只能在家裡穿,出不了門。再說這件睡衣也不合身,遲早得換掉。
    要對付國民黨指鹿為馬的混淆是非之論,還是得靠各位有識之士一起努力,把事實道理明白清楚地傳播出去。
    跳躍前進 桑、Kai-shao 桑:
    跳躍前進 桑所擔憂的陷阱也是我們所擔憂的。但在進入這個層次前,我們還是得考慮到Kai-shao 桑所考慮到的那種公投結果被簡化解讀後的政治效應(尤其在國際社會上)。
    就後者來看,民進黨方面或許該對國民黨的案採取開放投票的態度。這是加深戰略縱深的作法。
    我也認為國民黨很有可能撤案、或弄些小動作造成實質上的撤案,他們甚至可能從別的戰場(如國會)下手搞鬼,使所有公投都辦不成。不過,他們若這樣作,會對自己的選情造成難以預估的傷害。

  18. 我們回頭來檢討,為何2004公投只有45%投票率(分母是全體選民數)。
    我認為,雖然紅軍當年全力阻止公投,但以阿扁得票40%來看,有5%以上(甚至可能是高到10%)票投紅軍者,也投了公投。
    我認為讓公投不成案的最大殺手,是紅軍為主的中選會定出的特異領票流程,及選務人員(百分之七十五是紅軍,e04咧,這種人會幫阿扁作票?)刻意誘導選民不投公投票。
    投票是民主政治的表現,會走進投票所的選民,都有「由我作主」的意念,不然投票日當天就遊山玩水或在家裡打手槍去了,台灣有沒有中間選民?有!就是這種不投票的人。會進投票所選總統,卻不想投公投,邏輯上很難想像有這種矛盾的人。就像市長+市議員合併選舉時,你聽過有人只投市議員不選市長的嗎
    第二個原因則是跟阿扁有關,阿扁的確是「為公投而公投」,他想創下台灣史上第一個全國性合法公投發起者的歷史記錄。但題目是有點傻,傻到沒有選民討論公投該投同意或反對。如果題目是要不是建核電廠、蘇花高、減遺產稅這種切身的題目,選前一定被炒熱,即使紅軍大頭目要大家拒投公投,還是會有一堆紅軍支持者去投。
    所以,公投選前的氣氛鋪陳還是很重要。像紅軍有人會說,既然是全民共識,何必公投,這種人就是要破壞公投投票率。
    這次入聯公投,其實就是一種「沒辦法明目張膽辦獨立公投的準獨立公投」!紅軍也有頭腦清楚者看出了這點。所以,DPP的宣傳心戰部門要加把勁,甚至不惜製造新聞事件,來炒熱這個重要任務!

  19. 美方最近ㄧ番有關中華民國非國家的言論後
    中國黨的「中華民國」「返聯」公投案其實根本應該宣佈作廢
    (開個玩笑 中華民國想借屍還魂也得先找個蠢蛋替死鬼 偏偏國際一中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根本強悍的很 ~嗯 七月的冷笑話 包涵)
    我看 聰明者 唯謝先生也 關鍵時刻選擇做台灣國總統 台灣入聯 ㄧ挺到底啦

  20. Kai-shao 桑:
    歸納起來:政府部門對公投的投票作業流程必須多下功夫,而民進黨黨部有責任持續對選民說明。這次的提案時間比上次早很多,希望這也有助於公投案的通過。
    跳躍前進 桑:
    就算美方都不吭聲,台灣還是不可能以「中華民國」名義進聯合國,除非把中華民國之繼承者中華人民共和國派駐聯合國之大使趕出去…這當然是痴人說夢。馬英九昨天連「中國台北」都說出口…哈哈!他不打自招地現出其大統派原形——這是「入聯公投」的另類效應。

  21. 慕容大,
    昨日大話新聞(9/5)有公布老K返聯公投案的審議會議紀錄,
    證實了K黨這個返聯公投根本是包藏禍心、騙選票用的,
    該會議中透過葛永光跟曾永權的答詢,
    顯示了這個議案分成兩部份,
    重返聯合國是要用ROC,
    只有加入其他國際組織才是要用ROC或其他名稱,
    紀錄中寫的清清楚楚!
    真該把這份會議紀錄公諸於世,
    好好讓台灣人看清老K為求勝選,
    還要繼續欺騙台灣人的本質!
    這樣不管馬更正再怎麼更正都沒辦法硬ㄠ了!

  22. 慕容大
    馬英九幾年來的身段轉折像極一場精彩諜影片
    英姿挺拔的政壇明日之星 抽絲剝繭後 原來正是與敵國通好的接班人?
    (這種悶騷的反叛節奏 大概只有李安這種安靜的導演能夠掌握)
    人生如戲 戲如人生 實在超乎常人想像

  23. 無差別兄:
    感謝您的補充。
    還沒選舉,自己人拆穿自家的騙局,馬腳畢露,真是一個令人哭笑不得的政黨。
    不過,馬英九又會說:「我覺得很驚訝…」。
    跳躍前進 桑:
    我總是想到《異形》系列說… XD

  24. 「惡意外星人」 真的是
    不過大概快破功了 連「中國台北」這種肖話都跑出來 被嚇醒的人應該更多了
    馬英九、馬守訓、馬衫軍、馬統媒等 請繼續加油

  25. 跳躍前進 桑:
    呵呵,謊言與矯飾只能掩蓋事實與真面目於一時。
    此外,有個基本觀念得釐清:「異形」不見得是外星「人」 XD

  26. 各位還記不記得,其實泛紅軍在一年前,也有推動一個「反貪腐公投」的聯署;我家附近有個眷村改建的集合住宅,裡面就有個泛紅軍的「民眾服務社」,上面掛的公投聯署掛了大半年。
    這個公投的題目是:「您是否同意制定法律追究領導人及其部屬,因故意或重大過失之措施,造成國家嚴重損害之責任,並由立法院設立調查委員會,政府各部門應全力配合,不得抗拒,以維全民利益,並懲處違法失職人員,追償不當所得?」
    前天(2007/09/07)有新的消息出來了,這個公投聯署經初步的審查,裡面有大量的重複無效的選民,所以被中選會用電腦篩選出來,目前總聯署人數沒過門檻,但十五天內仍可補。
    http://www.cna.com.tw/cipread.php?id=200709070239
    我懷疑,泛紅軍在「返聯公投」,也會用這一招,一面不敢與主流民意抗衡,一面又讓泛紅軍自己的「返聯公投」最後不成案。

  27. Kai-shao 兄:
    公投、直接民權本皆非國民黨所願,所以他們是有可能那樣作。
    即使國民黨還是把他們的「返聯公投」推到底,還是有可能以抵制「入聯公投」的方式來使自己立於不敗之地。能讓他們收手的唯一方式是讓他們感受到這些詭計在大選上所招致的反作用力。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