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車諾比,媒體鐵達尼:借鏡法蘭西 (限)

No law or ordinance is mightier than Knowledge.

Plato

Tout homme étant présumé innocent jusqu’à ce qu’il ait été déclaré coupable, s’il est jugé indispensable de l’arrêter, toute rigueur qui ne serait pas nécessaire pour s’assurer de sa personne doit être sévèrement réprimée par la loi.
(As all persons are presumed innocent until they shall have been declared guilty, if arrest shall be deemed indispensable, all harshness not essential to the securing of the prisoner’s person shall be severely repressed by law.)

"Déclaration des Droits de l’Homme en Société" (Declaration of the Rights of Man and of the Citizen), 1789

JUDGE, n: A law student who marks his own papers.

Henry Louis Mencken


本篇為限制級。非滿十八歲者,請勿閱讀。
雖然本文內容比起我國大眾傳播媒體的許多搧色腥內容而言,實在沒啥「好看」。

整個事件,或者說,醜聞,肇始於上個世紀的最後幾天。2000年12月,在法國北部,社工人員懷疑在 Outreau 這個小城鎮有數名兒童遭受性侵害。

繼續閱讀 ►

陳幸妤,妳應該去尋求政治庇護

「人人皆得享受本宣言所載之一切權利與自由,不分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政見或他種主張、國籍或門第、財產、出生或他種身份。

任何人不容加以無理逮捕、拘禁或放逐。」

〈世界人權宣言〉,1948

看不下去了!看不下去這種迫害,也看不下去陳幸妤到現在還弄不清楚:跟那整個集團周旋只是原地打轉、白費力氣。

帶小孩去留學?陳幸妤妳別傻了!人家會放過妳,放過你們一家?!寫信給馬先生?陳水扁你在作夢嗎?!你們現在唯一可走的路是直接向老美要求政治庇護。這一年來的事態發展夠當客觀證據了。

繼續閱讀 ►

緣於W. Furtwängler 新專輯的音樂史隨想

Increscunt animi, virescit volnere virtus.
(The spirits increase, vigor grows through a wound.)

Aulus Gellius,
Noctes Atticae (Attic Nights), ca. 177

Die Musik spricht nicht bloß durch Töne, sie spricht auch nur Töne.
(The music speaks not only by means of sounds, it speaks nothing but sound.)

Eduard Hanslick,
Vom Musikalisch-Schönen, Leipzig, 1854.

Wie wenig gehört zum Glücke! Der Ton eines Dudelsacks. – Ohne Musik wäre das Leben ein Irrthum. Der Deutsche denkt sich selbst Gott liedersingend.
(How little is required for pleasure! The sound of a bagpipe. – Without music, life would be an error. The German imagines even God singing songs.)

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
Götzen-Dämmerung
(Twilight of the Idols), 1888

He who really uses his brain for thinking can only be possessed of one desire: to resolve his task. He cannot let external conditions exert influence upon the results of his thinking. Two times two is four – whether one likes it or not.
One thinks only for the sake of one’s idea.

Arnold Schoenberg,
"New Music, Outmoded Music,
Style and Idea", 1946

半個多世紀前的現場錄音重錄成CD,而能讓全球樂迷奔相走告的音樂家並不多,佛特萬格勒是其中一位。是的,沒錯,就是Wilhelm Furtwängler (1886-1954),許多古典音樂愛好者心目中的神。

繼續閱讀 ►

人群界定、台灣認同與國家命運:兼論「華人」一詞


華人?
拍攝地點: 請參閱 Google Maps

La vraye liberté c’est pouvoir toute chose sur soy.
(The true liberty is to be able to do what a man will with himself.)

Michel Eyquem de Montaigne

吾人所最慚愧者,莫如我國無國名之一事。尋常通稱,或曰諸夏、或曰漢人、或曰唐人,皆朝名也;外人所稱,或曰震旦、或曰支那,皆非我所自命之名也。以夏漢唐等名吾史,則戾尊重國民之宗旨;以震旦、支那等名吾史,則失名從主人之公理

梁啟超,1901

「我們的文化是要受東洋和世界全體的支配〔=影響〕,我們應該和世界的人做共同的生活,才能叫世界的台灣了。」

黃呈聰,1923

「台灣是世界的一隅,所以它的文化生活一面是和世界共通的。然一面確有它的特殊狀態和傳統。在這社會裡的人,不論是誰,都逃不過它的影響。」

王詩琅,1936

前言

日前在敝人部落格里,有幾位朋友針對「華人」一詞進行論辯(為便於參照,我將相關這部份的討論轉貼於本文回應欄)。在同意其中某些觀點之餘,我將自己的相關觀察與思考另外整理出來,獨立成一篇。

本文有些部分應該算是常識或共識。但是,在應然與實然之間,難免存在的落差總是釋放著能量。所謂的「危機」無非就是:這種能量已增強到開始釀生另一個「應然」的中間狀態。

血緣:歐巴馬是我家親戚

如何用血緣來定義一個包含許多家族的群體,若其中任一家族的喪禮通常與這個大群體的多數人無關?當東南亞某國家裡的「華人」成為族群仇恨攻擊的對象,而相關新聞報導對加州的大多數「華人」而言,只不過是新聞報導而已,那麼,「華人」一詞是否與「美麗奴羊」(Merino)一樣地只是個分類用的名詞而已?若然,這樣的分類有什麼意義?這種分類又依據什麼?

繼續閱讀 ►

法國聯考與讀笛卡爾的美眉

Descartes_Discours_de_la_Methode
René Descartes, Discours de la méthode (Discourse on the Method), 1637.

昨天看到今年法國聯考的哲學考題。發現其中有一題與此部落格有些微的關係。本想在twitter上就此事留個言;後來念頭一轉,乾脆來寫篇介紹兼評論。文中有些蠻長的洋文段落。讀者若對那幾個哲學議題無特殊興趣,不妨直接跳過去,那樣並無礙於對本文之理解。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