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的物價神話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CPI

 

在全球石油危機時,蔣經國「把物價管得好好的」?馬英九,你在說什麼笑話?!

物價創下13年來新高,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馬英九,今天痛批民進黨對物價管制實在「很外行」,馬英九說當初國際油價飆漲,蔣經國還是把物價管的好好的,如果謝長廷只把精力放在入聯公投,只好叫他「晉惠帝」(TVBS,2007/11/06 12:58

馬英九強調,政府政策要一貫,若政策搖擺,會使得民眾不知所措,政府面對物價上漲一點辦法都沒有,甚至不承認物價有上漲,直到昨天主計處公布物價上漲率是近十三年最高的,才不得不承認現實並要凍結油價,這顯示民進黨政府對物價管制外行, 國民黨時代,油價由新台幣兩元漲到十二元,故總統蔣經國一樣管住了,「民進黨管不住,就讓國民黨來管」。(中央社,2007/11/06 13:29

從27年來台灣消費者物價指數年變動率統計(上圖)來看,一枝獨秀的 47.5% 紀錄(1974年)正是出現在蔣經國擔任行政院長的時候。當時物價飆漲的主因是第一次石油危機所造成的國際原油價格大漲。危機之初,蔣經國的確曾盡力壓抑物價,但最後還是擋不住大趨勢,而使早就蠢蠢欲動的物價一飛沖天。當時大家只敢暗自叫苦,沒有人敢叫他下台。

他前一次的經濟管制失敗紀錄發生在1948年秋天的上海。那段故事就是國民黨宣傳機器後來所大力揄揚的「打老虎」事蹟。其實,蔣經國的強力取締不但引起罷市,更助長黑市的發展。結果,真正的大老虎沒被打到(因為是自家人),囤積居奇與金融敗壞的情形卻更加惡化。由於經濟益加混亂,管制措施被迫於同年11月解除,光是在那個月,上海物價就暴漲了11.6倍,連台灣的物價也受牽累而上漲了兩倍。蔣經國在上海的挫敗是他所無法完全負責的整個金圓券改革崩盤的一部份,而金圓券改革失敗乃國民黨政權全面潰敗的最後一記警鐘。

如果說蔣經國面對經濟或其它政治問題時,首先浮現腦海的對策是以國家力量進行管制或壓制,這一點兒也不奇怪:一方面,他是個在蘇聯養成的政治人物;另一方面,國民黨本身是個威權主義政黨。幸好,1950年以後的台灣經濟基本上都是由英美傳統出身的技術官僚操盤(直到今天都沒變),否則,還真令人難以想像。

當第二次石油危機爆發時,蔣經國已經是總統。那次物價也上漲得相當兇:1980年增加了19.01%,1981年則為16.32。馬英九在1981年從美國回到台灣,進了總統府擔任第一局副局長。當時台灣市井小民連著三年面對物價上漲的壓力,好命的他大概沒什麼感覺吧。

所以,馬英九所謂的蔣經國「把物價管得好好的」,完完全全是神話。他這番神話只能騙三種人:健忘或失憶者、當時未出生或年紀還小的人、向來吃米不知道米價的人。

不過,我們也不能排除以下兩種情況:他根本不懂又愛亂說;或者,他認為物價「只」上漲 47.5%或19.01% 就算「把物價管得好好的」。若然,那到底誰比較像晉惠帝?若然,現在的物價上漲(1-10月平均,較上年同期漲1.35%)又算得了什麼?

如果以上解釋皆非,那麼,馬英九你還是老實承認,自己所言只不過是操弄雙重標準的煽惑之詞吧。

延伸閱讀:

by 慕容理深
update 2: 2007.11.07 01:55:10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Technorati : 歷史, 物價, 神話, 經濟, 蔣經國, 雙重標準, 馬英九, 馬鹿政治術

關於本文的 40 則留言

  1. 奇怪了,之前大陸時報在說民進黨壓油水電價,A了民眾數億的那篇,不就講過蔣經國想要壓,結果壓不住就爆掉了嗎?
    他好歹也該把自己家的報紙翻一下吧。

  2. Pig 桑:
    照他們的邏輯推,蔣經國從壓抑油水電價上頭所A到的可能達天文數字的規模…
    他們搞不好因為連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所寫的,所以老早就把自家的隔日報紙當廢紙賣了 XD

  3. 在某些人視覺功能總是有令人驚異的特殊處理機制,我試著用fourier optics解釋他們心中的認知圖形,
    1.這是繞射圖形,零階項不列入考慮
    2.這是delta function,要經過時域轉換空間頻域,所以轉換後物價是constant
    …………………………囧rz
    聽說達官貴人都是用美金買洋貨(食衣住行),應該是沒用過新台幣吧?
    其他閒扯:慕容大,文章三連發ㄟ,看來保力達蠻牛應該也要找你來拍廣告!^^

  4. 所謂十三年來新高,指得是單月(十月),並不是今年(今年都還沒過完哪)。這單月新高的原因也很簡單,連續颱風、國際物價、國際油價,這個原因主計處早就公布了。
    台灣是大量仰賴進口物資的國家,這種物價跟著國際漲跌的情況本來就很常見,不知道阿告這個要酸終痛的瞭不瞭解?

  5. > 不知道阿告這個要酸終痛的瞭不瞭解?
    就算了解也會故意忽略啊~~
    一樣是無敵絕招 “萬惡民進黨” XD

  6. 不不不 , 你們都誤會了, 這是馬惠帝對扁政府的能力驚羨不已又無法公開承認 , 天人交戰之際只好用這種方法來明貶實褒了
    被蔣黨形容到英明神武的蔣經國 , 還遠比不上綠朝無能昏庸的扁政府呢!!!

  7. 我知道為什麼馬英九會說蔣經國管制經濟會管得那麼好了,
    因為蔣經國管制了言論自由,讓大家都不能講話,當然也就聽不到對於經濟管制的批評了,
    道理就是這麼簡單嘛!!藍營迷信的不就是管制這第一百零一套,當然是玩不出什麼花樣來啊!!

  8. 因該還要附上一個GDP走勢圖之類的
    比較看看才準
    不然薪水200%物價漲50%也沒在怕
    薪水3%物價給你漲個10%就哭死了

  9. 幕容之前有一篇已經有有討論過歷年的經濟成長趨勢了,可以對照著看一下。
    可以特別注意一下 1974、1980、1981 這三年的狀況。
    你會發現如果「蔣經國1974年把物價管得好」這句話是從我口中說出的話,
    八成會被人認為我是在酸蔣經國。 :p

  10. Dark 桑:
    呵呵,有趣。
    我也來提個解釋模型…比較愛因斯坦式的:
    由於某個質量巨大的物體(例如中國),所以光波頻譜產生重力紅移…^^
    說到美金…若我的資料未過時,馬英九有個女兒現在人在美國。他應該打個電話問問她,現在美國物價漲到哪裡了 :p
    睡前看到馬英九胡扯的那段新聞,所以忍不住又追加了這篇(您有偷渡商業廣告之嫌疑喔…偶開始懷疑您是不是保力達的老闆了… XD)
    Tiat 桑:
    是啊,那是單月的漲幅,結果被放大處理。物價本來就難免受季節性因素影響,這連在菜市場賣菜的阿婆都知道,偏偏國民黨找了個連這種常識都不懂的人出來酸終痛!這種自ㄩˊㄩˊ人的勇氣,真是教人敬佩啊 Orz
    酥餅 桑:
    歡迎歡迎!請別客氣。
    alann 桑:
    還有壓箱最後一招喔:只要講道理講不贏人家,就說他不回應政治口水 -_-
    (這是三十六計最後一計的修正版:走為上策,臨走前還潑對手一桶尸字頭的東西…)
    Akasaka 桑:
    不無道理喔…我一直有個假設:其實馬英九在面對陳水扁時,內心深處有一種自卑情結,因為他知道卻又要否認,自己當了八年台北市長的成績竟遠不如扁之四年。
    pc 桑:
    國民黨思想是雙核心的:中國 + 威權。中共也一樣…難怪馬英九會以胡錦濤為國民黨青年之標竿。
    dlol 桑:
    如果「兩岸共同市場」成立,來個四百元換一元就夠大家受的了。
    PENNY 桑:
    也許「選擇性失明」一族還是會有像您先前所轉述的那種令人噴飯的回答吧 ^^
    @@ 桑:
    如 Pig 桑所言,請參照我在「延伸閱讀」所附之資料。
    另,GDP的變動不一定會反應在薪資變動上。
    Pig 桑:
    感謝您的說明。
    若我記得沒錯,就在1974年前後,衛生紙突然讓人覺得非常珍貴。電視台上那些把近日物價講得異常恐怖的記者們有很多人當時尚未出生,或還沒上小學 -_-

  11. 沒錯, GDP成長本身也包含物價增長在內
    如果因為國際原物料上漲讓某樣東西零售價變貴
    那麼從原料到最後銷售, 每一層的產值都會被放大, 最後當然會反映到GDP上
    這也是為什麼用PPP修正之後的GDP會比單純GDP更能表現國內生活水準
    之前統媒老是說用PPP修正是在自high, 選擇性忽略之前政府控制物價的獨到之處; 等到他們看到今年Q4的未修正前GDP大增一定會改用PPP看經濟成果

  12. 很簡單,那時代的公務人員有軍公教等福利購物政策,馬不知漲價是正常

  13. Targus 桑:
    他們的確慣用這種賴皮招數,等到又被抓到前後不一、矛盾畢露時,又改口說「數字不重要,人民感受最重要」…反正出現在螢光幕上的「人民」也是他們挑選過的。
    主計處會在11月22日公佈第三季GDP。現在的成長率預估值是4.47%,現在先把這數字寫下來,屆時可以比對。台幣最近對美金升值不少,到時候我們也學他們講韓國那樣,經過PPP換算,直接用美金計價好了^^
    冰封三尺 桑:
    所以我說他好命。
    馬家在前兩次石油危機時是怎麼過的?沒看到圍在他身邊的記者作這類的追問;不過,話說回來,就算他們之中有人想得到這種問題,也不敢問,否則會又要被他兇一頓 -_-

  14. 要是追問的話還會扯出馬家當國民黨黨工卻享軍公教福利的醜惡歷史

  15. Targus 桑:
    馬鶴凌似曾擔任過青輔會處長。不知他在任黨職期間及退休後是否也享有公務員福利,這可能得由立委向政府各單位要資料來查了…至少,我們已經知道,從前有些從國民黨職轉任公職者之年資是兩段合併計算的(也就是納稅人幫國民黨買單)。當這類問題(十八趴也是)被提出來檢討時,某些人還會說這樣是在「清算」—他們「反貪腐」所用的尺還真是非常非常有彈性滴 -_-

  16. 前幾天陳文茜才在她的節目中”配合宣導”
    說人家溫家寶因為物價上漲做了那些調整
    包括油價一次上漲8%、利用稅收等名義強迫關閉高耗能產業
    反觀台灣邱義仁只做了….
    馬上被沈富雄吐說:你不能用威權國家來和民主國家比,溫家寶又不用面對民意、沒有選票問題
    陳文茜聽了氣的要死
    如果是我的話,我應該會回答:笨蛋!問題在經濟!
    難道你不知道物價會漲成這樣 就是中國內需帶動的嗎!?
    (目前油價會漲,是出於中東問題,但是中印等新興國家的原物料需求,是造成供需失衡,由買方市場轉為賣方市場)
    一中市場會讓我們買油比較便宜嗎!?

  17. 視民如傷——立委惡搞

    年底快到了,為了選票考量,喔不,視民如傷考量,幾位執政黨立委對行政院下了最後通牒,「要求政院一個月內穩定物價,否則張揆、經濟部長陳瑞隆、法務部長施茂林應下台負責」。(

  18. 視民如傷——立委惡搞

    年底快到了,為了選票考量,喔不,視民如傷考量,幾位執政黨立委對行政院下了最後通牒,「要求政院一個月內穩定物價,否則張揆、經濟部長陳瑞隆、法務部長施茂林應下台負責」。(

  19. 「利用稅收等名義強迫關閉高耗能產業」?!
    這個和物價上漲沒啥關係吧… 中國弄啥節能減排的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
    哪天如果中國鐵路提速被她說是中國政府配合物價上漲做的調整的話,好像也不用太意外就是了。 :p

  20. rw 桑:
    中國還有些地方缺油,甚至有加油站出現大排長龍的塑膠桶呢!
    誠如您所言,由於中國、印度等新興國家的崛起,原物料從2003年就開始漲了。去年一些媒體在吹捧「金磚四國」多猛又多有希望的時候,我就在暗笑說:這些廣土眾民的國家經濟快速成長之另一面就是國際能源、原物料價格的大漲;台灣一些人只顧著歌頌人家,殊不知麻煩就快找上自己,這種「國際觀」也未免太像六月半的鴨子了吧。
    可惜沒看到陳文茜被沈富雄修理… ^^
    BTW,每次看到陳文茜講中國,我就想到她在上海的那個「夢想家的媒體」… XD
    Pig 桑:
    如果是民進黨政府「利用稅收等名義強迫關閉高耗能產業」,她大概會說那是在壓榨企業主,或者搬出「奇美小護士級」的內幕消息吧 -_-

  21. 物價與自我實現的預言

    Public predictions of future social developments are frequently not sustained preciselybecause the prediction has become a new element in the concrete situation,thus tending to change the initial course of deve

  22. 覺得沈富雄的吐嘈沒有切中要害
    不清楚高耗能產業有那些,不過網球上看到的資訊,石化業在中國應該被視為高耗能產業。
    但是如果因為油價高漲而把高耗能的石化產業強迫關閉,反而會造成民生物資的全面上漲(石化產業的產品與民生物資關係密切)。

  23. 先聲名 我跟你政治立場不同 但我也同意馬英九選擇性失憶
    關於這份物價指數 你的立論建立有強烈的數據基礎
    所以我也沒什麼好反駁的
    不過請慕容兄思考數據本身的問題:
    (1) 這個統計的基期、權數會調整 請考慮舊數據失真的可能性
    (2) 物價指數牽涉到生產變革
    例如 20年前的權數沒有包含行動電話,電腦
    但是從長期趨勢來說 不會有人認為上述產品越越來越貴吧?
    這會造成什麼影響?
    如果我兩年換一次電腦 可是麵粉漲價了
    結果我只會感受到物價是上漲的
    (3) 你的圖沒列入今年的指數 我曉得今年沒過完 沒數據不是你的錯
    但是9月,10月的指數確實是有不小的攀升(10月已經接近10%)
    (4) 當年的第一次石油危機 原油價格從10幾塊攀升到40幾塊
    接著小幅滑落後又攀升到將近70塊美金(第二次)
    我想你的著眼點在馬英九虎扯 這一點我同意
    不過就事論事來說
    第一 當年政府掌握的資源有限 又剛在斷(美)奶階段
    就算沒遇上石油危機 搞個十項建設還是要借錢的嫩腳
    舉例來說 你手頭上有1000萬跟10萬
    遇上物價上漲的衝擊還是不同的
    第二 石油危機在沒發生以前根本沒人想過
    說是以前政府能力差也行 或者照你的說法是蔣惡搞也罷
    第二次處理起來顯然就比較沒那麼糟
    這點可以從第二次石油危機油價漲的並不比第一次來得少
    可是物價波動卻不如第一次嚴重可以印證
    第三 當年GDP成長率較高
    我認為物價波動應該考慮同期的經濟成長率與匯率
    套句大家常說的一句話 『什麼都漲 就是薪水沒漲』
    或者簡化問題吧 物價指數應該搭配實質薪資成長率來看

  24. To Targus:
    我認為 GDP與PPP 單看一項都不能完整表達經濟實力
    確實PPP將實質購買力考量進去
    然而PPP的盲點在於數據本身是相對性的
    若GDP低 PPP高 也就是說 進口商品、出國消費對國內消費者不利
    在當今政府緊盯美元 適逢國際原物料上漲的時空之下
    GDP跟PPP受影響的程度就看得出差別
    不可否認的事實是
    從前韓國在這兩項數據皆落後台灣 而今GDP超前了
    當然你可以說 那是韓國對美元升值的結果
    不過經濟很複雜 幣值也不是說升就能升….

  25. perceval 桑:
    關於沈富雄的吐嘈,我並未聽到。就rw 桑的轉述來看,比較好的反駁方式應該是先從管制經濟與市場經濟的矛盾,再併合政治上的分析。不過,只講溫家寶沒有選票壓力還是不失為一個快速有效的反駁方式。
    中國極注重石油,包括煉油在內。既然有煉油廠,很難不有下游的石化產品製造。從這個角度來看,中國也沒有壓抑石化工業的理由。
    湖之心 桑:
    政治立場很重要喔^^
    不過,我認為政治思考更重要…
    關於您所提出的幾個問題:
    1. 數據的問題
    1-1) 關於基期
    基期的選擇不會造成失真。試比較1996年與2002年的CPI變動百分率:
    若以1996年為價格基期(即指數=100),2002年的指數為103.85,所以變動百分率 = 3.85%
    若改2001年為價格基期,指數則為:
    1996 96.1
    2002 99.8
    (99.80-96.10)/96.10=3.85 –> 變動百分率仍為 3.85%。
    因此,即使基期改變,任何兩個年份之間的指數變動百分率不會改變。
    1-2) 權數調整的問題
    行政院主計處每五年會依照當時經濟狀況及家庭消費型態而調整權數,並檢討分類與查價項目。權數調整是否會把其影響灌注在調整前後兩個月間的指數變化上?我不知道。
    就1981年以來的每月指數而言,變化最大的是3.8%(1996年8月),其它超過2.5%的例子也很少(從分佈月份來看,大多可能與颱風有關)。由此推論,權數造成的影響有限。更何況,即使權數調整影響及Y年與Y+1年的波動,也不至於累及Y+1年與Y+2年之間的關係。
    復從主計處的「統計資料背景說明」來看,調整的年份應多落在逢0或逢5之年(民國紀年)。
    綜合以上諸點,權數調整的因素在我的原論述中可排除不論。
    2. 電腦與麵粉
    以下是目前主計處所採的基本分類權數(千分之一):
    1、食物類 250.54
    2、衣著類 47.46
    3、居住類 307.94
    4、交通類 126.25(油料費:22.63;交通服務費: 77.27)
    5、醫藥保健類 37.37(藥品及保健食品: 9.19)
    6、教養娛樂類 161.11(教養費用:118.75;娛樂費用:42.36)
    7、雜項類 69.33(香菸及檳榔:19.55)
    食物、交通加起來超過三分之一,對反應目前的整體物價變化與一般人的生活消費而言,物價指數當不致於偏離客觀現實太多。
    您所說的「生產變革」有待進一步推敲。
    其一,像電腦這種電子產品價格在短時間內下降的主要因素之一是技術的進步。可是,對一般中產消費者而言,其需求也一直在提高。在新舊世代的產品替換、庫存、消費能力與(有時候是被刺激而生的)需求等因素的交織下,市場出現分化。如果我想換電腦,往高階或往低階(可能18個月前算是中高階)的選擇,會被我的預算所引導。然而,類似的故事早在1970年代已降的影音家電方面就已上演了,只不過現在產品的世代交替變快了。至於在整體統計上,由於這類產品所佔的權數不高,因此不致於有太大的影響。
    國際市場上的黃豆、玉米價格也跟麵粉一樣上漲。幾年前許多小麥產地曾同時出現大豐收,結果使麵粉價格下跌。這種小麥生產者叫苦連天的事對台灣人而言幾乎根本毫不存在,一方面台灣不產小麥,另方面,東西變便宜時沒人會覺得不對勁。現在麵粉價格漲到連義大利人都要抗議義大利麵變得太貴,台灣除非國家介入補貼(這根本不可能),大家只好看著麵粉價格上揚,然後感覺到被剝奪。幸好我們自己還有產米,否則更慘。
    我們每天都要進食,但久久才會買一次電腦。即使電腦漲價,也不是大家都馬上感受得到的。台灣人如此,全世界的人都一樣。如今,全球原油、金屬、穀物出現供需失調(還加上炒作),我們也只能莫可奈何地「感受到物價是上漲的」。我並未否認物價上漲;我為文的原意在於強調就事實論事實,無需掩蓋,也不可誇張,不該像—如您所說的—馬英九那樣唬爛。
    所謂「感受」牽涉到主觀。前兩次石油危機時,台灣經濟的主力部隊大多經歷過戰爭與戰後的經濟大混亂,或者1950年代的匱乏。這一代人幾乎都已退休,而目前主要的勞動力人口由於生命經驗與其上一代大不相同,對經濟壓力的平均忍受度遠不如其前輩。若要探究在物價問題上,蔣經國時代與現在有什麼不同,這個社會心理因素也應該被考慮進去。
    3. 最新統計
    為求資料的一致性,我在製圖時排除了今年的指數。
    至於您所提到的「10月已經接近10%」,我不知這從何而來。以下是主計處的資料(百分比):
    2007年10月指數:
    與 9月比較 2.13%
    與去年10月比較: 5.34%
    與去年12月比較: 5.22%
    本年前10月指數平均與去年同期比較:1.35%
    4. 關於石油危機
    4-1) 美援在1965年停止(我記得在美援最後幾年的金額已降低許多),第一次石油危機出現在1973年,其間隔了八年。當時台灣的確是不如現在富有;不過,我們也得考慮到,當時的台灣對石油的需求遠不如今日。我一時查不到第一次石油危機時的數字,姑且拿1980年與1985年的進口量與國內能源需求來比較:
    進口原油及石油產品合計(公秉油當量)
    1980 20,590,600
    1985 20,619,234
    2006 70,170,063
    原油及石油產品合計(公秉油當量)
    能源總需要(包括扣除庫存)
    1980 21,674,168
    1985 19,151,109
    2006 49,532,499
    4-2) 我不認為蔣經國當時存心惡搞。問題出在他對經濟(尤其市場)不夠瞭解(可能還不如當過商業律師的陳水扁…這是推測啦)。我比較同意「缺乏經驗」之說。
    不過,您的原油價格數字似乎是經過2004-2005前後的美國GDP deflator換算過的(不知我是否猜錯…)。從Annual Oil Market Chronology這張統計表來看,前兩次石油危機的原油上漲的幅度差異有限,也都不比最近兩年嚴重。雖然第一次石油危機時,台灣物價上漲得很兇,但來得急也去得快。到了第二次,年度漲幅雖然較小,但持續的時間卻久許多,比較像分期付款:從1979年初到1981年底,物價指數漲了約五成,總成績與與前一次差不多。相較之下,目前的物價上漲程度尚比不上當年,但後續狀況仍有待觀察。
    4-3) 關於GDP
    第一、二次石油危機都把台灣的GDP往下拉,最低時不會比現在好到哪裡去,甚至更低。只是當時台灣經濟的基本態勢是高成長,所以比較容易平衡過來。二十年來台灣逐漸告別高成長率,這是結構性的變化。前幾年,這種情形抑制了消費與物價,甚至曾一度造成有人認為台灣經濟有陷於通貨緊縮之虞。如今的狀況,老話一句,是國外因素變化所造成的衝擊。若有時光機器讓我們把蔣經國與陳水扁兩人對調,結果可能差別不大。
    我同意匯率是個重要因素。台幣價值低,對外採購的能力被削弱,但有利於出口。台灣出口額屢創新高,但這並未成比例地反映在薪資水準上。一般人的確會抱怨「什麼都漲,就是薪水沒漲」,但從政者並不能這樣簡單地看待問題。
    薪資又是另一個歷史、結構性問題,我若有時間會再另行撰文提出我的看法,屆時請不吝指教。

  26. 這篇大作在各大blog轉貼,看到一些無腦comment很感慨:
    在台灣很多人不講數據、邏輯(他們大概覺得看這種很累…),只憑感覺。
    台灣之所以無法在競爭力上再上一層樓,永遠處於三流國家,
    大都歸功這些統媒拉什麼,就吃什麼的豬狗。

  27. >>>去年一些媒體在吹捧「金磚四國」多猛又多有希望的時候
    哪來的「金磚」四國?明明就係「磚仔四國」而已啦!「金磚」Ga「磚仔」,價格差1000萬倍,這比詐騙集團還猛咧!詳見本人的計算:http://blog.kaishao.idv.tw/?p=1026

  28. single army 桑:
    那是黨國體制的遺毒之一。國民黨所形塑的教育體制與文化仿效古時候裹小腳的手段,讓人的思考無力,而只能表態(或作態)。
    Kai-shao 桑:
    謝謝您的提醒 :)
    所以也可以稱之為「盡磚(盡是磚仔角)四國」,或「金光黨的磚仔四國」—這名詞背後是否、或有多少資金市場「養、套、殺」手段的成分?也許很快就會揭曉^^

  29. 金磚的譯名確實把取其諧音的焦點由”磚”轉到”金”,我相信有一定數量的人不知道什麼是”金磚四國”,是產黃金的嗎?還是農業大國產茶磚?又或是賣毒的海洛英磚?跟金三角有沒有關係?
    再者”金磚四國”也許大家都朗朗上口,卻把得以追尋哪四國的痕跡消除的一乾二淨了。

  30. AKIRA 桑:
    乾脆我們來炒作個 Taiwan India Japan –> TIJ (荷蘭文 “tij” 指「潮流」),叫做「黃金潮流」—瞎掰亂扯誰不會哉^^

  31. 1974年 也就是我11歲的時候囉 物價有漲那麼兇嗎 說真的 沒什麼感覺
    那時候我只是個小學生 學費還是一個個學期 四五百元..那時候有機車的家庭 也少之又少 所以油價上漲也沒感覺… 我家已經算是夠窮了 我的母親一個人養七個小孩
    看清楚 是單親媽媽養七個在學的小孩喔….在家無恆產的狀況下 靠媽媽一個人在工廠上班就能讓小孩讀書平平安安的過生活 我媽媽也帶過東西回來加工 我常常晚上也幫忙做 最大的也還是在讀書 沒有感覺到因為經濟壓力過重 會想到要全家去自殺
    就連在路邊也很少看到遊民…因為那是一個不怕找不到工作的年代…..台灣錢淹腳目開始的年代 現在呢…………..遊民隨處可見 一大堆找不到工作養不活自己也養不活小孩只好走上絕路的年代 我慶幸我在那個年代出生 因為有個政府知道民生疾苦 知道怎麼教育百姓奮發向上 造就了一個三級貧戶的小孩當上了總統 現在的政府嗎…… 大概因為他是三級貧戶出身的 所以現在那些活不下去的人 根本沒他過去的日子苦 所以他不放在眼裡 以至於造成今天這種社會現象

  32. LTJ 桑:
    看了您的留言後,我的第一個反應是:非常敬佩您的母親。
    我想,當時11歲的您應該不會感受到那時物價上漲的壓力,尤其有一位好媽媽的您。
    在那個時代,開車與騎機車者是遠不若現在的多,但油價還是帶動了其它貨物的價格上漲,包括紙張在內。
    就在您出生之前十年之間,台灣的失業問題不小(平均在4%以上)。就在您成長的過程中,失業率逐步降低。這主要是因為政府在1960年左右改採了出口導向的經濟政策。產品出口增加了就業機會與勞工收入,而解決了人口快速成長所帶來的失業問題。
    出口導向政策是在1958-1960年時由財經官僚與美國的AID所共同研擬的經濟改革方案。當時國民黨領導階層內部有一派人極力反對這個計畫,理由包括那不符合孫文遺教。(參閱Thomas B. Gold, State and Society in the Taiwan Miracle, pp. 76-77)若把我們全搬回到那個時代,由民進黨政府提出改革方案,八成會被反對到底而胎死腹中。
    至於後來的失業與就業問題,我昨天所發表的這篇薪資為何不易漲 (2)已說明了其歷史與結構的因素。我不認為在當前的經濟社會問題中,陳總統因素佔有多大的份量。
    現在整個台灣經濟態勢與三、四十年前完全不能相比,就算上天堂把尹仲容找回來當總統,也不可能在四年或八年之內出現奇蹟。當年李國鼎他們所推動的資訊產業時,台灣沒幾個人覺得那有啥用(多數人對電腦毫無概念)。我親眼看過1980年代初的電腦展場之門可羅雀,當時極少人知道那是未來的金雞母。同理,這四五年來在推動的生技產業可能要到2015年才讓台灣成為生技大國,到那時驀然回首,找到的功臣之中必有現在被罵到臭頭的人。
    失業是遊民問題之主因。台灣的遊民平均年齡比歐洲的高,以我十幾年來的觀察,其中有許多人是在1990年代的經濟社會大洗牌中淪為新貧。當時發展出來的結構沒變,他們更不可能翻身。依照一些歐洲國家的經驗,社福措施可以幫助其中一部份人,但還是難以消彌此問題,因為遊民問題不只有其經濟面向,而且還有社會、心理方面的因素。

  33. 【乾脆我們來炒作個 Taiwan India Japan –> TIJ (荷蘭文 “tij” 指「潮流」),叫做「黃金潮流」】
    理深兄這段話真是神來之筆,妙不可言啊
    剛剛看到蕭萬長有一段影音訪談,特別針對理深兄的問題回應哩,我覺得蕭萬長果然是技術官僚出生,講起話來算是滿客觀的(不太像是候選人吧),他說:因應物價上漲的對策搖擺不定,如浮動油價機制就朝令夕改,同時也沒有長期的因應對策,因此人民就會覺得更加的恐慌。
    我覺得這還算滿中肯的啦,所以我也對張院長堅持政府決策滿佩服的。
    http://www.ma19.net/blogs/hsiao/20071123/5085

  34. 小名在內 桑:
    謝謝。
    蕭萬長「講起話來」的確予人一種客觀的感覺:慢條斯理,而且提出一些數據與解釋。不過,我認為他的論述裡有個二而一的漏洞。其一是經濟成長率的今昔比較,關於這方面,我已在拙文經濟成長率「一半」的真相(比較篇)談過了。其實要吐槽他很容易:他當行政院長時的經濟成長率跟最近幾年差不多(經濟成長率變化圖)。
    另一點比較有趣:他說「2003年以來,政府沒有…」。為什麼是2003年?若我沒記錯,2003年以後,蕭就不再是陳總統的經濟顧問了… -_-
    連接這兩點的是他曾大力主張、但在訪談中所沒講的「兩岸共同市場」。他這項主張並不為陳總統所採納。蕭萬長視之為台灣經濟的新希望,但從1990年代初以來的台灣經濟變化來看;那應該是一道萬丈深淵。(”TIJ” 也許才是台灣未來的金礦^^)
    張院長這任作得比他前一次好,比以前沈穩許多。我認為,民進黨政府有個大毛病:缺乏自信,太在意媒體所投射出來的「民意」,以致於常常自亂陣腳、隨風搖擺。不過,幾年下來,狀況多少有改善,至少比2000年時好得多了。其實阿扁用的幾位閣揆素質都還不錯,可惜除了游錫堃以外,都作得不夠久。
    (嚴肅的)題外話:找個看來對經濟問題不是粉深入的年輕美眉來當採訪者,讓我覺得蠻好笑的。
    記得我二十幾歲時在國外觀察過選舉,看過總統候選人上電視談經濟議題(這當然也是一種廣告)。擔任提問的是資深財經記者,人家丟出來的是重大又棘手的問題,而且會不客氣地追問下去,並非作球給候選人打。台灣能找到幾位這種記者?嗯…還是找個年輕美眉好了^^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