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告發到偵查:檢察官的判斷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針對拙文來告必查,癱瘓司法,有位媒體工作者問我對「發動偵查的法律規定與要件」有何看法。這是個好問題:它觸及了該文所略過、卻又相當基本的環節。照理說,對司法界人士而言,這個部分簡單到不消多談(實際上如何,則是另一回事);但對法律只見其牛,而無暇細觀其毛的大多數人而言,這的確有進一步瞭解的必要。

就我所知,在現行法規中,偵查發動之條件僅見於「刑事訴訟法」第228條之首句:

檢察官因告訴、告發、自首或其他情事知有犯罪嫌疑者,應即開始偵查。

如果告發內容不能使檢察官「知有犯罪嫌疑」,那麼檢察官當然就不能據之以發動之偵查。

除了公開的告發之外,檢調單位亦可因秘密檢舉而發動偵查。就貪污罪而言,「獎勵保護檢舉貪污瀆職辦法」第 9條對於檢舉貪污瀆職程序有以下規定:

檢舉貪污瀆職案件,應以書面記載下列事項,由檢舉人簽名、蓋章或按紋。但情形急迫者,得以言詞為之:
一、檢舉人姓名、性別、出生年月日、國民身分證統一編號或護照號碼、住所、居所或服務機關、學校、團體,及被檢舉人之姓名或其他足資辨別之特徵。
二、貪污瀆職事實
三、證據資料

第二、三項有防止浮濫或惡意檢舉之意;若檢舉者無法提供之,相關單位則無須且不可受理其檢舉。這項規定在規範檢舉者行為的同時,也在檢舉與偵查之間設了一道關卡。

最後,就常理判斷,不論何種案件,犯罪事實之陳述與罪行證據之提供(即使可能在偵查過程中被證明為偽)本即告發者或檢舉者使檢察官得以「知有犯罪嫌疑」之唯一前提。檢察官不能因為有銀行職員監守自盜的案件存在,就因有人告發某甲「是銀行職員故涉嫌監守自盜」而對某甲發動偵查。

據謝長廷、蘇貞昌兩人的〈不起訴處分書〉之陳述,蔡錦隆的告發既被檢方認為是「空泛之指摘」,當然不足以使檢察官「知有犯罪嫌疑」。如前文來告必查,癱瘓司法所言,基於維護人權與避免浪費司法資源的雙重原則,檢方根本不必也不可以隨之起舞,以避免使自己遭到利用而淪為政治鬥爭的工具。

延伸閱讀:

by 慕容理深
update: 2007.10.02 15:55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Technorati : 人權, 刑事訴訟法, 司法, 檢察官, 特別費
Del.icio.us : , , , ,

關於本文的 1 則留言

  1. 地檢署跟司法院已經淪為為特定人士上下其手協助煙滅罪證的機構了,本人那麼多年來跟地檢署司法院來來回回多次發現確實他們都是這樣,沒有錯,非常嚴重的,所以司法院才是國家最大的貪瀆黑幕。以 台中地檢署107年偵字第6771號檢察官檢察官游女士,在偵查在偵查中非常誇張對受害者百般的司法霸凌,情緒霸淩絕對,絕對犯罪外勞百般呵護,降低國格,只為了對外勞不起訴。沒有任何偵查程序就草草駁回。我的律師又提出再議,明顯就是勾結外勞集團嘛。 更誇張的是我們的司法院利用公家資源派出法扶律師協助外勞湮滅罪證和偽造文書,台中地檢署及法扶律師都煙滅罪証和偽造文書。貪瀆一圖利他人。讓外勞和仲介集團東南亞公司不用付任何刑事民事賠償責任可以在台灣落跑。蔡英文可以利用司法,把任何對外勞的提告,都吃案熛滅罪證,沒有任何的事証可証明自己蔡英文的政績,對台灣人民是害人禍國的。連提出六次的假扣押,都被駁回。而這些駁回的理由都是台中地方法院睜眼說瞎話。根本裡面就有人在上下其手,圖利特定人士,那來公平正義。社會大眾終於知道,為什麼蔡英文沒辦法司法改革吧,因為蔡英文把當作他當作政治的工具。受害的都是我們這些老百姓。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