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一十三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木受繩則直,金就礪則利,
君子博學而日參省乎己,
則知明而行無過矣。」
荀子

 

教育部長杜正勝曾不只一次在國會提醒立委注意自己的用詞。最近被糾正的人是在質詢時口出「什麼碗糕」的國民黨籍立委郭素春;在郭素春之前,至少還有在質詢中使用「搞」這個字的李慶華。這兩次糾正有個共同原因:不登大雅之堂的語詞不宜在國會殿堂使用。

雖說語詞的選用基本上屬於個人自由的範疇,但語詞的誤解、誤用、亂用若非有特殊目的(如修辭上的),並非一件好事:其背後可能蘊涵著一種輕慢態度或/與某種程度的素養不足。語言不僅是表達工具,也是思考的工具,一個社會若過度輕忽之,其後果不只是層出不窮的溝通問題而已。對此,曾擔任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所長的杜正勝想應比一般人敏銳許多。

雖然我不認為郭素春有必要去符合他所謂的「查某人不要說碗糕,歹聽」一語所蘊含的女性形象標準,但是我贊同他對身負立法責任的國會議員之語言程度與態度所作的要求。不過,這種要求理應由選民來作;選民若不知如何篩選,教育部長的苦口婆心難免只是杯水車薪。

杯水車薪是悲觀之說。樂觀一點看:畢竟一枝草一點露。杜部長糾正郭素春的當天,自由時報針對「碗糕」一詞請教了專家學者:

台中教育大學台灣語文學系主任洪惟仁說,「碗糕」是一個代替詞,是用來取代「屎」這個避諱詞〔…〕

南社社長鄭正煜進一步指出,「糕」的「ㄍㄜ」台語發音,與台語俚語對男性生殖器分泌物的發音相同,傳用年代已不可考,但在社會較低階層人士確實有以此作為取笑調侃人的說法,就如中國俚語「屌兒郎當」一樣,都略帶有情色調侃的意味,不了解原由的人最好不要隨意使用。

洪惟仁指出,「碗糕」在一般熟人間使用還可以,但在國會殿堂等正式場合說出,確實不應該〔…〕(自由時報,2007年11月8日

從看到國會的那一幕到閱讀次日自由時報的報導,我不禁感慨:可憐的台語!

台語是個長期廣泛被使用的語言,所以自然而然地發展出各種視不同使用者、情境、場合而異的表達方式,其中包括雅俗之分。由於遭受外來政權的打壓、歧視與污名化,台語與其它台灣本地語言在二十世紀後半期,產生相當嚴重的病變。以詞彙而言,在世代傳承的過程中,固有的常用詞彙規模逐漸縮小,而對於字詞的認識程度,也出現一代不如一代的現象。由於被官方定位為次級語言,所以它在社會金字塔的上層使用頻度降低;由於被政府逼著往私領域撤退,它在整個社會的水平流動性減弱。

歸納言之,台語的原有生存環境被三度切割:一刀切在世代之間、一刀切在上下階層之間、一刀切在不同的小生活圈之間。於是,許多語詞知識在世代傳承中被遺漏,在有限的使用空間中被混淆,而多數菁英的漠視則使得這些語言病症乏人聞問。社會上只有極少數的有心人與資源投注在對抗這個語言危機上,是以,到今天,連「碗糕」這種常聽到的名詞還得由專家而非由隨手可得的辭典來解釋其來源與用法。

這個現象背後還有個更廣泛的問題:對知識的態度。在這方面,東森新聞的相關報導提供了一個相當負面的例子。

在11月7日當天下午,東森新聞就「碗糕」一詞向楊青矗請教(啥米碗糕是髒話? 台語老師說是!公眾人物天天講),楊青矗的解釋與前引鄭正煜的解釋完全一樣,證明杜正勝並非無的放矢。翌日,也許是因為看到平面媒體報導,東森記者又去問了洪惟仁並在上午11點鐘的那節新聞播出這一則啥米碗糕很難聽? 台語專家:是便便啦…。至此,東森表現得還很正常。

到了下午7點鐘的那節新聞,東森又追加了這一則聽懂就好! 什麼是碗糕?  維基百科:碗粿(網頁上有影音檔):

到底碗糕是什麼?東森新聞替你找答案,在網路上搜尋「碗糕」,立刻出現的就是著名的台南碗糕,原來碗糕指的就是「碗粿」這種食物,不過把碗粿唸成碗糕的人還真不少,有民眾說我不知道什麼碗糕,我只知道碗粿有夠好吃啦!

大家都知道,維基百科並不像傳統百科全書那樣邀請各方專家編撰所成,而是採取開放給全世界志工自由參與撰寫、修訂的作業模式,所以維基百科各條目良莠不齊,非盡可信;即使書寫者盡心盡力,往往也還留下許多有待斟酌考據的空間。維基百科的「碗粿」一篇所言「碗粿,又稱碗糕」並無資料佐證,其可信度不會比同一則報導中的受訪者所言高到哪裡去。

東森記者總共訪問兩位年輕女性、三位中年以上的男子、兩位賣碗粿的女性:

記者:請問一下你們知道這個東西怎麼唸嗎? (按:記者指著寫有「碗粿」的海報)
民眾:碗糕、碗粿 (按:兩位年輕女孩子一人念對,一人念錯;這純屬「粿」的發音問題,與字詞之指涉無關)

到底是碗粿還是碗糕啊!

民眾:老闆一個碗糕,這邊吃! (按:受訪者是位中年男子,他講的是華語,而從其口音判斷,應是「外省人」)

民眾:碗糕是指說你現在做什麼碗糕啦!我現在要吃碗粿啦!就這樣而已! (按:受訪者是位中年男子,他講台語;從其口音判斷,台語應是其母語)

好吃的碗粿大家都知道,但是什麼是碗糕實在搞不清楚!

民眾:這個不是碗糕,這是碗粿! (按:受訪者為男性,其年齡看似比前一位大,他華、台語並用;從其口音判斷,台語可能是其母語)

民眾:碗糕就是台灣的蘿蔔糕! (按:受訪者是先前第一位受訪的中年男子;「本省人」通常比較少講「蘿蔔糕」—所謂的「蘿蔔糕」即台語的「菜頭粿」)

看到這裡,即使是不熟悉台語的人,只要對台灣的語言狀況稍有認識,不難分辨出畫面中的食物在台語中就叫作「碗粿」,而非「碗糕」。這跟後來那兩位賣碗粿的老闆的解釋是一致的:

碗粿老闆:客人進來都是講碗粿,我們做4、50年了,當然進來都講碗粿,不曾講過說,不曾講過說碗糕啊!

碗粿老闆:也有人講說我要一個碗糕,因為他不會講那個粿啦!那個粿,他就講說我要一個碗糕。

第一位老闆所言描述了一般人的確只用「碗粿」來指稱她所賣的食物。第二位老闆的講法則點出為何有些人會誤用「碗糕」一詞,而她的解釋亦可從報導之初的那兩位年輕小姐的回答得到驗證。

從這幾位受訪者所言,很容易理解:「碗粿」不等於「碗糕」。然而,東森的「生活中心」卻下了這樣的結論:

把碗粿說成碗糕其實一樣都通,一般民眾對於碗糕這個詞的接受度,顯然比教育部長寬宏大量多了,管它碗糕還

關於本文的 22 則留言

  1. 這鍋東森新聞,確實和台灣的其他媒體不一樣。
    話說昨天晚餐時看了半小時東森新聞,竟然有一整節的廣告全部都是簡體中文。我還以為中國中央電視台派網軍把東森電視台駭了。

  2. 阿丁 = 人才
    東森 = 人才
    以此類推,
    東森絕對是個大型阿丁…

  3. 中國人=差不多
    台灣人=精確
    這就是台灣跟中國的差別~

  4. 昨天在東森看到一個主打”碗糕、靠夭”的片頭,還指稱新聞局”針對”東森,真的是很佩服那種檢討他人不遺餘力,自己出包卻含混帶過,甚至還可以憑空捏造倒打一耙的能力。
    如同版主所言”其背後可能蘊涵著一種輕慢態度或/與某種程度的素養不足。”,倘若本意不是如此,至少也要知道避諱。再提到媒體鬼扯邱義仁”爆粗口”時跳出來指責的郭素春大委員,相信她的台語跟她的”國語”比起來是毫不遜色才是,居然也可以跟著罵實在是讓人無言的很。 -_-

  5. 這篇文章又讓我想起,
    自從知道典故之後,我都不講「好棒」了(=”=)
    在路上聽到有人用「好屌」,都忍不住要想,現在的老師家長們都不糾正小孩用語嗎?還是北京話只要越低俗就越前衛?
    再說到啥mi碗糕這個辭,因為語感流於低俗,從小家裡就不准講。

  6. 照同樣道理攬啪lp 同樣聽得懂就好了 不要計較拉

  7. ETTV is ET 桑:
    可能是他們內部有人想效法前同事王育誠,在離職後,去北京研究造假新聞 XD
    (補充新聞一則:TVBS疑不虧損,裁員百人^^)
    另,您的署名有點太長,煩請下次改個符合版規6的名字。謝謝。
    JB 桑:
    搞不好他們自認為是阿拉丁 :P
    I‧M 桑:
    也許您也看到了昨天自由時報關於台鐵EMU700型列車的新聞。該型列車無法通過驗收的兩大原因之一是LED看板不穩定:
    「LED看板問題則是相當棘手,官員抨擊,台灣包商採用了中國設計、製造的劣質貨,再來台組裝,由於設計時沒有縝密考慮列車電流干擾因素,導致通訊信號傳遞非常不穩定,才出現先前的窘況,在台鐵與工研院協助下,問題才慢慢解決。」
    不過,中國對駭外國的電腦倒是不遺餘力:Maxtor硬碟 轉包中國感染木馬…這下子,Seagate會大罵「該死」吧^^
    alann 桑:
    正所謂「近朱者赤」也~~
    AKIRA 桑:
    而且他們互相唱和、輪番演出,或把子虛烏有講得栩栩如生,或把芝麻小事演成驚天動地,造成一些不明就裡的觀眾人心惶惶,覺得台灣前景黯淡無光,有些本來不至於自殺的人被他們那樣一唬弄,更容易陷於心亂如麻而跑去自殺。
    小薰 桑:
    我小時候也常被父母叮囑說,這個或那個字詞應避免使用。
    可能有些老師或家長本身的語言程度就有問題。就我的所見所聞,北京話的使用如您指出的,其平均程度在降低。電腦網路常被抓出來當禍首,其實最大的問題出在電視。兒童就不用說了,連一些老師、家長的程度也因看電視而沈淪。某些語詞雖不致於不雅,但畢竟上不了檯面。例如,「老公」、「老婆」屬於非正式的語彙,但我們那些擁有大學以上學歷的記者卻經常在報導中使用之。從語言使用開始,我們的媒體就自我「小報」化了。可悲。
    alkahest 桑:
    他們在要求別人的時候,標準比較高…
    kepo 桑:
    3次方!看來您訂的標準比我還高 ^^

  8. 慕容兄不妨加個”羅馬拼音”這樣就容易懂了多
    也許它們只知道”中國文化”博大精深
    未曾想過”台灣語言”其實也是如此
    唸錯一個字差很多
    (例:東西吃完了,只能說”呷玩”了,不能說”呷廖”了,不然會被"阿母"海K一"頓"
    因為”廖”這個字,有損的意,忌用啊!)
    (另外頓和噸不能錯用,可不是管它碗糕還是碗粿,只要聽得懂就好")
    東森和年代(T台最近沒看)最近搞"先射箭再畫靶"運動
    只要可以引用成"使民痛苦"的材料 不管是不是正確的都可以"加工使用"
    所以大學生就變成"大人"與"小學生"的對抗
    晶圓大老都可自稱為小市民(如果曹XX是小市民,那我們就是南海血上所指的海上難民)
    一個”小*10的20次方”市民留

  9. rw 桑:
    謝謝您的建議。
    我這就把這兩個字的羅馬字寫法列出來:
    碗糕 [óaⁿ-ko]
    碗粿 [óaⁿ-kóe]
    chia̍h-liáu應該是寫成「呷了」或「吃了」。家母也不准我們家小孩子講這個詞,理由一樣。
    至於東森,也許他們應該多關懷一下TVBS的同業啊~~
    就別提那個曹興誠了,那使我想到我的聯電股票 :(
    看到這位「小市民」所登的廣告,我實在很想跟他說:曹董,您就別學蔣經國時代的沈君山了,時代不一樣囉;您跟沈君山一樣愛下棋,沒事多下棋吧,那對腦筋有幫助,而且在竹科可以輕鬆找到厲害的「腳」(kha)^^

  10. 媒體配合演出實在是高招,風向不對隨即消音也是一絶,看看馬英九的社子島發言,依照打扁的規格,好歹也弄個專題報導嘛!馬英九實在是應該小心他的發言了,否則馬總統參選人這一路上都得提防馬前市長在背後捅刀啊!

  11. 小時候吃飯筷子沒放平用插的
    免不了一頓罵.
    不曉得這些統媒會不會說:
    “沒關係啦!差不多.活人吃的飯跟死人的腳尾飯一樣都是飯.
    方便就好!”
    XD……….

  12. AKIRA 桑:
    由於媒體過度偏頗,濫用第四權,所以我們不得不出手來制衡—我稱這種非營利自發勢力為「第五權」。
    馬前市長在背後捅刀,這很難避免。我甚至認為,馬前市長根本就是用八年的時間打造一張刀床,給馬總統候選人躺著選 -_-
    小高 桑:
    他們可能也會說把內褲穿在外褲上也沒關係,有穿就好 XD

  13. 唉…慕容兄的這篇文讓我不勝欷噓!福佬語就是被這些不懂的人摧殘至此,可憐又可恨!
    臺灣的母語教育幾乎淪為政治意識操作下的產物,離落實還要多多努力。至於傳媒,這些自以為是的「人才」實在要謹「言」慎「行」,別在無意或刻意地貶抑福佬語了。

  14. Friedrich 桑:
    我認為那是一種殖民者心態。台灣由於那些人在媒體、教育等領域仍掌控相當大的權力,尚未完成去殖民化的工程。
    十多年來,歐美國家已相當重視振興被「國語政策」壓迫的語言,那些「自以為是的『人才』」既不懂本土文化、又不知世界潮流、而且對他們自己所引以為傲的「中華文化」也大多只懂個皮毛。他們到底是台灣人、中國人、還是世界公民?依我看,他們既非台灣人、亦非中國人、更不是世界公民,他們只是:自以為是的媒體人。

  15. 碗糕跟碗粿怎麼是一樣的東西啊。
    碗粿是一種用糯米粉做成的粿是食物。
    而甚麼碗糕是表示[甚麼東西]的意思吧。
    我還是第一次聽說[碗糕]跟男性生殖器分泌物的發音相同耶,也第一次聽過這句話是在社會較低階層人士所使用的。
    原來我是社會低層人士啦。

  16. 孟 芬 桑:
    我也是聽了專家們的說明後才知道其語源。以前,我只知道,「碗糕」不宜在正式場合講。
    在文中,我漏提了社會流動的因素。在台灣中產階級快速吸納新成員的過程中,台語因受打壓而缺乏媒體、教育、出版這些本來可以調節語言、社會關係的機制,所以原本存在的階層分野在台語中幾乎消失殆盡。阿Q一點看,這樣比較「平等」;但其實這對一個語言的演化不見得是件好事,因為很多人過於輕忽語言的使用方式。

  17. thau 桑:
    感恩!
    請容我偷懶,用我比較嫻熟的語言書寫回應。|||
    台語語詞衰亡个款式論及了一些副詞的流失。這類問題比這裡所討論的名詞流失更值得我們注意警惕:當穩定性較高的詞性類別也出現嚴重萎縮,一個語言就有在可見的未來滅亡之虞。
    看來,還是需要專家們來好好考據一下,「碗糕」到底是什麼「碗糕」… ^^

  18. 以個人的生活經驗而言 , 台語之中除了”米糕”與”茯苓糕”這兩種食品名稱 , 似乎未曾再聽聞有其他以”糕”為名的食品 . 致於”碗糕”的說法自始就與不雅事務相連結.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