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論美麗島事件以來最大規模的清算鬥爭

Citius emergit veritas ex errore quam ex confusione.
(Truth will sooner come out from error than from confusion.)
~ Francis Bacon (1561-1626)

上週五偶遇一位中年女性,她相當關心政治,在立場上屬於台派(台灣主權派)。我與她不熟,甚至不知其姓名,只是三不五時會相遇,曾一起閒聊過政治。就我的理解觀察,她學歷不算低,生活看似無虞。那天遇見她時,我手上剛好拿著未讀的自由時報,她看到便指著頭版標題(扁:短報選舉結餘 妻匯海外),用華語說:「該打屁股」。

在近日來個人所聽聞的台派人士反應中,這算是相當溫和的。比較激烈的「去死死ㄟ好」則已聽過數次,連我家中的老民進黨員也如此說。

繼續閱讀 ►

感謝李俊達兄之電訪邀約

也真巧,我才動念想到要找個時間來介紹綠色和平電台的「阿斌的音樂廳」,幾個小時後,李俊達先生就聯絡上我,希望我在八月十四日上午,於他在該台所主持的「政治最前線」廣播節目,一起談談奧運與所謂的「Chinese Taipei」。

承蒙李兄抬愛,並在節目中對敝人與此 blog 多所過獎,個人有愧之餘,藉本文申致謝意,也順此向每週一至週五日日透早為服務關心國家政治的聽眾而打拼的李兄致敬。

繼續閱讀 ►

音樂術語 “op.” 之讀音 etc.

昨天傍晚在路上聽台北愛樂電台,聽到節目主持人在介紹樂曲時將音樂術語「op.」念作 /piː/,也就是先後唸出兩個英文字母。據我所知,在英語世界中,這個縮寫字應該照其原形「opus」(作品)來發音,照國際音標(IPA)的標註的話是: /oʊpəs/。 (按:上圖這張CD收錄 Alban Berg 的作品第一號,純為舉例,並非該節目所播放的曲子)

繼續閱讀 ►

誘登「主場」,上樓抽梯


Pieter Bruegel de Oude, Twee Aapjes (Two Small Monkeys), 1562.
Source: Wikimedia Commons

「假之以便,唆之使前,斷其援應,陷之死地。
遇毒,位不當也。」
~《三十六計‧上樓抽梯》

台灣選手在中國比賽有「主場優勢」???(新聞來源:自由時報,2008-08-11

姑且先不論那是否算我們的主場,也不論我們是否真的有此優勢,我們幾可就此斷定:首出此言的吳伯雄是把北京當自己的家了。

這樣詮釋並不是要給吳伯雄戴紅帽子。一個超簡單的問題:吳伯雄認為他在刻正舉辦奧運的北京是在作客,還是算東道主?若是後者,那麼,台灣隊被掛上「中國台北」之名,甚至直接併入中國隊(這就達到馬先生的「終極統一」目的了),都順理成章。若然,則我沒給吳伯雄戴紅帽子,而且也不用任何人來戴,因為他的立場(也就是基本定位)夠清楚,不需別人多加描述。這個推論成立的可能性非常大,既然他是中國國民黨黨主席。

若是作客,那吳伯雄之發言就無異於喧賓奪主,太沒禮貌了。

繼續閱讀 ►

不同的世界,不同的夢想


Olympic Games: Berlin 1936 = Bejing 2008?

Der sportliche ritterliche Kampf weckt beste menschliche Eigenschaften. Er trennt nicht, sondern eint die Gegner in gegenseitigem Verstehen und beiderseitiger Hochachtung. Auch hilft er mit, zwischen den Völkern Bande des Friedens zu knüpfen. Darum möge die Olympische Flamme nie verlöschen.
(The sportive, knightly battle awakens the best human characteristics. It doesn’t separate, but unites the combatants in understanding and respect. It also helps to connect the peoples in the spirit of peace. That’s why the Olympic Flame should never die.)

~Adolf Hitler
at the first Olympic torchlighting ceremony,
Berlin, 1936-08-01

I’m afraid the Nazis have succeeded with their propaganda. First, the Nazis have run the Games on a lavish scale never before experienced, and this has appealed to the athletes. Second, the Nazis have put up a very good front for the general visitors, especially the big businessmen.

William L. Shirer, Berlin, 1936-08-16

不少口號標語離現實甚遠,甚至在其反面,或根本是用來欺矇世人的。北京奧運的「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One World, One Dream)」即是一例。

繼續閱讀 ►