鴕鳥的彈性務實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Photo: Spartacus007

馬英九常講一些奇言怪語,尤其在他的特別費案被揭發之後。最近一例發生於九月五日:

馬英九:「我外交政策是一個活路外交,跟過去50年來中華民國推動的外交是一貫的。」
記者:「像奧委會就是中華台北?」
馬英九:「對,中華台北或者是在亞銀,我們在抗議下叫中國台北,這各種各樣的可能性。」
TVBS,2007/09/06 09:55

「過去50年來」?馬英九知道自己在講什麼嗎?

「過去50年來中華民國推動的外交」的結果是什麼?失去聯合國席位、跟世界大多數國家斷交、只剩二十來個邦交國!所以,「跟過去50年來中華民國推動的外交是一貫的」馬氏外交政策根本算不上是「活路外交」;稱之為「死路外交」還差不多。

至於在性質、位階上跟「中國香港」相同的「中國台北」,雖然馬英九在一片撻伐聲後極力撇清,宣稱自己不主張「中國台北」,但他當時那種理所當然的態度只能讓人往三個方向擇一解讀:其一,「中國台北」符合他的意識型態;其二,他講話不經過大腦,想到哪兒就講到哪兒;其三,以上皆是。

馬英九也許不知道,也許裝作不知道,「中國台北」在蔣經國執政時期就已被我國列為絕對不能接受的名稱。在1980年的美國Lake Placid冬季奧運,國際奧委會強迫我國代表隊使用中國台北奧委會」之名遭拒,我方甚至為此事告上美國聯邦法院。其後,在國際奧委會的強大壓力下,歷經八個月的磋商,我方於1981年3月時還是不得不接受將「中華民國奧委會」改名為「中華台北奧委會」(而非「中國台北奧委會」)。由此可見,「中國台北」之名在當時即被我國列於拒絕採用之列。不接受的原因超簡單:北京的「中國奧委會」已在1979年重返國際奧委會,若我們選擇「中國台北奧委會」這個名稱,無異於自我矮化為人家的一部份。

直到今天,中國奧委會在其官方網站上仍然繼續用「中國台北」一詞來吃我們的豆腐:

設在台北的奧委會作為中國的一個地方機構,用「中國台北奧林匹克委員會」的名稱留在國際奧委會內。

其實,不只「中國台北」,連「中華台北」一詞也曾被國民黨政府所拒絕。1979年6月,國際奧委會執行委員會在波多黎各開會時即提議把「中華民國奧委會」改名為「中華台北奧委會」,同時稱北京的那一個奧委會為「中華奧委會」。對此,台灣方面於1979年9月7日還發表「嚴正聲明」表示:「我們不能接受這項不合理的建議」。話雖如此,一年半之後,轉了一大圈,這個「不合理的建議」還是被國民黨接受了。

雖然在漢文書寫上,「中華台北奧委會」跟「中國奧委會」看起來差異頗大,可是在英文名稱上,我們的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跟他們的Chinese Olympic Committee只有一字之差,而且這個名稱容易予人「Taipei」是「中國的」(Chinese)之印象。主張「『中華民國』等於『中國』」的國民黨既要主張自己的「中國性」、又要避免我們被視為那個早就取「中華民國」而代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之一部份,於是在國家自稱上一再地掉入「吃這個也癢、吃那個也癢」的困局。

來自北京的壓迫固然是造成此困境的直接因素,但國民黨之大中國意識型態也是個關鍵。

北京的「中國奧委會」之重返國際奧委會當然不是個簡單的領表、申請、討論、表決的簡單過程,而是一段多方角力與折衝的歷史。從中華人民共和國進入聯合國到中美建交,整個國際情勢對台灣外交越來越不利。在此背景下,就在1976年的蒙特婁奧運即將揭幕前,加拿大政府要求我方選手必須以「台灣」名義參賽,否則不得入境。不消說,這背後是中國在施壓。經過十天的外交戰之後,國際奧會於開幕前一天(7月16日)做出最終決議,建議我方使用「台灣」為名稱參賽,但可使用國旗、國歌。這個多國討價還價後的結果並不被國民黨政府接受,於是,我方宣布退出蒙特婁奧運。幾天前才興沖沖地飛越太平洋的我國選手們旋即打包,在留學生高喊的「中華民國萬歲」聲中離開洛杉磯,飛回台灣。代表團於7月19日上午10時半左右返抵國門,並在下午兩點鐘出發,前往慈湖向蔣公公報到(有夠累人)。

在1976年,國民黨拒絕放棄「中華民國奧委會」這個名稱,當然不可能接受國際奧委會所建議的「台灣奧會」。到了1981年,當國民黨迫於形勢,不得不跟「中華民國奧委會」這塊招牌說拜拜時,「台灣」二字仍非國民黨的選項。難怪,既然本身叫做「中國國民黨」,就根本不可能在國家層次上接受「台灣就叫台灣」的稱呼方式:那樣一來,無異於承認「此岸是台灣,對岸叫中國」的「一邊一國」,而中國國民黨就名符其實地成了流亡國外的政治團體。在當時的時空下,以法統之名維持萬年國會而行一黨獨裁的國民黨更不可能那樣作。

時至今日,在1981年自美返國出任總統府第一局副局長的馬英九仍跟30年前差一點就能參加蒙特婁奧運的田徑選手戴世然一樣認為:「我們必須以中華民國的代表出賽,我們的國家是中華民國,而非台灣」。否則,他與他的國民黨就不會在民進黨提出「以台灣之名加入聯合國」之後,一手在公投審議委員會上封殺,一手另提公投案「您是否同意我國申請重返聯合國及加入其它組織,名稱採務實、有彈性的策略,亦即贊成以中華民國名義、或以台灣名義、或以其他有助於成功並兼顧尊嚴的名稱,申請重返聯合國及加入其他國際組織?」進行抗衡。否則,他就不會說「國際上有人稱〔我們的國家〕台灣,他不反對」–他只是消極地「不反對」別人如此稱呼,但並不積極主張我們自己稱呼我們的國家為「台灣」。正因為他打從心底不認為我們的國家叫「台灣」,所以他才會說「我們的國家九十六年前就誕生,它名字叫中華民國,絕不是叫台灣國」。

當年,如果國民黨看得夠遠、想得夠透徹,戴世然就可以奔馳於蒙特婁奧運會的跑道上。在失去聯合國席次十年之後,國民黨的確變得「務實」些,至少已經學乖,知道不能一昧負氣,搞到連奧運會籍都給丟了。然而,由於國民黨意

關於本文的 12 則留言

  1. 腦殘會聽人的,重新組合思考會有藍紅護法代打的,但半世紀多外來政權深色藍紅之倡揭終極統一者,是不會聽台灣本土聲音的,咱是地球村的台灣、民主自由法治國際社會的台灣,永遠別走奧馬「中國台北」自殺道路。

  2. KMT常常有些莫名其妙的論述,像是什麼”一個中國就是中華民國”這種連自己人都騙不過的鬼話,我想他們也知道自己在講什麼,所以一出國到主席跟前就乖乖閉嘴了.

  3. 老共予東協十國幾十億元金援及免關稅優惠、給非洲、中南美洲諸多方面援助,相反的對台灣卻無所不用其極的封殺排擠分化,連台商優惠都漸呈「養套殺」局勢,肇致台民終於省悟:一邊一國,走咱獨立自主正名制憲建國的路,已經是刻不容緩。
    只有選輸怨懟的KMT才擁抱奧共仔,迄未覺醒,害己害台灣!

  4. farn dad 桑:
    國共合作的最大受害者是台灣人民,等到台灣成為中國的囊中物,就輪到中國國民黨被共產黨烹。所以反而是台獨能讓他們免受其害,說起來有點諷刺。
    ykhuang 桑:
    那幫口口聲聲「捍衛中華民國」的人連碰到中國人來台時都乖乖地把車輪牌三色旗藏起來了,他們入京見皇帝時當然更是誠惶誠恐。

  5. 有人入京自稱沒人敢摸老虎屁股,就他敢,結果是高呼專制獨裁的紅朝,為「漢唐以來未之有的盛世」,把自己畢生傲骨都「誠惶誠恐」掉了,敢摸老虎屁股的人都如此,連、宋及奧馬更無足論。

  6. 說中國黨腦殘真是一點也不為過
    自己背著那麼多神主牌意識型態
    又妄想觸碰主流民意(利用媒體騙ㄧ騙)
    就會搞的像馬一樣
    可笑至極!

  7. farn dad 桑:
    不摸,但是用嘴巴捧 XD
    黑手黨老大:
    中國黨老說對手意識型態治國,自己作的卻是意識型態掣肘。人家的意識型態好歹是一種現在進行式的品牌,中國黨的意識型態卻是屬於過去完成式的神主牌。所以馬腳之畢露乃必露也。

  8. 感謝 & 佩服逸峰兄!
    我將您與凱劭兄的大作加入「延伸閱讀」中。連本文在內,三篇涵蓋了國民黨統治台灣半世紀期間在處理奧運會籍上所犯之一連串的錯誤。

  9. 從 French X 看 “Chinese Taipei”

    A good name is rather to be chosen than great riches,and loving favour rather than silver and gold. ~ Proverbs 22:1 A nickname is the heaviest stonethat the devil can throw at a man. ~ William Hazlitt (1778- 1830)   French Guiana French Guiana (法文:G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