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疲倦,大小眼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擷取自馬英九之打瞌睡大全集

誰沒打過瞌睡?一邊開車、一邊打瞌睡,那當然不行;若是上課時偶一為之,基本上並沒什麼大不了,不過得看老師的個性與心情而定;若三番兩次在公司會議中閉著眼睛、點頭如搗蒜,老闆就有可能貼心地端上一盤炒魷魚。

跟許多人體生理現象一樣,打瞌睡之所以會成為問題,大致不脫三個變數:場合時機、發生頻率、他人態度。

連著幾天,媒體與國民黨緊咬著打瞌睡的問題,對教育部長杜正勝窮追猛打,照他們的講法,不可以在防颱救災會議上打瞌睡。杜正勝本人則否認他當時打瞌睡。他當時的意識狀態到底如何,他自己最清楚,而且,這並非我這裡所要討論的。關於這個仍屬現在進行式的事件,我認為重點在於:它跟其它發生在台灣的許多事一樣,有些應該進行理智判斷的環節被朦朧含混地擱置一旁。

教育部長(不論他姓不姓杜)在防颱救災會議上打瞌睡,其性質比較接近開車打瞌睡?還是接近上課打瞌睡?由於防颱救災會議關乎人民生命財產安全,有人會認為是前者。可是,教育部長當時所處的位置並不像是駕駛座,光從會議現場的座位配置來看,他的地位倒比較類似於教室中的學生。

跳脫這種類比方式,直接來看教育部長在防颱救災上的職責吧。從現行法規(「包括災害防救法」與「災害防救法施行細則」)、政府分工架構與經驗常識來看,颱風來襲時,教育主管機關絕對必須作的只有一件事:決定停課與否、停課時間、停課區域。大家都知道,這種事的決定權在各縣市政府,即使是國立大學停課與否,也是由校址所在之地方政府決定,教育部根本管不著 (「天然災害停止辦公及上課作業辦法」第3條)

其它可能與教育部相關的工作都是屬於被動應變性質,包括:

  • 遇有學校或師生團體受困,負責聯繫學校與家屬、瞭解情況、提出報告、協助救援。
  • 遇有需使用校舍供災民避難時,負責下達指令與協調。
  • 瞭解、彙整各級學校受損情形。
  • 瞭解災後是否有安排災區學生就學、寄讀之需要,在職權範圍內則預作安排。
  • 所屬機關 (構) 、學校或團體若有必要代政府送達徵調書、徵用書或保管處分命令時,得協調之。

如果上述情況皆未發生,教育部基本上是「英英美代子」。若有狀況出現,相關措施之權責落在縣市教育局手中的機會頗高,而最後一項所規定的送達任務更是個鮮少動用得到的管道。整體而言,當颱風來襲時,在行政院所屬各部之中,比教育部還閒的只有外交部。對於這類官員,若沒他們的事,請他們待命就好(連電器都早已有待機功能,不是嗎)。

面對颱風,教育部長雖不可散漫輕忽,但也毋須把神經繃得像內政、國防、交通部長那麼緊。以一波波的指責或嘲諷在一個防災第二線角色之倦容上大做文章,根本是鑽牛角尖、窮極無聊。

從政府運作的角度來看,真正該被檢討的是會議文化的形式作風。會議必須講求效率,沒必要的會少開,沒必要的人別來,開會時則應該「有事提報、無事散會、問題導向、廢話少講」,何況,當會議的目的在於災害應變時,行禮如儀那一套能省則省為宜。

假如我是總統,我才不會像陳總統那樣沿襲國民黨政府時期的作風習慣。在出發到颱風應變中心前,我會要求他們先傳給我一份書面簡報,最好別超過一頁(A4規格)。抵達以後,視情況由正或副指揮官陪同,在所有人繼續工作的情況下,四處轉一轉、看一看、問一問,同時請陪同者補充報告書面簡報內容之外的最新狀況,並進行討論或下達指示。然後找個便於視聽的位置,坐上一段時間,喝茶兼觀察,間或找幾位官員來問話。然後掉頭走人。如果情況不錯,臨去前撥一筆錢慰勞加班的官員與職員;被發現表現欠佳者,嚴重的當場撤換,其他則請指揮官糾正或事後算帳。

總而言之,應該把官場形式降到基本程度,將時間力氣省下來,放在該作的事上,在空間上避免遙不可及或高高在上而致脫節。雖然政府組織再造案一直卡在立法院,行政部門至少可以從革除形式化作風來提高效率,尤其要避免像這幾年來的台北市政府那樣,對授旗、宣誓等儀式興致勃勃。以春節期間維安為例,馬市長「檢校警力展示」並不會讓任務執行得更好,反而浪費了抓罪犯的時間;市長若想要表達對此事的注重,還不如去抽查員警的裝備與實際執勤。

回到所謂「打瞌睡」的問題。今年已63歲的杜正勝比起2003年時才53歲的馬英九,誰的體力比較好?2003年,馬英九在SARS病故者的告別式上昏昏欲睡(告別式通常在上午舉行),倒沒聽過有人指責他「為禮不敬、臨喪不哀」。他在公開場合,包括國民黨內部會議在內,打瞌睡的次數紀錄恐怕是政壇之最。國民黨真正該擔心的是其總統候選人的身體狀況與生活習慣才對啊。而每次關於馬先生公開打瞌睡的新聞都不會超過24小時了還不下檔,記者壓根兒也不會去問他當時是否真的打瞌睡(如果真的去問的話,馬英九可能會反問:「妳是三立的嗎?」)。這難道是因為大家懶得理他嗎?不是吧。說穿了,杜、馬之所以所受待遇不同,還不是因為政媒複合集團的雙重標準作祟!

延伸閱讀:


by 慕容理深
update: 2007.10.09 23:42:35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Technorati : 國民黨, 媒體, 形式主義, 改革, 政媒複合體, 政治, 杜正勝, 行政, 颱風, 馬英九
Del.icio.us : 國民黨, 媒體, , 改革, 政媒複合體, 政治, 杜正勝, 行政, 颱風, 馬英九

關於本文的 15 則留言

  1. 瞌睡也分外來瞌睡,和本土瞌睡。這差別很大,學問很深!
    外來瞌睡的解讀是因公犧牲操勞而打盹兒,本土瞌睡只會是偷懶沒教養!

  2. 喔喔,剛好趁此機會檢視馬阿告打瞌睡的次數,國民黨立委打瞌睡的次數;前者讓我們明白總統候選人的體力,後者讓我們瞭解國民黨立委的工作態度。大家來吧~~

  3. ESIR 桑:
    還有:貴族打瞌睡優雅安詳,平民打瞌睡呼呼作響。
    Tiat 桑:
    希望有高手把收集到的畫面剪接成一部片。至於片頭,可以用以下動畫:
    畫面是國民黨黨旗,然後仿效007片頭的效果,帶出一隻…打瞌睡的懶貓^^

  4. 打瞌睡還算客氣的, 馬甚至有縣市防災演習沒出席的紀錄
    照統媒的標準, 他缺席的行為豈不該死? 不不 , 倫家是戮力從公宵衣旰食, 補眠一下是應該的啦, 給他秀秀哦

  5. 哪個官員不打瞌睡?

    老杜最近又上媒體版面了,因為日前在聽取防災簡報時打瞌睡。持平而言,教育部長與防災有什麼關聯呢?有的,

  6. 其實杜部長也是大忙人一個。
    他現在每週固定在某個晚上到台大去講授中國社會史。
    (據說社會史關懷的角色就是古代沒文化低素質的鄉下人)
    說真的這些喜歡抓他小毛病的人,何不去聽他一堂課?
    如同caffen所說的:「要給杜正勝好看,拿出真正拳擊精神吧。」

  7. 那些高知識高水準的中間選民可能會跟你說:「至少馬的睡像比較帥」 :p

  8. 簡單的說,中國人吃人夠夠,黴體同一個鼻孔出氣。這就是中國人的上流教養

  9. 用統黴的標準來看:老馬臉皮下垂,眼袋兩包,保養得比咱們陳總統還差,一定是夜生活糜爛。

  10. Akasaka 桑:
    防災演習時,媒體會把鏡頭聚焦於精彩刺激的演出上。對作秀型的首長席而言,出席這種活動就太不划算了。
    beckett 桑:
    理論上,社會史倒也不全然只是關注鄉下人或中下階層。這些人在以前聚焦於王侯將相的政治史中幾乎是隱形人,社會史則把他們也拉進來歷史圖象之中加以考察。
    那些愛批評杜正勝的人如果去上杜教授的課,八成會因為鴨子聽雷而瞌睡連連吧 XD
    Pig 桑:
    在「高知識高水準中間選民版大辭典」中絕對查不到「人不可貌相」滴^^
    黑手黨老大:
    中國共產黨在政治清算鬥爭繼承了老祖宗那套「誅九族」的精神,不愧為「中國」共產黨(有人甚至稱之為一種「種姓制度」)。中國國民黨應該也不愧為「中國」國民黨吧…
    totororo 桑:
    他們自視為「上流」,當然要把「下流」踩在腳下而後快。
    我不知道他的生活是否「越夜越美麗」;但再從他白天講話常常顛三倒四、而且還變本加厲來看,不排除他真的衰老得很快。

  11. 無差別 桑:
    感謝提供!
    我倒是要幫老宋說句話。他畢竟比馬英九年長八歲,相較之下,馬英九也未免太容易當機了吧!(我這是在幫老宋說句話嗎?… XD)

  12. 剛剛去書局就隨手買了杜正勝先生的《周代城邦》,現在看到這篇文章,不覺莞爾。
    特別是版主這句:「整體而言,當颱風來襲時,在行政院所屬各部之中,比教育部還閒的只有外交部。」
    眞是諷刺,不只是颱風來襲時,連來襲後外交部都很閒啊,閒到可以拒絕外國援助。令人訝異的是,一個次長下台後,這個政府什麼責任都沒了。

  13. beckett 桑,
    好巧,我現在寫的東西跟周代考古有關。 :)
    兵隨將轉。假如當總統的是阿扁或謝長廷,外交部的作為絕對會完全不一樣。也許您已讀過這一篇:你們總統是一個娘泡
    選舉這種事真的不能當兒戲,選錯人是會害死人的。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