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張雅琴的「同學」說起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Student uniform of University of Helsinki
in 1853. Painting by Severi Falkman

From Wikimedia Commons

上週四(10月19日)傍晚,中天新聞有一則報導關於甫拿下女流本因坊戰冠軍的謝依旻。在念到她的姓名之前,主播張雅琴停頓了一下,然後說「我們就稱他為『謝同學』吧」。這讓我暗笑兩聲。

笑兩聲,其一是因為她顯然不知道「旻」這個字如何念(其華語讀音為「ㄇㄧㄣˊ」)。對於現代人而言,這是個罕用字。漢文古籍閱讀稍多一點的人也許看過「旻天疾威,敷于下土」(語出《詩經》)之類的例子。以台灣電視主播漢語、漢文平均程度而言,張雅琴女士若真的不知道或忘了這個字的讀音,也不足為怪,亦不宜被苛責。只不過,謝依旻並非現在才出名,而且主播稿也不是臨時才遞上來,身為中天當家主播的張女士實在需要多加油。

《說文解字》告訴我們說,「旻」是個形聲字:「從日文聲」。也許有人會問,既然如此,為什麼不念「ㄨㄣˊ」?對於會講 Holo 語或客語的人而言,頭腦轉一下也許馬上會恍然大悟。

首先,「文」這個字的讀音在台語 (bûn)或客語( vun,陽平聲)的子音都相當接近「ㄇ」,發音時使用嘴唇部位,而不是像「ㄨ」那樣偏重口腔的後方部位。至於母音,共同所有的鼻音就不用說了;重點在於「日」這個字在台語或客語的母音都是「i」,與「ㄧ」的發音幾乎一樣。獨尊以北京話為底子的「國語」並且排斥其他語言的台灣戰後語言政策造成不少學習盲點,此其一例也。

我的第二聲笑則來自於「同學」一詞。當時一聽張雅琴說「謝同學」,我的第一個反應是:「誰跟妳同學啊?!」謝依旻在高手如林的日本連續拿下圍棋大賽冠軍,即使還稱不上「大師」,亦不遠矣。現在還稱人家為「同學」,不太妥當吧。

「同學」是個蠻奇怪的頭銜。在台灣學校中,同學彼此之間通常不稱呼人家「某同學」(頂多會使用「同學,你也太混了吧」這類句型);反倒是老師或學校行政人員較常用這種方式來稱呼學生。在學校環境之外,尤其在媒體報導或採訪中,人們也常用這種方式稱呼在學學生。

「某同學」在校外脈絡中的使用隱含著兩種定位。其一是特殊化:護士在下班換下制服、離開醫院之後,通常不會被視為護士;學生卻在走出校門之後,依然是「某同學」。其二是卑位化:相對於學生而言,最常使用「某同學」的教師具有較高的權力位置,而當「某同學」被外於學校脈絡的其他人(如記者)所使用時,使用者多少也挪用了這個階序位置。講得淺白露骨些,稱某人是「某同學」時,言下之意蘊含有「他(你)還未踏入社會,他(你)還小」的想法—即使實際上,某些被稱為「某同學」的人有可能本身是繳納所得稅者,也有可能具有投票權。

從社會演變的角度來看,現在不少人在職業工作之外或退休後進入社區大學或研究所當學生,那麼,人們要不要、會不會用「某同學」稱呼之?若答案是否定的,我們則可以更肯定地說,「某同學」之頭銜的使用如以上所言地,具有特殊化與卑位化的性質。

猶記當年我在讀大學時,曾遇到過一兩位曾在美國任教、回國後在課堂上以「先生」、「小姐」稱呼學生的教授。後來出國唸書,所遇到過的教授個個不論在大學部或研究所也都以同樣方式稱呼自己或別人的學生。以個人有限經驗來推想,「同學」這個頭銜恐怕是台灣(或若干華人社會)的特殊產物吧?

回到謝依旻的例子,日本社會與媒體如何稱呼她呢?以下是幾個例子:

「謝依旻さん」(「さん」讀音類似「桑」)可譯為「謝依旻小姐」。人家現在十七歲,在日本打拼多年,已經是著名職業棋士,稱呼人家為「謝小姐」怎麼說都比「謝同學」更恰當。雖然她尚未達法定成人年齡,但其實已可被視為成年人。關於這個道理,《禮記‧檀弓下》老早就解釋過了:

戰于郎,公叔禺人遇負杖入保者息,曰:「使之雖病也,任之雖重也,君子不能為謀也,士弗能死也。不可!我則既言矣。」與其鄰童汪踦往,皆死焉。魯人欲勿殤童汪踦,問於仲尼。仲尼曰:「能執干戈以衛社稷,雖欲勿殤也,不亦可乎!」

重點在於孔子的回答,而不在前段故事(這是《記》,不是故事書)。可惜,台灣以前的教科書寫到這部分時,刻意把焦點放在「執干戈以衛社稷」,而邊緣化了「能如何如何,就可如何如何」的思辨判斷部分。以前「中華文化」亂亂教的例子不只這一樁,大家有興趣的話,應該還會挖掘出不少。

國民黨先別急著指責誰在「去中國化」,最好自己先回家反省盤點一下,以前在把台灣「中國化」時,有多少的買櫝還珠、多少的去菁存蕪再說吧。

延伸閱讀:

 

by 慕容理深
update 4: 2007.10.23 03:00:44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Technorati : 中天新聞, 台語, 媒體, 客語, 教育, 華語, 語言
Del.icio.us : , 台語, 媒體, 客語, 教育, 華語, 語言

關於本文的 25 則留言

  1. “買櫝還珠”對那些整天抱怨文言文教太少的人可能有點太難 :p

  2. 這讓我想起牛仔褲、哈巴狗的新聞,記者們拿著比別人先獲得的”情報”,就一付等著受訪者出洋像的態度在”考考”大家,也不想想自己拿著麥克風對著攝影機開口說出的東西又對了多少。
    噗…岔題了 XD

  3. 這篇寫得真好!
    雖然經過國民黨六十幾年的荼毒,台灣人的程度還是比中國人優秀!

  4. 這則新聞我聽過另一位李X玉主播唸「ㄨㄣˊ」的讀音。

  5. 那些整天指責台灣去中國化的人,本身就最去中國化,這實在沒什麼好講的;證據就是,余光中為什麼寫新詩?為什麼不寫古詩?
    不過我對第二聲笑心有戚戚焉啊,這種同學的用法實在很無聊,假惺惺而已。

  6. 大家也不必太執著於「國語字典」裡某個字的注音。
    很多字的注音,是民國初年的國語委員會開會表決出來的,他們或有某些根據,但是最後的結果是表決,或者某些委員自行認定,而定義的。
    例如「圳」(人工河道)、「埤」(人工湖),這兩個字在中國北方幾乎沒在用;但在南方的福建、廣東、及台灣有。照理說,當年在開會決定注音時,就該用當地音。結果那群開會的人,不知以何根據,把這兩個字定義為ㄐㄩㄣ(4),ㄆㄧ(2)。台灣人唸這兩個字是唸ㄗㄨㄣ(4),ㄅㄧ(1)。
    這兩個字例,跟慕容さん講的「旻」字是類似的。北京話單字注音以北京為主的人開會選定,忽略了那些字在真正使用者的唸法。

  7. 以前有個同學名字正好有「旻」這個字。但是張同學,沒有這麼幸運。不過能當主播,比起任何一個,同學名字中有「旻」這個字,的人來說,張同學是非常非常的幸運!

  8. 嗯,下次在路上看到林志玲,也叫她一聲林同學吧!

  9. AKIRA 桑:
    「比別人先獲得的”情報”」:這大概是台灣媒體的唯一「強項」吧 XD
    carlo 桑:
    謙虛是美德;可惜在新聞界中常缺貨 :P
    雄爸 桑:
    謝謝。
    可惜我老早把教科書都給扔了,不然可以來算一算以前國民黨教育給了我們多少誤人子弟的垃圾課文,要求賠償。
    I‧M 桑:
    若把「晶」唸成「日」就更麻煩了 XD
    Tiat 桑:
    因為余光中的「天空很希臘」… XD
    他們有人說文言文優美(「笑談渴飲匈奴血」算不算「優美」?),那用文言文寫情書好不好?我就不相信那些主張多教文言文的人自己寫情書時會用文言文(可能連寫都不會寫)。
    至於她那「謝同學」一語,也許在其另外一面上,投射著希望別人皆稱之「張主播」的潛在願望吧 ^^
    黑手黨老大:
    倫家搞不好也是圍棋三段,所以才那樣講吧 XD
    Kai-shao 桑:
    佩服!
    「國語委員會」的注音標準化的主要背景是兩千年「書同文」底下的語文分離與漢語各方言(含北京話)之間的歧異。不清楚這段歷史的人往往誤以為我們現在講的「國語」跟孔子日常所講的一樣。而知道者這段歷史的人,包括我在內,很少會去注意到您所提到的「圳」、「埤」兩例背後所存在的文化地理差異這個面向。
    民初的「國語委員會」承包了中國國族建構的一項工程。跟其他國家所發生的一樣,這種建構是後起的(相對於國族自己所宣稱的歷史悠久而言)、人為的、選擇性的,並具有造成(或鞏固)內部殖民的可能性。我們現在所使用的「國語」在被帶到台灣之前就已具有這幾個特徵。
    ESIR 桑:
    據我所知,這個字現在差不多是命名時才用得到。
    另,我認為,一個人幸運與否是相對的,相對於時間、想法的成分應該比相對於其他人的成分來得多。
    beckett 桑:
    搞不好她會說「我是你高中老師」(化妝保養品廣告詞)^^

  10. 怕的是台灣媒體的唯一「強項」卻是用兩年前美國過時的產品,看在用價值十一萬美金西德最新產品的大家眼底,恐怕也是… XD

  11. 這篇寫得真好
    我每次對於張主播的”口語化”
    也很受不了
    有時候看新聞感覺這些主播的遣詞用語比我們還差勁

    不如不看囉

  12. sherry 桑:
    謝謝。
    台灣有幾位「大牌」主播不僅遣詞用語能力欠佳,而且見識平庸,偏偏他們又自以為了不起,特愛夾敘夾議,徒然自曝其短。真的是不能多看多聽其他們的播報,否則程度會被他們拉下去。

  13. >>…見識平庸,偏偏他們又自以為了不起,特愛夾敘夾議,徒然自曝其短。…
    不能同意更多,尤其是新聞”綜藝化”,還可以分好幾個單元,配上莫名其妙的音樂,夾雜牽扯在一起的電影畫面,還有不知所云的語助詞,最後再來個胡扯的結論。
    不知道這些人之後再聽到自己說出來的話會不會連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在講些什麼。
    ﹝↑這句還真饒舌XD﹞

  14. AKIRA 桑:
    您的「饒舌」諧擬(parody)得不夠成功:人家大牌主播典型落落長的句子攏嘛是會讓人不知所云(這樣才會讓觀眾因為聽不懂,而覺得畢竟人家主播還是比較高明)。那真不是我們這種人所學得來的境界啊 XD

  15. “買櫝還珠” 自首!我第一次聽到這個成語
    不過至少有自知之明,最好少開口
    之前年代有一次更扯
    許瑋倫車禍XX後 下標題竟然下”二八年華” 且至少有半天時間 (許二十九歲)
    二八年華… 難怪主播有這麼多同學啊!

  16. rw 桑:
    假設
    1. 某記者瞭解「二八年華」的意思;
    2. 且該記者特愛「舉一反三」;
    3. 且被報導者二十四歲…
    那麼該記者可能會寫出… XD

  17. 台支人還真會攀親帶故,裝熟第一。@@

  18. 太偏執了!
    張雅琴這樣講確實有不妥,但像文中把一般常用的「同學」的稱呼都加以批評,根本是小題大作,刻意挑毛病。與你「經濟」方面的部落格文章立論完備、數據齊全相較,實在差太多了。

  19. 感謝cato 桑的美言。
    就本文原意,cato 桑所謂「著」者,在於全文後半部,亦即對於「同學」一詞用法背後的歷史文化脈絡所作之檢討,那才是重點。我在十年前就想談相關問題;對於張雅琴,我其實沒什麼興趣。
    Max 桑:
    若我真的要「刻意」挑毛病,每天都有寫不完的題目,呵呵!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