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資為何不易漲 (1) —— 修正版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修正說明:

經網友湖之心的質疑後,我才驚覺,先前因一時疏忽,以致本文所依據的統計圖數據有誤。在改正各圖表的同時,部分段落亦有配合修改之必要。我將新寫的段落以底色標示,捨棄的段落則就地封存於內。

新舊統計圖之差異並不足以推翻本篇原版與本文後續之基本論點。就本篇的部分而言,修正版的數據促使我作更詳細的分析與推論。另一方面,由於它們與後續各篇論述的契合度更高,所以也減輕了將來全文結論部分的書寫與閱讀負擔。

最後,我為先前所犯的錯誤鄭重向各位讀者致歉,同時並感謝湖之心的耐心與提醒。

 

最近常在媒體上聽聞街頭受訪者、記者與政客說「什麼都漲,只有薪水沒漲」。從調查統計結果來看,台灣近年來的平均薪資其實不是沒漲,但增加的幅度實在是不多。在探討這個現象的成因之前,我們有必要先觀察這個現象如何形成。

第一步該作的事乃回溯過去的統計資料,而非只依據日常周遭的境況、出現在向來記錄欠佳的媒體所提供的案例、或一些人的抱怨怒吼來看問題,更不可以倚靠被刻意扭曲過的資訊與論述。既然談論的是整個國家的狀況,就不能瞎子摸象、人云亦云、或跟著感覺走,那只會使人誤判形勢、病急亂投醫。

薪水沒漲?從什麼時候開始就沒漲?馬英九如是說:

媒體問到油價、物價上漲,民進黨府院黨為顧及選情,可能出手抑制物價漲幅,馬英九回答指出,油價直接牽扯所有民生物資的價格,但他認為,目前社會對物價上漲如此敏感,真正關鍵還是七年來大多數國民的薪水沒漲,當物價漲、薪水不漲,大家都會非常恐慌。(中央社,2007/10/31

他這段話首先承認了,自己其實知道前一陣子的物價上漲的根源是油價上升。台灣幾乎不產石油,所以當國際原油價格上漲並且開始推升國際市場多種貨物價格時,國內的消費者市場很難不受波及。因此,國民黨先前拿物價波動來進行政治批鬥,吵了半天後,馬英九這句「油價直接牽扯所有民生物資的價格」就整個拆解了其立論基礎。國民黨臉上的三條線是馬英九所劃上去的,怨不得別人。

其實,這波物價上漲還有其它的國際因素在背後,例如穀物價格。穀物價格會影響到肉品與乳製品的成本。過於簡化地看待一個眾多因素匯集後所產生的現象,這並非治國者該有的格局。

薪資問題也被馬英九過度簡化。「七年來大多數國民的薪水沒漲」一語恐怕言過於實。從平均實質薪資統計(上圖)來看,從2000年到2006年期間,有五年調升、兩年下降。相對於1999年的水準,2006年的平均薪資上漲了2.3%。正確的講法應該是:七年來的平均薪資呈現微幅上漲

在此整體趨勢中,各行業之間存在著不小的差異。同樣以1999年與2006年相較,製造業平均薪資增加了近6%,而金融保險業更上升了8.7%(年平均1.2%,看起來是不太像金飯碗)。行業間的差異留待以後再論,以下的分析仍以工業與服務業的整體平均為主 (農林漁牧等行業由於其勞動條件之特性,並未被政府計入薪資調查統計中)。

七年來如此,那七年前呢?十七年前呢?

從1981年到1999年,平均薪資年年年上升,而且漲幅都比這幾年高。所以,國民黨比民進黨較擅長於經濟領域的治理囉?且慢,這樣推理不免過於輕率。若仔細看上圖代表工業與服務業的紅色線之變化,不難看出:進入1990年代以後,實質薪資上漲率以鋸齒狀呈現下跌走勢,每次上漲的幅度均不及前次高點,而數列線下降時則屢創新低。

為進一步確認這項趨勢,我用迴歸分析將1981-2006年的數值變化型態以六次多項式曲線來表示(右上圖)。這條曲線再度顯示,從1990年到2004年,台灣實質薪資的上漲幅度以近似的速度持續縮小。換言之,不論是國民黨執政的最後十年或民進黨執政期間,薪資變化之大趨勢都是往漲幅縮小的方向發展的。

台灣經濟在1980年代初受第二次石油危機衝擊,在這種特殊狀況所產生的數據若被排除在外,是否會動搖前述「從1990年到2004年,台灣實質薪資的上漲幅度以近似的速度持續縮小」之推論?

為了回答這個問題,我將觀察的時期縮小至1986-2006年,然後一樣用六次多項式畫出迴歸線(左圖)。這條迴歸線的R2值(0.929)比上一條高出不少,亦即接近原始數據的程度更大。

這張統計圖再次顯示,從198
8年以後,平均薪資漲幅趨勢就從10%以上的高點往下降,未再上升(曲線末端略呈逆轉向上趨勢,但這有可能只是因為最後三年的數值關係所造成的數學現象,目前仍不宜解讀為其後趨勢傾向上升的信號。)

有別於上一幅圖,這一張的迴歸線在從最高點下降以後,明顯地以三個階段進行:1989-1996年的快速下降;1996-2000年的持平;2000-2005年的緩降。如果要將第三段視為民進黨執政成績不佳的證明,那麼,第一段豈不就表示:國民黨執政時期曾經表現得民進黨糟糕許多?

不過,在國民黨在交出行政權之前三年,這條線至少是維持平穩不墜的。其實,將取樣範圍再縮小,僅考察1986-1999年的變化,我們可以發現,在1989-1994年的陡降後,迴歸線呈現稍微上揚的走勢(下圖)。更精確地就原來的數值來觀察,在1996年出現最低點之後,1997-1999年的三個較高數值拉起了趨勢線的最後一段。

大體而言,17年來的台灣平均薪資漲幅從10%以上的水準往0%下滑,幾次的短期上漲並未能扭轉這個態勢。而進一步的考察顯示,這17年又可分為三個階段。剩下來的問題是,如何解釋這三個階段的成因?政黨因素似乎是最後兩階段間的差異之主因,但絲毫無法解釋前兩階段的差異、以及第一階段相對於前一時期的轉變。不過,我們亦當留意另一種可能:其實這三個階段只是同一結構下,幾項次級因素被改變後的結果。

通常,下一步的探討會先從宏觀因素著手;但我打算反其道而行,先把下兩篇的焦點放在各類受薪者與其薪資差異,在比較的同時繼續觀察其歷時變化,把整個歷史圖像的解析度提高,以找尋更多宏觀因素所留下的痕跡,來降低錯認「兇手」的可能。

我猜,有人會說,這只是統計數字,人民的感受最重要。這幾年來,我不知聽過幾遍這種話。最近一次是在前幾天的2100全民開講。當時民進黨的余莓莓搬出一系列數據反駁其它人的言論,而國民黨的陳鳳馨則緊接著提出一個數字回應她。這時,主持人李濤插話了。他斷然地說:「觀眾不要聽這些數字」。

李濤與TVBS的政治立場眾所周知,所以姑且不論。當那句話可以被一位電視政論節目主持人大剌剌地講出來、而且還有數以萬計的人聽得下去,顯然這樣的論述及其傳播者、接收者有著某種相同的文化、思想上的共識。左思右想,我只能說這個共識的根源在中國傳統文化裡:

中國社會不能在數目字上管理,由來已久,其以道德代替法律,更以息爭的名義,責成里長甲長鄉紳族長將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一方面將衙門的工作份量減輕,一方面責阻塞低層社會裡各種經濟因素公平而自由的交換(因為只有 最原始型的交換才能被眾目公認,稍帶現代型的分工合作,及於較繁複的契約關係,即無社會之保證)。(黃仁宇,《資本主義與二十一世紀》,頁25-26,粗體為筆者所加)

雖然台灣在國家管理與企業經營等許多實務上,早已進入以數字、法制管理的現代世界,但很多人只要碰到政治,頭腦就自動切換為前現代模式。

另一方面,人的感受往往與現實有所差距。當人在一個坡度極緩的平面上直線地前行,自己未必會感覺到正走在一個斜面上。當他走了好幾個小時之後,回頭一看,會發現原來自己所處的地方與出發時的位置在高度上相差很多。人對於一點一滴地發生的長期社會經濟變遷的「感受」通常也一樣。而「感受」並不會改變已發生的事實,也解決不了複雜的問題。

更不用說,「感受」是可以被影響甚至形塑的。在播放著電視節目的候診室裡,大多數待診者所感受到的等候時間會比沒電視可看的情況下來得短。有沒有人蠢到在裝設電視機的同時還貼上說明「請耐心等候,看電視殺時間」?不會吧?!喔,是嗎?

就在馬英九說「七年來大多數國民的薪水沒漲」這句話的前後不久,他在士林夜市探訪協助身障人士習得一技之長、以手工餅乾從事公益的牛媽媽,根據前引之中央社報導:

馬英九換上工作服,製作養生蔬菜餅乾。當做到將餅乾壓扁程序時,馬英九還向牛媽媽開玩笑說,「以後您若要打扁(餅乾),儘管叫我」。

馬英九在受訪時說「物價漲、薪水不漲,大家都會非常恐慌」。「大家都會非常恐慌」?已經那麼嚴重了嗎?

恐慌其實是可以被製造的(註)

延伸閱讀:

by 慕容理深
update 2: 2007.11.26 09:12:11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關於本文的 28 則留言

  1. 很棒的分析..
    想請教為何會用六次多項式來作迴歸分析?
    是否有任何理論根據說明薪資變動率跟年是以六次多項式的型態變動的呢?

  2. ryan 桑:
    謝謝。
    之所以選用六次多項式,主要是因為在我所使用的軟體(MS Excel)所能計算出來的幾種迴歸線中,它的判定係數(R平方)最高,所以最「賜配」,並非因為薪資變動率在理論上會隨著六次多項式的型態而變動。換句話說,作法順序(我的訓練告訴我說只能這樣做)是「資料 → 模型 → 解釋」,而非「經濟理論 → 模型 ← 資料 」。
    (以下的解釋有點囉唆,若您學過統計,大可不必細看)
    詳言之,以1986-2006年那張圖為例,我一開始有21個數字代表x軸(時間)與y軸(數量)之間的21個對應結果。理論上,這21個數值可能乖乖地排列成直線、或拋物線、或其它。「不幸」地,有關社會、經濟活動的統計結果大多屬於「其它」中的「其它」,也就是不會剛好準確地嵌入某條相對「簡單」的算式中。幸好,經濟活動的歷史變遷所給我們的數據往往會呈現某種人類認知所能理解的不規則中的規則。
    以那張圖而言,即使只標示出各資料點而光以肉眼觀察,也可看出走勢;但若要更精確地分析,就得找出一個最接近資料的變遷模型。懶人如我者當然是運用手邊就有的軟體工具去跑囉^^ 懶歸懶,我還是試過數種可能性,比較其R2值,看看哪個比較高、會不會殺雞用牛刀(冪次3若夠用則無需動用到冪次6)—雖然數學知識與經驗告訴我,這個例子可以直接用六次多項式。其實,若用三次多項式也可以,但其R平方值是0.8715,比不上六次多項式的0.9114。
    其它多項式的試驗並非白做工,因為三次、四次、五次多項式所顯示的最高點都跟六次多項式的一樣,落在1989-1991年間,而其後發展也都非常接近。為了避免太多技術性解釋,我在內文與圖表中省略了這些,而只就六次多項式的結果來說明。(還是當立法委員比較好,抓兩三個數據就可以講得天花亂墜 :P)
    此外,就本文所處理的問題與時間範圍而言,冪次較高的多項式還有個好處。再以1986-2006年那張圖為例,六次多項式在理論上最多可以呈現出5個頂點,而若是完全規律的波動的話,每3.3年會出現一個頂點。陳總統執政已7年,若平均薪資趨勢急轉直下,那麼在這七年間,絕對會出現一個頂點,並伴隨著往下彎的一段曲線;但是,計算後的結果,並非如此,亦即:重要轉捩點並非出現在這七年之間,而是在以前。

  3. Dear 慕容兄
    之所以請教您此問題是因為我也曾經思考過(是統計問題,非薪資問題)
    找到的回歸線意外的吻合,有沒有可能只是一種巧合?
    相關係數比較低的線形,反而比較有解釋能力?
    我有個想法是或許薪資成長幅度呈現收斂的狀態,可能跟社會其他的因子有關
    提供您思考上的參考

  4. 又一個拿圖表在那睜眼說瞎話的~~~>”< 人民覺得他們的未來有希望ㄇ? 這樣就夠了!

  5. ryan 桑:
    謝謝您的建議。 :)
    因為我並不知道您所曾思考過的case(s),所以不確定能否適切地回應…
    就科學活動的一般情況而言,「意外」本身通常預設著「意內」。例如,研究者假設他會找到模型 A,結果卻出乎意料之外地找到模型 B。在重新檢查研究過程後,若還是模型 B較吻合觀察結果,那麼,他至少有以下的選擇:
    1. 放棄原來的假設(但還是得回來處理它);
    2. 質疑使他得到 B 之研究方法是否妥切。
    如果選擇第1項,但又無法拿著模型 B做出解釋,那麼,他或必須回頭考慮選擇 2,或往更基本的層次去探討,看看模型 B是否意味著原來的知識基礎(他的最初假設來自於此基礎)有不足之處…
    回到薪資變動的問題。
    台灣是個複雜度相當高的社會,因此,像薪資這類議題必然會牽涉到許多變數。至此,我所做的僅是抓出其歷史變動。不論我採用哪個計算式,即使是個線性函數,薪資成長率都呈現下降且大致趨向於零,這是第一個結論。觀察冪次不同的多項式的目的則在於界定出分期點(這背後有個歷史方法論上的考量)。往後的討論會從這兩點小結論出發…
    讀到您這句「可能跟社會其他的因子有關」時,我認為您有個雙重假設(清楚或模糊兩者皆有可能),也就是說,您認為
    1) 因子 A 可能呼之欲出;
    2) 因子 A 之外還有因子 B,後者可能是採取另一個模型時比較容易看出的。
    若此推想無誤,那我蠻想更進一步知道您的想法,若您願意談的話 :)

  6. XDDD
    這個好笑,竟然指著圖表說是「睜眼說瞎話」,然後只得一句:「人民覺得他們的未來有希望ㄇ?」說這樣就夠了~~
    蠢不過如此。
    人民?哪一個人民?覺得?誰的覺得?笑死人的覺得。
    蠢到極點。

  7. 圖表在那邊給你看了,結果拿不出對應的數據卻直接下相反的結論,這才是真正的睜眼說瞎話啊。
    結果居然還敢作賊的喊抓賊,這是你們主子教你的嗎?

  8. 一般被學校訓練有素的人
    都習於所學的理論模型來解釋現有資料
    殊不知理論的成型草創是來自於經驗資料.比較正確的思維就是要這樣雙向的.
    幕容兄只是點出了為吾人所忽略的這一面向.
    謝謝提醒.
    但是KMT是不懂啦.只要能耙執政黨的就是武器.
    忘了金庸大俠小說裡的”七傷拳”–未傷人,先傷己!

  9. 豬頭一堆..自欺欺人…為何台灣人如此無禮義廉恥….真是不可理喻啊..難怪永遠趕不上別人…還夜郎自大..真是沒救了

  10. 分析的實在太好了,不禁為你拍拍手
    依照我受過的訓練,邏輯分析後的數據會說話
    就我看來,社會環境的恐慌應該是有很大部分是媒體塑造
    報憂不報喜就算了,有時還穿鑿附會、捕風捉影,真糟

  11. 給樓上的 D 先生:
    別待在這邊看會傷心的假東西了,去看點”真報導“對你的身心有益。

  12. 那個”禮義廉恥”用在AKIRA兄的連結中的那篇報導還真是很合適啊 :p

  13. Dear 慕容兄
    感謝您的殷切回答
    其實我並不是專門做統計研究的人,只是工作上偶爾會需要用到統計分析
    正巧您的分析讓我想起曾有的困惑,故提出討論
    在我的概念裡統計是一種「鑑古知新」的科學
    也就是瞭解過去發生的事情,找到相關性,從而預測未來可能的發展
    也因此我所疑慮的,就是儘管找到一條十分吻合的曲線,
    我也不敢說假設未來狀況不變,也仍會循著這條曲線的延伸線繼續發展
    因此我的假設比較傾向2,及可能還有個因子B,需用另一個模型觀察
    當然您的分析已經十分清楚的呈現這樣的趨勢了
    我想後續看是不是有人能用其他的模型說明這樣的現象^^

  14. 給樓上的腦殘D:
    只會憑感覺,這種事情畜生最在行了。
    台灣之所以淪落為三流國家,都給歸功於這些跟著感覺走的「物件」。
    怎麼!?吃飽就想上網哭夭鬼叫活不下去!?
    給板主:
    李濤那句話算是操弄民粹,這幫人還真是抓賊喊抓賊。

  15. 更正樓上錯字,是「作賊喊抓賊」

  16. Tiat 桑:
    莊子曰:「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春蟲也者,亦是類也。^^
    Pig 桑:
    唉,沒法度!「選擇性失明」已成一種流行病…
    小高 桑:
    不客氣。
    我們的頭腦中或多或少都有理論在「背景」運作(像電腦裡面那些惦惦不知在搞啥麼名堂的程式般地)。絕大多數的科學活動都是在理論與現實觀察之間來來往往;但也有人專攻或有興趣於理論的理論,這也是科學所不可或缺的一部份(但對絕大多數人而言,並非必要)。
    我也是想到七傷拳^^。我向認為,經濟其實也是國民黨的罩門之一,而許多民進黨政治人物被國民黨洗腦的部分還沒轉過來,又不多用功(也不多找幾個高明的智囊),所以常常一談到經濟就笨笨地自矮一截。
    力 桑:
    關於「禮義廉恥」,我同意 Pig 桑的意見^^
    阿虔 桑:
    謝謝。
    我也認為社會恐慌多由媒體製造(或加工生產)而成,更不排除後面有一、兩股政治藏鏡人勢力。
    AKIRA 桑:
    謝謝提供「藥方」 ^^ (以毒攻毒?… XD)
    ryan 桑:
    感謝您的說明。
    對於統計由「鑑古」而預測未來的能力,我持相當保守的態度。基本上,我比較傾向於優先處理「知今」的部分。在人口這種領域,以統計來預測的命中率算頗高,但在經濟上,就很難講了。
    我也期待看到其它的模型出現來激盪一下^^
    single army 桑:
    就其本意,「民粹」在政治思想史上有其正面意義。有鑑於此(雖然這樣有點龜毛),對類似他那種情形,我通常會以「煽惑」或「反智」等語詞稱之…

  17. 但是加上通貨膨脹之後
    不高的漲幅,是否也會被抵銷

  18. Evan 桑:
    文中統計所依據的是「實質薪資」,這已扣除掉物價上漲的幅度。

  19. 請問版主, 薪資年變動率怎麼計算呢?
    是否為
    (今年平均薪資 – 去年平均薪資)/今年平均薪資 *100%

  20. 再請問版主
    我根據主計會的資料
    94平均薪資 43615
    95平均薪資 44107
    得到的成長率為1.128052276 看起來跟你的表格不太相同
    你的平均薪資是否經過物價指數平減?
    那該怎麼計算呢?

  21. 那位D先生只是反應了泛藍支持者一貫的態度——-事情的對錯由他們決定
    他們去評斷一件事,是不需要證據、數據,反正他們說了算
    就像04年全台600多個萬彈道專家,看電視就知道子彈怎麼飛,所以李昌鈺的科學鑑定是假的,只有他們說的是真的
    有如此的特異功能應該加以擅用
    美國甘迺迪總統刺殺案尚未完全破案,應該送幾個泛藍的全能型彈道專家去協助破案
    沒理由在台灣看電視就知道子彈怎麼飛,到美國看電視就看不出來吧……

  22. 湖之心 桑:
    沒錯,我已扣除了物價因素。前幾年物價上漲的程度低,扣不扣還不會有太大差別,但1980年代的資料若不扣除之,就會嚴重失真。
    實質薪資= (計算期之名目薪資/計算期消費者物價指數)*100
    —主計處如是說^^
    PENNY 桑:
    那一陣子我每天聽到那些「福小姐」之流講話就捧腹大笑。哇咧開玩笑,若他們講的有道理,那麼我的物理老師與步兵射擊訓練教官豈不是都在扯謊?!
    宋楚瑜那時還嘲笑說「子彈竟然會轉彎」!我不知道這位將軍之子有否當過兵、是否當少爺兵啦。上過彈道課程的人都知道,不論哪種槍、哪種彈,全世界的子彈一離槍膛後就不可能直線進行。而就算翹物理課去打撞球的人也都知道,旋轉物體經碰撞後的路徑變異方式百百款。
    那600多萬位彈道專家的解釋所根據的不是物理學,而是神學。台灣根本沒有什麼藍綠對抗,只有「政治迷信 vs. 現代民主」的鬥爭。

  23. Dear 慕容桑:
    我還是算不出你的結果
    據主計會的資料
    94平均薪資 43615
    95平均薪資 44107
    再根據消費者物價指數銜接表
    年指數
    90 100.00
    91 99.80
    92 99.52
    93 101.13
    94 103.46
    95 104.08
    考慮物價指數後的平減薪資為
    94平均薪資(平減) 42156.38894
    95平均薪資(平減) 42377.97848
    得到的薪資年增率為0.525636899%
    長話短說 您可以直接跟我解釋2006的平均薪資年增率大於2.5%是怎麼來的嗎? (您的表格縱軸應該是等距的吧,從位置來判斷高於一半)

  24. 湖之心 桑:
    您的計算是正確的。我檢查了試算表後,發現我在製圖前所作的欄位篩選出錯。錯選的欄根據同樣的基本數據,但用的是類似但不相同的算式(為了別的用途)。
    我會儘早把正確的圖po上來,並進行必要的文章修改。
    非常謝謝您的提醒,並為我個人的疏忽所引起的困擾向您致歉。

  25. DEAR 慕容桑
    我想請問名目薪資成長率的數據是從哪邊找到呢?!
    因為我找尋許久都找不到~
    是要將各產業的名目薪資成長率相加取平均嘛?!
    還是…..?!
    懇請解答~~~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