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維新的一個典範:陳定南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有人說我不喜歡儀式,其實並不正確。
我不喜歡的是沒有創意,而且極其世俗化,
甚至粗俗草率的官樣文章。〔…〕
不管在哪個崗位工作,我始終是竭盡所能,盡力而為。
凡事追求效率,不遺餘力。
講究品質,更是近乎達到不輕易妥協的地步。
不過,我也絕非一般訛傳的,是一個無 可救藥的完美主義者。
事實上,我祇是一個務實的理想主義者。」
陳定南
卸任法務部長時之告別講詞
2005年01月31日

也許有人認為談「台灣維新」是在幫謝長廷助選,也許有人認為「台灣維新」聽起來頗為抽象。在前文初論台灣維新中,我簡略地從東亞史、文化史、台灣史的角度切入,試作概括性論述。那樣談可能還是略嫌過於抽象(沒人這樣助選的啦)。本文換個方式,從具體實例出發,來思考「台灣維新」是什麼、為什麼、作什麼、如何作。實例正如標題所示:陳定南這位在一年前逝世的偉大台灣人。

講到陳定南,我們很容易聯想到「清廉」。然而,若把兩者劃上等號,則未免小看了陳定南。清廉只是公職人員的起碼標準,更何況,對於自律甚嚴的他來說,清廉根本跟刷牙一樣,是再平常不過的一件事。

清廉作風只不過體現了他擇善固執的為人處世原則。他之所以踏入政壇、之所以被譽為「陳青天」、之所以在過世後讓人懷念,一切的出發點在於他對這項原則的堅持。面對逆境與誘惑而不改其志是件不容易的事,除了良好的人格特質之外,亦需時時保持清澈的心靈與足夠的勇氣。我們的家庭與學校是否夠注重這方面的教育?答案應該是否定的。

更不容易的是「擇善」。擇善的前提是知道何者為善,而知道的途徑不外乎學習。在台灣政壇中,很少看到像陳定南如此用功求知的例子;即使就整個社會來看,具有像他這種廣泛而大量吸收知識的習慣者恐怕也不多(否則台灣的電視節目不至於貧乏到令人哀嘆的地步)。

用功學習其實只是陳定南認真生活的一部份。雖然他不幸英年早逝,但他過了相當充實的一生。陳定南不浪費時間,正如他錙銖必較地拒絕浪費人民的納稅錢。他從政為官的風格是這種認真生活態度的延伸。這是堅持原則的必然結果。

他令人敬仰的「為官品格」僅是其「為人品質」的一端。陳定南所創造的「宜蘭經驗」當作如是觀。在他擔任縣長時所規劃執行的建設,例如宜蘭運動公園,處處看得到他那種審慎、務實、認真求好、精打細算的用心態度。台灣許多從政者只知道「應該把事情做好」,卻無法正確判斷何謂「好」、無法掌握「如何作好」,所以他們的成績遠遜於於陳定南。差異的源頭在於人生態度的不同,態度影響一個人的品質,而人的品質又決定了從政的成績優劣。

從政者來自於社會,品質素養高的社會才有可能擁有足夠的優質公僕,並且不會把這種公僕給反淘汰掉。所謂「台灣維新」,其核心工作應在於提升社會的平均素質。唯有提高公民素質,才能結構性地改善我們的生活品質與政治生態,從而使整體國力升級。在陳定南身上,我們可以學習到公民素質如何提升與如何自我提升。寄望目前正在籌畫、籌資的陳定南紀念館將來不僅讓世世代代認識這位「陳青天」,也能著力於呈現這位「台灣社會典範人物」值得我們每個人學習的生活作事態度、觀念與 實際作法。

請支持「一塊」建館募款

延伸閱讀:

by 慕容理深
update: 2007.11.06 20:09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Technorati : 台灣維新, 文化, 陳定南
Del.icio.us : , 文化,

關於本文的 19 則留言

  1. 財政部:10月出口近227億美元 續創歷年新高
    http://www.wretch.cc/blog/liautiamding&article_id=20338596
    台灣前10月出超209億美元 創歷史新高
    (中央社記者林惠君全國七日電)財政部今天公布10月海關進出口貿易概況,1到10月出口總值為2014.1億美元,年增8.9%;進口總值為1804.9億美元,年增6.9%;出超209.1億美元,年增31%,創歷史新高。
    財政部統計處副統計長許瑞琳表示,今年1到10月出口總值為2014.1億美元,較去年同期增加8.9%,主要是對亞洲出口增加10.6%,其中對香港與中國、韓國及東協六國出口分別增加11.5%、6.2%及13.5%,對歐洲出口也增加11.8%。
    許瑞琳特別指出,1到10月累計出口中,對美國、日本則減少2.7%、2.3%。
    對美國出口減少,是否與美國次級房貸風暴有關?許瑞琳表示,根據資料顯示,美國1到8月進口總值有增加,所以應該不是次級房貸影響。
    進口方面,1 到10月累計進口總值為1804.9億美元,較去年同期增加6.9%;其中農工原料較上年同期增加8%,主要是礦產品(除原油外)、基本金屬及其製品及化學品等進口大幅增加;資本設備進口增加4.1%,主要是精密儀器及飛機進口增加;消費品進口因油價高漲及民間消費保守而略增加1.4%。
    11/7/2007 8:26:03 PM
    http://www.wretch.cc/blog/liautiamding&article_id=20337851

  2. 昨天看到三立製撥的陳定南專題
    讓我更認識這個偉大的台灣人
    令人感念
    [務實]
    可以是像陳定南這樣嚴以律己的務實實踐
    也可以是像馬影九時時掛在嘴巴上的務實口號

  3. 黑手黨老大:
    所以我非常期待陳定南紀念館的成立,讓我們可以更仔細地瞭解這位仔細的人。
    至於馬英九,唉,他真的差人家太遠太遠了!光看台北市就知道。
    納稅人花錢雇用陳定南這樣的公職人員真的是太划算了,一百個馬英九都抵不上半個陳定南。

  4. 這本書的記載真的持平嗎?以往對陳定南最不友善的聯合報記者…

  5. PIKACHU 桑:
    我還沒看到書,也有相同的疑問。
    不過,我猜,會有人想藉陳定南來修理陳水扁(這樣作的話,流彈比較容易打到誰?) -_-

  6. 幾週以前.我帶著小孩晚飯後與三個好友到冬山河青龍岸(親水公園的對面河堤).
    晚上整個提邊除了”艇棚”的小燈外每有半個燈是亮的.原來停車場邊的小公園除了遠遠利澤簡橋路燈的光源外.幾乎看不到路.分不清草皮或步道.
    只好到”艇棚”坐下聊天.本來全國出名的河堤.現在草漲到膝蓋以上.完全不放心做以前的追.趕.跑.跳.碰.大家的小孩都變乖了.
    我跟老同學說:”現在這裡治安變好了.連以前少數幾個不良少年的聚集地.都被玻璃碎片與蛇打敗了!”
    才兩年光景真是好治縣有方的好縣長.
    從那晚開始.我發現.原來宜蘭縣長真是”藍皮綠骨”!晚上大部分的地方因為每有路燈全是暗暗藍光.毫無生氣早上放遠望去.不管是安全島或社區公園的雜草.全都綠意盎然.生生不息.
    我們的年紀剛好趕上陳定南時代.而他的前一認識李鳳鳴縣長.那種進步感受宜蘭人真的忘了嗎?
    國小時我們全家到台北出遊我記得與弟弟在公共場合不敢交談.只因我們怕人家知道.我們是很俗的宜蘭人.
    在台北讀夜校時.我唯一記的的題目是.”國父思想”的考題.老師只出一題”用國家有機論.或國家工具論.評陳定南的升旗與國歌事件”.
    接著在社會工作.我可以大聲的用宜蘭腔說我是宜蘭人.那是剛開時的游錫堃時代.
    接下來我回到故鄉.宜蘭有了親水公園.除了童玩節外還辦了很多活動.加上宜蘭國宴的上場.所謂宜蘭人的榮譽感.讓我到處與”縣外好友”炫耀.卻也時時躲避.因為每個月老友都有名目來宜蘭玩.然後依據”乎你請”.害我荷包大量失血.
    各位五年級生.我們每天忙於生計.你或許移居外縣市.或許住在宜蘭的新蓋農舍中.你一定記得以前的謠言”…..陳定南在運動公園旁買了一大片土地.他要發財了……就好像吳淑珍夫人晚上會站起來跟阿扁總統跳恰恰”一樣好笑.可我好希望這無稽之談是真的!!
    台灣最需要的是每個人知道出生地的歷史.宜蘭人必定要有陳定南紀念館”.我將要40歲.我沒有領過縣長獎.我不富有.可是我要捐錢.因為我現在要講一個光榮的故事給小孩聽.以後要講一個偉大的人物給孫子聽……
    JASON CHIN LONG.陳定南縣長逝世週年紀念.

  7. 季 桑:
    我所認識或偶遇的宜蘭人大多對陳定南有極高的評價。
    記得有一次去宜蘭運動公園,那是個假日,大人小孩悠閒地在其中散步、休憩、運動,整個場景與我在歐洲一些地方所看到過的頗為神似。非常羨慕宜蘭曾擁有那麼好的一位縣長。可惜中央政府長期偏重台北市;若當時多給陳定南一些經費,令人羨慕的宜蘭想必會更令人嚮往。(可惜我居住在台北市,「好在」現在可以跟隔壁打虎縣的朋友們比賽自嘲)
    非常同意「台灣最需要的是每個人知道出生地的歷史」,這個觀念與您對家鄉生活環境的關注一樣,都是使一個國家向上提升的重要動力來源。當人重視家鄉的歷史、地理時,政治就比較容易清明,而社會的問題也不至於太嚴重。

  8. 本來想買這本書,但在書店翻過後,只有火大…
    陳定南一生重要的貢獻很多,但在爭取民主的成就絕對不容抹滅,可是這兩位記者小姐卻刻意忽略了當年黨外時期民主的衝撞,一些雞毛蒜皮的事反而記載更多,把陳定南的人生膚淺化了。
    他們刻意與陳定南家人結好,在書裡面放了很多親子感情的部分,確保陳定南的家人對這本書大體滿意。
    目的?就是偷渡前面一大篇紅衫軍、陳瑞仁、陳芳明之類的反扁言論啦!

  9. PIKACHU 桑:
    感謝分享您的發現。
    還真是被我們料到了,真是糟糕。有點想把其封面照片給撤下來…

  10. 版大這篇讓我想到,之前在某個書店看到的光景。
    我把它拍下來貼在自己的相本
    http://www.pixnet.net/photo/ricebug/72096531
    這間書店的店員真的很有sense,
    把”看破馬英九”跟這本書放在一起,
    更能感覺出兩任法務部長的高下有如雲泥。

  11. 回想2004年當選總統的如果是陳定南先生 , 或許台灣人也不需要如此委曲求全 . 可惜歷史不能重新來過.

  12. v5j2y 桑:
    就嚴謹度而言,我贊同您的意見。不過,以個性風格而言,陳定南並不適合擔任總統這種高度政治性的職務。以台灣現行憲政體制與內外情勢來看,當總統的人得有一點「老狐狸」(取其正面意義),像李登輝那樣。在這方面,陳水扁不如謝長廷—放眼當今政壇,後者應是李登輝卸任後,最具有這種條件來當總統的人。

  13. 日前造訪「(前?)民主聖地」宜蘭,不由得想起了陳定南先生。
    在紛紛擾擾的今日,陳先生的風範又更讓人懷念了。
    以前讀高中時,我們美術老師極為讚美宜蘭運動公園的設計,也連帶批評了當年國民黨主政本(台南)縣時鉅資所蓋的運動場館。現在回想起來,美術老師的一席話,應是從專業的設計理念出發,絕非無的放矢。
    而拜讀吳濁流先生的《台灣連翹》時,印象最深的,便是陳嘉農(芳明)先生的序:「我懷念他(吳濁流)的身影,懷念他緩緩消失在台北街頭人群中的蒼蒼白髮。也就在懷念加深之際,我對自己年少時的孟浪分外覺得後悔。然則,許多年輕的台灣子弟不都是這樣成長起來的嗎?像我們的島嶼一樣,方位被弄歪了,歷史也傾斜了。但是,經過幾番轉折,又終於認清了方向,迎濤前進。倘若我們註定要穿越多重的轉折,這也無妨。撥雲見日後的快意,當如北半球的海洋,那麼壯闊,那麼雄偉。」

  14. 宜蘭運動公園乍看很簡單,但待在裡面慢慢晃、慢慢看就會看到許多當初規劃與施作的用心。那裡面蘊藏著一個夢想,不只是一位前任縣長的夢想,也是一部份台灣人的夢想,一種希望這個國家向上向善躍升至另一個境界的理想。
    我們現在離那個境界更近?更遠?我是比較悲觀的。
    就歷史的角度來看,民主社會的進步與墮落都不只是取決於政治人物之優劣,這並不只因為政治人物本身的條件與問題而已,更因為政治人物反映/代表(represent)其選民。即使政治人物心懷崇高理想,而且始終一致,但若廣大選民與之落差太大,必然會在選舉中以劣幣驅逐良幣,然後進一步拖著原本還可以、但心性價值不夠穩固的人向下沈淪。理論上,一國公民平均素質與政治腐敗程度成反比,所以,當民主政治不令人滿意的時候,該被檢討的不只是政治人物,也包括選民自己與整個社會。

  15. 慕容大的回應,大概可以用來解釋:縱使陳定南的政績作為,迭創口碑,但卻不保證可以在選戰中每役必勝吧?
    真懷念當年~有史以來唯一的一次~省長選舉,那可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有強烈的出門投票動機的選舉咧,不下於後來的兩千年總統大選。只是,結果讓人扼腕,如同08年謝長廷之敗一樣。

  16. 樹蛙 桑:
    陳定南最後一次參選實在有點勉強。有些人可能對他當年的政績陌生,有些人忘記,有些人不在乎(尤其比較在意政治人物有否來參加自己家的婚喪喜慶者),還有些人只知道模仿秀裡的那個「陳青天」。另外一個重要因素是台灣人不習慣回鍋參選。這種觀念的背面是升官圖,在這種圖像中,政治人物往上爬是理所當然,回頭則被視為不正常。
    在一些西方國家,尤其是內閣制的,政治人物始終固著在同一個選區是很正常的現象。「晉升」中央者在自己選區仍有一席之地,在所屬政黨失去執政權時,只要能在選舉中保住自己席位的,就繼續耕原來那塊田。這種政治體制與文化並非沒缺點,例如容易僵化。但對於政治穩定之保持而言,這樣是個不錯的方式。
    台灣政治體質與觀念真的還有許多地方有待調整。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