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沒迷路,亦非大軍

online

The Lost Battalion (2001) 是根據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著名戰場故事而改編的電視影片,拍得相當不錯。此片最近在東森洋片台播出,片名譯為「迷路的大軍」。這個譯名雖未沾台灣發行業者喜歡置原文片名不顧、自作聰明地(其實常常只是一窩蜂地)亂取漢文片名的惡習,但還是與影片內容有很大的出入。

片中主角 Charles White Whittlesey 少校奉美軍77師師部命令,帶領約一個營的兵力(五百多人)擔任中間前鋒部隊,在補給不足的情況下,離開壕溝,向德軍發動進攻。當他的部隊一步步殺敵前進的同時,預定於左右翼同步進攻的友軍卻因攻勢受挫而撤退回防線。在電話通訊斷絕的情況下,已經攻佔上級指定地點的 Whittlesey 並不知道友軍已撤、自己側翼兩空。由於德軍已形成包圍之勢,Whittlesey 向後方派出的傳令兵一個個有去無回,只好靠單向的飛鴿傳書向上級報告。

於是,Whittlesey 部隊被迫就地困守於無堅固工事掩蔽的樹林中。在前有好整以暇地躲在壕溝中的敵軍,後無求之若渴的飲食、彈藥、醫療補給(連繃帶都得從屍體上回收來使用),甚至還被後方自己人的砲兵誤擊而死傷慘重的悲慘情況下,他們靠著 Whittlesey 這位前紐約商業律師的卓越領導、絕不投降也不撤退的決心,以及部隊上下全體的勇氣與合作,擊退視他們為心腹大患的德軍所發動的一波波攻勢。經過六日奮戰,損失百餘人,終於等到援軍抵達,解救了這支生還者中有一半是傷兵的部隊。

所以,這支部隊並沒有迷路,他們只是失聯;五百人也不算什麼「大軍」,對77師師長而言,他們不過是一顆棋子罷了。「The Lost Battalion」因這場戰役聲名大噪,成為一次大戰與美軍歷史上響叮噹的傳奇性部隊。將之譯作「失聯的那一營」或「失聯的部隊」會比「迷路的大軍」貼切許多。

東森洋片台提供的劇情介紹更是錯誤連連,包括:

美軍年輕少校查爾斯(瑞克史庫德)帶領500多名來自紐約的年輕人加入歐陸戰場,打算進攻德軍基地。

這話聽起來好像是說,那些士兵是由他從美洲帶來參戰的;其實整個 77 師的士兵大多是來自紐約的年輕人,Whittlesey 就算留在紐約當他的律師,這些美國大兵還是會被派赴歐陸。此外,他所受命攻佔的是一條德軍防線,那離「基地」還遠著呢。

錯得最離譜的是這句「後方將領早已將他們列為陣亡將士」。其實,不管在歷史現實或影片中,77師師部一直知道他們還守著陣地。其次,Whittlesey 當時只不過官拜少校,就算他陣亡了也沒得被追晉為少將(事實上,他後來因這場戰役的卓著表現而晉升中校),所以他們就算全軍覆沒,也根本不可能變成「陣亡『將』士」。

我不知道,寫那篇劇情介紹的人現在幾歲。反正,不論怎麼算,我都不相信他跟死於1921年的 Charles White Whittlesey 很熟。既然不熟,怎麼就稱人家「查爾斯」呢?讀者有興趣的話,不妨注意一下片中的美軍官兵怎麼彼此稱呼。

片中所描繪的 C. W. Whittlesey 或許多少與事實有所出入;不過,若其人真如編導所著意刻畫的那樣擇善固執、惜愛部屬、機智細膩,那並不令人意外:既然他能夠在那麼惡劣的條件下,帶領官兵堅持奮戰到底,寫下這至今猶被傳頌的一頁篇章。在這點上,此片頗值得總是說「帶兵要帶心」的軍官們與軍事院校當作參考教材(尤其對一些很「機車」而有待見賢思齊的軍官而言)。最後,只差在片中未明言道出的「律師本色」與「領導特質」之相通性讓我想起此片出品的同時,在台灣出現的某些繞著「律師性格」打轉、空轉的政治評論。令人莞爾。

延伸閱讀:

關於本文的 13 則留言

  1. 慕容大求真求實 讚啦
    轉移一下焦點 有個問題請教 勉強和「大軍」扯得上關係:
    當年中國共產黨取得中國政權 中華民國總統李宗仁棄逃
    蔣介石逃亡台灣 藉稱復行視事 統治台灣 按說其身份應為中國黨總裁 其實根本和中華民國扯不上關係
    所以 是否一直佔領統治台灣的軍政府 理論上應為中國國民黨軍閥 而非中華民國政府
    慕容大可否討論釐清 究竟蔣政權與中華民國政權的依存關係如何
    如果蔣政權根本就沒有繼承中華民國政權 那麼…. 只是拿掉中華民國四字 太過便宜行事 不是嗎
    先行致謝

  2. 跳躍前進 桑:
    謝謝。
    從法理與事實來看,那的確是個軍事統治集團所成立操控的政府。「中華民國」只是個跨海搬來台灣用的招牌與神主牌。
    拿掉這個招牌之外,至少還必須改變目前仍沿用的舊體制與處理轉型正義的問題,否則台灣政治會一直處於一種深層不安的狀態。我猜您也有類似的看法。

  3. 小弟插一下,關於台灣的政府/主權/領土變更歷史問題,除了慕容大之前有一篇討論聯合國會員國數目增減之外,另外也有位網友是從檢視二戰後盟國軍事佔領處理方式來討論,參見雲程的雙魚鏡
    http://tw.myblog.yahoo.com/hoon-ting/

  4. timouz 桑:
    感謝您的補充。
    雲程在主權相關議題上著力甚深。奇怪的是,我在列延伸閱讀資料時,卻常常忘了列入其大作,大概是因為我下意識地認為,大家跟我一樣都讀過了吧…

  5. 慕容大
    抱歉,討論離題 但很同意您提及體制及轉型正義看法
    近來許多聲音質疑民進黨政府未致力轉型正義問題 並把問題歸罪陳水扁政府 個人並不以為然 兩點淺見:
    1我以為陳水扁政府初期執政理念乃遵循所謂寧靜革命走向 希望用誠意和解包容 以時間換取改革 這點應是符合多數台灣人民社會安定的期待 然而三次罷免 兩顆子彈 和無止境的立法 司法 媒體 亂象 無異宣告包容路線失敗 也成為陳水扁政府失敗的根節
    2經過中國黨長期惡意杯葛 蓄意破壞 甚至激進的聯共制台手段 台灣包容共榮的希望逐漸幻滅 政府和民眾才恍然大悟 舊有既得利益體制龐大難解 也才有最近積極轉型正義的呼聲 由此二點看 台灣轉型正義走的是一段漫長道路
    轉型正義最終成功與否 目前和兩股勢力的對決角力有關:台灣人民對台灣道路 社會公義的堅持 versus 中國黨經濟掛帥誘餌產生的分化力量 而決戰點乃在於台灣人的價值與信念
    李總統最近談話大多被解讀為為台聯立委選舉的操作 但我個人較感興趣的是 他提到對中國黨本土化希望的破滅 與台灣亟需第二本土政黨的呼籲 而前者無疑與台灣人民對社會價值取決密切相關
    以肚腹為神者 膜拜經濟 會繼續支持中國黨 而以公義訴求者則選擇唾棄中國黨 但真正轉型正義的執行須得等到絕大多數台灣人看出 中國黨非本土 與 中國黨本土化之根本不可能後 才有可能 而對照馬英九大段時日來的下鄉綁樁 甚至宣稱為林義雄陳文成雪冤的言行 魔鬼幫兇化身希望天使 現今台灣社會猶如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刻
    期待慕容大 繼續寫出 一篇又一篇追求真理的佳作 受教甚多 為慕容大鼓掌 為台灣加油
    p.s., 迷航大軍 用來指稱誤隨蔣幫來台的流亡軍隊 倒也可以

  6. 跳躍前進 桑:
    啊~~不敢當呀!
    關於轉型正義,我們的看法一樣。略補上一兩句:
    1. 去年的紅衣之亂是個轉折,包容路線自此被完全確認是失敗的。
    2. 第二本土政黨是台灣政治步入常軌的必需品,其生存發展的前提是中國黨的終極萎縮。
    回到那部片來講,我認為,對外有大軍眈視、內有唱衰部隊的台灣而言,那段故事頗值得拿來作參考。

  7. 慕容大的話讓我聯想到孫立人將軍

  8. 跳躍前進 桑:
    在國民黨的歷史中,我們一再地看到,優秀人才很難出頭,甚至往往被刻意排擠或遭鬥爭陷害。孫將軍是這種反淘汰文化下的著名犧牲者之一。

  9. 阿仔 桑:
    感謝您的指正。
    根據教育部國語辭典,「將士」指「軍官與兵士」。該辭典引據的是《後漢書˙袁紹傳》,就我所知,若要再向第四世紀以前的文獻去溯究「將士」一詞,可能不容易。
    當時的「將」跟現在的「將軍」意義不同,例如《後漢書˙李王鄧來列傳》有云:
    「八年春,歙與征虜將軍祭遵襲略陽,遵道病還,分遣精兵隨歙,合二千餘人,伐山開道,從番須、回中徑至略陽,斬囂守將金梁,因保其城.囂大驚曰:『何其神也!』乃悉兵數萬人圍略陽,斬山築堤,激水灌城.歙與將士固死堅守」。
    就現在的軍階編制來看,這裡的「將」有可能等於現在的校級、甚至尉級軍官。
    再從《說文解字》等書來看,當時「將士」之「將」應泛指發號施令者。
    在現代漢語的最正式用法以及軍中用語中,昔日的「將士」基本上已由「官兵」取代(例如「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另一方面,像「雷學明等九名退役將校軍官」則指明了軍階。「將士」比較像是「官兵」在修辭上的代用詞。
    在這部影片的例子上,沿襲古漢語的「將士」的確沒有錯;不過,我仍認為「官兵」一詞應為首選。

  10. 台獨與貪污已經劃上等號了嗎?轉型正義難道也包含總統的貪污擅權嗎?

    這兩句話本身就問題重重,跟貼文的地方也不對。您還真是一整個不懂。
  11. 你這麼會說,怎不自己去拍?

    您怎知我沒拍過片?(笑)
    再說,您這種話可以去跟全世界每個藝評家、文學批評家、影評家、書評作者講一遍。
  12. 個人認為迷路的大軍
    此一片名也並無不妥
    甚至更有點隱喻的味道
    首先,他們的確處於一種迷失的狀態
    (自己在該時間點上應處的位置、友軍的位置、久無後援所導致的士氣流失)
    再來,他們數量雖少,但奮勇抵抗、作戰的精神
    比起數量高達幾倍的敵軍而言更有資格稱之為大軍
    實際上,他們的確既沒迷路,亦非大軍
    但心靈層面上,
    他們的確曾經迷路,也是大軍

    這是您的個人詮釋。寫得不錯,但翻譯是另一回事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