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點名簿上的異動(上)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擁有聯合國會籍乃我國多數人民之共識;不過,關於「如何擁有」,目前有兩種主張:民進黨版的「加入」與國民黨版的「重返」。應該走哪條路?判斷的首要標準在於可行性,過不了這一關的案子當然就甭談了。「加入」可行乎?「重返」可行乎?從聯合國會員國名單上的異動紀錄來看,答案應該很清楚。

聯合國創立時有51個會員國,六十多年來,會員數隨新國家出現而水漲船高,如今已有192個會員國。其中,在獨立建國後不久即加入聯合國者佔絕大多數。聯合國網站在其會員國名單上針對某些較特殊的異動加註,本文先談論這部分。另一類註記則主要與名稱改變有關。兩者的基本差別在於:第一類的異動通常造成會員國總數的變化,而且往往牽涉到改名;在第二類的情況下,會員國總數並不會改變。


加入、退出、除籍、併籍 、復籍


併籍:兩個葉門與兩個德國

在1918年自奧圖曼帝國獨立出來的 Mutawakkilite Kingdom of Yemen於1947年以Yemen 之名加入聯合國。該國在1962年變更政體,並改稱 Yemen Arab Republic,而繼續以「Yemen 」之名留在聯合國。1967年11月,在這個葉門的旁邊出現另一個「葉門」:在英軍撤出之後,People's Democratic Republic of Yemen宣布獨立建國,並在兩個星期後以Democratic Yemen 之名加入聯合國。後者國名中的「People's」標示著它在冷戰中的定位,而事實上,它與中、蘇關係的確相當密切。向來反對「兩個中國」的北京倒是不吝於支持「第二個葉門」的獨立建國,呵呵。

俗稱「南葉門」的 People's Democratic Republic of Yemen並未錯過上世紀末期的共產政權倒閉風潮。兩個葉門於1990年合併為Republic of Yemen,雙方在聯合國的席次也合而為一,會員名稱則沿用「Yemen 」。

德國的案例頗似於葉門;只不過,於1949先後建立的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 (Federal Republic of Germany,俗稱西德)與 Deutsche Demokratische Republik (German Democratic Republic,俗稱東德)捱到1973年才同時各自以國名之全稱加入聯合國。隨著東德併入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 (1990),他們在聯合國的兩席也跟著併為一席,英文名稱則不再囉囉唆唆,直接採用Germany。


先併籍後復籍:敘利亞

敘利亞與埃及各自為聯合國創始會員國。兩國在1958年合併為 United Arab Republic後,在聯合國的會籍跟著合併為一。兩國的統一維持不到四年即告吹,敘利亞在1961年恢復獨立地位及其聯合國會籍(幸好聯合國不像網路,沒有搶佔名稱的「蟑螂」)。


「退出」後「重返」:印尼

在1945年即宣告獨立的印尼,直到1949年年底才正式擺脫荷蘭的殖民統治。次年9月,印尼獲聯合國大會全票贊成,被接納為第60個會員國。1965年初,為了抵制馬來西亞進入安理會,印尼宣布退出聯合國。同年九月的一場流產政變後, Suharto(蘇哈托)將軍開始奪權。外交政策亦因內部政局變化而轉向。1966年9月,印尼宣佈它將「重拾與聯合國的合作,並恢復參與聯合國活動」。聯合國方面則擺出一副本來就沒事的樣子。幾天後,聯合國大會主席印尼代表團入席參與大會。雙方演技之精彩、身段之高超,當然不是我在小標題上所加的引號可以形容。


註銷與加入:捷克、斯洛伐克、前南斯拉夫

作為聯合國創始會員國的 Czechoslovakia (正式英文國名為Czech and Slovak Federal Republic )在1992年底一分為二,而成立了Czech Republic 與Slovak Republic。Czechoslovakia 正式消失前二十天,該國代表團函告聯合國秘書長,「分裂國土」後所成立的兩個新國家將申請加入聯合國。1993年1月19日,聯合國因此多了兩個會員國;至於創始會員國Czechoslovakia 的席次則人間蒸發,成為歷史。二減一等於一,所以聯合國會員國總數只增加一個。

相較之下,亦為聯合國創始會員國的 Socialist Federal Republic of Yugoslavia 的解體則複雜許多。南斯拉夫的四分五裂使聯合國在1992年5月22日一口氣多了三個會員國:Bosnia and Herzegovina, Croatia, Slovenia。不到一年後,又來了個 The former Yugoslav Republic of Macedonia (馬其頓)。這個落落長的名稱是個妥協下的暫時性產物。反對該國直接了當使用Macedonia 為名的,倒不是同屬前南斯拉夫的冤家,而是國境內就有個地區叫做「Macedonia」的希臘。雖有鄰國希臘的反對,「Republic of Macedonia」依然被該國用為正式國名,國際社會分兩派,有些承認之,有些則只承認聯合國版。「Republic of Macedonia」之名為中國所承認,這說來好笑:一方面在別人家的名稱專利權糾紛中選邊站,一放面又對自己的名稱專利權死抓不放。

故事到此還沒了。在上個世紀結束前。簡直成了會員國製造機的前南斯拉夫又為聯合國帶來了一位敲門者:The Federal Republic of Yugoslavia。不過,聯合國大會的總席次並未因接納這位新會員而增加* ,因為 The Socialist Federal Republic of Yugoslavia 自此在聯合國大廈中名實俱亡。

到了二十一世紀,這故事還有後續發展。留待下一節再談吧。

 

by 慕容理深
update: 2007.09.12 13:35:19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Technorati : 主權, 政治, 歷史, 聯合國
Del.icio.us : 主權, 政治, 歷史, 聯合國

關於本文的 12 則留言

  1. 很久以前,我在學校曾修過國際公法、國際貿易法、歐洲聯盟法、西洋通史…,但都沒慕容大師此堂聯合國會員國異動史來得精彩,網路蒐羅翔實,寫來精彩!
    很期待續篇耶!

  2. 慕容兄對國際史,國際關係整理完整, 易讀易懂. 不知可否將慕容兄大作轉貼其他論壇? 網路之傳播似乎早已超過書報雜誌之快速及便利.
    感謝分享

  3. 慕容大
    謝謝您詳盡的聯合國會員史篇 讓我們從程序的角度 更認識參與聯合國會員之議題 這正是我們需要被教育的部份 謝謝
    由此觀點延伸 不禁要質問中國黨 在倡議以中華民國名義「重返」聯合國以先 是否也應誠實披露當年所謂「退出」聯合國 甚至將安理會席次拱手轉讓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緣由 否則在缺乏當年遭除籍的正確背景史料掩飾下 就模糊了所謂「返」聯說法的不正當性
    又,退出可以重返 會籍註銷可以復籍 但如果中國黨明知原中華民國會籍已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取而代之」 卻又提出中華民國「返」聯之議 這是公然以文字遊戲 將台灣奉送中國之舉 此舉的嚴重性 比通敵叛國 更嚴重百倍 稱之賣台 應不為過 我主張 凡知情而參與此次公投案者 皆應受台灣法律最嚴厲制裁
    應請中國國民黨盡快說明當年聯合國除籍始末 並公佈這次返聯公投案主謀者 以示對台灣負責的態度

  4. farn dad 桑:
    謝謝,並期待您的指點 :)
    ucsf 桑:
    歡迎轉貼。相關注意事項,敬請參閱我所採用的cc條款
    我亦認為網路傳播的效能已超越平面媒體,並至少與電視媒體相當。
    跳躍前進 桑:
    基本上同意您的論點。我在最後一篇中將討論聯大2758號決議文,故於此先略過。
    不過,我倒不認為從「返聯」案可以馬上推到「將台灣奉送中國」。在國民黨的觀念中,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即使沒有這個公投,他們還是往那個方向走。「返聯」案一方面是選舉手段,一方面也是否定台灣主權地位之舉。第二項意圖不過是統派意識型態之必然結論,所以,問題還是出在國民黨的思想上。
    「返聯公投」由蕭萬長領銜,但他只是一個影武者;該案若無馬英九的同意,根本不可能成立。換言之,目前國民黨的實質領導者馬英九必然是其主謀。當然,依照慣例,他所必須負的責任都在他人身上,與他無關(就像香港黑社會片的台詞所說的「阿Sir,這不關我的事啊」 XD)。
    E 桑:
    趕工中^^

  5. 慕容大
    「若藥不瞑眩,厥疾不瘳」
    對中國黨 不出重話 當頭棒喝 他們不會醒
    和無賴講理 過度引申 有時是必要之惡 否則他們不懂收斂
    他們不講理 只怕威嚇 這是這段日子來對中國黨與馬黨所作所為的感想

  6. 跳躍前進 桑:
    非常同意,跟他們講理是緣木求魚、浪費唇舌(所以我認為,「大話新聞」根本不邀請他們上節目的決定是正確的)。道理不是講給他們聽,而是對講理的人講的。

  7. 他們像一群被寵壞的小孩 予取予求慣了 只要不合他們心意 就吵鬧耍賴 不成熟 不懂事 到了令人吃驚的地步
    馬守訓法官判決之後 頓悟 對不講理的中國黨要多點管教 為人客氣分寸之道 他們不懂 只有強勢能令他們稍有忌憚 暫且收斂幾分
    遇到這種流氓黨 倒楣

  8. 跳躍前進桑:
    幾年前,跟一位長期研究台灣政治的西方學者閒聊,他對中國黨的評價之一即「不成熟」。
    話說回來,這得怪許多選民把他們寵壞,雖然那些選民自己也身受其害。典型事例:今年預算被中國黨在國會一再阻擋,使公家機關一些業務卡著幾個月不能動,這種脫序行為影響所及是不分黨派的。

  9. 想像一群像電影裡目光呆滯,口吐白沫的義和團就知道中國黨及信中國黨人的原形了…

  10. 慕容大
    不成熟 和思考力不足有關 而思考力不足 則是深受中國威權式箝制思想教育之害 現在看到軍頭之子在北市重啟一綱一本的教育 不免為下一代的思考力擔心

  11. 小高 桑:
    今之義和團大有穿西裝、套裝或辣妹裝,橫豎一派時髦摩登者,這種「外貌進化版」還是粉有號召力滴^^
    跳躍前進 桑:
    沒錯,許多議題的討論都會走到「教育」這個輻輳點。一綱一本是重構一言堂的地基工程,其工程款來自於「短視」與「反動」這兩家財大氣粗的公司,所以真的很難阻擋。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