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想查?他敢查?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這次總統大選忽冷忽熱,跟前三次不太一樣。天氣忽冷忽熱,人容易感冒;選情忽冷忽熱,容易有人口不擇言,令聽者很感冒。


前天,馬英九在綠島說他若執政將「重啟調查黨外時期的林宅血案以及陳文成命案」:

我覺得這兩個案子,案情還不是很清楚,林義雄先生的兩個女兒,還有他媽媽,好像都是冤死了,同樣的陳文成也是,那時候調查了半天,好像最後給人家,不是很清楚的結果,所以我覺得如果未來,我們執政的話,應該再重新調查。(東森新聞,2007/10/14 18:39

天啊!在林宅血案中不幸遇害的老婦幼女不是冤死的是什麼?!難道是該死?馬英九這「好像」兩字用得也未免太沒誠意、太扯了吧!。

對於陳文成命案,他也來個「好像」!以當時蔣經國權力之大,以當時包括檢調在內的整個黨政軍警特體系全操控在國民黨手中,以當時黨國威權體制層層佈下、經營有年的監視網之廣度與密度,竟然會「調查了半天」還「查」不出兇手?!陳文成教授過世三年後,發生了江南案。當時在美國的強大壓力下,國民黨政府不得不乖乖地在三個月內讓幾個兇手現形,連情報局正副局長也都束手就擒啷鐺入獄。由此觀之,在警總約談翌日清晨陳屍台大校園的陳文成到底遭誰毒手,這個問題在當時之所以未破解,非不能也,不為也。

刑案拖得越久越難查。十年前,馬英九作過法務部長,任期超過三年,可曾嚴正要求過檢調去查這兩個懸案?還是想都沒想過?

兩 案發生之時,黨、國猶如連體嬰,不少政治懸案可能需要靠國民黨檔案提供「失落的環節」來找答案。馬英九若真的在意林、陳兩案,大可以在擔任黨主席期間下令 翻查戒嚴時期的國民黨檔案,甚至將之悉數交給國家檔案局。當時不作,現在又還不主張開放國民黨檔案,卻忽然「關心」起那兩個懸案,這就很難不讓人們視其動 機為應付總統大選的「六月芥菜」了。

在那兩個命案之外,戒嚴時期還有許許多多已知或未知的政治謀殺、政治獄,還有一長串的海外台灣人黑名 單,更有不知其數的公民遭到非法搜查、監視、竊聽、或被黑函誣陷。這些侵害人權的事實也都有待查個水落石出,還當事人(您或您的親人可能也在內)一個公 道。該查,不只為了公理正義,也因為林宅血案與陳文成命案是戒嚴時代恐怖統治結構之產物,所以清查此結構會比追尋可能早已被湮滅的證據更有助於破案。

換句話說,首先應該被攤在陽光下檢視的,就是當年的整個特務系統,不只其正職人員,也包括潛伏在各公私部門單位、甚至鄰里層次的抓耙子,以及國民黨派在海外的職業學生。 馬英九應該多少知道以下問題的答案:一旦徹查這個以當年國民黨高層為核心而層層擴散出去的網絡,現在的國民黨將會受到多大的衝擊?會不會演變成國民黨人清 算國民黨的跳樓大拍賣?會不會到頭來演變成:大選後抓自己人來祭大選前的旗?會不會有點像是說:好,等我打勝仗,我會扔兩顆炸彈,丟哪裡都沒關係,即使是 在自己人的陣地或軍火庫也無妨?掀掀掀、查查查,萬一「見光死」的人還包括…

他可能真的想查嗎? 若會「動搖黨本」,他敢查?

如果馬英九並非真心想調查林、陳兩案,那麼,他在綠島所講的那番話就是一張口惠而不實的芭樂票、另一句「我不選台北市長」。

其 實,馬英九用不著捨近求遠,不必說當選以後要如何如何;他現在至少就可以來幫大家解個謎團:上圖照片中人是誰?照片是否拍攝於1978年的波士頓?這個人 為何出現在這張照片中?在照片拍攝前,他正在作什麼?關於這幾個問題,請馬英九給我們明確而誠實的解答,並且白紙黑字地保證自己的答案絕無欺騙隱瞞,否則 永遠退出政壇。

 

延伸閱讀:

by 慕容理深
update: 2007.10.16 01:09:12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Technorati : 人權, 劉宜良, 國民黨, 政治, 林義雄, 歷史, 江南案, 特務, 蔣經國, 轉型正義, 選舉, 陳文成, 馬英九
Del.icio.us : 人權, 劉宜良, 國民黨, 政治, 林義雄, 歷史, 江南案, 特務, 蔣經國, 轉型正義, 選舉, 陳文成, 馬英九

關於本文的 30 則留言

  1. 我覺得這張照片,照的不是很清楚,好像最後目標跑太快,不是很清楚的結果,所以我覺得如果未來,我們執政的話,應該再重新調查,看這張照片是誰,來給慕容先生回答一下。

  2. 照慣例給他們查出來的結果,大概就是「陳文成案,阿扁要負完全的責任」之類的吧。

  3. Tiat 桑:
    即使是慢跑,對快門而言還是太快。
    台灣人民若想知道,自己在國民黨檔案中有無被紀錄,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明年讓國民黨大敗,由新國會立個特別法來查扣戒嚴時期國民黨的所有檔案。如果台灣人不在乎自己否被人家那樣「列管」,而且只有少數人才看得到資料,那我還真的是無言以對啊…
    Pig 桑:
    他們若說「蘇格拉底之死與聞一多之死,阿扁都要負完全的責任」,我也不驚訝 XD

  4. 慕容大
    馬英九這番言行 恰好印證:「…因為連撒但也裝作光明的天使。」-哥林多後書11:14
    劊子手的幫兇上祭 天使面孔 魔鬼心腸
    擔心「變臉」時刻遲早來到 將是台灣浩劫
    天佑台灣

  5. 『我覺得這兩個案子,案情還不是很清楚……所以我覺得如果未來,我們執政的話,應該再重新調查。』
    他 馬的 是有失憶症嗎?(也不奇怪他總是今天的馬妞打昨天的馬妞耳光)國民黨沒執政過?兩案發生的時候是誰在執政?這之後又是多少年後才政黨輪替?
    他去到綠島說如果他執政以後要重起調查,就像他去到機場必誇言要直航,去到港口必保證要三通是一樣的。他當台灣人是健忘的不會記得他的承諾,不巧人民的腦筋卻是因他的虛偽越看越清楚。
    回頭去看看戒嚴時期的台灣,當時驚恐、不安的心情仍令人記憶猶深,這不是他隨性無腦的發言就可抹滅掉的。給台灣一個最好的交代就是他先不必去承諾那些他做不到的事情,從他自身的秘密先開啟吧!他自己的做過的事總不需要等到他能執政的時候再來重新調查吧

  6. 慕容理深大大:
    您寫得太棒了!您說出大家心理想說的話。
    順便借用您整理好的延伸閱讀連結,
    好讓更多台灣人了解國民黨的醜陋真面目!
    馬英九真是天使臉魔鬼心。

  7. jessie :
    妳說得好!
    請他,媽的,趕快公佈他在美國當職業學生時,
    做國民黨的抓杷子收集了多少台灣留學生黑名單,
    讓國民黨害死了多少台灣留學生,
    又讓多少台灣人無家可歸?
    陳文成博士命案是不是也是他提供的黑名單資料,
    國民黨才會對陳文成博士痛下毒手暗殺?

  8. 馬英九的字典裡是沒有悔改這兩個字的
    ————————————–
    林宅血案國民黨主使? 馬英九:不負責的說法
    央廣 更新日期:2007/10/15 16:59 記者:楊雨青
    ……馬英九15日表示,這基本上是治安事件,應該由治安機關追查,說是國民黨所為,是不負責任的做法……。
    ——————————————–
    是治安事件喔~
    絕對不是政治暗殺喔~~
    和國民黨沒關係喔~~怎麼會叫國民黨拿檔案出來呢??

  9. 泛藍心中阿九是神,神不會犯錯的
    阿九以前虎爛過什麼話都不能翻出來
    搓破他就是沒水準
    泛藍的自認為有水準就是這樣來

  10. 歡迎馬英九幫忙查 但不要拖 這些都是發生在中國黨統治時期的舊案
    乾脆請他說 沒有真相 就沒有總統 不把林案 陳案 (應該再加尹案) 查個水落石出 他就不選總統
    那我就相信他的決心 不是為騙選票給自己塗胭脂 充場面

  11. 什麼話都說的出口!
    如果一個殺人犯罪集團,在大庭廣眾說要幫被害家屬找出殺人兇手?這不是太妄謬了?就因為一直查不出來,就變成了正義的化身?
    連這些事情都敢拿出來消費?哪一天馬英九說,如果他當選,要幫忙228受難家屬找出真相。這也不用訝異!

  12. 馬英九當年的職業學生事蹟一件件被找出來檢視
    他的口水發言人羅智強發個不清不楚的新聞稿辯駁
    與其如此辛苦的找理由為自己找路走
    不如馬英九也來召開個申冤記者會
    說他當年是因為人在海外受制於國民黨監控
    為了自身安全在那環境下不得不做出抓扒子的行為
    他大可以再次落下不知是男兒還是女兒淚
    請求國民黨還他清白給他一條總統路走
    既然推卸責任是他的專長,更要好好的發揮
    把一切的責任全推給地下的蔣介石、蔣經國
    好膽,請這二位古人出來跟他辯論

  13. 跳躍前進桑:
    引得好!我忍不住要把哥林多後書這句話前後句一併po上來:
    「那等人是假使徒、行事詭詐、裝作基督使徒的模樣。這也不足為怪.因為連撒但也裝作光明的天使。所以他的差役、若裝作仁義的差役、也不算希奇。他們的結局,必然照著他們的行為。」
    相較於「變臉」,「露出真面目」可能比較貼切說。
    把「沒有真相 就沒有總統」丟還給中國國民黨,it’s a good idea! 我們應該學習南非,組個真正該組的真調會,把以前整個特務系統與職業學生通通查清楚。
    jessie 桑:
    據蔡法官的講法是「重新思考組合」。所以對馬英九所講的話,大家絕對不能當真,反正他隨時都可以來個「重新思考組合」。
    照德、奧處理前納粹或前共黨的作法,有壓迫人權案底的人一律不得留在政壇與公職。由於轉型正義的改造工程沒作,很多台灣人在這方面認知不足,也缺乏警覺性。這種在價值觀上打迷糊仗的結果之一:連黑道老大都成了媒體所吹捧的英雄。
    依照他過去的記錄,您後來幫他想到的「監控」說,並非不可能從他嘴中說出…只不過以他的背景與歷程,不論怎麼看,他都是威權體制的積極參與者(除非他另有不可告人的把柄落在人家手中,那就再說啦^^)。
    阿茵 桑:
    我不知道依照美國法律,當年曾受職業學生迫害而名列黑名單、到現在仍住在美國的台灣人可否組成受害者組織,到美國法院對國民黨提出控告… ^^
    bigburger 桑:
    「治安事件」?!他轉得可真快,馬上就「重新思考組合」,換了說詞。他當法務部長時發生的「治安事件」尹清楓案在當時不了了之;而關於先前留下來的陸正案,一個道道地地的治安事件,也從未聞他說要積極偵查。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關心「治安事件」了?!
    既然只是「治安事件」,那有需要總統候選人特別提出來講嗎?他真是自打嘴巴、自露馬腳。
    PENNY 桑:
    「神」這個字真是個重點!以前台灣活像個神權國家(或君權神授國家)。現在的元首不是神,也不是天子,有些人對此很不習慣。這些人自視為天之驕子、神的子民,而誰敢否定「神」之為神,就是「褻瀆神明」。一言以蔽之,他們的「邏輯」就是:「神就是神」。所以跟他們作理性辯論是沒用的。
    ESIR 桑:
    他該不會是說:所有的真相內幕,只有我們知道吧… ^^

  14. 應該請慕容兄把這篇寄給馬英九的發言人羅智強先生。看他要不要提告,順便讓司法釐清影中人是誰的真相。
    不過想想,我對法官實在不具太大信心啊。

  15. 慕容大
    我認為馬英九不敢「真」查 若玩真的 尹清楓 殷鑑不遠 (中國黨的恐怖 身在其中的人 應該比局外人更清楚 更害怕-這正是為什麼 共犯結構在解嚴且政黨輪替後 依然牢不可破的原因之一)
    他的damage control目前似乎設定在波士頓通訊攻防上 波老身分賴不掉 但文責何物 四兩撥千斤的工夫足以應付
    令人好奇的是 據報導馬在陳文成案後 美方開始清理校園間諜時回國 究竟馬對陳案了解多少 牽扯多深 回國時間點只是巧合或有因果關係? 另外 馬在美的回報究竟有無指涉特定人士 並使之因而受害(黑名單等)? 這些都是馬英九日後隨形的罩頂烏雲 這些疑點 會不會演變成導致大水庫潰堤的小縫隙 值得觀察
    馬英九根本自清之道 恐怕至少得做到讓人相信 陳文成命案 另有涉案機關與涉嫌人 找替死鬼也是中國黨所長 會不會出現如慕容大所言的狗咬狗情況還看不出來 但是我看中國黨人移民潮會續增 以避清算之虞 (畢竟民進黨沒有隔海殺人這等中國本事)
    雖然對中華民國的馬守訓法官們很沒信心 但還是衷心期待馬英九提告 找不到陳文成命案真相 多看幾個馬守訓法官現形也算收穫
    論斷人天使魔鬼實在罪過 但身為蔣經國生前秘書 前中國黨主席 中國黨總統候選人 我不相信馬不知道他所效忠的黨國在二二八 白色恐怖 林案 陳案等等所為 身為劊子手的幫兇 擺出仁義姿態 故意誤導民眾對真相的認識 卻沒有真正反省認錯悔改 如果我們能容任這等人繼續偽裝光明天使的模樣 那我們的道德良知也隨之墮落沈淪 公義是我們唯一與最後的武器 願台灣人永遠不會失去追求公義的勇氣
    p.s.,所謂中國台灣之分 與省籍無關 純粹認同問題

  16. beckett 桑:
    您要幫我出律師費喔 XD
    昨天,馬英九已嗆聲說要告大話新聞,鄭弘儀隨即在節目中表示不怕他告。呵呵,只怕馬英九不告啊~~
    跳躍前進 桑:
    舊政權之不義令我想到莎士比亞的Macbeth。您先前引了《歌林多後書》,我這就來引Macbeth劇中的兩段對白吧:
    GENTLEWOMAN. She has spoke what she should not, I am sure of that: heaven knows what she has known.
    LADY MACBETH. Here\’s the smell of the blood still: all the perfumes of Arabia will not sweeten this little hand. Oh, oh, oh!
    (黑體字為我所加)

  17. 馬的也嗆聲葉菊蘭
    三天不道歉就提告
    名譽受損,一天就很多了還來三天
    乾脆延長到三年好了
    拜託碼真的去告
    來看看鄭弘儀與大話來賓跟胡忠信的差別在哪裡
    對了
    一路走來始終嘻皮笑臉裝可愛
    勿忘影中人阿

  18. 黑手黨老大:
    第三天是週六,到時候如果不告,就趁一干人等休假時裝作啥事也沒發生過^^
    如果有當年在那個系統中工作,如今想贖罪的人出來掀內幕,那就有看不完的好戲了^^

  19. 慕容大
    shockingly convicting!

  20. >>他的口水發言人羅智強發個不清不楚的新聞稿辯駁
    羅某記者會及新聞稿我都有看到,並沒有「不清不楚」啊。羅某心裡咬定:「你們絕對弄不到一張馬英九在哈佛宿舍內,正在刻那一期通訊鋼板的實況照片!」
    所以羅某很清楚地講說:「你們沒有證據顯示那一篇是馬英九親手寫的!」
    各位啊,如果去回應羅某,就中他的計了。我們當然沒有實況照片啊,但「波士頓通訊」是馬某主編兼工友打雜的。誰刻那篇鋼板根本不重要。各位不必擔心,羅某上法院提告,是告不成的。
    根據司法院大法官釋憲509號:http://www.judicial.gov.tw/constitutionalcourt/p03_01.asp?expno=509
    葉菊蘭不必提出馬某正在刻那一頁鋼板的照片,葉菊蘭只需要出示馬某在革實院自傳,證明馬某100%確是波士頓通訊主編即可。

  21. Kai-shao 桑:
    感謝您幫大家點明 :)
    我從第509號解釋文拉出一句,提供給無暇細讀全文的朋友參考:
    「行為人雖不能證明言論內容為真實,但依其所提證據資料,認為行為人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實者,即不能以誹謗罪之刑責相繩」。
    從另一面講,羅智強是在玩一種詭論:若無法證明某件事的所有細節,則不能論定該件事的真偽。
    這可以唬倒一些科學訓練不足的人。實際上,人不可能窮盡過去發生的某件事之所有細節;而在推論上,某事件的若干部分(即使不算「細微」)被略過,並不必然會影響對該事件的敘述之真偽。
    – 「我的老家旁邊有一片森林。」
    – 「裡面有多少樹?」
    – 「不知道。」
    – 「那你憑什麼說那是一片森林?」
    把對方先預設成如上帝般的全知,然後舉出一個他沒有辦法回答的次要又次要之問題,最後推導出:對方所言缺乏足夠證據。國民黨在對三一九刺扁案質疑時就玩過這種手法。

  22. 司法院大法官釋憲509號,就是媒體工作者與原告纏訟多年後,向司法院大法官提出釋憲。
    經509號解釋以後,幾乎剩下百分百捏造毫無人證物證的事件(例:第一夫人運美鈔案,呂副座嘿嘿嘿案、趙建銘買鑽戒案),才有可能被定罪了。

  23. Kai-shao 桑:
    但是,司法官的認定有時過寬或過緊。例如我今天說某人去美國洗錢,而我所「根據」的是在火車站遇見的陌生人所言,這樣也有可能被視為言有所本,而免責過關。在實務上,結果往往要視司法官的素質良心以及當事人的運氣而定。

  24. 馬回答照片是否是他本人的問題:
    (臉頰泛紅潮,眼光迷朦)….沒有啦…..~~~
    旁邊的阿姨阿姑阿桑們:(興奮狂呼)哇~~~
    (已經有人暈倒了!)

  25. 慕容大畢竟比我有道德勇氣。說實話,馬英九的表現讓我看見人性中為權位可以不擇手段的醜陋,那種極度不舒服的感覺,無法想像和他打照面的感受。不過藉著泛藍ㄓㄨ公的演出,倒是讓我對歷史及文學中,殘忍的人性爭鬥的描述,增加不少臨場感。見過泛藍這七年的賣力演出,對先人的過去也更能感同身受。

  26. 小高 桑:
    哇~~ 日前忙昏了,未注意到您的貼文,不好意思。
    您所講的故事讓我想到那種一邊騎摩托車,一邊轉頭看美女的人。用錯大腦部位,真是很危險的事情。
    跳躍前進 桑:
    道德勇氣?我沒特別多啦。我們只是在作正常公民該作的事。
    「極度不舒服的感覺」,這我深有同感。每次在電視上看到他,我都想馬上轉台。若非為了監看政治動態,真的沒必要虐待自己。
    以前黨國體制拿著槍鬥爭敵人,現在失去槍桿子(這才是重點中的重點),他們只好拿麥克風繼續鬥爭。弔詭的是,拿麥克風喊話的權利是那些當年被他們舉槍威脅的人所爭取來的—跟現在他們拿著麥克風所辱罵的對象差不多是同一批人。如果又讓他們抓到了槍桿子,那就…

  27. 馬總統言而有信,馬上就重新調查完畢,迅速結案。

  28. beckett 桑,
    暴君不被鞭屍,結果就是有「人」到烈士墳邊恣意便溺。
    可嘆可悲是社會上許多人還繼續渾渾噩噩,對此毫無反應,遑論警覺!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