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點名簿上的異動(中)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When we take away the right to an individual name,
we symbolically take away the right to be an individual.
Erica Jong


改名、正名

從南斯拉夫到塞爾維亞:拆夥、更名

在2000年11月加入聯合國的 Federal Republic of Yugoslavia 經由憲法程序改名為 Serbia and Montenegro,該國在聯合國會籍上的名稱亦隨之改變。

由於Montenegro 在2006年5月所舉辦的公投決定獨立建國,Serbia and Montenegro 乃無以為繼。就在 Montenegro 正式獨立那一天(同年6月3日),Republic of Serbia (當然不可能再自稱為 Serbia and Montenegro )總統致函聯合國秘書長,通知聯合國,在Montenegro 獨立後,原先Serbia and Montenegro 之席次由 Republic of Serbia 繼續保有。自此,聯合國會員名冊上的 Serbia and Montenegro 改為 Serbia。至於新成立的Montenegro,聯合國大會於6月28日正式通過這個第192個會員之入聯案。顯然,塞爾維亞從上世紀末期的戰爭中學到:既然人家想獨立,何必強留。

從蘇聯到俄羅斯:更名、繼承

塞爾維亞走了好長的一段路才達到俄羅斯早就抵達的地方。作為聯合國創始會員國的 Union of Soviet Socialist Republics (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在1991年解散後,新成立的 Russian Federation 總統 Boris Yeltsin (葉爾辛)在該年耶誕節前夕通知聯合國,前蘇聯在聯合國所有的席位,包括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職權,全部由Russian Federation 所繼承,而由前蘇聯所分裂出去的各國對此亦表支持。


俄羅斯:正名

原本在加入聯合國的 Byelorussia 於脫離蘇聯(1991)後,把從沙皇時代就被俄國人強加在自己頭上的 Белоруссия 改回 Беларусь,而英文名稱也從 Byelorussia 更改為Belarus。與其說這是「去俄羅斯化」,倒不如說這是「去殖民化」。

從馬來亞聯邦到馬來西亞:因國家範圍擴大而改名

在1957年加入聯合國的Federation of Malaya 由於在1963年接納 Singapore、Sabah (North Borneo)、Sarawak之加入聯邦而改國號為 Malaysia,該國在聯合國的會籍名稱亦隨之變更。(Singapore 在兩年後宣佈獨立,並加入聯合國)


坦尚尼亞:國號簡化

Tanganyika 與 Zanzibar 分別在1961年與1963年加入聯合國。兩國在1964年4月合併為 United Republic of Tanganyika and Zanzibar ,兩國的聯合國席位隨之併而為一。同年11月,該國把 Tanganyika 與 Zanzibar 融合為一字,變更國號為較簡短的 United Republic of Tanzania。從這些例子來看,非洲人跟馬來人比中國人彈性靈活多了。


ROC、薩伊、剛果:同名、改名、復名

在1960年有兩個「剛果」在同一天加入聯合國。兩者於同年分別脫離比利時與法國的殖民統治而獨立,正式國號均為 République du Congo,英文名稱為 Republic of the Congo,簡稱 ROC。似乎,非洲剛果人比亞洲 PRC 與 ROC 之中國人的包容性大許多。

如何區別這兩個同名的國家?為方便起見,國際上以加註首都的方式解決,簡稱它們為 Congo-Kinshasa(Kinshasa 舊名為 Leopoldville)、Congo-Brazzaville。聯合國在處理這兩國的會籍時亦採類似方式,而在1480號與1486號決議文中分別使用 Republic of the Congo (Leopoldville) 與 Republic of the Congo (Brazzaville) 之名號。

為避免同名所帶來的困擾, Congo-Leopoldville 在1964年改名為 Democratic Republic of the Congo。次年, Mobutu 將軍發動政變取得政權。這位大獨裁者在1971年時把國號改為 Zaire(薩伊)。到了1997年,Mobutu 政權被推翻,國名又改回 Democratic Republic of the Congo。該國在不到四十年的期間,改了三次國名,聯合國也只能來函照辦地配合更改資料。

命名之權

基於國際法與聯合國憲章,國家有權自由選擇與更改自己的名號,其它國家與組織並無置喙的餘地。更何況,相互尊重乃構成現代文明社會的基本原則。即使是本文上篇所提到的 Macedonia,雖有希臘的反對,但聯合國會員名錄上那個大家都不滿意的「The former Yugoslav Republic of Macedonia」中至少還是擺進了「Macedonia」這個字。

希臘反對自己國內的地名鄰國拿來當國名,這種主張雖然不見得人人同意,但在這個到處有專利法、商標法的世界裡,至少還可以理解。而即使在這樣的一個世界中,兩個剛果也未因名稱之爭而起衝突。相較之下,中國到處反對台灣使用「台灣」之名愈顯得莫名其妙、不夠文明。  

延伸閱讀:

by 慕容理深
update: 2007.09.14 17:49:03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Technorati : 主權, 命名權, 政治, 正名, 歷史, 聯合國
Del.icio.us : 主權, 命名權, 政治, , 歷史, 聯合國

關於本文的 13 則留言

  1. 懷念日本時代的父母長輩、甚至喜愛日本的我們被說成哈日狗,被認為要[去中國的殖民]、而不[去日本的殖民],其實,這是國民黨的統治經不起比較、共產黨的統治不用比較就很清楚,我期待我們很快有台灣獨立經驗可以將日本統治比下去

  2. 對不起,不小心名字留太長
    站主:沒關係,已修改。

  3. 慕容大 受教多多 感謝

  4. 鉑桑:
    一個多世紀來,台灣從日本學習到許多,這是台灣之所以在世界經濟上稱霸的原因之一。
    任何外來文化成分一旦被深層地消化吸收,就算是自己文化的一部份。對於那些在排外仇外與崇外媚外中擺盪的次殖民地文化中所薰陶培養出來的人而言,別人的文化要不就好到讓自己望塵莫及都很好,否則就是糟到一無可取。由於這種態度,他們很難學到外國文化的精髓,也無從細微辨識夠格的反殖民者對殖民者所抱持的那種多層次分疏看待之眼光。這也難怪,因為他們不是被殖民者,而是次殖民地的居民。
    跳躍前進桑:
    不敢當,大家彼此交流交換知識意見而已啦 ^^

  5. 真是受教了。
    跟我在大學的良師益友比較,幕容兄真是不徨多讓。

  6. 慕容兄
    這些次殖民地居民越來越容易分辨了,他們繼續沉溺毫無用處的傳統文化、但態度很慌張
    神奇的是,他們面對台灣人又有名其妙的優越感,因為又有把自己看成是統治階級的錯亂

  7. beckett桑:
    網路把整個世界變成個大學,大家彼此互相學習交流,同時是教授者,也是學習者;在這個世界裡,不僅教授者栽培學習者,學習者也栽培著教授者。
    鉑桑:
    您描述了次殖民地買辦的幾個常見症頭:優越感、錯亂,以及從錯亂而來的慌張。當其優越感被挑戰時,後兩個症頭就會越明顯。不過,這還不是最糟的;最慘的情況是:次殖民地居民本身搖身一變,成了正牌殖民者,然後又遇到反殖民力量的反撲。

  8. When we take away the right to an individual name,
    we symbolically take away the right to be an individual. – Erica Jong
    慕容大的引言 令人感觸良多
    聯想到傳人三部曲中 各角色名字的象徵意義與這些意義在三部書中的傳承 做為小說 這些象徵 意義 傳承 在三個看似獨立卻彼此牽扯的奇異社會架構下 有引人入勝的探索 然而做為一個台灣子民 在虛構小說的架構中 卻不免看見隱約閃爍意似台灣歷史命運的片段 透過原本毫不相干的小說 發出控訴的聲音
    台灣的過往 知道越多 心情就越沈重 在政治掠奪下 我們失去的豈只是政治權與經濟力 文化與歷史的空白和斷層 從根本衝擊一個人存在的意義與價值 隨著歷史揭密 感覺憤怒隱隱堆積 鬱結 想起父親數十年的沈默 想起自己教育與價值的翻轉
    慶幸今日我們終能自由發出自己的聲音

  9. 跳躍前進 桑:
    我不知道這個「傳人三部曲」…看起來很有趣的樣子。不知您能否指點一下…
    您這句「從根本衝擊一個人存在的意義與價值」點到了一個關鍵,一個總是被那些認為無須(多)談歷史(「過去就讓它過去」)與政治(「只是政客遊戲,傻瓜與瘋子才跟著起舞」)的人之盲點。從人的 Existence 切入,來對思考這些被(誤)認為與生存無關的事物:這在台灣仍屬罕見。由於缺乏夠堅實的哲學基礎,一些人的政治理想很容易變成天真夢想而很快地幻滅(出賣理想的cases就甭提了),然後衍生出政治上的失望、絕望、無任何助益的嬉笑怒罵、其實自外於政治力場(不是「立場」)的「中間選民」。

  10. 慕容大,抱歉,沒有說明傳人三部曲 指的是 Lois Lowry 寫的 The Giver, Gathering Blue, & Messenger 三本青少年小說 一個烏托邦式社會,一個原始社會,最後則描述一個試圖包容接納的社會 書中談及集體社會記憶(失憶) 歷史傳承 解構真相等課題 觸動我敏感的台灣神經… 雖是兒童故事 但可供思考的角度和空間卻無年齡限制 (每個故事結局都不明確 完全違背一綱一本精神 光這點 就值得推薦)
    觸及存在話題難免沈重 existence 如果用 being 的思考取代 想想一個世紀來的台灣 個人 社會 - 在時光隧道中 沈重轉為沈痛 老實說 自己並沒有足夠的智慧來思考與面對 雖然這個名字現下不甚討喜 但也許他更有資格談論這種深刻的生命感受: 李登輝先生 但他的思考跳躍得厲害 我想即便他談了 我們也不見得能理解
    政治力場 慕容大果然「運」字技術高超 :)

  11. 跳躍前進 桑:
    謝謝您的說明與推薦。「完全違背一綱一本精神」,我喜歡^^
    若把台灣歷史放在世界歷史來看,也許就不會那麼沈痛…
    至於李登輝,台灣政壇上大概找不到任何人有他那種哲學深度(在這方面,台灣政治人物幾乎都淺薄到令人嘆息的地步)。李登輝之複雜性真的令眾多評論者、研究者既著迷又頭痛。為了避免頭痛,我通常選擇繞過去^^

  12. 慕容大, 看歷史 能用抽離的態度 但看待自己的生命歲月 就超脫不起來了 看看自己有沒有脫繭而出的福氣

  13. 跳躍前進 桑:
    個人生命是歷史的產物,而個人的一生也時時形塑著不斷衍生、變化的歷史(視個案而程度有別爾)。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