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資為何不易漲 (2)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從1990年到2004年,台灣實質薪資的上漲幅度以近似的速度持續縮小,這是前一篇的主要結論之一。在探討其成因之前,有必要先檢視國內勞動市場的結構與演變。在此,我們主要探討的是關於「who」與「where」的問題,同時並延續前一篇關於「when」與「how」的討論。而觀察的尺度由綜觀進入(相對而言的)細看,希望由此迫近問題的核心:why。

勞動力、失業者、外勞

由於人口因素,半個多世紀以來的台灣勞動力持續增加,至今猶然。不過,近二十年來的增加幅度略有放緩(上圖),減緩的原因來自於少子化。二十年來,勞動力增加了 257.7萬人,而近七年來則增加了 85.4萬人(這個統計並不包括離境兩年以上的本國人以及目前總數約36萬的外勞)。

除了2001年以外,就業人數也逐年增加。在1986-2006年間,就業人口多出了237.8萬人,近七年來則成長了 72.6萬人,約等於一個雲林縣。但這種成長速度不及勞動力的增加:失業總人數在近20年來增加了19.9萬名,其中有12.8萬出現於2000-2006年期間。

就比例而言,失業率從1993年開始反轉向上,從1.45%漲到1999年的 2.92%,並在2000-2002年間飆升至 5.17%的紀錄,然後年年下跌至3.91%(2006年)。從上圖來看,失業問題嚴重化是個超過13年的現象,背後必有結構性因素。若以1999年底為分野,前七年的失業率增幅為 101.4%,後七年為 34% — 難怪這兩年來,中國國民黨已不太愛說失業率有多高多高。

失業人數越少越好,但過度誇張失業問題則會產生一些負面效果。以下是一則令人非常難過的新聞:

南投市一名三十七歲王姓男子,因四處求職碰壁,絕望下注射有毒藥物自殺,他雖後悔並立刻就醫,但急救一天後仍告不治,昨天當檢警相驗時,保管他手機的家人卻意外接到工廠通知他去上班的電話,當對方得知他竟已自殺時,當場說不出話來,家人則大嘆:「若早兩天打來,或許人就不會死了」。(自由時報,2007/08/11

失業或許不是這位男子自殺的唯一原因,但連在景氣還不錯時還在高喊景氣差的政客與媒體可曾思考過:自己所營造或渲染的黯淡氣氛會不會推波助瀾地促使某些人從失望走向絕望、乃至於自殺?(從佛教的角度來看,這也算造惡業吧?!)另一方面,我們也不能排除,在某些情況下,這種人工製造的黯淡氣氛是壓抑薪資的幫兇(「不滿意現在的薪水?還不知足?!外面還有很多人等著要你這個位置呢!」—其實不見得真的有很多人啊)。

關於失業問題,有些人會認為,如果沒有外勞,那麼台灣現在只會有五萬左右的失業人口。不過,失業問題與外勞之間的關係,並非只用簡單的算術就可以析理的。即使把外勞通通請回去,許多空出來的位置也未必會被本勞補上(其中有社會心理因素)。此外,我們也不能忽略,外勞的存在也創造了不少內需。最佳策略應是在兼顧本國人民就業與雇用外勞兩種需求的情況下,提高總經濟效益。可惜,我們很少看到政客與媒體認真談這方面的問題。

以基本工資聘用的外勞與在雇主門外望穿秋水的失業者會不會對薪資水準造成壓力?從1990年以來的統計數字來看,這三者之間似乎存在著某些關係。在找到有心人的研究成果之前,容我擱置這個複雜問題,而直接處理下一個部分。

 

就業者職業類別之變遷

大家都知道,在兩個不同的行業之間,平均薪資可能天差地遠。在探討不同行業的薪資差別之前,得先瞭解一下就業者的職業別分佈狀況。我們不可能亦無必要就三百六十五行逐一檢視。在此,我打算透過四張統計圖來勾勒四分之一個世紀以來之變遷。

首先來看工業與服務業兩部門的消長關係。工業部門的受雇者總人數在1988年達到高峰,其後就起起伏伏,難以突破300萬人的水準。(右圖)

值得注意的是在1988-1991年之間的下降幅度不小,前後共減少 26.4萬人。有人認為那是因為當時股市狂漲,許多人索性辭去工作玩股票。的確,當時有不少這樣的人,但到底有多少?就我當時的觀察,應不至於到20萬之譜。況且,就算是這樣,1990年的股市慘跌倒地後,工業人口並未接續過往的成長。因此,比較合理的解釋是:1980年代末期,工業部門開始出現了結構性變化。

服務業則在1987年以後快速增長,而吸納新增的、以及自工業部門轉入的勞動力,彌補了工業部門的衰退與停滯。但到了1995年以後,服務業的成長幅度突然放緩。雖然服務業人口在進入二十一世紀後超過了工業人口,但仍不脫十年來的緩漲態勢。

如何解釋這兩個部門先後出現的變化?兩者之間是否有關連?

先來觀察工業部門。台灣自1960年代起,以製造業崛起於世界經濟舞台。時至今日,製造業在台灣工業中仍佔有極重的地位:85%的工業人口仍集中於製造業,這個比例甚至還稍高於1980年時的82% (左下圖)。

比較工業部門與其中的製造業,兩者的雇用人數變遷幾乎是如影相隨。由此可見,前面所提及的工業部門變遷乃來自於製造業的變化。

製造業的受雇人數在近17年來一直遊走於250萬人的水準之下。雖然製造業使最近的台灣出口貿易額屢創新高,但從創造就業的角度看,它只是守成地撐住一片天,而未能吸收每年源源流入職場的勞動力。

為了更進一步探究這個現象。筆者挑了紡織、塑膠製品、電子零件、電腦通信視聽產品這四種產業,將其變遷與整個製造業的變化進行比較。在1980年時,這四種產業共雇用52.8萬人,佔整個製造業的26%;到了2006年,其受雇者稍降至50萬人,佔整體製造業的20.3%。

就各個產業來看,所謂的「傳統產業」的狀況並不好:紡織業的雇用人數在26年之間少了一半,而塑膠製品業則在1988年達到高點之後,就大致維持平盤。此外,這張統計圖顯示,整體製造業雇用人數在1988-1990年間的陡降應來自於紡織業人口之大減。

當年,紡織業與塑膠製品業的變化主要來自於兩項因素:始於1986年的外匯管制鬆綁、官方在1991年正式開放對中國投資之決策。這兩道門打開後,許多所謂的傳統製造業企業主紛紛關起工廠大門,搖身一變成為西進中國雇用廉價勞工的台商。在中國製品的低價競爭之下,留在台灣的業者很難再像過去一樣地吸納新增的勞動力。


另外兩項產業則反而呈現走升趨勢。電子零件業可謂一枝獨秀,只有在有兩段「度小月」的期間(1988-1992與2000-2002)維持原有的水準 — 這兩小段的停滯顯然皆源自於與當時的美國股災。

電腦、通信、視聽產品類則呈現階梯狀向上走,而且停滯的時間(1987-1996、2000-2006)比電子零件業長許多。兩段平盤時期之間的成長期(1996-2000)與「戒及用忍」政策時期大致重疊,這是巧合所致?抑或是有因果上的關連?

總和來看,代表這四項產業的數列線於1991-1993年間彼此靠近,然後分道揚鑣。就長期發展的面向而言,台灣製造業在1988-1994年間經歷了一場結構性改變,亦即從勞力密集走向技術密集。在這個過程中,低階技術勞工或失業或被迫轉業,而新增的勞動力也無從進入那些已歇業的工廠。這個發展的結果之一即服務業人口的急速增加。

最後這一點可以解釋,為什麼在1991-1995年間,批發零售業突然胃口大增,多「吞」下了40多萬的就業人口。不過,在其規模擴增到129萬後,批發零售業的成長速度就突然變慢了。到了2006年,其總人數達到148萬,換言之,在1995到2006的11年之間僅增加了19萬人。


批發零售業以內需市場為主,所以會受限於國內人口與消費力。1995年的台灣,人口與經濟成長雙雙趨緩,因此,批發零售業的雇用人數規模在激情擴增後。還是得受到大結構的約制。

由於跨入門檻較高,金融保險業在1990年代前半期製造業開始停頓時,並未扮演接納溢出勞動力的蓄洪池角色。當然,它在整個1990年代的雇用人數成長仍相當可觀。在這段期間內如雨後春筍般地出現的新銀行無疑地才是其重要推手。儘管如此,其雇用人數增長速度還是受內需的規模所限,而較似於1995-2006年間的批發零售業。以國內金融市場規模而言,該時期新銀行增加的數量顯然過多。這導致後來一連串的銀行購併行動。銀行整併可以解釋,為什麼本世紀初以來,金融保險業就業人數成長幾乎呈現停滯狀態。

最後,就住宿、餐飲業以及文化運動等休閒服務業的情況來觀察。這兩方面的就業者從1990年代中期以來,大致呈現略減的格局。這可能源自兩項因素:其一,整體消費能力受到限制;其二,多數人的消費習慣與生活方式並不利於增加這兩個領域的就業(例如出國觀光會排擠相關的國內消費)。國內消費的增加顯然較有利於批發零售業的勞動市場成長。批發零售營業額的增加會間接刺激金融業的消費金融業務成長,但並未能刺激住宿、餐飲業以及文化運動之類的休閒服務業之勞動力需求。另一方面,由於大量工廠外移,批發零售業的消費無法成比例地刺激製造業的勞動力需求,也就無法由之得到從前的那種大量反饋。

總結而言,從1988年以來,台灣就業市場的主要變化可分為兩個時期。第一波變化發生於1988-1994期間,當時由於中國因素的加入,製造業產生了結構性變化,在工廠外移與技術密集化的過程中,勞工總需求不再增加。在此時期大量吸收勞動力的零售服務業從1995年開始,因內需規模的限制而處於高原期。 1988年以前,出口成長同時拉抬製造業勞工總人數與平均收入,隨之增長的民間消費則滋養著內需市場;1995年以後,從出口成長直接獲利的勞動者不增反減,多數初階技術者只能在成長趨緩的服務業中競爭,因此,內需市場受惠於出口成長的程度遠不如往昔。當內需之餅作大的速度無法滿足增加速度更快的分食者,薪資即難以增長,而失業率的提高也就很難避免。當成長趨緩的影響從低薪資者向中等薪資者擴散後,內需又會承受更多的壓縮力道。 現在的狀況,仍在這個肇始於1988年前後、成形於1990年代中期的結構之中。

許多資本主義先進國家早我們十多年走入這種境況,但台灣並未墮入一些歐洲國家那種失業率長期掛在8%或10%以上的困局中。雖然其間之差異有經濟結構、歷史等因素(這就留待專家們去研究囉),但是從這樣的比較來看,我們大可不必恐慌或悲觀。恐慌與悲觀會折損台灣人打拼精神所孕生的能量。我們不可以在自己的強項上打折,不能因媒體報導而人心惶惶,否則,打敗我們的將會是我們自己。

 

延伸閱讀:

 


by 慕容理深
update 2: 2007.11.23 03:07:20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Technorati : 失業率, 媒體, 就業, 政治, 歷史, 產業外移, 統計, 經濟, 薪資
Del.icio.us : 失業率, 媒體, 就業, 政治, 歷史, 產業外移, 統計, 經濟, 薪資

關於本文的 16 則留言

  1. 精彩。
    民進黨政府裡面,有這種深入分析、淺出解釋的人應該也有,但是為什麼沒有辦法用這麼簡單的方式去解釋政策、說明現況呢?平白放著給媒體政客去虎爛,掩蓋這些資料的意義,民進黨政府是在耍笨啊?

  2. Tiat 桑:
    謝謝。
    在經濟方面,民進黨陣營其實有好幾位強將,例如前經建會主委陳博志教授。他的普及版分析說明都相當清晰易懂。
    問題的癥結之一:屬於多數的中國派媒體通常排斥、封鎖他們這種專家。可嘆的是台灣派的媒體也往往捨之不顧,甚至有時還昏頭昏腦地跟著中國派媒體尾巴後面瞎起鬨。
    民進黨政府的確真的欠罵。很多公共政策議題即使明明自己有理,也很少有人站出來用簡單明瞭的方式向公眾說明,很多時候只推個技術官僚出來,囉囉嗦嗦講了半天,讓多數人越聽越糊塗。現在幸好有位謝志偉,他夠聰明,能很快抓到重點,表現算不錯…只是有時太愛玩語言遊戲,反而被人家抓來模糊焦點。

  3. > 很多時候只推個技術官僚出來,囉囉嗦嗦講了半天,讓多數人越聽越糊塗
    這也跟民進黨的人才任用有關係,有不少官員專業能力傑出
    但是面對媒體和民代質詢,應變能力不佳
    造成講出口的話不夠完整又常常被曲解
    被修理的慘兮兮也就理所當然了 Orz

  4. 相信那些數據都是來自官員們的努力
    但不想個辦法讓人民更親近的閱讀到
    反而是人民來替他整理
    這些努力也是枉然…
    講好的不會
    相罵最會啦
    在野黨現在搖身一變
    變成理性中道拼生活
    執政黨反而陷入當家愛鬧事,愛噴口水
    當人民印象既定
    翻身就難了
    金害…

  5. 台灣的那些媒體和政客在數據不支持他們的時候,就會就說要看人民的感受。
    政府官員也不是沒有出來講過,只是說電視台後面加一句「官員講的數據漂亮,小老百姓能感受到嗎?」就打發掉,下一則新聞繼續民不聊生活不下去,這樣有意義嗎?一點意義也沒有。
    事實上我覺得應該由非政府的方面來陳述比較恰當,像幕容兄這種方式就很好。
    那些東西南北中發白社應該多出來講一些這種東西,不要整天只會圍在政治人物夠不夠綠之類的東西在打轉,這些社團的組成都是一些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士,應該要有完整的論述,而不只是呼口號式的說”你應該要怎麼做”,要把”為什麼要這樣做”讓大家知道。

  6. 請問一下,那些泛藍大老捲款惡性倒閉的事件,對台灣經濟的影響,可能會顯現在哪些統計資料?還是無法得知?
    感恩。

  7. >在某些情況下,這種人工製造的黯淡氣氛是壓抑薪資的幫兇
    我非常贊成這個論點,事實上我在前一陣子在自己部落格的碎碎念中也講了這樣的論點。
    http://applepig.idv.tw/archives/491
    別說勞方剝削資方了,資方自己都在剝削自己。
    記不記得前一陣子,最低薪資調成時薪95元的時候,有很多人都興高采烈覺得這樣子自己以後就可以加薪了?拜託,95元只有(最低薪資/法定工時)的水準,這樣子有什麼好高興的?就算一個月工作一百七八十個小時也不到兩萬塊,你們是覺得這樣的薪水很夠還是很多?
    還有一些宣稱時薪95的發傳單工作,工作時數是只算開始發傳單到把傳單發完的,要提早大半個小時到公司去拿傳單,再花一段時間移動到發傳單的地點,這些時間都不用算的,這樣的工作時數計算方式合理嗎?就別提這些可憐的鐘點工作人員了,我知道對資方而言這些人跟蟑螂一樣多,我有再多意見他們還是找得到可憐蟲可以剝削。

  8. alann 桑:
    同意。
    許多技術官僚在養成過程中,書讀得不錯,卻缺乏口語表達的訓練。這一方面跟從前那種要求小孩子「有耳無嘴」的文化傳統有關;另一方面也跟我們學校體系偏重單向傳授與紙筆考試的教育方式脫離不了關係。就我的觀察,現在二十幾歲以下的世代應該比較少有這種問題。
    不過,他們那樣還是比政客的隨便亂蓋、信口雌黃來得負責得多了,我寧可耐著性子聽技術官僚講話。
    hyc 桑:
    由於許多公務員的素養與努力,我國的統計數據可信度算是很高的。公務機關文化比較保守,所以政務官有責任積極推動資訊流通的工作,把國家調查研究的成果濃縮,以不同的形式與管道向公眾說明。
    媒體亦需負責。您所提到的人民既定印象大多是媒體形塑的。歐美國家媒體(小報除外)都會固定地報導最新出爐的失業率統計。台灣媒體卻只在失業率高時用力報導,而當失業率下降到一個程度後,就絕口不提。所以,不夠機警的閱聽人就會繼續覺得現在的情況毫無改善,然後認為政府什麼也沒作。所以,尚「害」的是媒體。
    Pig 桑:
    那些政客、媒體總是兜著圈子找有利於自己的部分講,所以我稱他們為「賴皮族」。
    您點出了媒體操弄大眾觀感的一個重要卻又簡單的手法:用新出現的訊息覆蓋、否定前一個。台灣媒體玩弄這種技巧的方式非常粗糙。他們之所以敢這樣,因為他們根本把閱聽人當傻瓜—不過,既然有那麼多閱聽人可以被騙這麼久,也難怪社會上到處可見「詐騙工作者」。
    政府有他們該作的傳播溝通工作;而非屬政府、非屬政黨、且非屬營利媒體的評論者如我們則的確如您所說地,宜多提供從獨立觀察者的位置出發的分析。
    從某個角度看,我們也跟那幾個「社」一樣具有社會政治運動性質。然而,可長可遠的運動背後還是得靠思想與研究,比較高竿的運動團體往往在後面有智庫支撐。因此,我同意,以那幾個社團的組成份子而言,是該往智庫的方向移動。
    (好像還沒有「台灣發社」,我們來組一個吧 XD)
    thau 桑:
    呵呵,捲款潛逃的泛藍不只「大老」。最近有個電視廣告把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的國民黨人列了好長的一張表。他們污走的錢前前後後加起來,應該超過一千億吧?!有位網友列了張清單:泛藍黑金大全,雖然數據資料還不夠齊全,但已夠可觀的了。
    一些國民黨人的亂搞造成嚴重的違法超貸與呆帳。從1996年以後銀行逾放比就超過正常值,而前朝的一部分不當放款到本世紀初也形成呆帳。以下是總體逾放比的變化:
    1995 3.00
    1996 4.15
    1997 4.18
    1998 4.93
    1999 5.67
    2000 6.20
    2001 8.16
    2002 6.84
    2003 5.00
    2004 3.28
    2005 2.19
    2006 2.08
    農漁會信用部的逾放比更可怕:
    1995 5.07
    1996 8.24
    1997 10.68
    1998 13.10
    1999 16.03
    2000 17.90
    2001 19.33
    2002 18.62
    2003 17.57
    2004 14.46
    2005 10.92
    2006 8.13
    國庫赤字與逾放比是國民黨時代留給民進黨政府兩大財政金融負債。民進黨政府自2001年起至今總共動用了1,675億元的金融重建基金,處理了51家金融機構,可見問題之嚴重。
    逾放比對總體經濟會有什麼影響?最直接的是銀行會緊縮放款,這會降低民間消費與投資,所以會減少經濟成長。而當政府將錢用在打消呆帳,就會排擠到政府的支出,一樣會減輕經濟成長的力道。2001年經濟成長率出現前所未見的負數,除了全球性因素之外,也與高逾放比有關。我不知道是否有人計算過這些呆帳對總體經濟有多少影響(日本國民經濟研究協會曾在2002年評估,若日本金融機構打銷50兆日圓的呆帳,將使失業率提高0.17%,並使經濟成長率下降0.14%)。我只知道有這麼個類似案例:主計處曾指出,2006年第1季經濟成長率為4.93%,較原本預測值減少0.13個百分點,主要是受卡債問題影響。
    Applepig 桑:
    您這一段更一針見血地說明了「人工製造的黯淡氣氛是壓抑薪資的幫兇」之機制:
    「新聞媒體報導唱衰大學生素質,老闆們看到新聞就信以為真,所以就給畢業生很低的薪水。新聞媒體看到大學生剛畢業之後的起薪這麼低,就又可以報導老闆們認為大學生素質低落,所以只給他們這一點點薪水。雞生蛋、蛋生雞〔…〕」
    您所提到的發傳單工作正說明了因服務業低階勞動力過剩所造成的壓抑工資效應。這真的是個結構性問題。(所以儘管我因環保理由而不喜歡路上發的廣告傳單,但遇到有人發送時,通常還是會伸手接下來)。

  9. 其實過去國民黨執政時代台灣的經濟成長靠的就是台灣的幾項特質
    1.教育普及
    2.人民勤奮、認本分
    3.物價偏低
    早年像是紡織、塑膠製品等傳統產業就是因為這樣得以維持低成本優勢
    包含了有低勞力成本、土地成本乃至於運輸成本
    之後發展科技業同樣也是往「降低成本」的方向在研發
    以半導體業而言
    從八吋晶圓、十二吋、到現在的十八吋晶圓
    技術越來越先進,成本也就越來越低
    然而造成製造業外移的因素也正是如此
    中國勞工薪資比台灣更低
    越南亦同
    而且教育程度並不低
    這對於降低成本為主的台灣製造業太重要(不論是否為科技業)
    數年前爭議紛紛的八吋晶圓
    其實是很落後的技術(現在當然就更落後)
    同時中國也自己投資了晶圓代工企業「中芯半導體」
    有長期在關心財經新聞的人應該都知道張忠謀視中芯為重大威脅
    因為中芯雖然缺乏優勢技術
    可是勞工成本、土地成本都比台積電要便宜太多
    總歸自己的結論
    台灣企業往往把員工薪資視為一種成本
    總是想辦法將其降低
    而相較於歐洲企業則是不輕言裁員、不輕言減薪(代價是超高失業率,因為納稅人的錢太多,就都拿去養弱勢者,當然失業者也就不急於求職)
    美國職場普遍認為,如果你這輩子都沒失業過,那你的人生歷練是不足的(因為美國企業只要運作出現狀況常常動不動就裁員)
    台灣經濟從十大建設到新竹科學園區
    其實只是從傳統產業的降低成本(十大建設系列)到科技業降低成本(竹科)
    說穿了只是技術密集的勞動產業,也就是所謂的高科技「代工」業
    代工這兩個字意味著「我出力,你付錢」
    我們所使用的電腦裡的CPU有很大比例是台積電代工的
    記憶體則有將近百分之百是台灣廠商代工
    國外廠商像Intel他們只需要把設計圖交給台積電
    就可以靜靜等待台積電出貨
    之所以交由台積電代工
    就是因為成本考量
    但是你我心知肚明
    這年頭上哪找刻苦耐勞又低薪的人?
    所以才有引入外勞之舉
    他們每個月收入一萬上下,而且還固定把一定金額寄回老家
    也就是說他們如果沒有寄錢回家,薪資還可以更低!
    他們很多都做建築工人
    因為建築工人的工作又髒又累又危險
    台灣人越來越少人做
    請問在做各位:
    你們是否願意把上網、看電視的時間犧牲掉
    跑去工地上班賺錢?(也就是大約八到九個小時甚至更久)
    這個問題我去問人家
    十個有九個都說No
    順便告訴各位一個事情
    近年來殯葬業越來越好賺
    為什麼呢?因為越來越少人想做這個工作
    如果有人立志說要做這行,不外乎就是被旁人當異類就是被嘲笑
    這個行業普遍被當成卑下的、異端的行業
    從業人數遍少
    以前兩個人做的工
    現在只一個人做
    所以兩人份賺的錢變一個人賺
    而外勞也因為難以適應台灣宗教文化習俗
    所以搶不了飯碗

  10. Chen 桑:
    同意,台灣戰後經濟成長主要依憑的是這些社會文化要素。這些要素,再加上台灣在美、日經濟分工體系上的優越位置,使得台灣成為出口大國。早先國民黨的經濟政策背後是美國在下指導棋。雙方合作下所培養的技術官僚後來制訂的經濟政策未犯明顯而立即的重大錯誤,這個傳統到了民進黨執政時期仍繼續維持。
    台灣經濟成就大多是民間走在前面,政府跟在後面所創造出來的。蔣經國的「十大建設」其實有史達林時代蘇聯經濟政策的影子,例如「大」煉鋼廠。台灣並不適合把主力押在重工業上,後來李國鼎推動資訊產業,等於是把政策方向移轉了。事實上,由民間中小企業所打造出來的電子業也是後來電腦相關製造業的礎石。
    從1980年代到1990代,台灣人的工作觀念起了很大的變化,影響至今,即如您所描述的那樣。老一輩的台灣人工作即生活、生活即工作,現在的人則是工作為了賺錢,這是兩種不同的態度。這種社會文化變遷與經濟轉型互為因果,政府根本無力去改變這種趨勢。二十年來,台灣卡在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窘境。經濟轉型比大家(包括前國民黨政府)早先所預想的緩慢許多、痛苦許多。轉型成功之前,應該避免因群聚效應而使台灣產業鍊一條條快速移到中國或其它地方,爭取時間留住資本、技術、人才。所謂的戒急用忍之意在此,而並非完全否定向外發展。真正應該討論的是如何佈局調度,而非以簡單的二元對立態度去看待。這幾年來,被污名化的戒急用忍被許多人視為絆腳石。現在,我就等著看這道防波堤被完全拔除後,會發生什麼事…

  11. 事在人為嘛. 不過, 大環境實在變得太快. 今天的標準可以是明日黃花!

  12. Label 桑:
    我傾向認為:人的努力與歷史結構性因素都重要,所佔的比例則得視情況而定。
    世界的確變化快(尤其近二十年來),今天所謂的標準,只要不是屬於基本層次的,是很可能成為過時的產物。

  13. 其實過去國民黨執政時代台灣的經濟成長靠的就是台灣的幾項特質
    1.教育普及
    2.人民勤奮、認本分
    3.物價偏低

  14. DFD 桑:
    同意。
    第一項條件在日本時代就已經具備了。第三項講起來比較複雜,牽涉到基本工資與對美元匯率被長期壓低。二十年前匯率開始浮動後,台灣就喪失了一大優勢(雖也有好處),其影響一直到今天都還存在(尤其因為有被低估的人民幣)。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